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九百八十二章 生死结果
    斩掉了风楼的十三位镇守者之后,萧凡就转过身,眯起了眼睛,幽暗的双眸是看向了风将等暴风卫的兵士们。八??一中文 W≈W=W≤.≤8≥1≥Z≤W≤.≤COM

    驼老,以及陈凌是夜可儿的后代,但风将等暴风卫的人可不是,看在夜可儿的面子上,萧凡不会杀陈凌和驼老等人,可风将以及暴风卫,萧凡杀起来是毫无压力。

    “大人,是我风楼多有得罪,还请大人恕罪,放我们风楼一条生路!”陈凌第一个俯,冲着萧凡重重叩跪拜,颤声说道。

    陈凌身旁的风将此时也是收起了高傲之态,神色漠然,然后和陈凌一起冲着萧凡叩跪拜,不过他口中并没有像陈凌一般说什么求饶的话,显然他在向萧凡低头的同时,心中也依然有一丝不甘心和不服气,不肯出声认错。

    “哗啦啦!”

    随着风将的叩跪拜,周围所有的暴风卫兵士也都是跟着叩跪拜起来,身上甲胄碰撞,出清脆的金属交鸣之声。

    “求大人放我等一条性命!”还有周围的那些活着的凶徒,他们此时也不管三七二十二,生怕萧凡杀意未消,干脆出手,把他们也连带着给杀掉了,所以所有的凶徒都是颤抖着趴伏在那里,重重叩,哀求连连道。

    在这一刻,大厅之中的所有人无一例外,皆是冲着萧凡连连叩跪拜,口中乞求饶命。

    萧凡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只是眯着眼睛,一双令人无法琢磨透其想法的幽暗眸子横扫四方,睥睨当场,目光从每一个人身上扫过去。

    没有人敢说话,所有人都是深深的跪伏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你们两个跟我来!”萧凡开口,对着陈凌和驼老两人说道,随后就手中扣着已经完全呆滞住的锦衣中年人,向着外面缓缓走去。

    而此时,石人也正好打探消息完毕,从风楼的其它地方过来,但一到这个赌厅门口,他顿时就愣住了,整个人是僵硬一片的站在那里,神色惊骇无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眼前的这个赌厅,地上到处都是血肉和碎骨,就宛若是一片地狱修罗场一般,而活着的所有人都是深深的跪伏在那里,冲着唯一站在那里的萧凡叩拜,同时身体颤抖个不停。

    “这...!”石人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实在是弄不明白这里究竟生了什么,为什么这里一下子死了上千人,而活着的所有人又为什么对萧凡充满恐惧,不断的叩跪拜?

    “难道...?”突然之间,石人的脑海之中有一道亮光闪过,然后他也是一下子反应过来,但反应过来的他却是身体如坠冰窖,整个人就如同是见了鬼一般,惊骇无比的看着走近的萧凡,嘴唇开阖,身体哆嗦,脸色苍白一片。

    “一起过来!”萧凡走了过来,在石人身旁停了一下,看了石人一眼,然后开口说道,然后就继续向前走去。

    “是!”听到萧凡的话,石人瞬间如梦初醒,然后下意识的急忙回答,接着他再度深深的看了一眼赌厅之中的凶残之景,身体忍不住打了一个深深的哆嗦,随之就快转身,向着萧凡追上去了。

    陈凌和驼老两人也是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望了周围一眼,苦笑一声,随后就一起出去,跟着萧凡去了。

    原地,风将等一众暴风卫的兵士也是终于能够从地上爬起来,每个人都是沉默不语,空气凝固的简直令人喘不过起来。

    暴风卫在死人城之中威名赫赫,通常暴风卫一出,那就通常是无人敢当,无人敢慑其锋芒的强势场景,但是今天,整整一千暴风卫却被一个人所震慑到全体跪伏在地,叩乞求饶命,这实在是令他们所无法想象,也无法接受的事情。

    “走!”

    风将神色难看,冷声喝道,然后他第一个转身,大步向着外面走去,而所有的暴风卫也是顿时跟上,齐齐退去了。

    不过风将虽然神色难看的离开,但是在神色难看的同时,他的眼中依然残留着一丝犹自没有完全退去的惊恐之色。

    显然,刚才的事情纵然他心里再有所不服,理智也告诉他,绝对不能再去招惹萧凡,否则的话,整个暴风卫恐怕还真不够萧凡杀的。

    不想死的话,就离萧凡远远的。

    在暴风卫离开之后,所有活着的凶徒也是哆嗦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一个个面面相觑,各自都是半响没说话。

    之前萧凡说要灭掉风楼,要留下所有人的性命,他们这些人虽然因为一些各自的原因未参与赌命的赌局,口中也并未出言讽刺,但是在心里,他们的想法和那些死去的凶徒是一样的。

    灭风楼,简直可笑!

