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正文 第一章 大梦几千秋
    天还没有亮,十万里大荒一片昏暗,但阳光却已经照耀在剑门山之上,只见这座奇山半山腰处云霭袅袅,祥云漂浮,阳光先落在山头金顶之处。

    金顶琉璃大殿迸出金光万道,照耀云海,极为夺目。

    而在云海环绕的群山之间,一座座宏伟古朴的大殿如同漂浮在云海之上,神圣肃穆而又庄严。

    这里便是十万里大荒,三千人族部落共同的圣地,剑门!

    剑门炼气士辈出,守护十万里大荒,三千人族部落所有人无不以成为剑门的炼气士为至高荣耀。

    大荒环境恶劣,人族弱小,没有剑门守护大荒,只怕三千部落早已灰飞烟灭。

    山门高耸,山门后便是剑门的入门弟子的栖息地,生活着数万的入门弟子。

    剑门中炼气士颇多,三千部落送来族中的少年少女上山学艺,如果没有深厚背景便多数生活在这里。而有背景的部落往往在剑门中有炼气士,可以直接将子弟送入其门下。

    钟岳早早的起床,光着膀子站在水井边打上来一桶水,从自己头顶浇下去,然后猛地打了个激灵,将昏睡赶走。

    清水从他身上滑落,在青石板上溅起水花。

    他的肌肉结实,身材匀称,皮肤紧紧绷在肌肉之上,显得很有力量,而在他前胸则有三道深深的爪痕,不知是什么猛兽留下,已经结疤。

    钟岳转过身来,后背上也有一道道爪痕,他的左臂之上也有猛兽咬伤留下的疤痕,他身上竟有十几处大大小小的疤痕,浑然不像是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年。

    钟岳背起药篓,悄然无息走出山门,向山下走去。

    外门弟子的地位极为低微,能够学到的只是剑门最为粗浅的一些功法,只有修成灵,才可以成为内门的记名弟子,拜在内门堂主的门下,得到剑门真正的传承。不过没有背景的外门弟子想要成为内门记名弟子,是何其艰难?

    大荒三千人族部落,小部落上万人,大部落有几百万人之多,无数人削尖脑袋往剑门中钻,都想成为剑门的内门记名弟子,成为炼气士,因此竞争激烈。

    剑门有着剑门的规矩,若是十六岁之前无法修成灵,便会赶出剑门。大荒大小部落族长的子女自然有着各种灵药灵丹,来提升修为,栽培子女在十六岁之前修成灵。

    即便是普通的资质,只要有足够的灵药灵丹,都可以靠灵药灵丹堆成炼气士!

    而其他贫民平民的子女则没有这个待遇了,只能靠自己勤修苦练。

    寒门难出贵子,穷困人家很少有人能够成为炼气士。

    钟岳出身自钟山部落,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部落,因为连年灾荒,只剩下百十来个人,可以说是大荒中最小的部落。

    这样的部落连自保都成问题,更何况供出一个炼气士?

    因此钟岳尽管比别人努力百倍,但还是距离修成灵有一段不小的差距。

    他这次这么早下山,便是为了在深山老林中搜寻几位灵药来炼制羽灵丹,温养魂魄。

    羽灵丹是最为普通的丹药,炼制羽灵丹所需要的药材也是普普通通的药材,但即便是这样普通灵丹灵药他也买不起,只能自己炼制。

    自己采药自己炼丹,花费的时间吃的苦头,自然比别人多得多。

    钟岳离开剑门山约莫过了两个时辰,天色已经大亮,剑门山内门的弟子和外门的弟子都早已起来,各自修炼,突然只听山上传来急促的钟声,一位位气息强大的炼气士从山顶飞落,远远便高声喝道:“魔魂阴瘴将现,剑门所有弟子听令,所有人严禁外出!”

    “所有人禁止离开剑门山半步!”

    “魔魂阴瘴危险无比,唯有剑门能够守护一方,任何人不得离开剑门,否则必死无疑!”

    ……

    剑门上下一片哗然,只见轰隆一声,宏伟的山门陡然关闭,但见剑门山半空中,云雾缭绕之间,一座座宫阙光芒大放,金顶更是万道金光爆射,照耀虚冥,璀璨无比!

