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仙碎虚空 > 第一卷 落云山 第61章 落云山
    太多太多的疑惑,总之凌仙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的。

    他的心中不安以极,隐隐又有几分兴奋之意,将这所有的一点连在一起,凌仙看见了危险,同时又觉得里面蕴含着巨大的机遇。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此刻,这句古话是凌仙心情最好的感触。

    该怎么办呢?

    视若无睹,还是搏一搏?

    凌仙很快就选择了后者。

    若他的灵根资质好一点,凌仙也会选择安稳一些的修炼生活,但偏偏他是假灵根的修仙者。

    不富贵险中求,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呢?

    想到就做,但凌仙也没打算马上出什么。

    毕竟不用推测,也能想到这一次外出可能遭遇的危险非同小可。

    既然如此,就要尽量加强自己的实力了。

    法术凌仙不准备再学。

    至少就目前来说,贪多没有什么明显的好处,所选取的四个已经够用了。

    至于祭炼灵器,凌仙倒是也想,而且他在灵天大帝的洞府,还真得到了几件那样的宝物。

    可得到又如何?

    炼气三层的实力太弱。

    法力根本不足以操控灵器,所以就算有,目前也只能看着眼馋罢了。

    好在凌仙除了是修仙者,对于武技也从来没有荒废什么。

    此时他吸了口气,将丹田中的法力反向流淌到奇经八脉里,通过任督二脉以后,顿时变成了磅礴的真气。

    凝厚无比。

    而且与凌仙以前的真气截然不同,他既然已经将由凡入仙,成为了真正的修仙者,那么转化出来的真气,自然也就突破先天境界了。

    先天之气,天道强者!

    听起来倒是很牛的,但在凌仙看来,武技毕竟比不上修仙之路。

    就同阶存在来说,一对一打,修仙者多少还是要占据一点优势啊!

    当然,这个也不能一概而论。

    修仙者所擅长的是法术法宝,嗯,通俗点说,就是远程攻击比较擅长。

    而先天武者正好相反,他们所习惯的是近身肉搏。

    所以同阶武者与修士谁更牛一些,还要看彼此所处的位置与距离。

    说到这一点,凌仙算一个特例,而且他是在无意间现地。

    就是凌仙的法力与真气,能够互通有无,相互转化。

    所以他既可以说是武者,也可以说是修士。

    而这一点,一般人是做不到地。

    凌仙究竟有哪点特殊。

    原因就在于他是假灵根的修仙者。

    没错,假灵根,对于修士而言,这自然是一个悲剧,修行缓慢无比,但凡事有利就有弊,反过来也是一样的道理。

    假灵根的修仙者修行虽然缓慢了一些,但也有一桩好处,就是他们体内的灵力,能够毫无迟滞的转化为真气。

    当然,在真正的修仙界,没有人会认为这有什么了不起。

    武功再高又如何?

    难不成还真能对抗仙术?

    法宝一轰,管你什么天道武者,也化为尘土。

    所以,这项能力在修仙界虽然不算秘密,但真正的修士,都不屑以极,认为不过是鸡肋而已。

    然而真是如此吗?

    至少在此刻的凌仙看来,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

    谁说这种互相转化的能力是鸡肋?

    它可以弥补自己实力的不足。

    不论炼气级别的修仙者,还是天道武者,实力太弱,都有明显的短板,一个擅长远程攻击,一个近战有着很强的能力。

    而凌仙可以自由转换法力与真气,好处自然是显而易见地,远可攻,近可守,相对于单纯的武者与修士,他没有明显的弱点,实力的彪悍显而易见。

    此刻,林轩就取出了《武皇秘典》,此乃太祖皇帝所著,论价值,与凌家的《战神诀》相差仿佛,然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战神诀》凌仙已很熟悉,他就想要看一看《武皇秘典》,里面有没有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里面的武技很多。

    不过一般的,凌仙自然看不上眼,他要的是绝学。

    最后,凌仙看中了一种剑法。

    暴雪剑法!

    名字没有什么出奇,然而着实拥有非同凡响的威力。

    此剑法动用的是寒冰真气,附带冻结的效果,但最可怕的还是它的杀伤力。

    每一剑刺出,剑花一抖,都能一化为三,三化为九……最后,分化出一百零八道剑光之多。

    一百零八道,听上去是不是有些令人咋舌?

