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御天神帝 > 第一卷 白鹿学院 0008、绝不妥协
    “这……这……”刘衡脑海之中简直就是一片空白,双腿一软,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瑟瑟抖。

    叶青羽双臂抱胸,看都不看他一眼。

    “叶兄弟,你就放我一马吧……”解铃还须系铃人,刘衡都快哭了,冲到叶青羽身前,如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叶青羽依旧没有说话。

    他扭头看了看刚刚被自己点燃的修罗杀戮武神心性神像。

    修罗之意,从来都是恩怨分明,不做圣母,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如果刘衡只是拉着脸乞怜几句,就放过他,那并不符合叶青羽的武道心性。

    “这……叶兄弟,你放我一马,从今以后,你四年的修炼资源和用度,我都愿意承包,一切都好说……”刘衡急了,不惜大出血,抛出了这样的条件。

    叶青羽闻言,摇头道:“我不会和你做任何交易,我不想我的修炼之路,是踩在你这种人的脏钱上走出来。”

    刘衡愣住。

    他没有想到,叶青羽竟然是如此软硬不吃。

    “我说过,要让你跪下来求我,”叶青羽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

    看到刘衡已经颤巍巍地似乎真的要朝着自己下跪,他侧让在一边,继续说道:“不过,你现在就算是跪下来,我也不会去参加血气考核,除了不想和你这种人虚以为蛇之外,更重要的是,我觉得像是你这样的人,不配成为白鹿学院的教习,留着你,也许会有其他寒门子弟成为受害者。”

    刘衡一张脸,顿时僵住,一阵青一阵红。

    他知道今天不管自己做什么,这个少年都不会做任何妥协了。

    “不要把事情做绝了。”刘衡咬牙,三角脸重新变得阴狠起来,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怨毒,压低了声音道:“我毕竟是刘家的人,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我这个人,就是喜欢把事情做绝。”叶青羽一字一句地道。

    而与此同时,另一边。

    孔空也从身边学员的口中听说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这位席大教习双目之中蕴含怒意,犹如利剑一般,落在刘衡的身上,道:“身为学员教习,受学院教养授业之恩,不思为学院招揽贤才,却因私怨破坏学院招生考试,差点儿错失一位天才,真是错不可恕,你自己请辞吧!”

    刘衡如遭雷嗜,浑身一颤,张嘴道:“孔大人,我在学院三十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

    “滚!”孔空舌绽滚雷,恐怖的元力涌动。

    刘衡直接被震飞。

    他的命运,在这一瞬间,就被彻底审判决定了。

    孔空目光一转,落在叶青羽的身上,原本严肃凌厉之色,顿时化作暖暖笑意,道:“你做的不错,若是你刚才原谅了他,我会低看你一眼,武者本心要坚定,恩怨分明才能心性通达,你若因为他几句求饶,就宽恕了他,那就是辜负了修罗杀戮心性神像的真意,日后所成,必然有限。”

    叶青羽知道,这位身份尊贵的席大教习是在借此提点指导自己,心中感激,恭恭敬敬地躬身行礼,道:“多谢孔师指点迷津。”

    白鹿学院能够在鹿鸣郡城屹立数十年,自有其道理,不乏一些真正品性高洁的武者教习。

    “你的成绩,已经足够加入白鹿学院,至于那血气测试,不考也罢,回去准备一下,明日来报道就可以了。”

    孔空留下一句话,亲批了叶青羽的荒木名牌,又向身边的另一位教习叮嘱了几句,这才转身离去。

    而同一时间,周围的人群,彻底沸腾了。

    只考五门而被席大教习亲点进入学院,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单单从这一点来说,叶青羽就已经可以出名了。

    可以想象,这个消息,以及今天生的一切,将会像是插了翅膀一样,在整个鹿鸣郡城之中飞地扩散开来。

    叶青羽,这个在鹿鸣郡城里面承受了四年时间冷嘲热讽和白眼的少年,终于要一飞冲天了吗?

    四年不鸣,一鸣惊人?

