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七章 支线任务!
    马车的行驶度很快。??  八一中文网?  w?w?w?.?8?1 z?w .?c?o?m

    车轮与地面激烈的接触,让车厢内秦然与亨特两人身体不住的摇摆着,不过,谁也没有多说什么。

    亨特在担忧自己的女儿。

    秦然则在思考着眼前的副本。

    ‘副本是随机的!’

    秦然曾问过‘无法无天’地下游戏的副本究竟是怎么产生的,而对方则给与了相当肯定的回答。

    那么又一个问题出现了。

    如果进入的玩家没有类似【追踪】的技巧该怎么办?

    答案显而易见。

    副本从一开始,就是有所安排的。

    秦然回过神,他就已经出现在马车上,前往亨特的庄园。

    并不是‘自由’的状态。

    而是一种游戏内的‘剧情’状态。

    不论进入的玩家是什么实力,拥有什么技能,都会自动的进入到这一状态中。

    而且,只要玩家没有做出不符合自身身份的事情,就会直接进入到现在的事件:去查看尸体。

    甚至,秦然猜测即使做出了一些不符合自身身份的事情,但只要不是危及到周围npc生命的那种,也会被眼前的亨特‘无视’。

    两者唯一可能存在的区别,也就是秦然口袋中的那一沓钱。

    表现的出色,会有定金拿。

    表现的一般,则是两手空空。

    至于想去作死的?

    那就是真的要去死了!

    庄园内人数众多的守卫,绝对不是摆设。

    秦然微眯着眼,想着接下来可能会生而当事情。

    显然,被现的尸体绝对不可能是那位失踪的阿尔蒂莉,他的主线任务是找到对方或者对方的尸体。

    即使这只是他第一次副本,地下游戏的规则也不会安排比之新手副本还要简单。

    所以,重点不应该是在尸体上。

    而应该是……那位约翰警长。

    按照这个身份的简单记忆,那位警长先生和他是熟人,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朋友。

    有这样一位朋友的话,找人的难度自然是大大降低了。

    拜托对方帮忙,应该是玩家们肯定的选择。

    但,做为‘引子’的尸体呢?

    “支线任务!”

    秦然眯着的双眼中精光闪过。

    身为朋友的警长可以帮助玩家。

    那么,同理的,玩家也可以选择帮助那位警长。

    而这个忙,秦然自然是帮定了。

    他可没有忘记自己之前定下的目标——在副本内,不仅要完成主线任务,而且,尽可能的额完成支线、称号任务!

    马车一路疾驰。

    进入到市区后,度也没有下降。

    车夫不停的吆喝着,让行人注意避让。

    而坐在车夫身旁,前往庄园报信、一身制服的警察,则让市民们配合的选择了避让。

    马车十分顺利的,在半个小时候停在了警局的门口。

    不等车夫开门,亨特就自己推开门走了下去。

    秦然跟在身后走下了马车,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警局。

    不大的门脸,三层楼的高度。

    如果不是门口有着站岗的警察,以及进进出出的巡警,这里像杂货铺,多过警局。

    主要是里面太嘈杂了,吼声、怒骂声接连不断的响起。

    那位同行的警察带路在前,让秦然、亨特一路畅通无阻的走进了警局。

    心急如焚的亨特紧紧的跟在对方的身后。

    而秦然则是稍有空暇的查看着四周。

    他看到了很多衣着普通,甚至略带肮脏的‘犯人’,他们被关在了简陋的牢房内,这些人大多很年轻,脸上带着桀骜不驯,隔着铁栅栏与外面办公的警察对峙,时不时的爆出一句粗口,引得办公警察们的回击,然后,这些人马上哈哈大笑——虽然之后会被殴打的很惨,但他们仿佛是乐此不疲般。

    而其中有一两个人很显眼。

    因为,每一次的谩骂都是经过对方的授意才开始的。

    即使对方距离秦然有着一定的距离,且做的很隐蔽,但是评价着e+级感知赋予的视力,秦然很是轻松的看到了全部的过程。

    帮.派.成员?

