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突破重围
    “那两个水涂氏炼气士又追上来了!”

    钟岳抬头看去,不由暗暗磨牙,双腿迈开飞奔而去。这十几日的时间,他过得艰难无比,一边要炼化体内多余的兽神精气,一边还要躲避这两位水涂氏炼气士的追击,在大荒中四下躲避。

    他身化龙骧,度惊人,甚至可以驾驭雷霆远遁,但是却无法持久奔行,没过多久那两位水涂氏炼气士便会追赶上来。

    对他威胁最大的还不是水涂氏的炼气士,而是兽神内丹不断散的兽神精气,他必须保持观想燧皇的状态,不能有任何间断,否则体内的兽神精气越积越多,最终让他彻底变成一头龙骧。

    这简直是比生死之间和雷霆淬魂还要折磨人的苦修,前所未有的苦行,一边要无间断观想修炼,一边还要躲避追击,甚至连睡觉时也需要维持观想,无论对精神力还是身躯和毅力,都是一个无比巨大的考验!

    头两日他还可以坚持,但第三日他便险些崩溃,忍不住倒在山涧旁呼呼大睡,忘记了观想,也忘记了追击的水涂氏炼气士。

    好在薪火一直监督,将他唤醒,督促他不要忘记观想,这才免于让他彻底同化为龙骧,也免于落在水涂氏炼气士之手。

    经过这十几日的磨练,钟岳基本上已经可以做到“非想”的层次。

    所谓“非想”,就是无需可以去观想,自身也可以陷入观想的状态之中,黎秀娘也是这种层次。

    黎秀娘是经过经年的修炼,才让自己能够做到非想,而他则是这十几日苦难般的折磨,生生提升到非想的层次。

    不过如果要做到睡梦中也可以无间断观想,则需要做到“非非想”,这就十分困难了。

    “非非想”比“非想”的层次还要高,只有在薪火的不断提醒下,他才可以断断续续的做到非非想,不过持续不了多长时间,随着深层次的睡眠,他的观想状态便会被打断。

    这十几日对他来说简直是难以想象的折磨,靠着他强大的毅力才坚持下来。但是这也是一次莫大的磨砺,让他的精神力修为突飞猛进!

    如今,他的识海广阔,赫然又提升到方圆三千亩的程度,而且精神力无比精纯!

    “这两个水涂氏炼气士,简直是阴魂不散!”

    钟岳咬牙,目前他的修为提升,识海广阔,识海上空的兽神内丹散出的兽神精气与他的炼化度,已然隐隐达到平衡状态,这是他修为莫大的飞跃!

    按照这个度下去,再过几日,他便可以炼化体内积郁下来的多余兽神精气,从龙骧形态化作人身了!

    “嗯,这两个炼气士分开了?”

    钟岳突然感应到这两位炼气士的气息分开,一个紧追在自己身后,而另一人的气息却是越来越远,应该是绕道而行。

    “奇怪,他们为何分开?”

    钟岳眯了眯眼睛,心中颇为好奇:“这二人追了这么久都未能将我阻拦下,分开之后更是难挡下我……不好,前方有水气,原来如此!”

    他向前奔行里许,只见一条大河澎湃奔流,出现在面前,这条大河宽达数千丈,十里河面,水流湍急,河面波涛掀起数尺之高!

    而且这条大河流经此地,围绕钟岳脚下的山坡滑过一道半圆的弧面,也就是说另一个水涂氏炼气士并非是绕道而行,而是在大河上游与另一位炼气士分开,踏河而行准备在河面上阻击他!

    而另一人则是在身后追赶,两个方向夹击,务必要将他留在这条大河的河面之上!

    钟岳眯了眯眼睛,向大河下游看去,只见大河两边的滩涂之上,多出一个个部落,城寨连绵,不少渔舟停靠在岸边。

    “不好,是渭水!水涂氏的部落!水涂氏之中只怕还有炼气士坐镇,若是被堵在这里,恐怕便会在劫难逃了!”

    钟岳长长吸了口气:“下游便是水涂氏部落,上方和后方都有水涂氏炼气士,如今只有一条路,就是在两个炼气士合围之前过江,杀到对面去!”

    渭水上游,只见波涛汹涌,一位炼气士踏波而来,已然化作河伯之身,驾驭波涛,度极快!

    而在此时,他背后的那位水涂氏炼气士度也在加快,气息不断接近之中。

    钟岳不假思索,纵身一跃,向渭水对岸飞驰而去,龙骧脚步极快,脚踩河面不等落入水中爆力便将自己的身躯托起,嗒嗒嗒,水面不断爆炸,一道龙影向前狂飙而去!

    “渭水便是我水涂氏的主场,到了我们的主场,你还想走?”

    一声大笑传来,河面上的那水涂氏炼气士度骤然加快,浪涛掀起百丈,横贯整条渭水大河,向前滚滚压来,冷笑道:“在这条大河之上,我水涂氏便是无敌的王者!”

