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正文 第八章 欺人太甚(周一求推荐!)
    那位上院弟子身材魁梧,一身肌肉疙瘩,也是十五六岁年纪,却长得如同黑熊般雄壮,飞起一脚狠狠扫在钟岳的膝弯处,脚上的力量爆,可以扫碎石柱,将大树拦腰扫断!

    嘭!

    闷响传来,钟岳身躯摇晃一下,左腿险些跪下,与此同时两根图腾神柱的力量压下,让他背负的压力更重!

    “姓田?田风氏?难道是碧空堂的那位姓田的老考官?”

    钟岳电石火光般想清原委,田风氏在剑门中有着不小的势力,那位姓田的老炼气士把持着外门的碧空堂,也就相当于田风氏把持着外门的上院,可以给田风氏弟子方便。

    如今钟岳在碧空堂考核时,让左相生意识到必须自己把持碧空堂才会让出身寒门的弟子有出路,因此向那位田风氏的老考官挑战,夺权。

    此事是因钟岳而起,导致田风氏失去了碧空堂的掌控权,自然会引来田风氏的报复!

    “咦?我的图腾神柱上刻画的是龟山图腾,一经激便有山峦之力压下,你竟然还能站着?”

    那上院弟子一脚踢过,见到钟岳还是站在那里,不由吃了一惊,赞道:“难怪能仅凭力量便通过碧空堂的考核。不过你这是自讨苦头吃,你若是顺势跪下,当着上院弟子的面,在传经阁前跪上几个时辰这事便算是了结了,我田风氏不会过于为难你。”

    呼!

    他又是一脚扫去,笑道:“但你偏偏不跪,只怕苦头吃得更多!”

    钟岳的双腿又被扫弯了几分,两根龟山图腾神柱传来的压力更重,将他死死压住!

    “你应该好奇为何这几日没有炼气士下来,将你收入门下吧?”

    那上院弟子一脚一脚的向钟岳腿弯处扫去,只见传经阁前诸多上院弟子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却没有任何一人上前干涉,只是远远观望。

    “这是因为我田风氏损失了碧空堂,其他炼气士担心把你列入门下会引起田风氏不高兴,所以没有炼气士收你。”

    咚!

    钟岳被他扫得单膝跪地,双手握紧拳头支撑地面,努力不让自己另一条腿跪下,他额头,双手,一根根青筋绽起,绷得紧紧的。

    “你在剑门中没有人传授,没有人教导,只能荒废下去,你的修为也会到此为止,至于成为炼气士更是休想!”

    那上院弟子又是一脚狠狠扫在钟岳右腿上,笑道:“我田风氏高层并没有话让他们不收你,是他们自己不愿收你,因为田风氏乃是大荒中名列前十的大氏族!开罪了田风氏,我田风氏无需出面,你都没有任何出头之日!今日你只需在这里跪几个时辰,便可以下山自动离开剑门了。”

    传经阁外,诸多上院弟子纷纷看来,一个个摇头不已。

    一位女弟子摇头道:“田风氏是大荒十大氏族,开罪田风氏,让田风氏失去了碧空堂,别说在剑门中呆不下去,就连十万里大荒恐怕都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这是怎么回事?”有人并不知道其中原委,低声问道。

    “我听说是几日前,碧空堂的左师叔和田师伯因为这个钟山氏的师弟闹了起来,左师叔将田师伯重伤,夺取了碧空堂的掌控权。田风氏失去了碧空堂,高层震怒,施压左师叔,闹得很不愉快。”

    “原来如此。左师叔是剑门最为出色的年轻炼气士,得到剑门许多长老的器重,田风氏动不了他,但是这个钟山氏的师弟什么背景后台都没有,只怕夹在中间要吃大亏了……”

    “何止吃大亏?你看传经阁中碧空堂的田师伯也来了,名义上是传经,但估计也是要看看这个钟山氏的下场。”

    钟岳闷哼一声,闻言向传经阁中看去,只见一间静室中那位碧空堂的田风氏老者果然坐在那里,面无表情的向自己看来。

    轰——

    钟岳脑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开一般,羞辱,不屈,一涌上心头!

    “田风氏……”

    他的体内传来噼里啪啦的爆响,骨骼仿佛炒豆子般咯嘣咯嘣震动不停,眉心中一股股肉眼可见的精神力涌出,围绕他的周身形成密密麻麻的龙鳞,龙爪,龙躯!

    “吼——”

    龙吼声陡然响起,震荡不绝,低沉的龙吟越来越响亮,越来越清越,钟岳顶着两根龟山图腾柱的压力一点一点起身,周身的龙纹龙躯越来越清晰!

    这种情形,仿佛一条蛟龙的身躯在他身上游动,粗大的龙身一片片龙鳞竖起。

    那位田风氏上院弟子吃了一惊,急忙低喝,只见两根龟山图腾柱的纹理越明亮,只见图腾柱上的波纹荡漾,形成两座大山,形如龟的大山,压在钟岳身上!

    这两根图腾柱的威力,已经被他催到极致,务必要将钟岳压垮!

    “田风氏!”

