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一念百门开
    钟岳捏了捏手指,只觉双指间有些滑腻,又瞥了丘妗儿的衣裙一眼,心神不由一荡,连忙定了定神,诧异道:“妗儿师妹没有练过这庚金剑气?”

    丘妗儿低头戳了戳自己的小腿,又惊又喜,摇头道:“我修练过庚金剑气,但是与师兄的剑气好像有些不同。庚金剑气只是能够吸收金铁之气,对缓解我体内多出的木气没有什么帮助。”

    钟岳恍然大悟,笑道:“原来师妹没有看出庚金剑气中更细微的图腾,既然这样,我教你便是。”

    他胸襟坦荡,却也没有将薪火擅自命名的“自在大剑气”的剑纹放在心上,笑道:“师妹,我将庚金剑气最根本的图腾传给你,你我一起炼化你体内多余的木气,这样度便会更快一些。说不定用不了多久,你便可以自由走动了。”

    丘妗儿心中颇为欢喜,连忙看向鹿婆婆,道:“婆婆,你快去金顶通知我娘,便说钟师兄来看我,已经有治愈我的办法,让她不要再跪求门主了!”

    鹿婆婆撇了撇嘴,警惕的盯着钟岳,摇头道:“姑娘,老身奉夫人命看守这阳神殿,不能离开半步。而且有老身在,任何人都不能欺负你。”

    丘妗儿笑道:“有钟师兄在,婆婆还担心谁欺负我?”

    “老身担心的就是他。”

    鹿婆婆快言快语,道:“姑娘,你身子不适,万一他兽性大,把你欺负了你哭都没地方哭去。当年夫人就是独自一个人,结果被你那短命的爹给欺负了,当时老身不在,老身若是在的话,就将你爹打死了。我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你难保重蹈夫人的覆辙。”

    钟岳哭笑不得,丘妗儿却脸色绯红,偷偷看他一眼,低声道:“婆婆,钟师兄不是这样的人……”

    “这可难说。”鹿婆婆道。

    “那只能苦了我娘亲了。”

    丘妗儿也是无奈,道:“钟师兄,咱们开始吧?”

    钟岳精神力涌出,以自己的精神力开始构建“自在大剑气”剑纹,让她在一旁观摩。

    这剑纹虽然只有一道,但是复杂无比,即便钟岳如今的精神力惊人,但想要完整的将剑纹在空中构建出来也有些吃力。

    尤其是向丘妗儿展示剑纹,需要将所有繁复的纹理统统展现,对精神力的要求极高,对控制力的要求更高。

    而学习这道剑纹,对丘妗儿的智慧也是一个考验。

    钟岳一边构建剑纹,一边向她讲解剑纹中蕴藏的功法,由剑纹衍生出的功法更是晦涩难懂,钟岳也是有薪火教导,煞费心智这才将剑纹中蕴藏的功法参悟透彻,前后花了半月之久。

    丘妗儿学习起来也是极为艰辛,尤其是那道剑纹虽然表面上只是一种图腾,但其中有着不知多少种复杂的图腾纹,不容有半分的差错。

    而功法更是晦涩,钟岳一边教,一边为她炼化体内多余的木气,多了半个多月,丘妗儿这才学会,自己试着以剑纹来炼剑气。

    她体内的木性已经减少了许多,涌向心头的木气被钟岳这些日子炼化,心脏没有木化之虞,只是双腿还是不能行走。

    “这就是天生的灵体吗?”

    钟岳魂魄站在识海之上,凝视自己这十几日炼化丘妗儿体内的木气所炼成的剑气,只见短短十几日这道木剑气便丝毫不逊自己所炼的龙骧剑气!

    要知道龙骧剑气乃是采集兽神精气所炼,兽神精气,那是龙骧妖神的内丹精气,这木剑气的纯度堪比龙骧剑气,岂不是说丘妗儿就相当于一枚兽神内丹?

    “岳小子,你若是能与这女孩儿交配,可以功力大增!”

    薪火郑重其事道:“这女孩儿就是一枚人形灵丹,大补,绝对可以让你炼成惊人的木剑气!”

    钟岳咳嗽一声,取出那块剑牌儿,放在丘妗儿手中,道:“妗儿师妹既然已经学会了庚金剑气,只需不断修炼,炼化木气,最多半年光景也就可以腿脚恢复了。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丘妗儿颇为不舍,道:“钟师兄住在哪里?改日等我的腿脚好了,我去看你!”

    钟岳将自己的洞府方位说了一遍,起身离去,心道:“我的洞府我也没有来得及去过,不过灵空殿毕竟有我的名额,须得去走个过场。”

    他没有返回洞府,径自向灵空殿而去。

    此时,钟岳的洞府外,诸多内门年轻的炼气士顶着太阳守候在那里,等待钟岳的到来。

    “半个多月时间,钟山氏一直没有出现,这小子不会是害怕了吧?”

