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修真聊天群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江紫烟
    终有一天,自己也能像前辈一样施展各种法术吧?宋书航心中暗道。

    这时,短女子双手张开,抱起炼丹炉的一头,举起走了两步,皱了皱眉头。

    咚!

    她放下了炉子,转过头来盯住宋书航。

    “是宋书航?”她挑了挑眉头:“帮我一起抬抬呗,帮助有困难的漂亮女士是每个男人的必修课啊!”

    “你认识我?”宋书航疑惑问道,上前帮女子抬起炼丹炉。

    炼丹炉并没有多重,只是因为体积有点大,一个人抬着不容易,两个人就很轻松。

    “别问这么蠢的问题呗,你应该要一眼就看出我和药师之间的亲密关系。然后再马上想到我从药师那知道你也是很正常的事。”女子面无表情道。

    谁也做不到一眼看出妳和药师的亲密关系吧?!

    宋书航心中吐槽,然后问道:“亲密关系?妳是药师前辈的道侣?”

    “不……我现在暂时还只是他的弟子。江紫烟,我现在使用的名字,至少接下来三十年内不会换的名字。”感觉上,在宋书航讲到‘道侣’一词时,她的心情好了些:“听药师说他要跑到江南区这里做个研究,我只好在后头将他的炼丹炉给运过来。他这个人一旦研究起来什么都不顾,需要有个人照顾他的生活。替他护理头、整理衣服、嘱咐他定时修炼、吃饭。”

    说话间,两人已经开到了三楼,这里是药师暂时的炼丹室。

    门被打开,宋书航看到了焕然一新的房间。

    还有……焕然一新的药师前辈。

    不再是和他见面时的杀马特模样,但是现在的药师前辈要怎么去形容好呢?

    先说说型吧,长长的爆炸头被精心护理过,现在药师的头被扎成一条条小辫子,而且……还是冲天辫!

    细数之下,足有二十多条冲天辫,让药师的脑袋显的像森林似的。而且很多小辫子上还系着可爱的装饰物。

    说实话,宋书航真心感觉这不如爆炸头来的好看。

    还有黑眼圈依旧在,但这次……黑眼圈真的变成烟熏妆了!

    因为宋书航的眼睛能看到,随着药师眨眼的动作,他的黑色眼圈边上会不时有闪亮地光泽,那是化妆用的眼影。

    宋书航的胃有点受不了,开始抽搐起来。

    感觉吧,药师现在的模样还不如不护理呢——杀马特的药师都比现在来的帅,这简直是怎么丑往哪整。

    江紫烟不会是怕药师长的太帅,被别的女人抢走吧?

    她完全可以放心的,就药师那杀马特外形,几乎不会有哪个姑娘看上他吧。

    药师看到宋书航,微笑道:“哟,书航小友来啦。算算时间,你也是时候过来了。”

    “咦,前辈,您知道我早上要过来?”宋书航疑惑问道。

    “呵呵,当然。昨天夜里,你身边应该生了什么事吧?”药师一脸高深莫测状。

    果然,昨天夜里保护自己的是药师前辈。

    宋书航心中顿时一定,答道:“是的,昨天深夜有人潜入我的住处。然后,对方留下了这把无柄刀。我住处的附近还可以闻到淡淡的血腥味,我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说着,他取出了那把无柄的薄刀,递给药师。

    药师接过无柄之刀,看了一眼又递回给书航。然后,他眯着眼睛问道:“你认为昨天潜入你房间的人,是想做什么?”

    宋书航回道:“我想了很多多可能,但感觉最可能的是……对方是想要干掉我。”

    江紫烟在一边笑道:“倒没笨到无药可救的地步。”

    “你猜的没错,这无柄之刀上满是凝固的血腥味,还有死者留下的怨念,持刀之人是经常杀戮之士无疑。说实话,本来不想让你这么早接触到修士世界残酷的一面。但这就是真实的修士世界,危机不仅仅在于天劫、天灾,更有……**。那么,书航小友,对于自己刺杀一事,你有什么感受?”药师微笑道。

    感受?

    感受老多了,他当时的心情可复杂了!罄竹难书!

    宋书航想了想后,回道:“实话说,一开始有些后怕。感觉的警惕性太差,敌人潜入到我的床边,竟然都没有丝毫感觉。这也是我来找前辈的原因之一,我想至少让自己多点警惕性。”

    犹豫了一会儿,他又有些不好意思道:“但后来,却感觉有些……兴奋。”

    “兴奋?哈哈哈哈。”药师哈哈大笑起来:“书航小友,你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对于自己被刺杀的事,还会感到兴奋,真的很奇怪啊。

    “怪人。”江紫烟附和道。

    药师笑罢,开始解释。

    “昨天,我悄悄在你身上留了下一个微型阵法。抱歉,没经过你同意就在你身上做了手脚。我布下的那层阵法可以起到少许防御作用,对修士的攻击会产生反应。而且,阵法中还包含着一种经过我特殊处理过的药物。提示一下,这种药物是我曾经的得意之作呢。咳……”药师有些羞涩,悄悄在宋书航身上放阵法终归有些不好意思,虽说本意是想要保护他

    “但在昨天深夜时,这层阵法被人斛动,其中的药物也泄露了出来。”

    能斛动那个阵法的,只有修士,而且是带有攻击意图的修士。

    “说实话,我本以为这层阵法并不会有用到的一天。我一直认为,那些跟踪在我身后的家伙至少会有点理智。但现在看来,我显然高估了他们。他们已经像疯狗一般,四处乱咬。很抱歉,书航小友,给你造成了一些小麻烦。”

    药师认为对书航出手的人就是跟踪在他身后的那些家伙。因为除此之外,药师再也想不到有什么修士会攻击宋书航这个修真界菜鸟。

    江紫烟微笑接话道:“不过没关系了,昨天潜入你房间的那人,永远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了。”

    也就是说,昨天那个杀手,已经挂掉了?

    “会觉的残忍吗,书航小友?但这就是修士界。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好人。但是你的善良和仁慈绝对不要用在你的敌人身上。这是一位前辈的患告。”药师认真道。

    宋书航是个好人,这点从‘真我冥想经’都可以看出。所以药师有些担心,怕他会对敌人的心软,这样很容易害已害人。

    好人虽好,但烂好人就很危险了。

    “请放心吧,前辈。虽然我可能真的是个好人,但是我绝对不是那种以拯救世界为已任的救世主。我想,敌人的话,也只有死掉的敌人是最好的敌人了。”宋书航想了想后,认真回道。

    江紫烟再次道:“你果然是个怪人。”

    药师微笑着点头,刻板的老好人也会让人头痛,知道变通的好人就再好不过。

    “另外,昨天的事应该说是托药师前辈的福,救了我一命。”宋书航回道:“其实,昨天刺杀我的人,除了可能是跟踪药师前辈的修士外,还有可能是因为这个。”

    宋书航掏出挂坠,露出其上那颗封魂冰珠。

    “这是我上次帮助羽柔子时的收获……灵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