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凶兵围困
    他最后一句话语气加重,“砍了对手的脑袋”共有七个字,每个字都掷地有声,在剑心殿中回荡,激起一口口凶兵的共鸣!

    剑心殿中,凶兵震动,杀气如同森戈刀兵,让剑心殿的温度急遽下降,而有些地方的温度却在急遽上升,还有的地方弥漫血色,很是诡异!

    钟岳面对生死之间的大恐怖大恐惧都没有半分的怯色,此刻剑心殿中十凶兵只是震动而已,也不过如此,自然不会让他有半分的胆怯,道:“大长老是否看出来了?”

    大长老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看着这个大男孩,眼中不禁露出几分赞许,摇头道:“还未看出来。不过你面对这些凶兵能够面不改色,胆识的确过人一筹,若是换做其他人面对这些凶兵,即便是炼气士,能够做到你这种淡定程度的也是不多。面对凶兵而不惧,这或许是你能够在剑茧攻击下生还的一个原因。”

    十凶兵的杀气是何等之重?

    有些人即便是炼气士,面对十凶兵被其散出的凶气、杀气和血气镇住,还未动手,胆就寒了,连动手的胆气都没有,只能被屠戮。

    而钟岳有这个胆子,说明他的胆识过人,不惧凶兵的凶气、杀气和血气,面对剑茧时便不会束手束脚,自己的实力会得到十成的挥。

    大长老迈步向前走去,钟岳落后一步,跟在他的后面,又看到一座神龛,神龛上的凶兵名叫“飞燕”,是剑门从前一位女长老所留,来自有虞氏。对面神龛上的凶兵名叫“云剑”,来自桃林氏,是桃林氏的女长老所留。

    这两位长老都已经作古,死了几千年,而且是死在各自的魂兵之下,被“飞燕”和“云剑”将两位长老的魂魄斩杀。

    除了两位长老之外,这两口魂兵之后也有数位主人,但都没有活多久,也被两口凶兵反噬,死于非命。

    “大长老,凶兵通灵,为何这些凶兵会把剑主的魂魄斩了?”钟岳心中纳闷,问道。

    “十凶兵,来自十大氏族,其中烙印的正是十大氏族的功法,图腾,可以说是我大荒十大氏族功法的最高骄傲。”

    又有一位长老走来,声音隆隆震动,道:“魂兵噬主,其实是剑心噬主。剑心,是炼气士之心,也是魂兵之心,魂兵杀生,也是炼气士杀生,炼气士的剑心生出魔头,也会污染魂兵的剑心。这些长老,其实不是败在他们的魂兵之手,被魂兵所弑,而是败给了自己的心魔,自己杀了自己!”

    他的身材魁梧,远常人,声音如雷,走动之时,空气都带着电光,电闪雷鸣,应该是出身自雷湖氏的长老。

    雷湖氏长老威风凛凛,虬髯筋躯,站在雷湖氏凶兵血鳐剑的神龛旁,目光落在钟岳身上,继续道:“水子安水长老主动舍弃剑茧,是战胜了自己的心魔,所以他的实力高绝,是我剑门成就最高的几个人之一。钟山氏,你能躲过他的凶兵,功法之中,又带着我雷湖氏的雷霆淬魂之法,你形迹可疑,可疑得很!”

    他的气势如同一尊站在雷层中的雷公,气息盖住钟岳,双眸如电,似乎要将他看穿!

    钟岳施礼,道:“钟山氏钟岳,见过雷长老。雷长老看出了什么?”

    “没看出来。”

    雷湖氏长老怔了证,哈哈大笑道:“虽然不知你从那里学来的我雷湖氏淬魂之法,但是我雷湖氏的功法,嘿嘿,就不比水涂氏弱,你能在剑茧下活命,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你若是被剑茧干掉了,岂不是说我雷湖氏的功法,比水涂氏的功法弱了?不过……”

    他声音转冷,森然道:“你从哪里弄来我雷湖氏的功法?”

    “除了雷湖氏功法之外,你还用生死之间这种诡异的法门修练过。”

    有虞氏大长老站在有虞氏凶兵飞燕剑的神龛下,不紧不慢道:“用生死之间修炼,尽管修为进境神,但危险无比,死亡率高得可怕,我剑门中唯有门主曾经用此功法修炼而且成功活下来。我听飞燕说,你用生死之间修炼,而又至今未死。这种修炼方法,又是谁传授你的?”

    他的话音刚落,剑心殿中又多出一位长老,背负双手迈步走来,悠然道:“你与水涂氏女弟子争斗时,动用了一种奇特的观想之法,就是龙骧。而且你又去过兽神岭,兽神岭埋葬了妖族上千精锐,是兽神之墓。兽神的原形便是龙骧。钟山氏,你从兽神岭归来之后,修为突飞猛进,精神力已经做到化虚为实,精神力修为率先达到炼气士修为。”

    他的气势如同山岳,压得剑心殿的空气都沉重无比,走到南麓氏的凶兵神龛之下。

    钟岳心中微动,施礼道:“钟山氏钟岳,拜见南长老。”

    那位长老正是出身自南麓氏,笑道:“有趣的是,你在争斗时,有身化龙骧的趋势。兽神是龙骧,你也观想龙骧,这里面颇为值得玩味儿。”

    “南长老看出了什么?”钟岳问道。

    南麓氏长老摇头道:“没有。龙骧是瑞兽,神种,你精神力实化龙骧,修成龙骧剑气,能够在剑茧的攻击下不死,的确是有可能。”

    “虽然是有可能,但你的修为进境太可疑了。”

    剑心殿中又多出一位女长老,面如桃花,金衣束腰,带着一股云气飘渺的味道,笑吟吟道:“你在外门外院修炼五年多时间,表现一直很平庸,进入上院还不到半年,便像换了个人一般,突飞猛进,击败十大氏族核心弟子。这进境,换成一个天生灵体还差不多,但是你却不是灵体,你如何解释?”

