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七十一章 武市学宫
    张若尘的精神力何等强大,立即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心中生出警觉。

    只要精神力达到三十阶以上,就能提前感知到危险,在冥冥之中,察觉到一些离得较近的福报和祸端。

    张若尘的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不安,浑身汗毛都立起来,条件反射一般的站起身,将坐在他旁边的紫茜吓了一跳,立即将手指尖的毒蜂针收了回去。

    “难道他察觉到了?怎么可能?”

    紫茜的心跳快了两下,不敢轻易出手。

    陈黎兵见到紫茜没有出手,双眼微微一缩,瞳孔中闪过一丝杀光。

    他将手指藏到衣袖之中,将真气运转到两根手指之间,悄声无息的将一根毒蜂针弹了出去。

    要知道,陈黎兵就坐在张若尘的身后,距离极近。

    而且,毒蜂针又细如牛毛,从他指尖飞出,就算是玄极境武者的眼睛也看不到毒蜂针的飞行轨迹。

    若是被毒蜂针刺中,张若尘必死。

    可是,让陈黎兵吃惊的是,张若尘居然反手将那一根毒蜂针夹住。

    要知道,从始至终,张若尘都没有转身,就像背后长着眼睛,只是将手臂一转,伸出两根手指,就将毒蜂针准确无误的夹住。

    “不可能!就算是玄极境大圆满的武者,也不可能在这么近的距离之内,察觉到毒蜂针,更别说将毒蜂针给接住。”陈黎兵的心头大骇。

    他却不知道,张若尘拥有空间领域,方圆十米之内,所有一切都瞒不过他的武魂的感知。

    就在张若尘察觉到危险的时候,便立即站起身,将空间领域释放出来。

    张若尘捏着毒蜂针,转过身,眼神有些沉冷的盯着陈黎兵,道:“毒蜂针,无风无声。杀人于无形,见血便封喉。阁下是职业杀手?”

    陈黎兵知道身份暴露,便再次出手,手捏剑柄,唰的一声,一道剑光从衣袖中飞出,以闪电般的度刺向张若尘的心脏。

    袖中鱼肠剑!

    剑。藏在袖中。

    剑体,纤细得就像鱼肠。

    陈黎兵虽然只是玄极境后期的武道修为。却曾经刺杀过一位玄极境小极位的武者,在剑道上面的造诣相当高深。

    一剑出手,出现十三道剑影。

    刹那之间,剑尖就到达张若尘的心口。

    旁边,很多人都出惊呼声。

    盘坐在血羽鹰头顶的谢长老,生一声爆喝:“大胆!”

    “唰!”

    一道剑气,从谢长老的手中飞出,从陈黎兵的身上飞过去。

    陈黎兵的嘴里出一声闷声,身体痉挛了一下。笔直的倒在血羽鹰的背上。

    柳乘风将手指放到陈黎兵的鼻尖,神色凝重的道:“已经死了!”

    众人的目光,全部都向谢长老看过去。

    这位谢长老的修为也太强大了,仅仅只是一剑,就将一位玄极境后期的武者给杀死。而且,陈黎兵的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十分诡异。

    谢长老将剑收回剑鞘。冷冷的盯了一眼陈黎兵的尸体,道:“他使用的是毒蜂针和袖中鱼肠剑,必定是地府门的杀手。地府门一直都想安插杀手,潜入武市学宫,没想到今天居然被本长老遇到了一个。死有余辜。”

    随后,谢长老又将目光盯向张若尘。问道:“你是什么人?地府门的杀手为何要杀你?”

    张若尘还没有开口,柳乘风便抢先说道:“谢叔,他乃是云武郡国的九王子,堪称武学奇才。”

    “武学奇才?”

    谢长老仔细的将张若尘打量了一番,十六岁修炼到玄极境初期,的确算得上是一位武学天才。但是,却远远算不上是武学奇才。

    云武郡国的武学奇才。谢长老只听说过一个,那就是云武郡王的第七子,年仅十二岁,便达到玄极境。

    眼前这位九王子,与那一位七王子比起来,相差太远。在谢长老看来,即便是紫茜也比张若尘的天资更高。

    看了张若尘一眼之后,谢长老便收回目光,吩咐道:“将那一个地府门的杀手的尸体,扔下血羽鹰。”

    说完这话,谢长老便重新闭上双眼,不再多说一个字。

    “真是诡异,我明明看见一道剑气划过他的身体,为什么没有留下伤痕?”一位武者十分吃惊的道。

    柳乘风讥诮的道:“你懂什么?谢叔修炼的乃是灵级下品武技碎心剑法,而且,他已经将这一门武技修炼到了大成。杀人只斩心,死后不滴血。你们不信去摸一摸那杀手的心脏!”

