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人道至尊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神心,神剑
    薪火话音刚起,钟岳身边的那头小龙骧便呼啸向前奔驰而去,迅追上那辆尸车,龙骧化作剑气,剑光爆闪,剑气四射。

    一个呼吸时间不到,三十丈长短的尸车四分五裂,车轴被砍,横梁断成几截。几个车轮迈开脚丫子骨碌碌狂奔而去,接二连三撞在肉墙上,把自己撞得散架,腿脚散落一地。

    那辆尸车的车门犹自向外汩汩的涌着鲜血,仿佛大口向外吐血,却没有立刻就死,车窗内窗户大小的眼睛恶毒的盯着钟岳,过了良久,两只车窗大小的眼睛翻白,这才气绝。

    钟岳喘着粗气,有些哭笑不得,这辆尸车竟然真的像是一个生命一般!

    “还好将它拆了,否则这尸车再去运来一车的尸魔,死的便是我了。”

    钟岳摇摇晃晃站起身,身上剑伤极多,却是刚才闪电般与十五头尸魔交手时留下的伤口。若是普通人中了这么多剑伤恐怕早就鲜血流尽而死,而他的体魄却比普通人强了不知多少,调动肌肉生生压住伤口,然后以精神力连接被砍断的血肉和血管,保持血液畅通。

    甚至连被撕裂的皮肤,都被他用精神力连接起来!

    因此他尽管看起来伤势虽重,但是却没有性命之忧。

    “若是有灵玉膏便好了,用灵玉膏涂抹伤口,再加上我的体魄和精神,最多一两日的功夫便可以痊愈。没有灵玉膏,这伤估计要用七八天才会好,但也不能剧烈运动,否则有伤口崩裂的危险。”

    钟岳长长吸了口气,他面对的尸魔尸车,估计仅仅是这片禁地中最弱的,如果遇到强大的尸魔,恐怕他连一战之力都没有。

    肉墙蠕动,拖住一头头尸魔的尸体吸入墙内,甚至连鲜血也没有留下,也被两旁的肉墙吸走,便是连尸车的尸体也被怪墙吃掉。

    过了片刻,通道中战斗痕迹便荡然无存,只有钟岳自己知道,自己刚才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恶斗。

    “我若是战死在这里,恐怕一身血肉也会被这怪墙吃掉吧?即便我剑门历代门主,死后余威犹在,也会被怪墙吃掉一身血肉,我岂能幸免?”

    钟岳定了定神,强行压制住身上的伤势,迈步向前走去,走到前方岔路,他不禁头大,只见这条通道居然有五条岔路,从不同的方向而来!

    “薪火,现在该怎么走?”

    钟岳身后,燧皇提灯,这尊燧皇形体庞大,高达十多丈,手中的铜灯被放在钟岳身前两丈开外。灯内传来薪火的声音:“旁边这四条通道都是辅道,唯有这条通道远比其他通道更加宽敞,应该是主道,就像血管一样,主血管分出细血管,想要进入心脏心室,必须要沿着主血管行走。咱们进主道!”

    钟岳迟疑道:“不对!薪火,我们的目标是走出剑门山,前往剑门山外一百里处的封印松动之地,沿着主道前行,不是越来越深入封印核心,距离封印松动之地越来越远吗?”

    薪火笑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心室是全身中枢,这禁区也是如此,你手上的血管不能让血液直接走到脚上,但是如果手上的血沿着血管走到心室,便可以从心室送到脚上。你唯有走到这禁区的心室,方能寻到前方封印松动之地的道路。”

    “你没骗我?”钟岳狐疑道。

    “没有,绝对没有!”

    灯里的小火苗目光闪烁,叫屈道:“我才不想去看看这封印的核心,更不想去看看魔魂禁区的中心到底有什么!岳小子,你一定要相信我!”

    钟岳莞尔,这个小火苗口口声声说不想,那么他心中绝对是想,不过他也看出来薪火说的没错。

    “薪火说这条是主通道或许是信口胡说,但这墙壁上附着的血管却是真的在变粗。”

    钟岳细细打量通道肉墙上的血管分布和走势,迈步走入主通道中,心道:“跟着这些血管走,可以走到这片禁区中枢所在,从中枢去封印松动之地,是最近的捷径!”

    一路走来,四周静悄悄的,不过没走多远,钟岳便又感觉到尸车的车轮滚动传来的震动,心中微动,蹲下身子,手掌贴住地面,闭上眼睛感应震动传来的方位。

    “正面冲突,我负伤在身绝不是十六头尸魔对手,因此只有快若雷霆,才能取胜

    !”

    过了片刻,他睁开眼睛:“这辆尸车距离我有两道弯,约一百四十二丈远。我的身躯强度无法突破音障,但是化作龙骧,全力奔行之时,可以在百丈距离将度提升到过声音的程度!百丈破音障,剩下四十二丈,可以让我的剑加到极致,两倍于音!而尸车长三十丈,挂着十六头尸魔,我要在碰撞的一瞬,必须以我的剑气,连续剑斩十六头尸魔!”

