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仙碎虚空 > 第一卷 落云山 第3章 扬眉吐气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凌仙的身上。

    看他怎么处理。

    这些庄稼对陈家来说不值一提,但对凌家却是性命攸关的东西,没有这些粮食的收成,很多族人会饿死。

    凌仙迈步走了过去:“这是我凌家的地。”

    “嘿嘿,那是过去,从今天起,不是了,这方圆百亩,都将成为我陈氏的牧马场,这儿有纹银十两,权当买地的财货,不要说我们陈家巧取豪夺。”

    一无赖的声音传入耳朵,说话之人身穿华服,面有倨傲之色,炼体期二层的修为,却一脸的耀武扬威。

    陈云飞,陈氏家族的少主,听说资质烂得一塌糊涂,不过却仗着自己的身份,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他比凌仙大上几岁,能有今日的修为,都是靠着丹药的助推,同为二层修为,但一个巅峰,一个初级,却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凌仙的实力,远非他可比,可在过往的岁月里,却受了他不少气,曾被他百般凌辱,敢怒不敢言,以至于现在自己成为一族之长,他依旧嚣张跋扈。

    典型的纨绔。

    十两买地,更是荒唐以极。

    且不说南坡这块地,对凌家重要以极,根本不可能出售,就算要卖,按照市价,换回数千两白银也没有问题。

    可对方却出价十两,这不仅是巧取豪夺,而且还有意侮辱。

    “大哥,三叔就是被他派人偷袭才受伤的。”

    大牛咬牙切齿的声音传入耳朵,若不是有人拦着,已恨不得冲上去与陈云飞拼了。

    “族长,不可冲动!”

    “是啊,仙哥儿,我凌家今非昔比,凡事退一步海阔天空。”

    “切莫惹祸!”

    ……

    大牛话音未落,凌家的几位长辈,却已开始了劝阻,这些年凌家没落,族人的雄心壮志也早消磨光了。

    息事宁人,得过且过。

    然而这一次,怎么退缩,别人的刀都已经架到脖子上了。

    这块地若被占了,不知道多少族人会死于饥寒交迫。

    “四爷爷,各位长辈,凌某乃是族主,所以还请听我吩咐。”

    凌仙的声音平淡以极,不含分毫火气,可听在众人的耳里,却莫名的有一种威慑力。

    几位族老面面相觑,乖乖的闭上嘴巴,平时凌仙不是这样的啊。

    然而凌仙表现得虽然有点霸道,他们却并没有怨言,反而有些心安,一族之主,可不应该是有担当的人物?

    凌家族长权势极重,他们虽是长辈,也唯有听从。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凌仙的身上。

    那位陈氏少主依旧是扯高气昂,一脸臭屁无赖的模样,我就欺人太甚,你又能怎么样?

    如今的凌家虎落平阳,而陈家的实力,则远远胜过,族中光是达到炼体期四层的三流高手,就有五人之多,这样的战力,根本不是凌家,可以抗衡的。

    他吃准了凌家拿他无可奈何。

    可下一刻,却有一斗大的拳头出现在眼帘中了。

    “嘭!”

    眼前一黑,金星乱冒,被一拳打成了滚地葫芦。

    “你……你敢打我?”

    陈云飞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小小的凌家,居然敢违逆他这陈氏少主,活得不耐烦了。

    “打你又如何?”

    凌仙狠狠冲他吐了两口唾沫,啪啪两记耳光,听着那是无比的响亮。

    整个过程兔起鹘落,所有人都惊呆了。

    陈氏族人一个个瞠目结舌,凌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胆了?

    这些年来他们遇见欺辱,不都是忍气吞声么?

    连刚才大长老被偷袭,一个个也没有动手的勇气,怎么一转眼,却变得如狼似虎,一言不合,就敢殴打他们陈氏的少主。

    凌家之人也大惊失色,那些族老捶胸顿足,想要上来相劝,可接触到凌仙的眼神,却又畏畏缩缩。

    今天的仙哥儿与以前不同,自有一股沉稳的气度。

    他们虽然觉得其做法不妥,却也不敢违拗劝说。

    这样的气派风格,可是在老族长身上,也不曾出现过。

    族老们茫然四顾,而年轻子弟们一个个可握紧了拳头,凌家已经忍气吞声太久,昔日的异姓王族,如今竟沦落到被三流世家欺负也不敢吭声的地步。

    太憋屈了!

    族老们年纪大了,已经习惯了忍让,可年轻子弟们血气方刚……

    此时看见凌仙痛殴陈氏少主,一个个扬眉吐气,眉飞色舞。

    年轻人总不会顾忌太多,此时受到族长的鼓舞,心中热血作,一个个也挥舞着拳头,向着陈氏族人打过去了。

    一时间哎哟之色此起彼伏,凌家虽已没落,但毕竟人多,陈家也不过是三流的小家族,这些派来挑衅的家伙更只是一群纨绔子弟罢了。

    他们料定凌家怯弱,只能退缩,万万想不到竟出了凌仙这么一不按常理出牌的族主。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一个个都被打得抱头鼠窜,很快鼻青脸肿的爬不起来。

    “一群废物!”

