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正文 第十三章 有女月如
    萧凡开着孙海洲的车沿着国道一路直奔江州市附近的清海市,一直跑到清海市地界车子没油这才停了下来,而此时也接近了天亮时分。

    然后,萧凡把车随意的扔在路边,在车内重新换了一身衣服,并变回了本来的容貌和体形,就淡定的沿着国道重新向着江州市方向走去。

    走了大概十多分钟,身后就来了一趟城际公交车,萧凡拦车坐了上去,在快到江州市地界的时候,十多辆警车带着刺耳的警鸣之声和他现在所坐的城际公交车擦肩而过,引得车上的人纷纷探头观望,好奇的议论究竟生了什么大案子能让警方如此兴师动众?

    耸耸肩,萧凡就闭上了眼睛,静静等候城际公交到达江州市。

    .........

    到达终点站!

    刚出汽车站,兜里的手机铃声适时响了起来,萧凡拿出来一看,是林正天的号码。

    接通电话,那端传出了林正天爽朗的大笑之声:“萧凡小友,我听唐琳说你是来江州市了,你现在在江州市哪里?我现在也在江州市!”

    萧凡笑道:“我在中心汽车站附近!”

    “好,我正好在江州市有个住处,你今天有空余时间没有?不如来我家里喝茶如何?”林正天盛情邀请道。

    “好啊!”萧凡略略一沉吟,就答应了下来。

    伤害张飞扬的三个凶手之一孙海洲一家已经被自己解决,剩余的两家萧凡则打算留给张飞扬自己去亲手报仇雪恨。

    而眼下自己主要做的有两件事,第一,想办法重新办理一个户口和身份证,然后办理去往美国的护照,第二,炼制丹药,让老大张飞扬断臂重生,并为他筑基。

    第一件事必须需要关系,不然派出所那边是绝对不可能给自己重新办理一张新的户口和身份证的,原本萧凡的计划是让张飞扬帮忙,但是张飞扬现在变成这个样子,萧凡也只得另寻他路。

    第二件事关键在于药材,萧凡这两天也路过一些中药店,但进去一问却现自己想要的药材都是市面上根本见不到的,所以必须找关系和渠道去收集药材。

    林正天身为燕京大学化学院教授和华夏化学协会会员,社会人脉关系一定不差,通过他应该能够办成自己想要办的事情。

    “那你在原地稍微等一下,我这就派车让人去接你!”林正天笑道。

    “好!”萧凡没有客气什么,非常自然的说道。

    放在那个仙侠世界,作为五帝之一的萧凡,有资格并且能请他前去做客的势力和大佬绝对屈指可数,而且只要萧凡一应允,对方都会马上摆出最高最隆重的仪式和礼节欢迎,所以眼下林正天说要派车让人来接自己,萧凡根本不觉得有什么错,反而觉得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只是,他根本不知道某个人却完全不这么想。

    .........

    转眼间,约莫二十分钟过去了!

    萧凡的手机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打来的,萧凡接通,里面传出了一个女人清脆但却有些冰冷的声音:“萧凡是吧?我现在到汽车站附近了,你穿什么衣服,站在哪里?”

    “黑色T恤,背了一个大号黑色挎包,我在25路站牌这里,!”萧凡回答道。

    “啪!”女人二话不说,直接挂断了电话。

    萧凡耸耸肩,把手机放回口袋,继续等待了起来。

    不多时!

    “刷——!”

    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在所有路人惊羡的眼神之中在萧凡面前停了下来,然后车门被打开,一个身材高挑,脚上还踩着一双足足有十公分的黑色高跟鞋,站在那里比很多男人都要高上一分的女人从车中走了出来。

    这个女人一出来便惊艳了全场,让热闹的汽车站仿佛一下子安静了几分一般,所有人尤其是所有男人的目光一下子都聚焦在了她的身上。

    她身穿一身黑色连衣裙,腰臀曲线如同峰峦一般起伏有致,尤其是她的胸前,由于领口很低,露出了一大片白皙娇嫩的皮肤和一道让无数男人都望眼欲穿的深深沟壑。

    暂时看不清她的长相,因为她的脸上带着一只墨镜,但从其脸庞的娇美弧度来看,她的长相应该也绝对不差,最起码应该是是属于让男人朝思暮想的级别。

    “你就是萧凡?”这个美丽女人无视周围那无数道的火热目光,径直走到了萧凡面前,摘下脸上的墨镜,露出一张意料之中的绝美脸庞,淡淡的说道。

    “我是!”萧凡点头道。

    “我是林月如,是我爷爷让我来接你的,上车吧。把你的包放在后备箱里面,别弄脏了我的车!”林月如说完便有些冷漠的扭头转身,挺翘的水蜜桃形状臀部随着走路不断上下晃动,重新坐上了车。

    “呃!”萧凡摸摸鼻子,他有些不明白这个从未见面的林月如为什么会对他如此的充满冷漠和厌恶。

    不过萧凡也只是想了一下,下一刻就不再管了,因为...你不爽管我什么事?反正我又少不了一块肉,所以只见他将装满钱和金银饰的挎包随手扔进了后备箱之中,然后就打开了副驾驶座,非常淡然的就坐了进去。

    林月如瞟了萧凡一眼,然后一踩油门,在无数男人的羡慕和无数女人的嫉妒目光当中,绝尘而去,留下原地一阵的议论之声。

    .........

    车内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沉寂气息,两人自顾自的忙着自己的事情,都丝毫没有任何想要说话的意思。

    林月如冷着个脸,看着前方的路一言不的开着车,但她的眼角余光却不断的在萧凡身上扫来扫去。

    这个人,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嘛!

    长的很一般,穿的也很一般,站在那里和一个平凡无奇的路人甲完全没有什么区别,真不知道爷爷为什么会如此兴师动众?

    不但要让佣人把家里给好好重新收拾一下,然后又把这几天正在休假的青林师傅给强行叫了回来,要他准备一桌龙虎宴,而且甚至把家里珍藏已久的8o年陈年茅台酒给拿了出来,

    这些都不是更过分的,更过分的是爷爷他居然让自己开车来接这个叫萧凡的人。

    凭什么?

    凭什么自己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臭男人当司机?而且还是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当司机?

    爷爷当他是谁?省部级大员么?但就算是省部级的大员恐怕爷爷也不会如此庄重吧?

    所以,眼前的这个陌生年轻人,他究竟是谁?他有什么资格让爷爷和自己一家人如此对他?哼!他算老几?

    林月如在心中如此的恨恨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