    这样严阵以待的大阵势,外门弟子还是头一次见到,不过对于内门弟子来说却并不陌生。

    魔魂阴瘴每隔十年一次,凶险无比,即便是炼气士遇到魔魂阴瘴也会死得惨不忍睹,每一次魔魂阴瘴爆都会血洗千里之地,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这魔魂阴瘴怎么会提前爆?按照时间来说,应该五天之后才会爆?”一位内门弟子喃喃道。

    正在此时,突然地底传来沉闷的声响,如同有魔怪在地底兴风作浪,突然剑门山不远处的一座深谷之中有滚滚的黑气涌出,如同喷泉一般咕嘟咕嘟上空喷射黑霾!

    很快,这道黑柱便比剑门山还要高,笔直入云,然后黑霾向四面八方散去,这幅场面,仿佛有一把巨大无朋的黑伞在徐徐张开一般!

    天地间顿时一片漆黑,唯有剑门山光芒大方,照亮黑霾,滚滚涌动的黑霾从上方压下,来到剑门山附近,便被光芒挡在外面,仿佛有一层无形的光幕在守护着剑门山,让黑霾无法浸入山中。

    而在那黑霾之中似乎还有恐怖的生灵,出让人头皮麻的怒吼声,时不时黑霾中的生灵撞击在剑门山的光幕上,传来一声声沉闷的巨响,惊人至极。

    剑门山高处,一座大殿前,几位炼气士仰望这场恐怖无比的魔魂阴瘴,有人低声道:“外门弟子有几人走出山门,至今未回,只怕有去无回了……”

    钟岳前去采药的地方名叫聚云山,聚云山中多灵药,位于剑门山东南一带,他这几年在剑门中做外门弟子,虽然没有学到什么高深的功法,但却炼得身体强健,一步便可跨越丈余距离,翻山越岭轻松无比。

    待他走入聚云山,天色已经亮了,山中时不时传来一声声兽吼。

    这里人迹罕至,附近也没有什么部落打猎,山中的猛兽极多,钟岳小心翼翼在山林间行走,四处寻觅,没过多久便采摘了几味灵药。

    “其他的灵药都好寻,唯独这一味五香芝难寻,需要碰运气。”

    钟岳翻山越岭,突然隐约嗅到一股奇特的药香味,那药香味若有若无,但随着他渐渐走近药香便越来越浓。

    这股药香共有五种奇特的气味儿,甘甜、芬芳、清爽、火烈、醇香,正是五香芝的气味儿!

    他循着气味前行,来到一座山崖边,俯身向下看去,只见山崖陡峭,乱石突出,谷中幽深,深不见底。

    在山崖十多丈远近处有一块突起的巨石,有细细的水流从崖壁上渗出,滋润着几株异草。

    “五香芝!”

    钟岳心中一喜,小心翼翼沿着山崖攀岩而下,山崖虽陡,但是他身手极佳,却也没有多少危险。

    过了片刻,他便来到距离那块巨石不远处,向下看去,只见深谷黑漆漆一片,冷风从下向上吹,冰寒刺骨。

    钟岳愈小心,终于来到那块突起的巨石上,正欲采摘五香芝,突然天空昏暗下来,他急忙抬头看去,心头一惊。

    只见一头金光灿灿的大鸟飞临山崖,那大鸟翼展丈余,竟然长着两对翅膀,正拍动双翼向他这边俯冲下来,利爪闪露铮铮寒光!

    “这是什么猛禽?”

    那头四翼金鸟还未扑至,猎猎的罡风便铺面而来,打在脸上生疼,几乎将钟岳从巨石上掀下!

    呼——

    四翼金鸟扑击而来,钟岳在它扑至的一瞬间急忙抓住几株五香芝,然后纵身一跃从巨石上跃下,这头大鸟扑空,扑闪着四翅飞起,四下搜寻,却见钟岳并没有坠落山崖,而是在巨石下方一丈多远处抓住一根青藤。

    四翼金鸟戾啸,冲天而起,准备再次扑击,钟岳咬了咬牙沿着青藤向深谷中滑去,那四翼金鸟刚刚飞至半空,忽然滚滚的黑霾涌来,霎时间将整个山谷笼罩,钟岳抬头向上看去,仿佛天被黑布盖住了一般。

    谷底隐约还有光线,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光,突然钟岳只听头顶风声传来,只见一个巨大的骨架从上空掉落,经过他的身边坠入深谷之中。

    他心中一惊,只见那骨架正是刚才那头四翼金鸟的骨架!

