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仙碎虚空 > 第一卷 落云山 第53章 真正的修仙者
    奇迹剑客,果然名不虚传!

    随着时间的推移,黑熊王的表情越的不安。

    突然他吸了口气,一道精血喷吐,随后飞快的在半空中画了一个符,随着他的动作,围在慕容攸身边的数十头妖兽仿佛受到什么力量的驱策,一下子狂起来了。

    不管不顾,也不管时机是否适合,这些妖兽突然一跃而起,用自己最强的本命神通像着敌人攻击。

    想要毕其功于一役!

    一时间,利爪、火焰,光柱,各种各样的天赋神通不一而足,慕容攸被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包裹……

    危在旦夕!

    然而他的脸上没有惧意。

    手中的长剑光芒骤起,璀璨得足以与天空中的太阳相比。

    耀眼刺目,一道道剑气以他为中心迸射而出,说摧枯拉朽也好,说无坚不摧也罢,所过之处,不论是生灵还是石土,无一幸免,被打了个千疮百孔。

    彪悍是唯一的形容!

    “你……”

    黑熊王依旧站在原地,然而脸上的表情却变得惊骇以极,仿佛看见了什么令他恐惧的事。

    然而仅仅说了一个字,声音便嘎然而止。

    “噗”,一丛血花由它身体表面爆开,随后相似的声音越来越多,黑熊王的脸上带着不甘之色,却轰然坍塌掉了。

    一张画轴由他手上飘落,然而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了,这便是那张被毁掉的百兽阵图。

    机关算计,黑熊王确然心智群。

    可那又有什么用途,在绝对强横的力量面前,一切都只不过是浮云。

    强敌伏诛,慕容攸的脸上却闪过一丝青灰之色。

    他的状况也是不容乐观的,影之魔蛇,放到真正的修仙界或许算不了什么,但就这个小世界来说,却是霸道绝伦的剧毒,他全凭一口先天真气,否则说不定真有可能阴沟翻船在这里。

    必须尽快驱毒,可他又想起了此行的任务,不知明香公主……

    一时间,这位小世界顶儿尖儿的强者,也面临着两难的抉择,而就在这时,一珠落玉盘的声音传入耳朵:“慕容叔叔,你怎么会在此处?”

    ……

    再说另一边,凌仙费尽辛苦,终于来到那片琼楼玉宇般的宫殿,进入洞府主人的起居室里面。

    入目所及,却让他的表情大为错愕。

    整个洞府大得离谱,前厅、后殿、回廊、广场,说是一小的宫殿群都没有错,可真到起居室了,面积却不像想象中那么离谱,左右不过数丈方圆罢了。

    很普通,但布置得却很考究。

    雕梁画栋,想必皇宫大内也不外如是了。

    然而凌仙目光仅仅是在房间中略一扫过,就被前面坐着的一个人给吸引了。

    不,正确的说是一个人的尸体,早已腐化,只剩下了枯骨,然而他身前所穿的衣服依旧是崭亮如新的。

    凌仙眼芒骤缩。

    龙袍。

    绝非戏服,而是真真正正皇帝才可以穿的。

    尽管之前心中已有诸多揣摩,可当真相揭晓的时刻,凌仙的心,还是忍不住噗通噗通狂跳起来了。

    皇室的洞府?

    错!

    眼前这神秘的地下洞府恐怕就是某位皇帝私人的。

    只是他怎么可能驾崩于此处?

    金銮殿的打斗痕迹又是怎么回事呢?

    除了疑惑还是疑惑,毕竟不同于凌家的衰落,武国皇室这千年来可是一直风光无限的。

    既然如此,堂堂皇帝,怎么可能在这里驾崩呢?

    千回百转,一瞬间,林轩就想到了可能性无数,但自然不可能考证什么,他略一迟疑,没有立刻走过去,哪怕龙袍旁边的储物袋耀眼无比,但天知道有没有陷阱一流的东西。

    吃一堑,长一智,想想今天所经历的奇遇,凌仙自然要尽可能的小心一些。

    但话是这样没错,储物袋又不可能不捡了。

    凌仙略一迟疑,终于想到了一个主意。

    袖袍一拂,那傀儡石人飞掠而出,迅变得与真人大小相差仿佛,凌仙手握玉符,操控它来到尸骸的近处。

    而凌仙自己,反而像后面退了两步。

    石人弯腰,将储物袋捡起,轻轻一抖,并没有生不妥,凌仙舒了口气,暗笑自己太多心了一些。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骤起。

    一道阴风吹拂,从那储物袋中居然飞出一颗雷珠。

    凌仙瞳孔微缩,想都不想的将轻功施展到极致的地步。

    轰!

