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炼归仙 > 第一卷 五行轮灵诀 第三十二章 游击战
    孙豪落荒而逃。

    选择性避开童力所在的临时洞府,孙豪风驰电掣,逃向火蛙沼泽外围。

    孙豪在前面逃,火蛙在他身后,如同一个巨大的火球,尾随呼啸而来。一人一蛙,一前一后,在火蛙沼泽里边飞追逐。

    五行遁法是逃命的当家法术,飞草术虽然只是其前置法术,但启动之后,也相当了得,炼气中期的孙豪,凭借飞草术,居然比金线火蛙王的度快上一线,虽然快不了多少,但距离的确在一步步拉大。

    孙豪在前面狂奔,身后,看着孙豪越来越远的金线火蛙王出一阵阵不甘而愤怒的巨大蛙鸣,“呱呱呱”声不绝,整个火蛙沼泽其他尚存火蛙也跟着叫了起来,顿时火蛙沼泽好一阵热闹。

    几十里飞逃过,不到一个时辰,孙豪已经到达了沼泽边缘,这时,远远回望,巨大的金线火蛙王已经隐隐约约只看到一个红点了。

    想了想,孙豪飞奔向第一次进入火蛙沼泽时候布置的临时洞府,一头扎了进去,随即,掏出一个迷阵阵盘,飞在洞府门口布设了一个迷踪阵法。

    迷目阵都能对金线火蛙王形成视觉扭曲,看样看出,这大家伙的视力真不咋的。

    已经逃得这么远了,孙豪不觉得它能现自己布设的迷踪阵。

    迅布设迷踪阵后,孙豪盘膝而坐,调匀呼吸,开始恢复自身真气。

    一刻钟过后,金线火蛙王已经追到了火蛙沼泽边缘。不过这时,孙豪已经是身形杳然,不见了踪影。

    气愤的金线火蛙王并没有追出火蛙沼泽,朝火蛙沼泽以外喷了几颗火球,燃起呼呼大火,这才仰头:“呱呱”鸣叫几声,跳跃而去,回去自己的老窝。

    孙豪在洞府里呆了整整一天,确认这金线火蛙王已经离去之后,这才收起迷踪阵盘从洞府里边走了出来。

    在火蛙沼泽外围转了一圈,看看被金线火蛙王泄愤烧的一片狼藉的草地,孙豪嘿嘿笑了几声,不慌不忙御起乌木法剑,向着火蛙沼泽里边飘了进去。

    现在孙豪体内真气完全恢复,就算再次遇见金线火蛙王,也可以凭借飞草术再次逃脱。虽然打不过金线火蛙王,但跑得过也不错。

    孙豪跑到临时洞府时,童力依然在洞府内打坐修炼。这一天下来,火蛙沼泽动静不小,不明白情况的童力不敢乱动。此时见到孙豪,一颗担惊受怕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按照原本的打算,孙豪和童力还得在火蛙沼泽试炼一段时间,但是现在出来个大家伙,规律的试炼安排被打破,如果这金线火蛙王不依不饶,只怕孙豪这试炼就不会安静了。

    只是,火蛙沼泽的试炼还非的坚持下去不可。

    孙豪的轮火决还得继续进行,还得收集大量的火蛙心血。

    现在的轮火决,孙豪是欲罢不能,如果说孙豪修炼的是一般木属真气,体内没有那么一颗木丹的话,说不定轮火决早就轮出了火系灵根,但是,正因为木属真气积累太深厚,这烈火劲内气被压制的很厉害,一时半会儿很难轮转成功。

    按照五行轮灵诀的传承,这是好事,积累越是厚重,轮转的灵根也会越强。

    只不过现在,金线火蛙王的出现,给孙豪造成了困扰。

    金线火蛙王的实力出两人能力范围,要击杀金线火蛙王目前力有未逮。

    两人分析了一下,觉得金线火蛙王出击孙豪的最大原因,应该是被击杀火蛙的蛙鸣声引起。要不然为什么直接攻击孙豪而不是童力。

    童力和孙豪最大的区别就是童力每次都是抱住火蛙的嘴巴,让这火蛙吐不出火弹,当然也就不出声音了。

    想通这一节,孙豪和童力就觉得继续留在火蛙沼泽或许还是不成问题的。当然,既然知道了金线火蛙王的存在,那么,也就必须有相应的应对措施了。

    目前两人修为还低,奈何不得这只蛙王,但是以后呢?孙豪心中一动,想到了金线火蛙王的心血,说不定自己轮火决的机缘就在这只蛙王身上。

    两人在洞房内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两人按计划分头行动,一南一北,再度深入火蛙沼泽,各自击杀火蛙。童力主要是利用火蛙修炼,并不以击杀火蛙为主,而且,他那边都把火蛙的嘴给控制了,自然是无声无息,估计金线火蛙王也不会去找他麻烦。

    孙豪这里动静大些,每击杀一只火蛙,很难保证火蛙没有动静,但是孙豪有飞草术在身,倒是不虞有性命之忧。

    和童力分开之后,孙豪向南边飞出几十里里,这才落在草地上,找到只炼气八层顶峰火蛙,开始击杀,老套路,先扔青木缠,再扔凸木桩,然后飞剑飞砍,不过片刻,这只火蛙在哀鸣声中,被孙豪斩落在草地上。

    虽然说火蛙这个种群灵智不高,攻击手段也比较单一,但孙豪以炼气四层修为轻易击杀一只炼气八层顶峰修为火蛙,这种战绩,说出去一定会震动青木宗,估计就是青老,也不会想到孙豪会有如此战绩。

    击杀火蛙,沼泽中心再度响起一声蛙鸣。

    孙豪二话不说,迅剥皮抽血,然后,飞草术狂遁。根据第一次的经验,金线火蛙王从沼泽中心杀到孙豪现在这个地方,至少须得两柱香的时间,而这段时间,足够孙豪跑出老远。

    打一枪换个地方,跟金线火蛙王打游击战,这是孙豪最新的打算。

    孙豪飞跑开,距离两里后,在地上三下五除二开个简易地洞,手一挥,迷踪阵盘扔出来遮住洞口,然后,孙豪不慌不忙在里盘膝而坐,回复真气。

    金线火蛙王狂奔而至,原地已经只见一滩血液。凶手已经杳然。

    一双凶眼四处扫动,哪里见到半个人影,狂怒的金线火蛙王仰天蛙鸣,口中喷出火球,沼泽草地顿时变成一片火海。好在这里是沼泽,草不深,而且水塘不少,不然还真会引起火灾。

    不肯罢休的金线火蛙王在事故现场狂奔暴跳,折腾了好大一会儿,这才不甘的返回老窝。

    孙豪听到外边的声息逐渐小了下去,探头探脑,再度跑了出来,偷偷摸摸,偏开刚刚的方向,再度找到一只炼气八层火蛙,击杀,剥皮,抽血。

    再度快遁逃。

    金线火蛙王再度呼啸而至。

    游击战就此展开。

    整整一天下来,孙豪带着这大家伙,错开童力的方向,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火蛙沼泽之内,好不热闹。闹了一阵天,第二天,金线火蛙王干脆,呆在孙豪经常活动的区域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