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盖世帝尊 > 第五十章 融神圣液
    这里符文密布,道纹显化,泛着恐怖波动,一个古老的门户由符文构建而成,通往未知区域。八一中 ?文网? ?  w?w?w?.?8?1?z w .?c?o?m  .

    小道陵瞪着乌黑的眼睛,乌溜溜的在四周扫视,一家三口进入门户中,来到一个陌生天地。

    这是一个浩大的古地,武道气韵霸道绝伦,仿若要君临天下一样,到处充满不容亵渎的威严。

    一间殿宇内,装饰华丽,门口有气息强大的护卫镇守。

    一个老者面色威严,坐在殿宇上位置,看到他们拿出来的信物,长叹一声:“我还记得当初差点身死,多亏了道族相救,你们有什么事就说吧,我能帮一定帮。”

    道啸天面带敬意,如实说道:“我儿子的体质有些问题,想请您老给瞧瞧。”

    小道陵的母亲非常紧张,这位老者在炼丹的捏造极深,要是连他都束手无策,那事情就有些麻烦了。

    武王洞微微皱眉,有些不喜他们把这种珍贵的人情用掉,要知道整个玄域不知道多少人求着自己给他们炼丹。

    不过武王洞也不好拒绝,就走过去把孩子抱起来,一阵磅礴如海的神魂波动狂涌到孩子体内,准备探查一下他是何种体质。

    这股神魂无孔不入,浩大无比,好似一尊神海一样,千丝万缕的洞穿道陵的肌肉,隐隐察觉到一丝丝古老波动,让他内心一惊。

    “的确有些古怪,一个孩子体内怎么有古老气息?”

    他的眸光闪烁一会,散的神魂波动瞬间增幅好几分,他挪动一门神魂秘术,顺着这丝古老气息,追寻根源在何处。

    在小道陵的**深处,似乎有个深不见底的黑洞,武王洞的神魂涌现到里面,越感觉这体质的不凡之处,他的神魂在疯狂燃烧,轰然间来到深处,眸子中闪出震撼之色。

    这是一种原始,古老,蛮荒的气息,他好似来到开天辟地的时代,大道气韵朦胧,天地万物刚形成,正储蓄能量缓慢的复苏!

    这是最纯粹的本源在复苏,犹如开天之气一样,可怕到令他都颤栗!

    “潜能无穷!”武王洞的躯体僵硬,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潜力?这种体质竟然能追溯到最古老的时代,要是成长起来,那还得了!

    因为这种本源,太可怕了,令他为之颤栗,而且这种本源关乎甚大,就算是在一头猪体内,它都能成为飞天神猪。

    “武老,怎么样?”看到他皱眉思索,道啸天紧张的询问。

    闻言,武王洞的脸上出现笑容,道:“这孩子的**有些麻烦,不过当日道族救我一命,我定当全力以赴救治好他,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

    “多谢武老。”道啸天连忙拱手,一向霸道强硬,强势无匹的他,也不得不弯下腰赔笑,这毕竟关乎他儿子的未来。

    武王洞抱着道陵往里面走去,小道陵的母亲微微蹙眉,感觉他有些古怪,走的是不是有些急了,而且把宝宝抱走了,不过她也不能询问,要是激怒了这是炼丹宗师,不给儿子治病就麻烦了。

    小道陵瞪着眼睛,面对陌生的环境也不怎么害怕,不过当来到一间密室,他看着四周阴暗的空间,非常机灵道:“爷爷,我们要干什么?”

    看着奶声奶气说话的孩子,武王洞含笑道:“没事,一会就好了。”

    很快,又是一个老人走进来,躯体溢出恐怖如海气息,开合的眸子神芒迸射,问道:“老三,你叫我来干什么?还要带洞天境?”

    武王卿狐疑,洞天境可是武殿的至宝,一般不会挪动的。

    这是一尊乌黑的古镜,非常古老,传自上古时代,乃是一尊可怕到极点的通天灵宝,上古至宝啊。

    武王洞没有多说,复苏这尊至宝,镜面缭绕可怕波动,自己横跨上古而来,投射出一道乌光,照耀在道陵的躯体上。

    镜子可怕起来,武王洞借助这尊至宝,双眸爆射神光,他看到一个可怕场面,原始能量狂涌,存在他**内,有一种浩瀚如天的大道气息在蔓延,就好像一个道胎一样,还有一种先天之气!

    这是一种可怕的原始能量,武王洞越看越心惊,他的潜能太恐怖了,因为这种原始能量的成长空间几乎是无限制的,让他都心颤。

    “难道是古之传闻的原始圣体!”他在心里失声惊呼,脸色也阴沉下来,要是这个孩子成长起来,谁还是他的敌手?

    要知道武殿刚降生一尊可怕后代,将来有机会成为玄域至尊的。

    可是原始圣地的出现,让他的内心森然起来,这个孩子不能留啊,要不然是个祸害。

    很快,武王洞把道陵送回来了,道啸天夫妇得知能治好睡觉毛病,都是非常高兴。

    武王洞告知他们,需要等待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就住进来武殿,还给道陵安排两个和他同岁的双胞胎女孩陪伴。

    “他们是不是太客气了?”小道陵母亲蹙眉,扫了一眼陪着孩子玩闹的两个小女孩,她非常清楚以武王洞的身份,不需要那么客气,毕竟他们是小辈,而且对方的身份高不可攀。

    “你就别担心了,武王洞也算是德高望重,再说我们道族当年救他一命,他总不会还坑害我们吧?”道啸天摆手。

    “希望是吧。”她微微点头,也感觉自己想多了,一个孩子他们能怎么样?