    他稍稍计算,猛然精神力刺动识海上空高悬的兽神内丹,兽神内丹被他精神力刺激,顿时磅礴的兽神精气从内丹中爆出来,顷刻间席卷识海,从识海中涌出,流遍他全身每一个角落!

    这股兽神精气如此浓郁,只听嗤嗤嗤的轻响不绝,钟岳皮肤下一片片龙鳞密密麻麻钻出,尾骨痒,接着一条长长的龙尾生长出来!

    一个呼吸时间不到的功夫,他便被狂暴的兽神精气同化为一头长达三丈有余的龙骧,比他第一次化作的龙骧更长更高!

    他的身躯构造被改变,变成龙骧之身,肌肉比寻常时期更强,更有力量,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被龙骧的龙鳞覆盖,即便不用精神力维系也没有鲜血流出。

    钟岳曲蹲,心境前所未有的冷静。

    下一刻,他的身躯如同离弦之箭般激射而出,龙骧脚步一动,地面炸开一个大坑,乱石崩飞,咄咄乱射!

    只见他所化的龙骧,化作一道金色身影,呼啸狂飙,所过之处地面纷纷炸开!

    眨眼间,他便冲至前方转弯之处,前方肉墙扑面而来,钟岳后足狠狠踏在肉墙之上,龙腿弯曲,双腿的肌肉大筋剧烈弹动,只见墙壁如同波浪般抖动,钟岳再次力,生生折向,将自己冲刺的度向另一个方向扭曲、冲去!

    这头龙骧在通道中狂飙狂奔,再次折向,终于,另一辆尸车出现在眼前!

    轰隆——

    他的度突破音障,通道中爆出一声雷霆般的巨响,眉心处龙骧剑气激射而出,不断加,闪电般向那辆尸车射去!

    那辆尸车的窗棂开启,露出两只窗户大小的眼睛,眼中露出惊恐之色,只见两只抓来的龙爪越来越大,下一刻两只窗户大小的眼珠子被龙爪生生抓爆!

    咄咄咄——

    龙骧剑气射入一个个悬挂在尸车横梁上的肉球体内,剑光一闪而过,连续洞穿十五个大肉球,度终于慢了下来,再难威胁到最后一个大肉球。

    而最后的一个大肉球立刻舒展开来,化作尸魔便要从横梁上落下。

    “岳小子,你还是计算错了一线!”薪火叫道。

    钟岳所化的龙骧背后,燧皇一手提着铜灯,一手抓住小树苗,向前刷下,燧皇声音震动:“没有错!”

    木剑气的威力顿时爆,剑气千枝万杈,将那头尸魔切得粉碎!

    “斩!”

    钟岳所化的龙骧低喝,只见龙骧剑气细如毫光,嗤的一声钻入尸车之中,嗤嗤嗤来去如风,随即化作一头尺长小龙骧落到他的脚边。

    钟岳身化龙骧向前奔去,身后那尸车哗啦一声碎了一地。

    “臭小子,你居然做到了?”

    薪火惊讶道:“这样你都可以做到了?你与纯血的薪火传承者相比,就只差那么一丁点儿了……”

    钟岳这一路不知走了多久,又遇到几辆尸车,被他如法炮制,斩在剑下。他一直保持龙骧形态,这也是无奈之举,如今他身躯受伤,只有借助龙骧形态才能让自己在战斗时无需担心伤势爆。

    “算算路程,如今我恐怕已经走到剑门山地底的核心位置了吧?”

    钟岳突然想道:“这里应该是剑门山的中心所在,那些道路通往这里,不知道核心处到底有什么……”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见前面血管的跳动显得倍加有力,震得四周肉墙梭梭抖动不已,仿佛在这禁区的核心真的有一个大心脏在向禁区各地供血一般。

    然后,钟岳果真看到了一颗大心脏,庞大无匹的心脏!

    一座山一般大小的心脏,被四面八方而来的粗大血管挂在半空中,这里是剑门山腹地的地底,地底中空,有如一颗空心的大球,四壁都是一个个巨大的孔洞,血管从四面八方汇聚到这里。

    而那颗无以伦比的心脏,在向各个血管供血!

    而在空中,还有一面面巨大的旗帜漂浮,围绕这心脏飘飞,旗帜如同大幕,表面绘刻着一种种奇异而玄妙的图腾纹。

    一面面大旗上的图腾纹金光大放,金灿灿的光芒向那心脏射去,应该是诸神留下的封印,将这颗心脏镇压封印在剑门山的地底。

    而在心脏上空,钟岳看到了一口巨型的剑身,剑尖插入那心脏之中,剑身高耸入上方的大地之中,剑身四周都是巨大的山石。

    “剑门山……”

    钟岳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除了震撼,还是震撼,喃喃道:“剑门山内部,竟然真的藏了一口剑……”

    他压下心头的悸动,低头看去,心头又是一震,他看到了这个大坑的底部,竖着一口口高达千百丈黑棺,纯黑色的棺材,笔直的竖在那里。

    ————推荐票过万了,终于过万了!!兄弟们我爱你们!!!明天是周一,可以继续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