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正文 第十二章 剑气惊雷
    “蒲老说的那个人,原来是他!”庭蓝月心神震荡,呆呆的看着半空中那个驭雷横跨长空,手握雷霆,如同传说中掌控雷电的神灵一般的身影。

    传经阁中,蒲老先生说得到他真传的只有一人,所有弟子都以为蒲老说的是自己,最终庭蓝月击败其他人获胜,折服众人,让众人以为蒲老说的那人是她。

    庭蓝月唯独没有与钟岳较量。

    钟岳在演练奔雷剑诀时极为笨拙,当时庭蓝月也未看出钟岳剑法的奇特之处,所以她也认为自己得到了蒲老的真传。

    而现在,庭蓝月看到半空中的钟岳,观想雷霆,驭雷横空,施展出奔雷剑诀,春雷炸响,雷音滚滚,这才知道,只有这等奔雷剑诀,才是真传!

    春雷开寒冬,雷光耀九州!

    钟岳的奔雷剑诀与蒲老所传的奔雷剑诀在招式上大相径庭,那一株雷树劈落,枝枝杈杈,都是奔雷剑气,在奔雷剑诀中并无这一招,但是庭蓝月却从其中看到了与蒲老相同的神韵。

    什么是真传?

    这才是真传!

    学得最像的,只是学,而真传则是领悟到精髓神韵,将老师传授的东西,变成自己的知识,融会贯通,不拘于形!

    最让庭蓝月震撼的还不是钟岳的奔雷剑诀,而是他身后的那尊燧皇虚影,那是他以精神力显化,凝聚出的燧皇形态。

    那种威严,庭蓝月遥遥望了一眼便感觉到无边的霸道,似乎可以碾压诸天,让一切臣服!

    “不过,他的胆子太大了吧?”

    庭蓝月心头乱跳:“那变异异魔天生图腾纹缠绕周身,岂是这么容易对付的?”

    她距离钟岳还是很远,只见下方那头变异异魔双臂翻飞,化作雪亮的刀光,皮肤下浮现出的图腾纹越来越亮,面孔狰狞,竟然迎着雷光纵身跃起,闪电般向半空中的钟岳杀去,不躲不避,攻势霸道无比!

    咔嚓!

    雷树劈中那头变异异魔,异魔被劈得皮肉绽开,破开的肌肉皮肤,都被烧焦,惨不忍睹。

    庭蓝月心中却暗道一声不妙,奔雷剑诀对付异魔这等魔族极为有效,但那是普通的异魔。普通的异魔心脏被骨包包裹起来,利刃都难以刺入其心脏中,唯有雷霆化作剑光,能够毫无涩滞的刺入,将其斩杀。

    而变异异魔不同,变异异魔的全身骨骼包括骨包都已经全部被无比纯净的玄铁替代,玄铁引导雷霆,导入全身玄铁所化的骨骼,伤不到他的心脏!

    不仅伤不到心脏,甚至连其大脑也无法伤到分毫,变异异魔的大脑被玄铁所化的头骨包围,奔雷剑诀根本无法刺入其中!

    钟岳奔雷剑诀的威力比庭蓝月施展时要大了数倍,但是也不可能威胁到变异异魔的性命。

    而且,庭蓝月看到钟岳身后的那种异象,以及他精神力观想出的雷树剑光,便知道钟岳的奔雷剑诀威力虽大,但对精神力的消耗也是极大!

    这种程度的消耗,持续不了多长时间,精神力便会耗尽!

    精神力耗尽的话,变异异魔想杀钟岳简直轻松无比!

    “钟师弟用奔雷剑诀对付变异异魔,非常危险!”

    果然,那头变异异魔虽然被雷树劈中,但是势头却丝毫未减,下一刻便来到钟岳脚下,犀利无比的刀光闪电般向钟岳斩去!

    而在此时,钟岳脚下雷光滋啦作响,电光四溅,将他的身形从半空中平平挪开十多丈,避开变异异魔的双刀。

    咔嚓!

    又是一株雷树劈出,劈落在从半空坠落的那头异魔身上,异魔被劈得全身肌肤炸裂,身不由己向地面跌去。

    钟岳也难以继续驭雷横空,身形也在向下坠落,同时双手交错,一株又一株雷树相继劈落,斩在异魔身上。

    庭蓝月向前疾奔而去,心道:“钟师弟毕竟是刚刚进入上院,没有经历多少战斗洗礼,战斗意识薄弱。他用这种大消耗的招式,只怕剩下的精神力不多了,希望还能来得及救他……”

    咚、咚。

    一人一魔先后落地,随即雷霆滚动之音和异魔的吼声传来,接着碰撞声,大地震动,乱石纷飞!

    钟岳和那头变异异魔落下的地方是一处山坳,庭蓝月急切间无法看到战斗实况,只能看到钟岳精神力所化的燧皇在急移动之中,应该是钟岳与那头变异异魔战斗时,不断移动身形。

    “钟师弟落地的话,便要吃大亏了。异魔不会飞行,他在空中可以压制异魔,但落在地面上,变异异魔的度便会无比惊人,以他的度根本无法避开异魔的攻击……”

    她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见钟岳精神力所化的燧皇高高弹起,紧接着钟岳的身形也随之弹起,流星般飞出山坳,如同遭到重击!

    看到这幅景象,庭蓝月心中一沉,钟岳飞出山坳,分明是遭到了异魔的重击,被击飞出去!

