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凡尘判官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决裂
    “凡尘这么大,总会有些稀奇古怪乎人们想象的事情。?八一?中文? W≈W≥W≠.≤8≈1≤Z≤W≥.=C≈O≈M≠不过如果你不承认,我当然不会相信,毕竟我又不是一个傻子。那个秦小蕾跟你长得实在是太像了,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如果不是她看起来很多方面太幼稚,说不定我还真会误以为她是你呢。”

    听到张芸生的话,贺玉颜笑道:“你跟我说她幼稚,会不会反过来跟她说我老呢?”

    张芸生心里一惊,因为贺玉颜怎么会无缘无故这么说,难不成她已经见过秦小蕾了。不过这个问题他可不会傻乎乎的问出来,那不是正好撞到枪口上去了嘛。他笑着摇了摇头:“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我当然不会那么说。咱们闲话少说,还是回到正题好了。既然秦小蕾是你妹妹,那么极乐门门主自然是你父亲喽。”

    “对,他确实是我父亲。”

    尽管心里早就有了定论,可是这会听到贺玉颜的回答,张芸生还是有些吃惊:“虽然极乐门跟血灵会不一样,可是怎么着也算不上名门正派。既然你是极乐门门主的女儿,怎么会加入特事处呢?如果你是进来做卧底的,那还真是做的很成功呢。”

    “你这是在讽刺挖苦我吗?”贺玉颜哼了一声,“你以为我想这样吗?还不是形势所迫。虽然我跟秦小蕾是姐妹,但是并不是同一个父亲。我的母亲很早就带着我离开了父亲,所以我没有见过秦小蕾,跟亲生父亲也没有过特别多的接触。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辛苦打拼才换来的。极乐门是极乐门,我是我。我还是原来那个贺玉颜,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

    “你的确是贺玉颜,也的确跟极乐门没什么瓜葛。这两样事情我都相信,可是有一点我还是不明白。这一次相遇之后,我觉得你心里肯定藏着什么没有说的事情。这件事到底是什么,难道你现在就不能直接说出来吗?”

    贺玉颜听到张芸生的话,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空地。过了一会她扭头跟张芸生说道:“快吃吧,这种东西只有趁热吃才是享受,凉了就找不到以前的味道了。”

    “以前的味道?”张芸生笑道,“咱们以前吃的是狗爷养的猛犬,还有盘山公路边上的野山柿,什么时候吃过这种马蜂蛹呢?”

    “以前的味道,是以前在一起吃饭的感觉。这种感觉并不意味着一定是吃什么东西,只是那种不可言说的感觉。”

    张芸生听话的将那些炸好的蜂蛹一颗又一颗的扔进嘴里,不过也没忘了吐槽道:“这话要是于倩丽说出来的,我一定也不会吃惊。因为她就是那么一个喜好文艺的人,在大学的时候我还看到过她参加什么读书会和戏曲研究会之类的社团呢。可是你不一样,你可是江湖上凶名赫赫的的玉面罗刹。你这样的女豪杰,怎么会喜欢这种无病呻吟的感觉呢。”

    “我在你心里难道除了玉面罗刹这个凶名,就再也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了吗?”贺玉颜苦笑道,“我也是一个女孩子,也会有女孩子才有的幻想。我也不想在江湖上留下凶名,只是江湖就是这样血淋淋的一个丛林。唯有展露出自己的獠牙,才不会成为别人的猎物。说起于倩丽,这个你暗恋过的女同学,现在真是让人刮目相看了。”

    “你可不要乱说,我跟她就是同学而已。当然她现在确实混的比我好太多,可能是她的爪牙已经亮出来了,我却还没有的缘故。”

    “不是暗恋,那还会关注她加入什么社团?”

    “你是来杀我的吧。”

    张芸生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没头脑的话,一下子打乱了贺玉颜说话的节奏。她哑口无言,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其实张芸生一开始就已经有种感觉,那就是贺玉颜肯定是带着任务而来的。因为贺玉颜虽然平时不怎么说话,却是带着一种很酷的范。哪像现在这样,虽然不至于愁眉苦脸,却明显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会张芸生一下子逼问出来贺玉颜的心事,却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贺玉颜也是这样,一时之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两人的谈话。或者说她不知道是该继续谈话,还是该拿起武器跟张芸生来一场生死搏杀。

    最终还是张芸生哈哈大笑了几声,化解了这些让人难堪的尴尬。他笑完之后,继续吃起蜂蛹,并且以最快的度消灭了剩下的所有蜂蛹。之后他站起来拍拍自己的肚皮:“最后一餐,吃得倒是很丰盛。你想怎么开打?”