    钟岳大吼,腰杆越来越直,随着他站起身,身后传来无比狂野无比暴戾的凶气,只见一颗狰狞恐怖的蛟龙之缓缓从他脑后抬起,一对龙眼中闪露凶恶无比的光芒,龙爪扣在钟岳双肩之上!

    钟岳顶着两座龟山彻底站起身来,双足的草鞋被压得粉碎,猛然抬起大脚重重一跺,地面剧烈抖动,只见两根龟山图腾柱被震得从地面弹起,两座龟山图腾波纹轰然破碎!

    那田风氏上院弟子闷哼一声,突然只听两根龟山图腾柱中传来咔嚓的轻响,接着啪啪炸开,化作无数根木丝四下飞舞,赫然是镇压钟岳不成,图腾柱反倒被钟岳的一身龙力震碎!

    “田风氏算个屁!”

    钟岳一脚扫来,那田风氏上院弟子心中骇然,只见钟岳腿上竟然有精神力高度凝聚所化的蛟龙身躯缠绕在其上,腿脚显得粗壮无比,充满了难以想象的爆力!

    他先前一脚接着一脚踢钟岳的腿弯,因此距离钟岳极近,钟岳突然力,崩碎龟山图腾柱,一脚扫来,让他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

    这一脚蕴藏的力量,比异魔那等低等魔族强了不知多少,一脚扫出仿佛摧山山倒,踏地地倾!

    一声震荡传来,只见一个人影被扫飞在半空,狠狠撞在传经阁的门窗之上,门窗顿时粉碎!

    那个田风氏上院弟子直奔碧空堂田风氏老者飞去,噗通一声跪坐在那田风氏老者身前,双膝磕在地上,鲜血汩汩流出,染红一片。

    那间静室中,诸多田风氏弟子尽皆呆了,那田风氏老者也是愕然。

    而在传经阁外,正在看热闹的那些上院弟子,也是呆呆的看着这一幕,错愕不已。他们原本以为钟岳必然会被狠狠的折辱一番,在传经阁前跪上几个时辰,然后颜面无光的溜出剑门。

    毕竟,钟岳只是刚刚进入上院,修为才是出窍而已,而那上院弟子却已经在上院修行了许久,修为要出钟岳许多。

    更何况钟岳一无所有,而对方还有龟山图腾柱将他定住,而且还是两根!

    然而,那上院弟子,却被钟岳一脚踢飞!

    钟岳收腿,抖了抖身上的兽皮小夹袄,抬头向传经阁静室看去,那田风氏老者也在向他看来,面色阴沉。

    而跪在他面前的那位上院弟子又羞又怒,努力起身,突然闷哼一声,又跪了下去。

    刚才钟岳那一脚力量是何等之重,尽管他比钟岳的修为深,入门早,但也被钟岳一身龙力碾压,将他的双腿肌肉大筋骨骼统统震伤,让他双腿使不出力气,只能跪着。

    “你找死!”

    那上院弟子惊怒万分,突然腰间一口利刃腾空而起,利刃上绘刻着瑰丽的图腾纹,赫然是他的魂兵。

    那上院弟子不假思索便将这口魂兵祭起,祭魂兵中,刷刷刷漫天都是剑光,向江南杀去!

    那剑光显然是一门剑阵,应该是剑门的高层次攻击法门,钟岳只能看到眼前雪白一片,根本分不清虚实!

    这便是剑门的传承厉害之处,钟岳虽然也修炼到祭魂的境界,甚至做到精神力化形,肉眼可见,但是没有修炼过高深的攻击法门,遇到这种魂兵和剑法,便无法应对。

    火纪宫燧皇观想图是修炼之法,蛟龙图腾绕体诀是炼体之法,没有攻击的法门,便相当于空有一身力量而无法挥出去。

    密密麻麻麻的剑光眨眼间便来到他的眼前,钟岳周身蛟龙缠绕,飞身后退,一退便是五六丈远近。

    剑光直追而来,漫天剑雨纷纷落下,度比他的退还要快,犀利无比的剑光吹毛断,若是被剑光刺中,就算是铁打的身躯只怕也会变得千疮百孔!

    “欺人太甚!”

    钟岳咬牙,魂魄陡然出窍,猛地祭魂在脚下的青石板中,只听呼的一声数百斤重的青石板飞起,向传经阁中砸去!

    呼呼呼——

    他的魂魄一放一收,扔出一块青石板便立刻祭魂在另一块青石板中,顷刻间只见传经阁前青石板如同波浪般相继飞起,连成一条直线,呼啸砸向传经阁!

    传经阁中那上院弟子心中一惊,急忙收回自己的魂兵,挥剑向漫天青石板削去,霎时间乱石崩飞,烟尘弥漫,如同大雾一般。

    “没用的东西,连个刚刚进入上院的小鬼也对付不了!”

    那田风氏老者动怒,手掌缩到袖子里,悄然屈指一弹,只见上院弟子的魂兵突然咄的飞出,穿过烟尘,闪电般向钟岳刺去,任何人也没有觉他悄然出手!

    “这么快?”钟岳心头一跳,只见那口魂兵已然来到自己的眉心!

    ————兄弟们,周一正是冲榜最激烈的时候,人道至尊是宅猪的新书,急需推荐票冲上榜单,宅猪恳请兄弟们登录下帐号,把推荐票给人道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