    变异异魔拥有数万斤神力,只怕轻易便可以将钟岳碾碎!

    她快奔过去,却见钟岳踉跄落地,脚下不断错步后退,将变异异魔的力量卸去,没有如她臆想中的那样遭到重创。

    反而,钟岳周身浮现出无比炽烈的雷纹图腾,这些精神力所化的雷纹图腾组合在一起,化作一条雷霆蛟龙缠绕在身上!

    “蛟龙图腾绕体诀?”

    庭蓝月飞接近,心中又是一震:“他将炼体之法和蒲老所传的奔雷剑诀融为一体,借助雷霆之力,强化了身体的强度,难怪能够承受异魔的重击也没死……”

    她如今才知,蒲老说钟岳得其真传并没有半点的夸张,钟岳不但领悟到奔雷剑诀的精髓所在,甚至举一反三,将奔雷剑诀与其他炼体功法结合!

    与此同时,那头异魔跃出山坳,直扑钟岳,吼声震天,气势骇人。

    但是庭蓝月却看到这头变异异魔浑身是血,度和力量都比先前低了许多,实力最低折损了一半,没有了从前那种让人无法匹敌的感觉。

    他的皮肤被钟岳刚才那几株劈落的雷树扒得一干二净,露出血肉,皮肤表面的异魔图腾纹统统被毁!

    “是了,钟师弟刚才拼着大幅度消耗精神力施展雷树,为的是破坏变异异魔的图腾纹!”

    庭蓝月心中恍然,这短短片刻,钟岳带给她的惊和喜一波接着一波,连连冲击她的心神。

    如今她才知道,钟岳刚才施展雷树那等大消耗的招式并非无的放矢,而是为了破坏异魔的图腾纹,削弱其实力!

    “钟师弟的战斗意识简直强得可怕,根本不像是刚刚进入上院的菜鸟!”

    庭蓝月快接近,只见钟岳与那头异魔的战斗还在继续,一人一魔交锋,异魔步步进逼,两口大镰刀大开大合,这头异魔身高一丈六七,两口镰刀刀刃都有七八尺长短,纯粹的玄铁组成,锋利无比,居高临下,震慑感惊人!

    而钟岳则在不断后退,雷光蛟龙缠绕周身,伸手一指,周身雷光便平平劈出,化作雷剑冲向异魔!

    这一人一魔的攻击度都快得吓人,在庭蓝月飞接近的这短短时间便各自攻出上百招,钟岳几次险些被斩。

    突然,钟岳躲避不及,被那头异魔一脚踢飞,那异魔纵身跃起,竟然紧随其后,两口大镰刀一前一后向半空中的钟岳砍去!

    庭蓝月几乎惊叫出声,却在此时,只见那一人一魔在半空中遭遇,雷光大放,光芒照耀得连她也看不清里面生了什么,只见雷光散去,钟岳和那头异魔从半空中坠落,砸在她身前不远处。

    庭蓝月快步赶至,只见钟岳踉踉跄跄站起身,身后的燧皇异象崩溃,周身缠绕的雷霆蛟龙也分崩离析,而那头异魔倒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已经咽气。

    “死了?”

    庭蓝月呆了呆,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头异魔的尸体,只见异魔胸口玄铁形成的骨包,破开一个小小的洞口,心脏被钟岳的奔雷剑气刺穿,鲜血流尽而死!

    “奔雷剑诀的雷霆,会被玄铁骨包顺着骨骼将雷霆威力分散到身体各处,无法伤及心脏,钟师弟是如何刺穿这玄铁骨包的?”

    庭蓝月心思电光火石般转动,立刻想到其中原委:“他刚才上百剑刺中异魔胸口的同一位置,连续攒刺,用雷霆高温将玄铁骨包溶出一个小孔,最后一剑,将其心脏洞穿!”

    活用奔雷剑诀,削去变异异魔的图腾纹,上百剑攒刺破其玄铁骨包,刺穿其心脏,这一战,庭蓝月看得惊心动魄,对钟岳却也刮目相看。

    “这个小妞,看到了你观想燧皇,须得灭口。”

    钟岳识海中,薪火突然低声道:“否则传扬出去,对你不利。你现在还非常弱小,身怀绝技,必定会引起他人的觊觎!”

    钟岳吓了一跳:“杀了庭师姐?”

    “不杀她也行。”

    薪火蛊惑道:“你将她推倒交配,生米煮成熟饭,让她对你死心塌地,她便不会传扬出去了。”

    “交配?”

    钟岳的脸色都黑了,偷偷看向庭蓝月,庭蓝月比他大不了几个月,也是十五岁左右,身子却已经育得很是完美,英姿飒爽,身材起伏有致很是诱人。

    庭蓝月见他看来,目光有些异样,心中会意,正色道:“钟师弟担心自己修炼了其他功法,怕我传扬出去?你大可放心,我剑门名义上虽说严禁弟子修炼他族功法,但许多老一辈的炼气士也修炼了其他种族的功法,弟子中也有不少人这么做,无需担心。”

    钟岳松了口气,笑道:“还请师姐不要说出去。”

    庭蓝月点头:“我又不是多嘴之人,不会乱说。”

    “我觉得还是灭口,或者交配比较安稳。”

    识海中,薪火继续蛊惑道:“我可以帮你观风,你来动手!”

    钟岳只当没有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