    “我没有做最后一餐的意思,只是想让你尝一下我儿时吃过的美味而已。你难道就不想问一下为什么吗?”

    张芸生摇了摇头,然后再次笑了起来:“如果你没有这个意思,就不会带来这么齐全的锅灶了。你的外号是玉面罗刹,可不是玉面厨娘。而且你觉得我有什么好问的?问你为什么想杀我,或者问是谁派你来杀我?既然你已经做出了这样的选择,我再问这些事情,还有什么意义吗?”

    “对不起。”

    听到贺玉颜的道歉,张芸生只觉着心里一痛。不过他毕竟是一个修道者,心境自然比普通人强大的多。他很快就将那种痛压制住,然后取出了自己的梦魂刀。

    “刚才你不是说过在江湖上只有亮出自己的獠牙,才不会成为别人的猎物嘛。或许是我一直以来都太过软弱,所以别人才会觉得我软弱可欺吧。否则明明鬼王印现在是在于倩丽的手里放着,为什么所有的矛头对准的都是我呢?”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于倩丽手里有鬼王印,可是你的身上有崔判官的魂魄。没有崔判官的魂魄,于倩丽再怎么厉害,也就是凡尘之中的一个高手。可是有了崔判官的魂魄,不止是凡尘,甚至连地府都会为之大乱。虽然你很无辜,可是为了天下苍生,我还是不能让你走。我不想跟你打,你还是跟我回京城吧。特事处可以给你提供保护,不会让其他的人伤害到你。我们可以慢慢想办法,总会有把你跟崔判官的魂魄分离的办法。”

    张芸生将梦魂刀拿在手里随意挥舞了一个刀花,然后将它遥遥指向贺玉颜:“如果特事处这能够庇护我,我也不至于逃出京城了。而且我虽然进入江湖的日子不算太久,也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自己的自由,只能靠自己。如果跟着你去了京城,那不是羊入虎口吗?”

    “我会帮你的。”

    “如果你想帮我,就拿出武器吧。你不想让我走,那就拿起武器跟我好好打一场。如果你赢了,我就让你帮我。如果我赢了,你就告诉世人,我也是有爪牙的人。”

    “你走吧,我不会跟你打的。”

    听到这话,张芸生知道贺玉颜还是心软了。虽然她是玉面罗刹,可是毕竟只是一个绰号,不是真实的她。作为一个活生生有情感的人,虽然她没有选择跟随张芸生一起浪迹天涯,可是也没有选择与其为敌。或许她真的只是来给张芸生做一顿饭,好让他有力气来应对将来的腥风血雨吧。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张芸生有很多话想要跟贺玉颜说,毕竟两人分别了那么久,这会才刚刚见面而已。不过太多的话要说,最终却只是变成了一声叹息罢了。

    “你要走,我不会留。但愿我们下一次相见的时候,不会兵戎相见。”

    张芸生走了,身后传来了贺玉颜的感叹。他没有回头,也没有再跟贺玉颜说些什么。尽管现在的他很失落,却知道再多的话,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曾经以后,在江湖上他再也不敢轻易的相信别人了。

    张芸生跟叶世遥一见如故,而且还曾经同生共死,最终却刀兵相向。至于贺玉颜,那就更加不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了。可是现在贺玉颜却来给他做了一顿断头饭,虽然饭后没有断头,却也宣告了两人的决裂。如果以后连贺玉颜也不能信任了,真不知道还能去信谁。在前行的路上,张芸生觉着很苦恼。可是在苦恼也不能停下来,因为现在的他是逆水而行的一叶小舟。一旦停止前行,会立刻被冲到万丈瀑布之下,被打得粉身碎骨的。

    看到张芸生走远了,贺玉颜叹了口气。这个时候从远处走来一个人,而且还跟贺玉颜说起话来:“现在放走了他,以后想抓他可就难了。”

    “我做事情,有自己的分寸,难道还要你来教吗?岳东明,你可不要忘了谁才是头。虽然现在你跟着于副处长混得风生水起。可是有我在,你还只是一个副手而已。想要指挥我做事,你还差得远呢。”

    “颜姐,我没有那个意思。咱们这个团队,当然你是老大。至于抓或不抓,自然是颜姐做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