    大牛狠狠冲身边的陈氏子弟踢了一脚,吐出一口胸中的浊气,这些年,受的鸟气太多,刚才竟被这些纨绔欺辱。

    他看向凌仙的表情满是崇敬之色,而凌风,凌雨等少年男女的表情也都差不多,若非族长英明神武,他们现在都还被对方骑在头上欺负。

    男子汉大丈夫,若不能快意恩仇,活在世间做什么?

    原本凌仙年轻,接任族长,族内一直颇有微词,可经此一役,在此的少年子弟无不心悦诚服,一个二个,都成了他的铁杆拥护。

    “族长,我们现在该如何?”

    大牛狠狠冲身边的陈氏子弟吐了一口唾沫,庄稼都被糟蹋光了。

    “仙哥儿,不可冲动啊,陈家比我们强大多,得知今天的事情,一定会疯狂报复。”

    四爷爷颤巍巍的走上来了,虽然为凌仙的气场所慑,但该劝的还是要说,免得族长年轻,一时冲动铸成大错。

    “凌仙,你好大的胆,居然敢打我,我父亲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你会受到千百倍的折磨,你们凌家……全都不得好死的。”

    陈氏少主破锣般的声音传入耳朵,充满了恶毒,不过配着那副被打成猪头的面孔,却好笑到极处。

    “四爷爷,你看见了,这种家伙,将他放过,他只会回去添油加醋,你以为他们会感念我们手下留情么?”

    凌仙淡淡的开口了。

    几个族老叹了口气,无话可说。

    “你们放心,林某既是家主,就会对家里的每一个人负责。”

    凌仙一边说,一边微笑着走过去了。

    “你……你要干什么?”

    “你……你别乱来。”

    随着凌仙走近,那陈氏少主大为惊恐,再也不敢在口头上逞强了,他现眼前的凌仙,与记忆中的大不一样。

    生怕一言不合,对方就将自己生吞活剥。

    “你……你别杀我。”

    这个没用的家伙,居然吓得屎尿齐流。

    凌仙脸上露出一丝厌恶:“放心,我不会杀你,并非怕了你们陈氏家族,而是宰你这样的废物,会脏了凌某的手。”

    “你……”

    陈云飞心中愤怒,可触到凌仙的眼神又不敢火,连犟嘴的话都不敢说,生怕这恶魔一般的小子又改变主意了。

    “大牛,凌风。”

    “在,族长。”

    两个少年踏前一步,恭恭敬敬的等他吩咐,凌仙的表现已将他们折服,少年人比较单纯,根本没有意识到此时的一幕,会为凌家带来什么。

    就算意识到也不在乎,昔日的武国第一世家,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与其苟且偷生,不如轰轰烈烈的战上一场,哪怕全军覆没,也好过这样苟活。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些家伙将我们的庄稼地毁掉,你们去搜一下他们身上都有什么财货,取来以做赔偿,另外,将他们的外衣剥掉,一个个捆好,丢到粪坑里洗澡。”

    “凌……姓凌的,你不得好死。”

    陈氏族人听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原本都松了口气,即便听说要收取他们的财货,也满不在乎,他们都是家中的纨绔,有的是金银珠宝,就算被收取一些,也无妨。

    很多人都在暗中琢磨,要怎么像陈氏家主告状,添油加醋,一定要这凌仙百倍千倍的品尝。

    哪知道听到最后,居然要将他们丢到粪坑洗澡,一个二个,这才变了颜色,有的破口大骂,有的高声求饶。

    然而凌仙视若无睹,他们毁坏的庄稼地,会让凌氏族人饥寒交迫,还要强占南坡做牧马场,不管目的是什么,都罪不可恕。

    自己这样做,已算是手下留情了。

    “哼,当凌氏软弱可欺,那是过去,我的信条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要他后悔一生。”

    远处传来“噗通““噗通”之声,这儿有良田百亩,用于保存肥料的粪坑也有数十之多,很快,陈氏族人就一个不落,被狠狠的扔进去了。

    这些人皆是武者,这样还要不了他们的命,不过今天的经历,想必会让他们难忘一生。

    “族长,收了好多财货。”

    大牛等喜滋滋的将一个个钱袋捧到凌仙身前了,凌家如今已经没落到吃饭都要斤斤计较,族人数年也难以置上一身衣裳,看见这么多钱都很眼热,但却没有人藏私,这些收入,应该交予族长统一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