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正文 第十章 剑门魔墟
    那位老炼气士的话一出,静室中百十位上院弟子一个个面面相觑:“得到真传的只有一人,到底是谁的到了老先生的真传?”

    虽说大家都是同门弟子,但是争强好胜的心都有,老炼气士说只有一人得到他的真传,却没有点明是谁,自然引起不少揣度,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得到真传。

    “想知道谁得到真传还不简单?”

    一位英姿飒爽的女弟子突然提议道:“咱们以奔雷剑诀比试一番,谁的奔雷剑诀能够技压群雄,谁自然是得到了真传!”

    “这个主意好!”

    静室中,诸多上院弟子跃跃欲试,立刻有弟子两两对决,都没有动用其他法门,也没有动用图腾柱或者魂兵,而是以奔雷剑诀对决。

    顿时,静室内雷光电闪,一道道奔雷剑气带着雷霆之威迸,这些上院弟子中的确有人资质不凡,赤手空拳将奔雷剑诀使出,精神观想雷霆,雷音滚滚,很快将对手击倒,只是威力不大,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

    同门较量,自然会留手,不会全力以赴。

    这边,众人打得火热,而在角落里钟岳依旧在演练自己的奔雷剑诀,没有参与其中。

    他的奔雷剑诀越来越显得笨拙,精神力观想出的奔雷蜿蜒扭曲,笨拙之中却渐渐有一种古意滋生,古朴大气,像是雷霆劈苍松,空山落惊雷!

    他的奔雷剑气,有时如同一株雷树,遍放雷光,有时光秃秃只有一道剑光!

    精神力高度凝聚,在观想时可以化形,观想蛟龙,便可以化作蛟龙,观想雷霆便可以迸出雷霆之威。

    只是钟岳观想出的雷霆,实在不如其他上院弟子那般绚丽,那般好看,浑然没有奔雷剑诀的夺目多彩,自然不引人注目。

    过了良久,诸多上院弟子胜负已分,只剩下那位英姿飒爽的女弟子和一位男弟子相争,这二人的精神力都达到化形境界,心念一动便有雷电迸,精神力可以做到虚空生电!

    两人身形在静室之中飞移动,快如奔雷,奔雷剑诀的各种招式施展开来,滋啦啦,电闪雷鸣,雷霆如剑,向对方杀去,很是惊人!

    没过多久,那女弟子突然脚下生出雷霆光芒,竟然将自己的身躯托起四尺多高,在空中移动,抬手一道雷霆剑光刺中男弟子胸口。

    那位男弟子浑然没有料到她竟能被雷光托起,如同要凌空飞行一般,措手不及之下被劈得胸口乌黑,头根根竖起,跌落在地。

    “庭师姐,我输了!”

    那位男弟子却也爽快,口中咳着黑烟,捂住胸口,露出佩服之色道:“师姐的确技高一筹,竟然能做到驾驭雷光凌空飞行,难怪蒲老先生说只有一人得到了他的真传!”

    “师弟没有受伤吧?”

    那位女弟子落地,笑道:“我只是短时间驾驭雷光,只能飞出十丈距离便会落地,而且也无法飞得太高,距离蒲老所说的驭雷飞行,奔雷千里,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诸位上院弟子上前,纷纷笑道:“庭师姐得到蒲老真传,那是确然无疑的,将来庭师姐成为炼气士后,驭雷飞行奔雷千里,自然也不在话下!”

    庭师姐也露出喜色,突然看向角落里的钟岳,只见钟岳还在那里演练奔雷剑诀,只是他的奔雷剑诀越奇特了,与蒲老所传的奔雷剑诀相比,已经面目全非,不由皱眉,心道:“这么怪的奔雷剑诀自然不可能是得到真传,看来蒲老所说的那个人,的确是我了。”

    “钟山氏钟岳师弟!”

    庭师姐上前,大大方方,笑道:“我是大庭氏,庭蓝月,比你早进入上院一年。钟岳师弟,要不要与我比试一番?说不定是师弟你得到蒲老的真传呢!”

    钟岳摇了摇头,笑道:“庭师姐,我才进入上院四五天,哪里是师姐的对手?”

    “这倒也是。”

    庭蓝月没有勉强,笑道:“我们师兄弟打算进入剑门魔墟中历练,与魔族战斗,提升奔雷剑诀的威力,不知道师弟有没有兴趣一起去?”

    “剑门魔墟?”

    “师弟不知道剑门魔墟?”

    庭蓝月醒悟道:“是了,你刚刚进入上院,还不知我剑门的一些秘辛。当年我剑门先辈守护着蛮荒的人族部落一路迁徙来到大荒,那时的大荒是一片魔域,群魔生活在大荒之中,妖魔乱舞。剑门先辈们筚路蓝缕,将大荒开辟出来供我人族部落繁衍生息,而大荒中的魔族则被先辈们镇压在剑门的魔墟之中。师弟在碧空堂中考核,遭遇的异魔,便是剑门魔墟中最弱小的魔头。”

    另一位上院弟子笑道:“魔墟中魔头极多,多是异魔、蛛魔等弱小的魔头,我们上院弟子可以进去历练,异魔蛛魔正适合练手。我们刚刚得到传授奔雷剑诀,须得经历实战,才能提升剑诀的威力,在战斗中也可以感悟到奔雷剑诀的真正奥义。”

    “河师兄说得对!”

    诸多上院弟子朝气勃勃,纷纷笑道:“不过河师兄有一点没说,击杀魔墟中的魔头,是可以得到师门奖励的,换取羽灵丹和图腾柱、魂兵之类的宝贝儿!”