    ……

    ……

    夜幕。

    路灯昏暗的光芒,将行人的身影拉的老长老长。

    “奇怪了,为什么孔教习让我不要去参加血气考核呢?”叶青羽嘴里叼着一根草叶子,双手抱在脑后,无所事事地溜达着。

    祖宅早就已经卖掉,他身无长物,不需要准备什么,等到明日一早,直接去学院报道就可以了。

    六项考核只参加了五项,即便这五项考核结果都是顶级,但这样一来,在总榜上的排名,肯定是无法进入前二十,虽然这个排名只是入学成绩,并没有什么奖励之类,但终究是一个证明实力的凭据。

    叶青羽本来还想要六项都参加,一举拿下这一次白鹿学院招生考核总榜第一的成绩呢。

    “也许孔大教习是担心,我这次表现的太过引人注目,害怕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叶青羽隐约猜测到了一些。

    他总觉得这个孔大教习,对于自己,似乎有些别样的关心。

    这种关心并不仅仅是因为自己表现出了极高的天赋,更像是一种长辈亲人对于后辈的关注一样。

    但问题是,叶青羽可以确定,自己今天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席大教习。

    心中胡思乱想着,叶青羽不知不觉间,又来到了父母的坟前。

    四年以来,这块小小的坟地,就是叶青羽在鹿鸣郡城之中唯一的落脚点了,他随意地躺在坟前的草堆里,嗅着淡淡的青草香……

    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让叶青羽整个人顿觉得惬意无比。

    “爹,娘,孩儿做到了,明天就要进入白鹿学院了,嘿嘿,我就说过吧,孩儿是个天才,那年的那个白胡子老头说的没错,我会让整个鹿鸣郡城为之震惊的。”

    叶青羽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

    “爹,娘,我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完成白鹿学院的学业,离开这里,解开徽章里面的秘密,按照你们的嘱托,去雪国皇室寻找那件属于我的东西。”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的脚步……”

    “你们所说的军功章里的秘密,我还没有现,但我早晚都会现的,你们放心,我会完成里面记载的一切……”

    “当然,还有当年守城一战中生的事情,虽然你们不说,但我知道,你们的死,绝对不像是表面上这么简单,我誓,我一定要调查清楚。”

    仰望夜空,叶青羽思绪万千。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就仿佛父母还活着,正静静在自己身边倾听一样。

    夜色越来越深。

    但叶青羽却怎么都睡不着。

    他干脆盘膝而坐,双手抱于丹田之前,舌抵上颚,眼观鼻,鼻观心,心守一,突然如老僧入定一般,开始以某种极为奇妙的节奏,进行呼吸。

    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

    但数十息之后,就看随着叶青羽平缓而又悠长的呼吸,明明并无任何的气流,但他身体周围一丈之内的青草,竟然如活了一般,整齐地如浪涛一样起伏,仿佛是在膜拜君王一样。

    一阵阵暖流,在叶青羽体内四肢百骸之中涌动。

    叶青羽在想象,随着自己的每一次呼吸,不断地将外界清新的气息带入体内,然后又将体内的杂质都随着浊气派出体外。

    这就是父亲传授给他的那套无名吐纳方法。

    自从叶青羽记事以来,身为武者的父亲,并未传授给他任何修炼功法,而是一直严苛地要求他每日早、中、晚按照这套吐纳呼吸之法,冥想一个时辰,不管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中断。

    后来父母在守城战中罹难,叶青羽心中难过,但是遵从父亲临终的嘱咐,这套呼吸吐纳功法,他一直都在坚持了修炼。

    这套功法,似乎并非是锻体秘籍,也不是元气引气秘诀。

    叶青羽修炼了这么多年,只是觉得自己力气大了些,身体健康没灾没病,除此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他心里猜测,估计也不是什么盖世神功之类的东西。

    但是多年之前的一天,白鹿学院的那位老院长,偶然外出,见到了刚刚呼吸吐纳结束之后的叶青羽,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顿时惊为天人,忍不住惊呼,自己见到了一位绝世天才。

    这样无意中的一声惊呼,传播出去,将叶青羽推上了风口浪尖。

    虽然后来老院长也自知失言,心下不安,暗中对叶青羽做了一些补偿,不过这些都是昔日的往事了。

    夜空之下,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叶青羽呼吸吐纳了一个时辰,没有继续,然后躺在了草丛之中,沉沉地睡去。

    ……

    ……

    就在叶青羽躺在父母坟前入睡的时候,一场觥筹交错的小型晚宴,正在白鹿学院四年级区域的【天意居】进行着。

    【天意居】!

    这个外观古朴的独幢别墅,是整个四年级区域最为尊贵显赫的私人会所。

    它由白鹿学院昔日几位传奇贵族学员创办,旨在吸收和培养最为出色的贵族学员,也是贵族们拓展社交和人脉的一种方法。

    后来这几位传奇贵族学员毕业,【天意居】却一直延续下来,只有那些真正出身于贵族世家,且在白鹿学院成绩显赫的卓越天才,才有资格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