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一章 夜火如血
    守在营地的叛军士兵们有些心不在焉。八? 一中 ?文网   w?w?w?.?8?1?z?w?.?com

    他们的目光总是下意识的看向了那炮火声传来的方向。

    那里是:詹宁将军驻扎的营地。

    对于那里生了什么,每一个叛军都心知肚明。

    同样的,他们心底有着一丝丝的期待。

    期待着他们的长官萨鲁卡获得这一次战斗的胜利,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继续的活下去,而不是成为谈判桌上的筹码。

    萨鲁卡的演技实在是太好了。

    好到这些叛军士兵完全没有怀疑的地步。

    而就在这些叛军士兵心不在焉的时候,他们没有现一道黑影来回穿梭与三层建筑内和屋顶上。

    直到——

    砰!

    一声枪响,哨塔上的机枪手被爆头。

    无头的尸体从十米高的哨塔上摔下,骨断筋折。

    “敌袭!”

    巡逻的叛军士兵大声吼道。

    而这个时候,秦然已经再次连开两枪,将路障后的重机枪手打掉了。

    入门级的【火药武器.轻型武器】,让秦然对连续狙击变得轻松起来。

    砰砰砰!

    当秦然打掉了威胁最大的三处机枪点后,下面的叛军士兵才真正意义上的反应过来,对着秦然开枪还击。

    而秦然给予还击的则是【hk-2o】的连射。

    一个翻滚,离开了最初的狙击点后,秦然就端起了【hk-2o】。

    一分钟能够射出上百子弹的【hk-2o】,瞬间喷吐出的火舌,让楼下的叛军巡逻兵,立刻倒下去了四五个。

    “隐蔽!隐蔽!”

    叛军巡逻兵的队长大声的吼着。

    不过,随着一枚火箭弹,带着火光白烟,从楼顶射下的时候,这位叛军巡逻兵的队长就绝望了。

    看着那划过夜空的火苗,这位队长忍不住的闭上了双眼。

    轰!

    火箭弹的爆炸,要远手雷。

    不论是威力,还是范围。

    尤其是后者,让新手的秦然不必真正意义上的瞄准,只需要一个大概就好。

    数个躲在营房后的叛军炸得粉身碎骨,连带着营房也炸上了天。

    【爆炸:造成对手1oo点生命伤害,对手死亡……】

    【爆炸:造成对手1oo点生命伤害,对手死亡……】

    【爆炸:造成对手1oo点生命伤害,对手死亡……】

    ……

    这样的战斗信息,刷屏一般的出现在秦然的视网膜上。

    但这仅仅是开始!

    拥有了一座军火库的秦然,在战斗的时候,怎么会吝啬。

    下一刻,又一支装弹的火箭筒,被秦然扛在了肩上。

    “去给我到地狱里忏悔吧!”

    秦然低吼着,扣动了扳机。

    轰!

    火箭弹再次爆出了自己强大的威力。

    轰轰轰!

    紧接着,一连三枚火箭弹,被秦然射出。

    整个营地都陷入了火海之中,守卫军营的叛军士兵更是几乎死伤殆尽!

    几乎!

    因为,还有两个叛军士兵因为站着的角度原因,躲过了秦然的攻击。

    放下肩上的【铁拳-2】,秦然重新扛起了一支装有火箭弹的【铁拳-2】,对准了通往楼顶的铁门。

    一扇上锁的门阻挡不了两个持枪的叛军士兵。

    只要对方真的想要上来。

    下一刻,秦然听到了激烈的脚步声。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两个叛军士兵,急匆匆的向着楼上冲锋的模样。

    砰!

    枪响了。

    那是打碎锁的枪声。

    同一时刻,秦然扣动了扳机。

    火箭弹直直的飞出。

    轰!

    爆炸所产生的气浪、烈焰,直接让两个叛军粉身碎骨。

    【爆炸:造成对手1oo点生命伤害,对手死亡……】

    【爆炸:造成对手1oo点生命伤害,对手死亡……】

    扫了一眼战斗信息的秦然,开始收拾屋顶的武器装备。

    自然的,他无法将萨鲁卡武器库内所有的武器装备都搬走,但是挑好的拿,秦然还是懂得。

    一个从军营内找到的硕大战术背包,成为了秦然的背运道具。

    火箭筒、轻机枪、手雷、弹药等等。

    秦然尽可能的装到战术背包内。

    他的度很快,两分钟就将所有的一切都搞定了。

    不过,当秦然背起战术背包的时候,整个身体却是不由自主的感到一沉。

    即使是提升过一次等级的力量,面对着这样的力量,也是有些吃不消。

    但这并不妨碍,秦然将这些武器装备背回去。

    要知道,这都是他的收获!