    一位武者去摸陈黎兵的心脏,却现陈黎兵的心脏已经碎成两半。

    紫茜与陈黎兵虽然都是地府门的天才杀手,但是,杀手之间却很少往来。所以,他们之间的交情并不深,陈黎兵死后,紫茜也没有任何触动,显得十分平静。

    “幸好刚才我没有出手,要不然,死的人就是我。”

    紫茜微微向张若尘看了一眼,到现在为止,她都猜不透,张若尘是如何接住陈黎兵打出的毒蜂针?

    要知道,只有地极境的强者,才能通过越寻常武者的听力,听到毒粉针的破风声。也只有地极境的强者,才能躲过陈黎兵打出的毒蜂针。

    张若尘自然不可能是地极境的强者。

    他的身上肯定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在没有查清楚这个秘密之前,绝对不能轻易出手杀他。一旦失败,很可能就会和陈黎兵一样,死于非命。

    对于紫茜来说,最主要的任务是潜入地府门的内部。至于暗杀张若尘,能够成功,自然是最好,可以得到丰厚的报酬。若是无法成功,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若是紫茜在一个月之内都杀不了张若尘,地府门自然会派遣更加厉害的杀手出手。

    “陈黎兵死了,我的身份将会更加安全,绝对不能轻易暴露。”紫茜暗道。

    陈黎兵的尸体被扔下血羽鹰,众人都开始讨论地府门,很多人的脸上都带着忌讳的神色。

    地府门在云武郡国,乃至于岭西九郡,也属于巨无霸一般的杀手组织。曾经暗杀过一个郡国的郡王,而且成功。在当时造成巨大的轰动,从此之后,地府门的名声便传开。

    凡是被地府门暗杀的对象,很少有人能够活过一个月。

    柳乘风道:“九王子殿下,你别担心,只要进入了武市学宫,地府门的杀手就算有通天的手段,也绝对奈何不了你。”

    “希望如此吧!”张若尘笑道。

    地府门的杀手,既然能够潜入考生之中,也就一定能够潜入武市学宫。张若尘根本不相信武市学宫就绝对安全。

    就像刚才,地府门的杀手就坐在他的身后,他也浑然不知。若不是他的精神力达到三十阶以上,又修炼出空间领域,现在肯定已经变成了一个死人

    要请动地府门的杀手,绝对要花费相当高昂的价格。

    不用猜张若尘都知道,肯定与王后娘娘有关。

    “等我的修为达到天极境之时,必定要回去好好和她清算这一笔笔旧账。”张若尘紧了紧五指,眼中露出两道寒气。

    天魔岭,是一条古老的山脉,长达十二万里,地域辽阔,灵气充足,简直就像是一条大龙,横卧在云武郡国的北边。

    包裹云武郡国在内,三十六个郡国,全部位于天魔岭的外围,就像众星捧月一般将天魔岭围在中央。

    天魔岭,乃是蛮兽的领地,辽阔的山岭之中,生活着数以亿万记的蛮兽。三十六郡国常年都会派遣大军镇守与天魔岭接壤的边境,防止蛮兽从天魔岭中跑出来,屠杀人族贫民。

    一些大型的宗门,几乎全部都建立在天魔岭的外围。

    一来是为了,抵挡蛮兽入侵人类国度;二来是为了,更加方便历练门中的弟子。

    武市学宫也建立在天魔岭的外围。

    血羽鹰载着众人飞到武市学宫的上空,所有人都被下方的景象惊呆。

    一眼望去,地面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古建筑,有建立在深谷之中的琉璃古塔,也有修建在悬崖边的阁楼,还有建立在山峰顶部的练武台。

    还没有进入武市学宫,就已经能够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浩大气势。

    谢长老从血羽鹰的背上站起来,取出一颗令牌,朗声道:“本座乃是谢南天,何人在看守阵法?还不将阵法大门打开?”

    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站在一只双头雪鹫背上,从地面飞起来,道:“拜见谢师叔!今年,云武郡国的考生怎么只有这么几个?司徒师叔可是从四方郡国带回来了六百多位考生,其中还有好几个都是顶尖的武学天才。”

    说话之间,那一个年轻人向着地面微微的一抬手,嘴里出一声长啸。

    武市学宫之中,分部在七个方位的七座琉璃高塔的塔顶,冲起七道光柱,连成一座巨大的阵法。

    “轰隆隆!”

    在阵法的边缘位置,打开一道一百多米长的虚光大门。

    血羽鹰载着云武郡国的六十七位考生,飞进虚光大门,向着建立在山坳中的一座白石广场飞去。

    血羽鹰飞进武市学宫,七座琉璃高塔顶部的光芒立即消失,轰然一声,虚光大门瞬间就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