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我们才是最优秀的
    这是什么情况?

    李治怎么将大唐的司令部给搬到这里来了。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但是来不及多想,韩艺、长孙延、独孤无月、元烈虎急忙迎了上去,“微臣参见陛下。”

    “免礼!”

    李治一个儒雅皇帝,带着一群武将,怎么看怎么怪异,不过这话说回来,李治虽不好武,但是他非常重视武将,还是秉承着唐朝尚武的风格,笑道:“朕知道今日考得是武艺方面的,因此特地请来我大唐赫赫有名的大将军们来此指点一下训练营的学员们。”

    契苾何力嚷嚷道:“陛下,真不是老臣不愿意指点,这里的都是一些小娃,连人都没有杀过,臣想指点也指点不了。”

    阿史那弥射打着哈欠道:“可不是么,皇家警察是捉贼的,跟打仗不是一回事。”

    “你们两个滚一边去。咳咳咳!”

    只见一个老人嚷了一声,突然又咳了起来。

    正是尉迟敬德,两年不见,他比以前消瘦多了,脸色苍白,还需要人在一旁扶着,显然是有病在身。

    李勣忙上前关切道:“鄂国公,你还好吧!”

    “老夫没事!”尉迟敬德一挥手,一对老目就瞪着阿史那弥射和契苾何力。

    这两突厥老可是知道尉迟敬德非常勇猛的,敢打李道宗的人,心里有些虚,阿史那弥射道:“鄂国公,我不过随便说说,你干嘛动怒啊!”

    尉迟敬德凶神恶煞道:“老夫的宝贝孙儿可也在里面,你们要是有胆的话,就跟我孙儿比划比划,老夫倒要看看你们有多大能耐。”

    杨思讷等中生代将领低头偷笑起来。

    阿史那弥射和契苾何力多大年纪了,跟尉迟修寂去打,别说打不打得过,问题是你打尉迟修寂十拳,尉迟修寂最多也就是回家躺躺,可尉迟修寂打他们一拳,他们可就不是回家躺躺了。

    二人深知尉迟敬德的暴脾气,赶紧抱拳认错。

    韩艺抹了一把冷汗,这当真是我大唐的元帅么。

    李治没有管他们,习以为常了,这在唐朝实在是太常见,这武官不扯开嗓门吵吵闹闹,那还能带兵打仗吗,李世民当初也爱跟他们吵,低声向韩艺他们道:“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微---微臣遵命!”韩艺颤声说道,心里暗骂,这又不是我去考,你跟我说有什么用,而且你一个人来就是了,还带了这么一帮人来,我要是学员不紧张的尿裤子就已经够优秀了。

    其实韩艺还是低估了皇家警察在李治心中的地位,李治在掌权之后,一直都非常看重皇家警察的,一来,皇家警察前面挂着“皇家”二字,他当然得重视。二来,这是完全属于他的,用后世来说,民安局将是他的政治遗产,以前是没有的,每一位君主都想名垂千史。

    他为什么叫这些军中大佬们来,不是为了显摆,李治不是好大喜功的人,他就是要重新唤起大臣们对于皇家警察的重视,等于就是炒作,因为现在大臣们都快将民安局给遗忘,这不是他希望见到的。当然,昨日的考试也给予了他极大的信心。

    故此李治倒是没有跟他们争个高下,全当没有听见,咱们用实力说话,与这些大佬们去到台阶之上,一字排开坐着。

    眼看时间快要到了,学员们6续来到操场集合,这一来,看到台阶上的一群大佬们,都傻眼了。

    科举都没有这豪华的阵容啊!

    还是崔有渝反应的快,赶紧行礼道:“学生参加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其余人才反应过来,赶紧行礼喊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治站起身来,笑道:“免礼!你们好好考,朕对你们有着十分的信心。”

    他身后的一群大佬们则是偷偷鄙视李治,看着操场这一群乳臭未干的小屁孩,满脸的不屑,他们是什么人,都是身经百战的大将军,手中尸骨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军中中郎将级别的,他们都不屑一顾,要不是李治邀请他们来,他们铁定不会来,这大好时光,在家跟小妾亲亲我我多惬意啊!

    “学生谨遵圣命。”

    声线都是颤抖的。

    他们中不少人以前都是坐在上面的大佬们儿子的部下的部下的部下的兵,这能不紧张吗。

    忽然,尉迟敬德站起身来,道:“修寂,爷爷在这里,莫要害怕,考个第一名来。”

    尉迟修寂是真不怕,从不怯场,他爷爷这么吊,他从小就接触这些人,都熟得很,高喊道:“爷爷放心,孙儿一定不丢爷爷的脸,但是爷爷,我们是团队考试,孙儿只能保证孙儿的团队拿第一。”

    “好好好,第一就行。”尉迟敬德点着头道。

    李治瞧了眼尉迟敬德,甚是无语,我在这里话,你插什么嘴,但也不会怪他,笑了笑,倒自己先坐了回去。

    元烈虎担忧道:“这情况不妙啊!”