    于普通武者,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

    已经突破人类的极限了。

    然而借助先天真气的帮助,这却并非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剑光这么多,其攻击的威力也就不用累述,不说近战无敌,但确实有着很强的杀伤力。

    于是,接下来,凌仙又花费了半月的功夫,将《暴雪剑法》练习纯熟,然后凌仙又准备了一些必要的事物,便打算出了。

    当然,对家族,凌仙只说修炼遇到瓶颈,要外出游历,这么说,也是不想让族人做无谓的担心。

    ……

    落云山,纵横八百里,然而那是指人类活动的面积,与整座巨大的山脉相比,那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

    其余的,大多是蛮荒之地,原始森林,大泽荒地,毒虫猛兽数不胜数,偶尔还有可怕的妖族。

    这里,别说普通的猎户,便是那些武功精强之人,也不敢轻易涉足,乃是货真价实的人迹罕至之处。

    凌仙以前自然也没有来过,好在那张羊皮卷上有详细的地图,因此倒也不至于迷路。

    至于一路上的危险……拜托,凌仙如今可是先天强者,普通的毒虫与野兽对他又有什么用处,自然是一路凯歌。

    当然,凌仙也没有大杀四方的意图,能节省一分力气就节省一分力气。

    就这样,凌仙不紧不慢的赶路,三天后,他来到了一处沼泽,突然,一阵呼喝叱骂的声音传入耳朵。

    凌仙神色一动。

    这里不是了无人烟么,前面的声响又是为何?

    凌仙连忙放矮身体,找了一处灌木丛隐藏行迹,然后悄然将神识放了出去。

    距此大约里许,有好大一片空地,旁边就是沼泽,而在空地上,有两个家伙正在大打出手来着。

    左边一个,身穿黑衣,一眼看去,大约四十余岁年纪,容貌平凡以极,然而浑身上下,却散出凛然的霸气。

    先天强者!

    凌仙仅仅看了一下他出招的动作,就眼芒微缩。

    对方的实力很是不弱,居然已到先天二层的境地了。

    而与他对打的是一红袍老者,不用说,此人自然也是先天级别的人物。

    区别于普通武者,两人举手投足,都有石破天惊的效果,一时间,噼里啪啦的声音不停传入耳朵,更是惊起飞鸟无数。

    “这两人为何会在这里,难不成也同自己手里的羊皮卷有关系?”凌仙躲在暗处,悄然思索,可惜他所掌握的情报,实在是太少了。

    既然不清楚原委曲折,凌仙也就不忙着现身什么,先静观其变再做定夺。

    时间很快过去了一盏茶的功夫,这两个家伙虽然打得热闹以极,可他们的实力,着实相差不多,一时片刻,哪里又分得出什么胜负强弱?

    林轩的脸上,闪过一丝难看之色,隐隐有些不耐烦了。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起,丝毫征兆也无,从树林的一侧有破空声传入耳朵。

    那声音来得突兀。

    随后但见红芒闪烁,几道柳叶大小的风刃从树林中激射而出。

    所过之处,枝叶飞舞,需要一人才能合抱的大树,竟被那细细的风刃一割就断了。

    两名先天武者大惊失色,连忙想要躲避,但已经来不及,对方是以有心算无意,而那风刃的来势,又太过劲急。

    “啊!”

    伴随着惨叫声传入耳朵,那名黑袍男子已被割下了头颅。

    一旁的红袍老者也不好过,一条手臂不翼而飞掉了。

    他的脸上满是恚怒,但重伤之下,自然不敢留在这里与敌人厮拼什么,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者咬牙像一旁逃窜。

    然而就在这时,又有破空声传入耳边,一条散着淡绿色光芒的绳索,由树林中飞了出来。

    时机角度,拿捏得恰到好处,“嗖”的一下,就将老者五花大绑起来了。

    “修仙者!”

    老者的脸上满是愤恨之色:“老夫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暗算于我?”

    “暗算你,哼,区区一名武者,也敢窥探‘问仙阁’中的宝物,真是不知死活,你若乖乖交出手里的信物,我们或许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伴随着冰冷的声音传入耳朵,从旁边走出了一男一女两名修仙者,左手边的女子身材高挑,容颜颇为美丽,然而浑身上下,却散出淡淡的杀气。

    至于右边的男子,身材更是高大以极,容貌颇为朴实,可他的脸颊上,却有一蜈蚣形状的伤疤,凭空添了几分凶厉的气息。

    与那两名倒霉的武者不同,这一男一女的身上,都散出淡淡的法力波动。

    显然二人是货真价实的修仙者,然而凌仙心中却多了几分疑惑,他们口中的问仙阁,指的究竟是什么?

    事情似乎有些越来越复杂了,凌仙心中暗暗叹息,连忙收敛浑身的法力,与武者不同,修士可都拥有神识,不要被他们看破行迹。

    ps:求一下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