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仙碎虚空 > 第一卷 落云山 第38章 客卿长老
    凌仙落座,自有小二奉上美酒瓜果,至于陈氏父子,则恭恭敬敬的站在一侧,就与端茶添酒的小厮差不多。

    当然,凌仙之所以这做,可不是为了戏耍两人解气,而是想为凌家争取切切实实的利益。

    简单的说,就是拖延时间,好让家族成长起来。

    不过具体该怎么做,还要斟酌,好不容易将这父子两唬住,凌仙可不想他们看出什么端倪与不妥。

    他缓缓的饮酒,而陈氏父子,心中则更为忐忑。

    “听说你们最近对凌家出手了?”

    “凌家,哪个凌家?”

    “哼,在我面前,还要装傻。”

    凌仙脸上露出不豫之色:“落云山宗门势力虽多,但除了昔日的侠王家族,你认为哪门哪派,老夫还看得上眼吗?”

    “是,是,小子无礼,还望老祖……爷爷你不要介意。”陈空玄赔罪的声音传入耳朵,自己也觉得别扭难过。

    偏偏这老家伙还不好惹。

    同时心中亦是大感不妥:“那个……老祖爷爷,莫非你与凌家有旧?”

    “有旧,嘿嘿,倒是有那么一箭之仇。”

    “一箭之仇?”

    陈空玄大喜,脸上却又带着几分不可思议:“凌家早已没落,怎么还敢得罪爷爷您呢?”

    “无知的蠢货。”凌仙训斥起他来却是一点也不客气什么。

    “还请老祖爷爷指点。”

    “凌家是没落了不假,可侠王家族,曾涌现天才无数,其中有一个老怪物依旧活着,只不过不问世事而已,可你们最近搅风搅雨,那老家伙已有些看不过……”

    陈空玄心中“咯噔”一下,最近凌家一改颓势,隐隐似要崛起,他惊讶之余,也加强了情报的收罗,隐隐听说凌家有什么一不出世的老祖。

    原本将信将疑,没想到却与眼前老怪物所言相符,难道上天也不帮自己么?

    那就偃旗息鼓!

    可开弓没有回头箭,自己虽然不曾出面,可纸包不住火,烈阳门乃幕后黑手,并非什么了不起的秘密,凌家如果强大了绝不会放过自己。

    想到这里,他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狠厉。

    一不做,二不休,危险要扼杀在萌芽里。

    然而这个念头尚未转过,凌仙冷笑的声音开口了:“怎么,想要铤而走险,蠢小子,我劝你不要那么做。”

    “老祖爷爷,还请您指点一条明路。”

    陈空玄开始不耻下问了。

    “哼,忙什么,老夫说了,我与那凌家,也有一箭之仇的,他们背后的老怪物,自然有我对付,不过……”

    “爷爷,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

    “那老家伙实力不弱,便是老夫我,也没有稳赢的把握,不过只需要再给我一年的功夫,待老夫将神功练到大成的地步,自然就可以对付他了。”凌仙扬起头颅,满脸傲然的声音传入耳朵。

    “老祖爷爷是想让我等么?”

    “不错,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唯有先打败凌家老祖,否则,你图谋凌家只会是自取其祸。”凌仙煞有其事的说。

    陈空玄低下头颅,这番话入情入理,他自然没有理由怀疑。

    “前辈言之有理,我照做就是,不过……”

    “如何?”凌仙眉头一挑的开口了。

    “老祖爷爷同我都与凌家有恩怨纠葛,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烈阳门呢?”陈空玄满脸小心的说。

    “加入烈阳门,哼,小子好大的口气,居然连老夫也敢算计。”

    “前辈息怒,晚生岂敢对您不敬呢,在下,在下并无恶意,是想请您做本门的客卿长老。”

    “客卿长老?”

    “不错,您的身份,就与太上长老一样,完全不受门规束缚,还可以享有各种好处。”

    “哦,那我可有什么义务?”

    “没有义务,本门只是想要借用一下您的名头,即使有事,您想出手就出手,不想出手,本门也绝不强求。”

    “这样啊!”

    凌仙以手抚额:“看你这小子蛮孝顺的,我就勉为其难,做这客卿长老好了。”

    “多谢老祖,多谢老祖。”陈空玄的脸上露出大喜过望的神色,随手从怀中取出一令符,恭恭敬敬的递到凌仙的身前了:“这是本门神火令,见令如见门主。”

    “好。”

    凌仙伸手接过,脸上终于露出那么几分笑意来了:“小子还蛮上道,既然如此,我就指点你几句秘术,以你的潜力,也未必没有机会突破先天之境的。”

    “多谢祖爷爷。”

    陈空玄的脸上露出狂喜之色,感激之下恨不得像凌仙磕头。

    武者有何求?