    独孤无月看向韩艺道:“韩艺,这只能靠你去忽悠了。”

    韩艺瞧了眼独孤无月,真心今天都不想说话了,说得他好像经常忽悠别人似得。可是一看这些学员都将操场站成了集市,脚都迈不动了,这不忽悠不行啊,心想,不管我怎么忽悠,上面都有这么大佬盯着---嗯,看来我只有以毒攻毒了。突然朗声道:“集合!”

    “哎呦!”

    “哎呦!”

    学员们都是蒙的,但是听到这“集合”声,下意识的就去站位,结果就是两两相撞,一阵人仰马翻。

    韩艺眨着眼,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他绝对会柔声细语的说,“学员们,请集合。”

    “哈哈!”

    契苾何力等大佬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李治一脸尴尬,嘀咕道:“平时不会这样啊!”

    李勣小声道:“陛下,我想他们都是太紧张了。”

    李治恍然大悟,他只想着给予皇家警察更多的光环,却没有想到这茬,不禁开始冒汗了,这不会弄巧成拙吧。

    现在压力全在韩艺身上了。

    等到这些学员好不容易站好队,韩艺走上前去,轻咳一声,道:“原本我不打算说话的,因为我对你们有着无条件的信任,但是现在情况出现了一点点变化,我不得不出来说两句。你们看到今日来了许多贵客,除了陛下之外,还有大司空,鄂国公,左骁卫大将军,左卫大将军,右卫大将军.....,他们是陛下邀请来观考的,你们从他们脸上看到了什么?”

    操场内渐渐安静了下来。

    契苾何力他们望着韩艺,这来者不善啊!

    “是不屑!是蔑视!是嘲笑!是对于我们的不尊重!他们甚至嘲笑你们只是一群乳臭未干的小娃。”

    韩艺突然握紧双拳,口沫横飞,激昂的嚷道:“那么从这一刻开始,这已经不是一场毕业考试,而是一场战争,一场争夺尊严的战争,尊严从来就不是靠别人施舍来的,是要靠自己的双手夺来的,但是我相信你们能够打赢这一场战争。是,你们从未上过战场,你们将来的职责也不是上阵杀敌,但是训练营一直将你们作为一名优秀的战士在训练,你们三年来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汗,付出了多少努力,你们怎能容忍任何人侮辱这一切,这一滴滴汗已经将你们铸就成为我大唐最优秀的部队。用你们的肺来告诉我,告诉陛下,谁才是我大唐最为精锐的部队。”

    “皇家警察!”

    众学员本韩艺这么一怂恿,下意思的齐声吼道,眼中透着火光,仿佛失去了自己的思想,就跟着韩艺在走了。

    独孤无月和元烈虎相觑一眼,这忽悠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

    契苾何力哼道:“这小子还真如传言般大言不惭。”

    大佬们气不过了,你们要是大唐最精锐的部队,那我们的部队是啥?

    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剑拔弩张。

    “很好!”

    韩艺道:“那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

    “打赢这场仗!”

    众学员齐声高喊道。

    “不错!”

    韩艺道:“打赢这场仗,让他们懂得尊重你们,让他们知道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获得‘皇家警察’的荣光。”说到激动之处,他手望身后的大佬们一指,好死不死,刚好指到李治,赶紧一偏,日,是李勣,再一偏,干,是未来的老丈人,再一偏,总算是指到了契苾何力。

    有韩艺带头,那学员们都不害怕了,双眼都冒着火光,举臂高呼起来。

    契苾何力、阿史那弥射、高侃等大将军也反是纷纷冒着火光来,我Tm好歹也是元帅级别的,你们这些小屁孩敢直接对我们宣战。

    唯独尉迟敬德这个“叛徒”极其兴奋道:“好好好!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若连这点胆量都没有,又如何配得上皇家警察的荣耀。”

    李勣心想,要是今后交战前夕,能够让韩艺吆喝两嗓子,那真是一件幸事啊!

    韩艺面目狰狞的吼道:“战争的号角已经吹响了,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吧!”

    “吼!”一众学员们开始兴奋了,老大都这么说了,那我们还怕个屁啊,个个是卯足了劲,要争这口气。

    说完,韩艺就退了下去,可问题是教官都给吓傻了,双腿就跟灌了铅似得,怎么也迈不动,他们可都是军人,上面坐着的都是他们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今后还能在军中混下去么。

    元烈虎赶紧站出来,吼道:“列队!”

    长孙延小声道:“韩艺,你还真是豁出去了。”

    韩艺道:“我也是被逼到绝路了。”

    他知道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缓解学员们的紧张心理,那么只能用另一种情绪来替代紧张,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情绪,是有优先级的,愤怒为上,紧张要低于愤怒,愤怒可以取代紧张,但是紧张无法取代愤怒。

    唰唰唰!

    随着元烈虎的口令,两百多名学员立刻排成了整齐的队伍,昂挺胸,几个整齐划一的转身。

    契苾何力等人皆是眨了眨眼,仿佛刚才出现了幻觉。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