    短短片刻,这头四翼金鸟便仿佛被黑霾中的什么东西吃掉了一般,只剩下骨骼!

    钟岳毛骨悚然,抬头看去,只见黑霾沿着山崖向自己这边而来,度极快。他连忙顺着飞滑下,突然嘣嘣几声青藤从崖壁上脱落,钟岳连同青藤一起从崖壁上掉落下去。

    慌乱中他伸手四处乱抓,终于抓住一株从崖壁凸起的古树枝杈,下坠的身形这才止住。钟岳抬头看去,黑霾侵袭距离自己只有四五丈的距离,而在这株粗壮的古树旁边还有一个水缸粗细的洞口,洞口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一个巨大的三角头颅从洞口中探出,然后高高抬起,饶有趣味的盯着钟岳,赫然是一头大的无法想象的巨蟒!

    巨蟒口中嘶嘶有声,对他很有兴趣。

    这等大蟒绞杀力惊人,是大荒异兽中的王者,即便是炼气士斩杀这等凶兽都有些困难,更何况是他?

    钟岳咬牙,松开枝杈,身躯顿时坠落。

    那头巨蟒嘶嘶的吐着长长的蛇信子,正欲扑击,突然黑霾笼罩,将巨蟒吞没。

    哗啦,一条长达十多丈的蛇骨从黑霾中坠落,与钟岳一前一后坠入谷底。

    寒谷幽深,枯枝败叶在谷底铺了厚厚的一层,钟岳落地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冲击,少年借着微弱的光线四下看去,只见谷底尸骨堆积,鬼火点点,应该是死在那头大蟒和怪鸟口中的野兽尸骨。

    “刚才那巨蟒也死了,这黑雾到底是……糟了!”

    钟岳脸色剧变,黑霾终于也到了谷底,四下涌来,鬼火一朵接着一朵相继消失在黑霾之中。

    钟岳四下看去,只见黑霾涌来,近在咫尺,不由暗叹一声:“这怪雾吃了金鸟和巨蟒,只怕我也必死无疑……咦,这些黑雾怎么不动了?”

    黑霾涌到他身边丈余之地突然停止前进,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在外面,形成一个半球状的守护圈。

    钟岳看到黑霾中一个巨大的白骨爪子抓来,抓住这个半球状的守护圈,出咯吱咯吱的刺耳声响,却没能抓破。

    那白骨爪子不知是什么怪物,单单一个指节都比他还要高大!

    要知道,钟岳这几年磨练筋骨,身子骨比成年人还要高大几分,而这白骨爪子竟然连一根指节都比他大了许多,实难想象白骨爪子的主人到底有多大!

    “这是……”

    钟岳看到就在这不大的守护圈的中央,有一具跏趺而坐的尸骨,这具尸骨右臂扬起,手中提着一盏灯,似乎为黑暗中的人们照明道路。

    灯光幽幽,比鬼火亮不了多少,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奇怪,此人已经死了这么多年,只剩下骨骼,怎么这盏灯却还没有灭?”

    钟岳好奇万分,上前细细打量,这才现奇特之处,这具骨骼并不能称之为人骨,也不是跏趺而坐,而是盘坐。

    之所以称作盘,并非是盘膝,是因为此人没有双腿,只有一条长长的蛇尾,蛇尾盘绕在一起,而他的上半身却是人形,有头有颈,有手有臂!

    这是一尊人蛇身的怪人的尸骨!

    “难道是这盏灯挡住了这些奇怪的黑雾?”

    钟岳向那怪人尸骨拜了拜,抬手小心翼翼取下这盏灯,只见灯焰摇晃,随时可能熄灭,他连忙用手护住,突然只听一个慵懒的声音传来:“大梦几千秋,今夕是何年?少年,如今是第几朝伏羲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