    一间议事厅里面,武殿的一群大人物不安静,刚才得到的消息让他们震撼,武王洞感觉这个孩子在积蓄一段能量,就彻底觉醒了,到时候他崛起的脚步无人能挡住!

    “原始圣体太古老了,这种体质都无数岁月未曾出现,只是在上古走出来一尊风姿绝世的古圣女,传闻可怕到极点,可是没想到道族有这样的子嗣。”一个老者轻语。

    “道族已经不复上古时代,他们这一族难道要崛起不成?”有人的脸色不好看,动了杀机。

    “这一个时代,应该是我族帝儿君临天下,不应该出现第二个。”武王卿脸色阴冷,体内涌现出恐怖气息,混沌气都在喷吐,宛若一尊神祗。

    “我赞成,道族不复上古神威,他们现在还不知道原始圣体的事情,杀了一个废物,量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不错,再说老三和他看病,总要出现什么意外吧。”一个老妪森然开口。

    一群人都在议论,杀气弥漫,约莫一个时辰后,武王洞的老脸带着喜色走过来,大笑道:“这真是天佑我武殿,哈哈哈。”

    “老三,什么事这么高兴?”武王卿询问道,这种时候他还能高兴起来?

    “我刚才去了趟藏经阁,现一门古法,可以把原始圣体体内的本源之气,融合到帝儿小子体内,真是不敢想象融合成功了,武帝那小子该会多么强!”

    武王洞惊喜,找到一门古术,成功几率很大。

    “什么?”众人震惊,一个个都站起来,齐声吼道:“此言当真?”

    原始圣体是何等可怕,要是能把那个孩子体内的本源能量抽出来和武帝体内的神力融合,真是不敢相信日后武帝该会如何的恐怖!

    随后,武王洞来到他们的住所,非常豪迈问道:“啸天,你们两个住的还习惯嘛?”

    “武老您太客气了。”道啸天拱手,忍不住问道:“敢问武老,体质的事情…”

    闻言,武王洞则是叹息,有些为难道:“倒是有解决的办法,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什么?”道啸天神色惊喜,连忙道:“只要能治好我儿,什么代价都可以付出。”

    “我不是这个意思。”武王洞摆了摆手,说道:“就是需要一种融神圣液,你知道这种东西,非常罕见,连我都弄不到,传闻只有深渊古矿才存在这种圣物。”

    “深渊古矿!”道啸天倒吸凉气,哪里可是非常凶险的地方,动辄都能丢掉小命,他思索一会后,说道:“这事情交给我了,我知道有个地方有这种东西。”

    “那真是太好了。”武王洞大喜。

    小道陵母亲担忧,那地方可不是善地,很容易就丢掉性命,当晚他就连夜赶到一尊封存的深渊古矿,准备去探查探查。

    “娘亲,爹走了呀…”小道陵眨巴着乌黑眸子,他非常可爱,像是个陶瓷娃娃,奶声奶气,话语还不是特别清晰。

    她美丽的颜容掠出忧色,抱着小道陵在武殿等待,这一去就是一个多月,这是一个雨夜,道啸天浑身染血回来,他在深渊古矿遭遇绝杀,差点损落,不过脸上带着笑意,他找到了融神石。

    这一夜电闪雷鸣,大雨滂沱,狂暴到极点,天地间气氛压抑。

    又是这间密室,小道陵秀气的拳头握着,乌黑的眼睛看着老人,开心笑道:“爷爷你们是不是给我治病。”

    带着奶音的话,武王洞的老脸没有什么变化,面无表情道:“对,很快就好了。”

    武王卿快步走进来,手心托着一团缭绕圣辉的液体,流淌一种大道气韵,呈乌黑色,在虚空中若隐若现。

    他身后跟着一个孩子,四五岁的样子,头角峥嵘,通体有一种神性气息,非常独特,宛若神明的后代.

    武王洞脸色充满笑容,对孩子说道:“孩子,刚才我教你的都记住了嘛?”

    四五岁的孩子点头,双眸闪烁神辉,一动不动盘坐下来。

    小道陵瞪着眼睛,感觉这个孩子有些不一样,和他的躯体有一种共鸣。

    武王洞的脸色凝重,祭出洞天境,一道可怕乌光透出,伴有他磅礴如海的神魂波动,豁然间涌现过去。

    他又来到这个天地,比一个月前更加可怕,大道气息如天,都快要觉醒了。

    武王洞一阵心惊,他犹如一轮天阳在燃烧,神魂能量全部爆涌而出,千丝万缕的钻入小道陵躯体深处,每一丝神魂都变成一口宝剑,一下子洞穿过去。

    “疼,好疼…”小道陵的躯体猛地颤抖,往日红润的小脸煞白。

    “爷爷,好疼..”小道陵颤声道,他陶瓷一样的小躯体都在淌血,染红了石床,开始打滚。

    “快定住他,不要让他乱动!”武王洞低吼:“对了,千万别让他死了,要不然本源会破碎。”

    武王卿点头,一指点出镇压小道陵的区域,他看着孩子嘶吼的样子,双眸闪出冰冷神色,宛若在看一个蝼蚁,非常烦躁他大吼大叫,又是点出一指封住他的嘴巴。

    小道陵恐惧,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但是他感觉这些人很可怕,在心里哇哇大叫:“娘亲,我好怕,你在哪里呀,快来呀…”

    在殿外焦急等待的母亲,捂着心口,蹙着眉。

    道啸天浑身是血,还没来得及换衣服,他也有种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