    大浪百丈,横锁大江,向前碾压,恐怖无比。

    钟岳咬紧牙关,足下雷霆迸,度顿时大大加快,顷刻间便突破音障,但是那浪涛更快,在他奔行到大河中央时,便已然来到他的身侧!

    “冰魄剑山!”

    那水涂氏炼气士站在浪涛之上,脚下重重一顿,只见浪涛之中无数道冰魄剑气咄咄咄向前激射。

    钟岳纵身跃起,避开一道道剑气,跃上百丈高空,那水涂氏炼气士哈哈一笑,催动河伯之躯杀来,笑道:“孽畜,你在渭水之上,还想与我相争?”

    说话之间,另一位水涂氏炼气士已然降临到渭水之上,度也顿时大增,向钟岳追击而来。

    与此同时,只见渭水部落中的炼气士也注意到上游的动静,一位位炼气士腾空而起,远远张望。

    “是剑书和剑平两位师兄!”

    数位水涂氏炼气士惊讶叫道:“他们在捕捉一头异兽,快快相助!”

    那几位水涂氏炼气士连忙从下游向上游赶来,而在此时半空之中,钟岳不假思索,立刻观想蛟龙,与水剑平的河伯之躯硬拼一记,被震得从半空坠落。

    薪火小童懒洋洋道:“岳小子,你观想蛟龙,何不观想自己?”

    “观想自己?”

    钟岳被打落高空,闻言不由愕然,只见下方河面一条条巨大的水龙冲天而起,水龙张牙舞爪,狰狞凶恶,向自己飞扑而来,准备将他擒拿,应该是那水剑平在催动大水所化的恐怖景象!

    与炼气士交手,他还稚嫩了太多,太多,虽然水剑平只是普通的炼气士,但上院弟子与炼气士相比,就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不可同日而语。

    以他目前的实力,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当然是观想自己,蛟龙算什么?比不上龙骧之万一。”

    薪火愉快的笑道:“你自己便是龙骧,这些日子想必已经熟悉了龙骧的构造,观想龙骧,将龙骧化作图腾纹理,对你来说并不困难。你若是观想龙骧,与自己结合,合二为一,体魄最低比现在强大一倍!还会怕跑不出去?”

    钟岳心头大震,立刻观想龙骧,也就是观想他自己,顿时三千亩识海奔流,滚滚的精神力霎时间流淌到四肢百骸的每一个角落,让他的体魄充斥着难以想象的力量!

    “哤——”

    钟岳口中出高亢激昂的龙吟,声波震荡,精神力中蕴藏的雷霆爆,缠绕周身,脚踏空气,竟然在空中奔行如飞,轰隆一声,撞断一条向他缠绕而来的一条水龙,那水龙哗啦爆碎,大水从天而落,砸在河面上。

    嘭嘭嘭!

    一条条水龙被生生撞断,上方的水剑平心中一震,河伯之躯向下抓去,却根本来不及抓住钟岳,便见钟岳从他手掌之间飞遁而去!

    “这么快?”

    水剑平脑中一懵,脚下的大浪涌荡,无数剑气激射,漫天的冰魄剑气齐刷刷向钟岳刺去,只听一声声脆响传来,冰魄剑气射在钟岳身上,纷纷炸开,竟然没能射穿他皮肤表面的龙鳞!

    “雾锁大江!”

    水剑平怒喝,数里宽的江面一根根水柱冲天而起,化作牢笼,接着白蒙蒙的大雾从水柱中涌出,将渭水封锁,却在此时只听轰隆一声大响,那头龙骧撞碎一根水柱,冲出迷雾,踏空而去,所过之处,电闪雷鸣。

    水剑平呆了呆,水剑书追到渭水中央,而从部落中飞出的水涂氏炼气士也从下游赶上来,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这头龙骧,成长度太快了,追不上了……”几位炼气士对视一眼,都是摇了摇头。

    水剑书咳嗽一声,道:“你们继续追击,我去剑门通知长老,只有请长老调动更多的炼气士围困他了,否则仅凭我们几人……”

    他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在渭水部落边缘,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只有这么有利的情况了,但还是没能擒下龙骧,对他们的信心打击实在太大。

    而在此时,钟岳脚踩空气,快奔行,心中不由欢快异常,突然长啸一声,身形陡变,从龙骧变成人形,恢复原貌,却依旧没有从空中坠落,依旧在踏空而行。

    “终于复原了,终于不担心被人当成妖兽打死了,终于可以回归剑门了!”

    钟岳忍不住放声长啸,观想龙骧让他的精神力融入到全身之中,就算是散去龙骧之身,他也依旧能够御空而行,不必担心坠落。

    “岳小子……”

    薪火忍不住提醒道:“你没有穿衣服。你的兽皮小褂和短裤,都被变身龙骧时撑爆了……”

    半空中传来一声惊叫。

    ————啦啦啦,啦啦啦,宅猪每天都更新,兄弟们每天都投票~~~~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