    “羽灵丹?图腾柱?魂兵?”

    钟岳大是心动,图腾柱对修炼和战斗都有不小的作用,而魂兵则是战斗兵器,对战力提升极大,而羽灵丹对他来说更是至关重要!

    他修炼火纪宫燧皇观想图,消耗太大,须得靠更多的羽灵丹才能继续修炼下去!

    他的羽灵丹已经耗完,必须得到更多的羽灵丹,否则强行修炼便会被掏空身体,得不偿失!

    钟岳迟疑道:“我不是蒲老的弟子,也可以进入剑门魔墟吗?”

    一位女弟子道:“只要是上院弟子都可以进入剑门魔墟,不过一月只能进入一次,而且魔墟中魔头多得很,到处都是魔头的部落,须得人多才算安全。这次有庭师姐、河师兄在,庭师姐得到蒲老的真传,河师兄也只差一线,绝对万无一失!”

    庭蓝月闻言微微一笑,道:“与魔族作战,对你们领悟奔雷剑诀的真传,也是极有好处。”

    钟岳点头,笑道:“有劳庭师姐、河师兄。”

    那位河师兄便是与庭蓝月交手败了一招的上院弟子,出身自碧河部落,以河为姓,名叫河承川,资质也是极高,在蒲老门下上百位上院弟子中数一数二,很是开朗健谈。

    钟岳与这上百位弟子一起向剑门山攀登,只见山势越来越陡峭,云彩飘在身边,人如同踩在云上一般。

    钟岳向下看去,只觉一阵目眩,下方群山都显得小了许多,而上院看起来更是只有巴掌大小。

    没过多久,山势不再险峻,道路越来越宽,待走到剑门山的半山腰,但见这座奇山中宫阙重重,一座座宏伟的大殿如同长在树桩上的灵芝一般!

    钟岳采集过山间的灵芝,灵芝长在树桩之上,向外生长出一片片圆台状的芝冠,而剑门山的这些大殿便是建立在一座座山崖芝冠状的圆台之上,下方便是无底深渊,云雾缭绕!

    “剑门的土鳖们倒是将这里打造得很是壮观。”

    薪火小童通过钟岳的双眸打量四周,也不禁赞叹连连:“当年打造这里的炼气士,恐怕实力接近神魔了!”

    众弟子登上一个圆台状的芝冠,只见大殿前一位白衣白的老者围坐,身边还有一条大腿粗细的铁链拴在他身边的柱子上,而在另一侧也有一位白白衣老者,身边柱子上也有一条铁链。

    两条铁链的另一端连接在空中,钟岳凝眸看去,只见空中空无一物,两条铁链却高悬在那里,仿佛拴住了什么东西。

    河承川上前,躬身道:“两位长老,我们打算进入魔墟除魔历练,还请两位长老通融一二。”

    其中一位白衣白老者点头,道:“你们在殿前的镜子前照一照。”

    众人纷纷来到殿前的铜镜前,那铜镜极为庞大,有四五丈高,钟岳好奇万分,河承川在一旁低声道:“钟师弟,这面铜镜乃是一件异宝,是魂兵中的精品!只要在镜前照一照便可以在镜中留影,若是在魔墟中击杀了魔族,便会在镜中记下击杀数量和功劳,功劳越多,能够换到的师门奖励越多!”

    钟岳上前,在镜前照了照,只见镜中出现自己的影像,别人的影像上出现文字,记载着何时进入魔墟,击杀的魔头数量功劳,而他则还是一片空白。

    “剑门上院和下院的待遇就是不一样,下院中修行枯燥,但在上院便多姿多彩了。”

    钟岳心中不由感慨,他在下院生活了五六年,日子过得艰辛艰难,修行也枯燥无比,到了上院才渐渐精彩起来。

    两位白衣老者抬手,各自抓起大殿前拴在石柱上的铁链,用力扯动,只听咯咯吱吱的开门声传来,随着铁链的拉扯,空中缓缓出现一座剑门!

    那座门户仿佛是剑身从中央剖成两半形成的门户,铁链正是连接在这两扇门户之上,因为剑身通体无色,所以轻易间看不到这座门户。

    此刻,这座剑门被两位老者拉开,只见门户中有光芒洒下,门户前看似空空荡荡,但是被光芒一照立刻显露出一条台阶,从剑门中铺出,一直铺到圆台前。

    淡黑色的魔气从剑门中溢出,里面传来鬼哭狼嚎的怪声,让人不寒而栗。

    庭蓝月和河承川当先一步走入这座剑门,钟岳等人接着鱼贯而入,进入魔墟之中。

    钟岳抬头四下打量,只见魔墟天空阴沉沉的,铅云密布,仿佛云彩也是极为沉重,到处都显得十分昏暗。

    而远处的山峦也显得极为险恶,犬牙交错一般,森严如林。

    淡黑色的魔气形成大风,吹起石磨大小的乱石,危险无比。

    “有人族的小母牛!”

    突然怪笑声远远传来,只见远处黑压压一片魔族向这边狂奔而来,赫然是一个异魔族的部落现了钟岳等上院弟子进入魔墟!

    异魔族蜂拥而来,嗷嗷怪叫:“男的杀掉,腌制起来晒干,以后再吃!女的抓住,用来杂交生产,搞大肚子繁衍我族下一代!”

    ————异魔族嗷嗷怪叫:赶快给人道至尊投推荐票,否则抓去生产或者晒人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