    无外乎名利双收。

    然而到了炼体九层的境地,如何突破先天才是最重要地。

    一旦成为天道高手,这方天地都会变得不同。

    可说说容易,炼体到先天的瓶颈却是出想象地,不知道多少绝世强者被掣肘于此处,只能眼睁睁看着岁月消磨。

    而这时候,若有人指点,好处不用说,也就难怪陈空玄会露出大喜过望的神色。

    ……

    一个时辰以后,三人分手,陈氏父子,恭恭敬敬的将凌仙送出了酒楼,眼看他走远,背影消失在天边。

    “父亲,这人真是先天高手,与凌氏有仇?”

    “住口,不可妄言。”

    陈空玄狠狠瞪了儿子一眼,这小子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受了这么多教训,还不知道收敛。

    他将儿子拉回包厢里面。

    足足等了一顿饭的功夫,才缓缓开口了:“小心隔墙有耳,对方乃天道高手,神念强大以极,不可揣之以常理,会被对方听去。”

    见父亲一脸郑重的神色,陈云飞虽是纨绔,也不敢造次了:“孩儿只是担心他居心叵测。”

    “居心叵测,哼。”陈云飞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你以为我烈阳门有那么了得,值得一天道高手居心叵测,何况他还指点我武技,这一点是做不了假地……”

    ……

    与此同时,凌仙亦早在数条街区之外,脸上满是喜色,这次忽悠的结果比原想的,还要好上许多。

    对方于自己的谎话深信不疑,如此一来,凌家至少有了一年的喘气之息,一年,看似没有多久,但自己如今可是能够随意炼化出道行丹。

    有了此物,一年的光阴,足可为凌家造就强者无数,到时候,区区烈阳门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更不要提,对方居然会脑洞大开的请自己当什么客卿长老,简直是愚不可及,而有了这么一层身份,更方便自己见机行事。

    至于最后指点陈空玄武技,凌仙更是没安好意。

    他如今虽然只是炼体七层而已,但身为修仙者,眼光见识,对于力量的感悟,那都是远胜寻常强者,忽悠个把武林人士,那还不跟玩似的。

    自己的指点貌似句句在理,刚开始修行也能获得不少好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却会心魔大起,就算不走火入魔,修为也会废掉一半还多。

    说杀人不见血也不为过。

    当然,凌仙并不会觉得不妥,对敌人难道还要玩以德服人么,当然是无所不用其极,有机会坑他就决不放弃。

    只要一切顺利,凌家就可以获得喘气之息,而自己还可以用客卿长老的身份对烈阳门做各种牵制,此消彼长,这一场角逐,局面渐渐的向着凌氏有利。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但也不能大意,毕竟一年的光阴是有可能出现很多变数地。

    摇了摇头,且不去想这么多,至少目前的情况不错,凌仙像着城中心的广场走去了。

    那里共摆下了十八座擂台,凌仙虽然没有兴趣扬名立万,但既然来了,热闹却不可错过,看看新鲜也是好的。

    然而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巨响传入耳朵,丝毫征兆也无,整个地面都为之颤抖起来了。

    凌仙一愕,附近的武者也瞠目结舌,生什么事了?

    这个念头尚未转过,远处,虎啸猿啼之声已是不停传入耳朵,万兽奔腾,到处都传来一片恐惧的嘶喊之声。

    “异兽来袭!”

    “快,禀告盟主,成千上万的异兽正涌向此处。”

    ……

    所有人惊呆了,几乎以为自己耳朵听错。

    做为叱咤风云的江湖豪客,这里的绝大部分人是听说过异兽的。

    但那些家伙不应该生活于深山大泽,几百年已经与人类没有接触,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呢?

    还成千上万之多。

    它们想要干什么?

    众武者心中都有不好的预感,但若说是来找武林大会的麻烦,又有些太过荒诞,异兽有没有那么大的胆?

    有人疑惑,但那些多是上了年纪,老成持重的武者,至于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可不知畏惧是何物,少年英侠们一个个脸上满是兴奋之色,争先恐后的像城门口跑去了。

    或许他们也听说过异兽的可怖,却根本不放在眼里,此地强者云集,掌门名宿,恐怕就有千余之多,更不要提来自三川五岳的强者,那更是一言难以尽数。

    换句话说,有这么多强者坐镇此处,异兽还有什么好怕的,那些侠少们甚至巴不得异兽攻城,这样的话,不仅有大热闹可瞧,而且一旦出现这样的机遇,对他们来说可就是扬名立万的良机。

    ps:接下来,故事将会变得非常精彩,道友若是觉得好看,请将本书加入书架里面哦!

    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