    “钟山氏钟岳,拜见桃长老。”

    钟岳想了想,道:“我开窍了。”

    桃林氏的女长老走到桃林氏凶兵的神龛下,扑哧一笑,道:“相比这个解释,我更愿意相信有一个十分可怕的人物在你的背后指点你,或者说,那个十分可怕的人物已经占据了你!钟山氏,已经不是原来的钟山氏,而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或者说,不是人,而是魔,或者神!”

    “有趣的是,你曾经去过我剑门魔墟,魔墟暴动,上千上院弟子死在那里。”

    又有一位长老出现,有如王者,应该是来自君山氏的长老,走到君山氏凶兵的神龛下,漠然道:“唯独你带着一批人活了下来。而魔墟暴动,是魔墟中出现了魔族炼气士,魔墟中生出了魔灵,这些魔族炼气士准备唤醒他们的老祖宗,天象老母,但是天象老母被唤醒之后却逃了。我们长老会搜寻天象老母,一直没有寻到,而这时候,你带着十几个人走出了魔墟。”

    “所以,你背后的人,到底是兽神呢,还是天象呢?”

    水子安水长老也出现在剑心殿中,来到剑茧的神龛下,目光落在钟岳身上,微笑道:“或者说,你就是兽神,或者就是天象老母?钟山氏,给我们一个证据,证明你的所学不是来自他们!”

    又有黎山氏、田风氏和丘坛氏的长老走来,各自走到各自氏族的凶兵神龛下,只剩下为的凶兵神龛。

    钟岳微微皱眉,识海中,薪火也是大皱眉头,嘀咕道:“这些老小子都是鬼得很的家伙,想要杀出这剑心殿并不容易呢。殿里有十凶兵,九个长老,每个老小子都站在十凶兵下,只要你稍有异动,这些老小子便会催动十凶兵,将你砍成肉酱……”

    钟岳也看了出来,这九位长老对他起了疑心,怀疑他已经被天象老母或者兽神寄生,所以选择在这座剑心殿中见他。

    他如果不是兽神或者天象老母倒也罢了,如果是,那就肯定死路一条!

    “若是被他们现,我识海中有薪火这个机灵古怪的家伙,恐怕也是死路一条吧?”

    钟岳定了定神,长长吸了口气,道:“诸位长老为何怀疑我,而不怀疑水涂氏水清妍?”

    水子安长老哑然,笑道:“水清妍是我亲自教导,有这等成就理所当然,剑茧也是我亲手交给她,她有什么可以值得怀疑?你不会想说她是天象老母吧?”

    钟岳面色微沉,薪火安慰道:“不用担心,这些老小子只有九人,九口凶兵,还有第十口凶兵没有人去祭。那口凶兵的威力,要远这九口,是这座剑心殿中最强的凶兵,待会和这些老小子谈崩,我借用你的身躯,催动那口凶兵,将这九个老小子屠得一干二净,然后引爆地底的魔魂,你我浪迹天涯去也……”

    “失去了剑门的保护,我大荒人族便会变成妖族等族的粮食。”

    钟岳想了想,道:“诸位长老,我该如何证明自己不是兽神或者天象老母?”

    九位最有权势长老都是皱眉,沉吟不决。

    水子安咳嗽一声,道:“兽神和天象老母事关重大,宁可错杀一个,不可放过一个……”

    “不妥。”

    桃林氏女长老摇头道:“如果他不是天象、兽神,岂不是让我剑门少了一个人才?”

    “是一个人才重要,还是天象和兽神的威胁更大?”

    水子安笑道:“诸位师兄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也可以说出来。”

    其他几位长老面面相觑,有虞氏大长老咳嗽一声,道:“钟山氏,你将自己的识海开放,我们要检查一下你的识海和魂魄。”

    雷湖氏长老点头道:“这也是一个办法。不过检查他的识海,须得用自己的灵魂进入他的识海中,若他真的是天象老母或者兽神,只怕我们的灵魂根本无法反抗便会被他吃了。谁来冒这个险?”

    有虞氏大长老迈步向钟岳走去,道:“我来冒险。钟山氏,你将识海开放,诸位师弟,你们启动凶兵,若是我死了,立刻将他诛杀!”

    钟岳心中一紧,薪火杀气腾腾道:“让他检查,这个有虞氏修为最强,我趁机灭掉这老小子的灵魂,咱们冲出去更加容易!”

    ————少女又看到那位低头看手机从窗外走过的隔壁班男孩,清纯开朗的男孩脸上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很是迷人。“唉——”少女心道:“他是读人道至尊的男同学,读人道至尊的男孩都是爽朗大气,阳光灿烂,我怎么能配得上他呢……”兄弟们,推荐票,人道至尊需要爽朗大气阳光灿烂的男孩子的推荐票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