    留下所有人的性命,更是可笑!

    这个天榜第十一的萧凡,绝对是十足十的疯子和不正常人。

    但是现在,还觉得可笑么?究竟谁才是疯子和不正常人?

    沉默了片刻,这些凶徒们也是各自拖着依然僵硬的身躯缓缓散去,而同时,他们在散去之后也是将风楼之中的事情传播向死人城的各个角落之中。

    整个死人城,随之是快的涌动了起来,一个又一个的城中大人物都是被先后惊动,然后皆是扭头望向了风楼之中,彼此交流,惊疑不定的私下议论纷纷,不断的讨论着萧凡的身份和来历。

    “珊珊,走吧!”蓝灵把瘫软成一滩泥的谢珊珊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低声对着谢珊珊开口说道。

    对于蓝灵的话,谢珊珊没有说话,只是依然身体哆嗦个不停,眼中充满着恐惧之色,脸色苍白的没有半分血色。

    谢珊珊虽然天资不凡,出身尊贵,实力也是极为不俗,但是从个人角度来说,她其实就是一个一直生长在温室之中的娇嫩花骨朵,哪里见过像今天这样的暴烈杀人手段和残忍屠杀场景?

    巨大的画面冲击力让她是惊恐到久久无法控制自我,脑袋之中除了惊恐这种情绪之外,就没有其它的东西了。

    “珊珊,你没事吧?”看着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的谢珊珊,蓝灵有些紧张的用力摇动谢珊珊,然后急忙问道。

    “我,我没事!”谢珊珊终于是从惊恐的情绪之中脱离了出来,然后整个人的脸色开始出现了一丝血色,嘴唇依然哆嗦,口中艰涩说道。

    “你没事就好!”看着算是已经恢复过来的谢珊珊,蓝灵如释重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说道。

    “九妹,之前是我错了!”谢珊珊看着蓝灵,苦涩说道。

    “没事!”蓝灵摇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谢珊珊之前的举动,同时又是苦笑着说道,“其实,若我是你,那恐怕恐怕也会和你一般,之前不知死活的上前挑衅萧凡!”

    “但我见过,所以我才知道,你可以招惹全天下的任何人,但唯独不要去招惹这个人,因为,你招惹不起的。”

    “这个萧凡,究竟是什么来历?为何又如此的强大?”谢珊珊轻叹着说道。

    “不知道!”蓝灵摇头说道,“现在很多人都在查他,但是至今都没听说有谁查到了关于他的太多信息,这个人,就像是凭空冒出来一般,不但无迹可寻,而且诡异至强!”

    “确实,确实是诡异至强啊!”谢珊珊点头,回忆着刚才那令人惊悚的一切,非常赞同蓝灵的这对于萧凡的评价之语。

    而突然之间。

    “就是不知道,萧凡和拓跋流云那几人相比,又会如何?”谢珊珊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出神开口说道。

    “之前我一直认为拓跋流云是青云下州之中,举世无双的一代绝世天才,但是现在,我也不确定了!”蓝灵摇头,苦笑道,“因为这个萧凡,强的根本让人找不到他的实力顶线在那里,所以真的不好说,他和拓跋流云究竟谁更强!”

    “我觉得应该还是...!”谢珊珊本来还想坚持说是拓跋流云更胜一筹,但是到了嘴边,她终究是没有把话说完整,显然她心中对于长久以来的这个观念,此刻也是动摇了,她也无法百分百的肯定,萧凡和拓跋流云之间,究竟是谁更强了。

    “算了,不说这个问题了,咱们还是赶紧走吧,离这个萧凡越远越好!”蓝灵开口,摇头说道。

    “是,离这个萧凡越远越好,咱们赶紧走,离开这个鬼地方!”谢珊珊顿时也是连连点头,忙不迭的开口说道。

    谢珊珊虽然性子娇蛮,但她并非是没有脑子的那种娇蛮,明知道敌人强大,也非要仗着自己身份高贵,硬是要上去挑衅他人,强行找死,简直堪称猪脑子的典范。

    现在,在明知道萧凡的恐怖实力之后,她在心中是升不起一丝的报复情绪,有的只是想要躲离萧凡,离萧凡越远越好的念头。

    离得越远,才会越有安全感。

    “走!”蓝灵和谢珊珊两人互相搀扶着,快的向着风楼外面走去,然后不多时就消失在了死人的街道之上,不知道去往何处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