    秦然努力的从三层建筑中走了出来,向着营地外走去。

    他知道这里的爆炸、火光,是多么的显眼。

    那些幸存者、暴徒们肯定是不敢靠近这里的。

    但是,正在交战的叛军士兵一旦现不对劲的话,属于萨鲁卡一方的叛军士兵,必然会以极快度返回。

    想一想那恐怖的人海战术,以及看着就让人头皮麻的坦克。

    秦然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加快起来。

    不过,一路上被火箭弹炸出的坑洞,却让秦然吃到了苦头。

    平整的水泥地,早已经变得坑坑洼洼,不少地方还有残余火焰跳动着。

    这样的地面,比之外面最破烂的废墟,都毫不逊色。

    秦然不得不绕行一小段路。

    至于坑洞旁叛军被炸碎、燃烧或烧焦的尸体?

    他见过更加凄惨的尸体,早已经不会再有所恐惧了。

    “所以说……习惯真的是最可怕的!”

    秦然自嘲的一笑,跨步就要迈过一具焦黑的尸体。

    而这个时候,那具焦黑的尸体竟然动了!

    对方没死!

    秦然瞬间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就要躲闪,但是身上背包的重量,却让原本能够轻易完成的动作变得异常艰难。

    而那叛军士兵则是爆出了生命最后的力量——

    他要拖着眼前的秦然一起死!

    夜月下,跳动着火焰。

    一把锋刃雪亮的匕,直直的刺向秦然的小腹。

    还没碰触到肌肤,秦然就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完全可以想象,一旦被匕扎实了,等待秦然的必然是开膛破肚的下场,肠子、五脏六腑都流出来的话,即使是玩家数据化的身躯,也得死!

    秦然咬着牙,极力的扭动着身躯。

    他不想就这样死去!

    新手副本马上就要结束,而他也将满载而归。

    这个时候,面对死亡,秦然心底升起了浓浓的不甘。

    不甘,如同是绝望中的甘泉,让避无可避的秦然,略微的扭动了一下身躯。

    而突然暴起的叛军士兵,丝毫没有因为秦然略微扭动身躯而有所改变自己的攻击姿势。

    甚至,越的一往无前了。

    因为,随着秦然身躯的扭动,已经将腰间一侧完全的暴露在了这位叛军士兵的眼中。

    那里与肾脏,只有细微的距离!

    以他手中的匕,绝对能够将秦然的肾脏捅烂。

    “啊!”

    叛军士兵的喉咙中迸出了死亡的低吼。

    既是对秦然的,也是对他的。

    他很清楚,身受重伤的他活不了了。

    但,能够拉上秦然一起死的话……一切都值了!

    叛军士兵脑海中仅剩余的想法,化作了一个信念,一股气势出现在了他的身上,与秦然心中的不甘遥遥对峙。

    时间仿佛都在两人间凝固了。

    叮!

    清脆的响声从匕的刃尖与秦然的腰际传来。

    拼死一击的叛军士兵眼神中闪过了茫然。

    他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锋锐的匕,为什么会被血肉之躯阻挡?

    叛军士兵的眼神涣散了。

    爆出最后一击的叛军士兵,即将燃尽生命之火。

    “吼!”

    满是失望的低吼中,叛军士兵微微的移动着手腕。

    噗!

    这一次,匕尖移动了小段距离后,就轻易的刺中了秦然,没入了血肉中。

    叛军士兵涣散的眼神猛地击中起来,满是喜悦。

    但这并没有改变最后的结果——

    砰!

    摆脱了背包束缚的秦然,身躯如猎豹一般后撤,躲开了对方后续的攻击后,狠狠的一拳击打在了对方的太阳穴上,让对方彻底的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拳击:要害攻击,造成对手6点生命伤害(3徒手格斗(基础)x2),对手死亡……】

    【刺击:对手造成你35点生命伤害,陷入流血状态……】

    “嘶!”

    秦然确认叛军士兵真正意义上死亡后,这才撩起上衣产看着自己的伤口。

    伤口足有十公分长,随着秦然的动作而不住扭曲,鲜血不断的流出。

    而在伤口下,则是一把【m19o5】手枪。

    原本看起来崭新的枪身,这个时候,却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划痕。

    没错,之前叛军士兵的拼死一击,刺在了这柄手枪上。

    秦然在叛军士兵突然暴起,自己无法真正闪避的情况下,猛地想到了腰际别着的【m19o5】,虽然【m19o5】是一把手枪,是一件武器。

    但谁也没有规定不能够成为‘防具’!

    尤其是在这种别无办法的前提下。

    因此,秦然费劲权力的扭动身躯。

    为的就是让【m19o5】手枪成为自己的盾牌。

    最终,结果是不错的,即使秦然收了伤。

    但,秦然活了下来。

    又一次看了一眼叛军士兵的尸体,秦然要自己把对方记住。

    因为,对方给了他一个足够深刻的教训。

    “果然得意忘形就会遭到当头棒喝吗?希望玛姬如同她说的一般擅长包扎!”

    秦然自语着。

    然后,简单的包扎伤口后,再次减少了背包的重量,向着柯琳、玛姬藏身之处走去。

    即使心中不舍,但秦然知道,以原本背包的分量,受伤的他根本就无法背负。

    到时候不要说这次的收获,恐怕他自己也得死在归途上。

    刚刚死里逃生的秦然,绝对不愿意就这样再次面对死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