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正文 第十七章 金陵王家
    清晨,阳光初升!

    “老弟,不如你再我这里住段时间吧!”大门口,林正天热情的抓着萧凡的手,‘依依不舍’的说道。

    萧凡看着林正天那简直要把人给融化掉的热烈眼神,饶是已经见惯大风大浪的他,也顿时不禁有些头皮麻。

    他现在的脑海之中满是龙阳之好,断袖之癖这几个字眼,只觉得全身上下似乎爬满了小虫子一般,非常的不自在。

    “不用了,我确实还有几件事要办,等办完这几件事我会再拜访林老哥你的!”萧凡不动声色的把手从林正天手中抽出,脸皮一阵抽动,然后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那好吧!”林正天眼中顿时充满了失望之色,无奈道。

    “那林老哥,我就告辞了!”萧凡赶紧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然后不着痕迹的微微出了一口气。

    林正天现在对萧凡热情到简直过分,一切都因为昨天下午的那场交谈。

    昨天中午吃完饭后,萧凡和林正天两人就进了书房,悠然坐了下来,开始一边品茶,一边讨论交流化学方面的知识。

    刚开始的时候林正天还和萧凡有过激烈争论,并且争的是脸红脖子粗,谁也不肯让步,但随着时间推移,书房内的情况已经变成了萧凡一个人在说,林正天则在认真倾听,而且手下还不停的做着各种笔记。

    因为林正天已经被萧凡的渊博学识所彻底折服,他有一种错觉,那就是萧凡在化学方面似乎什么都懂,什么都会,简直像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别说国内没人能得上萧凡,恐怕就算是欧洲和美国的那些顶级专家也未必是萧凡的敌手。

    萧凡就像一望无际,深不可测的大海一般,让人只能充满敬畏。

    而且更重要的是,萧凡口中的很多理论知识都是林正天闻所未闻的,但偏偏这些理论知识又蕴含着不可辩驳的至理,听过之后顿时就能给人一种恍然大悟,茅塞顿开的感觉。

    甚至,林正天在听过萧凡的这些理论知识之后,他心中的原有知识体系开始出现崩解现象,他开始对自己曾经所认知,所坚信不疑的的有些化学理论,化学定理的正确性产生了一定的怀疑。

    如此,才有了现在这个样子。

    达者为师!

    所以林正天再也不敢托大,开始真正和萧凡平辈论交,甚至还开玩笑说,如果早认识萧凡几十年,一定毫不犹豫的拜他为师。

    “老弟,你放心,你的身份证,护照还有那些药材我会尽快帮你办好的,一有消息我就马上通知你!”林正天拍着胸口,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就多谢林老哥了,走了!”萧凡笑笑,然后他冲着林正天摆摆手,车就缓缓掉头,向着远处奔驰而去。

    和林正天称兄道弟萧凡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因为他交友纯属看脾气,随性而为,只要脾气相投,就算你是一个普通人,也足以能够进入他的‘魔殿’之中开怀畅饮,而脾气不相投,哪怕你用尽任何手段,费劲心机讨好,他也会冷漠对之。

    “路上慢点!”林正天挥手高声道。

    “知道,林老哥请回吧!”萧凡远远回应道。

    “混沌归一法?五行分解?忘忧之水?上清仙火?”望着萧凡渐渐远去的车影,林正天口中突然凝声自语:“这个萧凡,昨天谈论的时候口中老是习惯性的蹦出这些网络玄幻小说之中的名词,很古怪,非常古怪,虽然被他搪塞了过去,但...,不简单,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他身上恐怕是有大秘密啊!”

    .........

    与此同时,金陵市,王家。

    说起金陵王家,寻常人或许知晓不多,但在上层社会当中,金陵王家的名气可绝对不小,尤其是在金陵市,王家真可谓是黑白通吃,手眼通天,无所不能,只要报出王家的名号,没人说敢不卖王家三分薄面。

    “凶手在作案之后,逃亡的过程之中被小区内的一个隐秘摄像头拍下了他的一张侧脸照片,在他开着孙海洲的车逃亡清海市,因为车子没油将车抛弃在路边后,虽然他已经将车仔仔细细的擦拭了一遍,但我们仍在驾驶座上找到了他的一枚右手大拇指指纹!”

    会客房之中,一个神色阴鸷老者坐在书桌后面,一边看着手中的资料,一边听着面前的一个西装革履中年人的报告。

    “这张侧脸照片在资料库比对之后,共现疑似凶手的人共计十八位,但是这十八个人在案当时都有明确的证据不在江州市,可以初步排除,而至于那个指纹,暂时没有现成功匹配者!”

    “保险箱被打开,里面的钱物全部被凶手带走,家中的值钱金银饰也被带走,而且在小区外的监控录像之中还现凶手三天前就在小区附近转悠踩点,甚至还跟踪过三人,观察过孙伟国三人的作息习惯,所以江州市那边给出的最终结论是,这是一个典型的入室抢劫杀人案!”

    “孙卫国,王丽春,孙海洲在死前身上均有不同程度的伤害,由此可以判定凶手性情非常残忍,社会危害极大,所以江州市那边已经成立了紧急小组,正在全力追查这件事情,务必要在最短时间内破案,给我们王家一个交代!”

    王晨阳静静的听着西装革履中年人的报告,一言不,神色阴沉无比。

    西装革履中年人报告完毕之后也大气不敢吭一声,站在那里,小心翼翼的看着王晨阳。

    “知道了,下去吧!”王晨阳王晨阳把手中的资料往桌子上一扔,露出一张‘萧凡’的侧脸照片,淡漠的说道。

    “是!”西装革履中年人顿时如同大赦,急忙退后出去了。

    “这个案子从表面上看确实只是一宗简单的入室抢劫杀人案,但是我王家树敌甚多,依然不能完全排除有人在暗中捣鬼,蓄意杀害我女儿的可能!”王晨阳闭着眼睛,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敲击着,口中低声自语。

    “下一周,芸芸就要和莫家二公子举行订婚仪式,我们王家也即将和五大豪门之一的莫家正式结盟,在这个紧要关头,生这种事情,背后之人一定是想要破坏我们王家的好事!”

    “究竟是谁?马家?刘家?还是黄家?”王晨阳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管他是谁?”王晨阳突然睁开了眼睛,眼中露出一抹冷酷的精光,“不管是入室抢劫还是蓄意杀人,只要能抓到这个凶手就一切都水落石出了,到时候无论是谁,敢和我们王家作对,敢破坏我们王家的好事,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