    巨响声传入耳朵,整间宫室坍塌化为了虚无,唯有扬起的灰尘中,碎石还在不停的往下落。

    凌仙脸上露出心有余悸之色,此雷珠先祖所留的遗物有提到过,威力磅礴,就算先天九重的高手挨上一颗,也有可能身死陨落,还好自己刚刚反应迅。

    望着眼前的残垣断壁,凌仙的脸色阴霾无比,虽然得知此间的主人是某位皇帝,但也仅此而已,完全没有获得其他的好处与秘密,反而将刚才到手的傀儡赔了进去。

    难不成就这样灰头土脸的离开这里?

    凌仙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甘心的神色,于是他进入其他的宫殿一阵搜索,可根本就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宝物。

    不可能啊!

    这儿可是皇帝的秘密洞府,没道理只有陷阱而无宝物。

    凌仙皱眉思索。

    别看他平时大大咧咧的,可心智成熟,远远过同辈存在许多。

    别说,这一想,凌仙心中还真有了揣摩,记得那皇帝虽然只剩下了骸骨,但坐的姿势却颇有古怪之处,手似乎指向某个方向。

    难道说……

    林轩循着记忆转过头颅,所看见的却是一片荒芜,一废弃的花园映入眼帘,除此以外,别无他物。

    然而当凌仙踏足到这废弃荒地的时候,他手中的玉符却亮起来了。

    凌仙心中大喜。

    自己的推测果然有戏。

    于是他按照玉符的指引,来到一片空地,再三确认没有差错,随后凌仙动手挖出了一个木盒。

    “这是……”

    将盒盖打开,凌仙露出了惊讶的目光来。

    ……

    与此同时,另一边。

    “公主殿下,你怎么在此处?”

    慕容攸回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妙龄少女,这位绝世强者明显松了口气,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公主殿下没事真是太好了。

    “慕容叔叔,你受伤了?”

    “我没事。”慕容攸摇了摇头:“殿下此行,可有收获,还是没有找到灵天大帝的洞府?”

    “没有。”明香公主叹息:“这一次外出,颇多辛苦,没想到千幻妖狐还活着。”

    随后娓娓讲出了此行的经过。

    即便以慕容攸的沉着,也不由得勃然变色,谁能想到公主的贴身侍女,居然会是那恐怖的妖魔。

    “吉人自有天相,还好公主活着,否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像那位大人交代了,殿下说,是一位少年力挽狂澜,救你于水火,可知道那人的身份么?”

    明香摇了摇头:“不清楚,此人是天衡亲自带过来的。”

    “哦?”慕容攸听了,脸上露出几分沉吟之色:“天衡应该清楚,公主您的行踪,万万暴露不得,居然还将此人带着同行,这可有些意思了……”

    “此人于我有救命之恩,是友非敌,这倒不用担心在意,倒是慕容叔叔您的伤势……”

    “没事,区区毒素而已。”慕容攸叹了口气:“只是灵天大帝的洞府,依旧没有下落,那妖物……”

    “妖物之事,以后再说,灵天先祖的洞府,我们也可以稍后再寻找下落,当务之急,还是先找一个地方休养生息,让慕容叔叔您恢复法力。”

    “公主所言甚是。”

    慕容攸并无异议,这魔影之蛇非同小可,这时候再来强敌,自己可应付不来。

    念及至此,他浑身青芒大做,化为一道飓风将明香公主包裹,破空而去了。

    ……

    两人离去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远处突然出现两个光点,近距离看,却是两道剑光,风驰电掣而来。

    少顷光芒收敛,露出一男一女的容颜。

    男子身材高大,浓眉大眼,皮肤黝黑如墨,一看就知道修炼的功法非同小可。

    女的则正好相反,美貌如花,似水年华,看上去年轻以极,可眉梢眼角的皱纹,又暴露了她的真实年纪。

    但这不是最重要地。

    重点是二人都是修仙者!

    没错,他们不是先天武者,而是货真价实的修士。

    这一点简直惊世骇俗,这个小世界不是武道昌盛,但却灵气稀薄,并没有仙法么?

    至少千年前,情况是这样没错。

    初代侠王所留下的玉瞳对此是有详细记载的。

    不过事易时移,当年妖族,不也没有或闻过,那么如今出现修仙者,貌似也就不是不可以接受了。

    这二人亦是皇室供奉,男的号天火老祖,女的自称清源仙子,在江湖上或许没有多少名气,但论实力,在这个小世界,却绝对是一等一。

    两人到了这儿,便游目四顾,将神识放出,附近战斗的痕迹一点不落,皆被二人尽收眼底。

    “慕容攸曾来过此处。”

    “不错,还有明香公主的气息。”

    “可恶,我们来晚了一步。”

    “呵呵,那又如何,你以为,他跑得出我们的手掌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