    一位少年忍不住道:“他若是一直不出现,我们岂不是一直要等在这里?”

    拓无忧冷笑一声:“你若是等不下去,可以离开,没有人拦你。”

    众人也是纷纷冷笑,没有一个人离开。

    毕竟,钟山氏得到的那块剑牌儿事关重大,代表着剑门的至高传承,谁也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灵空殿内,钟岳四下看去,只见一座座剑门耸立在这座大殿之中,共有百座之多,每一座剑门都代表一种灵的传承。若是有缘,剑门便会开启,让上院百强弟子进入其中,至于能否感应到其中的灵,那就看各自的本事了。

    “这次灵空殿为你准备的灵,乃是大荒最强的灵!”

    守护灵空殿的长老跏趺而坐,眉须微微抖动,沉声道:“就在这座剑门之中,剑门内的灵,乃是我剑门山的灵,剑灵!这座门户,已经有十年未曾开启,积蓄的灵非常雄浑!你细细感应,看看能否开启此门!”

    钟岳心中微动,不急于感应剑门,躬身道:“长老,水清妍是否也来了?她进入哪一座门户?”

    “水涂氏的那个女子么?她与你并列上院第一,早你十多日,进入了这座神门。”

    那长老眼帘低垂,长长的白眉却飘了起来,指向一座剑门,道:“这座门户之后是我剑门第一代门主留下的灵,神灵通神,比剑灵并不逊色。”

    钟岳看向那座门户,眼中迸出一丝杀气,突然,只见那座剑门开启,一位少女迈步走出,正是水清妍,脖子上裹了一条雪白的貂裘围脖,衬托她的肌肤很是白皙。

    这条貂裘围脖却不单单是装饰,而是为了遮住她脖子上的伤,与钟岳一战,她的脖子被钟岳的龙骧剑气几乎砍断了一半,疤痕犹在!

    两人目光相遇,那长老也感觉到一丝不对劲的地方,感觉到这灵空殿内多出几分肃杀之气。

    “钟师兄。”“水清妍”笑吟吟施礼。

    “水师妹。”钟岳还礼。

    “水清妍”轻笑一声,迈步离去,钟岳收回目光,心中有些不太舒服:“我被长老唤去,严加调查,而天象老母却能安然无恙,剑门也并非能够做到公平公正!剑门不公,剑灵也秉承不公,不感应也罢!”

    他跏趺而坐,根本不去感应,过了片刻,起身道:“长老,我无法感应让这座剑门开启,看来我不适合这门内剑灵……”

    那长老终于睁开眼睛,深深看他一眼,笑道:“你尚未感应,这剑门如何开启?你若是不懂如何感应,我可以教你。你心中观想剑门,精神力释放出来,便可以感应到这些座剑门背后的灵。但有适合你的剑门,便会自动开启,就算剑灵不适合你,还会有其他灵适合你。少年人,不要轻言放弃。”

    钟岳眨眨眼睛,心道:“我要离开剑门,去太阳和月亮之上,感应日月之灵,不过感应日月之灵应该很困难吧?不如索性趁这个机会,先试验一下。”

    他静坐下来,酝酿精神,观想燧皇,那长老微微颔,心道:“这少年倒是个可教之才,虽然有些莽撞了,但知错能改,就是不知道他能否让剑灵的门开……”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听咯咯吱吱的门户开启声传来,一扇剑门缓缓开启。

    长老点头,心道:“不错,这么快便让门户开启了,说明他的精神力够强,而且观想精妙,只不过不是剑灵的门户……”

    突然,灵空殿内咯咯吱吱的声响不断传来,那长老神情错愕,急忙四下看去,不由脸色剧变,只见殿内上百座门户此刻竟然统统都在缓缓开启之中!

    剑灵的门开了,神灵的门竟然也开了,所有门户,竟然都开了!

    这代表着,隐藏在这些门户背后的灵,都认为这个少年适合它们!

    这还是剑门山成立迄今为止,头一次生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

    “即便是天生灵体,也不可能让所有门户开启,他怎么可能做到?”

    那长老心中震撼万分,过了半晌才清醒过来,急忙向钟岳所坐之地看去,只见钟岳已经没了踪影,心头一震:“他进入了哪座门户?”

    灵空殿外,钟岳背着药篓向剑门山下走去,低声道:“感应灵,好像也没有这么难的样子……薪火,咱们现在便动身?”

    薪火兴奋道:“自然是越快越好。什么剑灵、神灵?能够比得上伟大的薪火留下的传承吗?咱们去寻找我留下的传送大阵,我先将你送到月亮上去,让你感应到月灵!”

    而在钟岳的洞府前,拓无忧等人犹自在眼巴巴的等待着,内门的诸多年轻炼气士相互安慰道:“钟山氏一定会回来!”

    “这小子一定是在灵空殿感悟灵,咱们只要等在这里,便可以将他堵住!”

    “坚持住!一切辛苦都会有收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