    看着眼前的一幕,秦然立刻猜测道。

    不过,还没有等秦然更进一步的确定。

    带路的警察就已经穿过了大厅。

    秦然不得不快步跟了上去。

    停尸房。

    在地下一层的中——并不是整个地下一层,只有大约四分之一的地方,被当做了停尸房,剩下的地方则应该是存放证物或者其它物品的地方。

    走下楼梯,火焰的光明照亮了黑暗,

    虽然有着电灯,但是周围依然使用的是煤油灯、蜡烛,秦然抬头看了一眼那模样奇怪的电灯——密封玻璃瓶内,是一根好似竹丝纤维般的灯丝,不过,颜色却是黑色的。

    不同于他所熟知的电灯。

    应该是电灯的最初型。

    最初型号,意味着简陋、改进与用价高昂。

    所以,继续使用原本的照明工具就不奇怪了。

    带路的警察停下了脚步。

    一个高大、健壮的中年男人站在那里等待着。

    借着烛火的照明,秦然清晰的看到了对方粗狂的外貌,以及那过分强壮的身躯,即使是加大号的制服,都被对方的肌肉撑得紧绷绷的。

    一支点燃的香烟拿在对方的手中,地上已经有了三四个烟头。

    显然对方已经等待多时了。

    而按照秦然这个身份简单的记忆,对方就是他的‘熟人、朋友’警长约翰。

    “秦然!”

    对方看到走近的秦然,直接打着招呼,然后,目光看向了亨特。

    “我无法确定那是不是阿尔蒂莉.亨特小姐,但是……我希望你有一个心理准备——即使我办案多年,这么惨的尸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放心吧,我已做足了准备!”

    亨特回答着。

    两人的对话,都是十分冷漠。

    显然,之前双方的不愉快,远不是亨特告知秦然那样的轻描淡写。

    警长打开了身后的门,当先走了进去。

    秦然、亨特鱼贯而入,随行的警察,则是将房门虚掩上,并且守在了门外。

    混合着酒精味的血腥气息,充斥在着不大的房间内。

    一张木板床上,一具尸体被遮盖着。

    并不是白色的布,而是缝合过的牛皮。

    亨特伸出手,拿住了牛皮的一角,整张手掌不停的颤抖着,脸上的神情中满是挣扎。

    他担心自己看见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最终,牛皮被掀开了。

    就如同警长约翰所说,那是一具极惨的尸体。

    面部血肉模糊,胸腹间被剖开,五脏六腑不知所踪,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躯壳,就如同被宰杀的牲畜,挂在肉钩上的模样。

    红色的头在鲜血中浸泡后,越显鲜艳动人。

    而这是唯一与阿尔蒂莉.亨特有联系的地方。

    在秦然看过的那副油画中,这位失踪的小姐,也拥有着一头这样耀眼的红色长。

    秦然查看着尸体,没有丝毫的不适。

    新手副本中的战乱,早已经让他习惯了各种各样的尸体,那被火箭弹炸过的尸体,绝对比眼前的尸体还要凄惨。

    亨特也没有任何的不适。

    相反,这位大商人细细的观察着尸体。

    并在两分钟后,长长的出了口气。

    “她不是蒂莉!”

    “虽然她与蒂莉有着一样的红色长,但是她没有耳垂,手臂上的皮肤也比蒂莉粗糙多了!”

    亨特很肯定的说道。

    脸上带着浓浓的庆幸。

    然后,亨特似乎现这样的庆幸,在亡者的面前,有着不妥。

    “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约翰警长,我愿意悬赏1oo块,替这位可怜的女士找到凶手!”

    他立刻补充的说道。

    “好的!”

    警长点了点头,并没有因为这样的悬赏而有所激动,他带着秦然、亨特走出了房间,向着楼上的大厅走去。

    大厅的走廊前,亨特准备离开了。

    “秦然阁下,我必须要离开了,我担心我的妻子!”

    “希望您能够尽快帮我找到蒂莉!”

    亨特说道。

    “当然!”

    秦然保证道。

    随后,亨特快步的离去。

    秦然看着对方登上马车后,这才转身看向了警长约翰。

    “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去我的办公室!”

    没等秦然开口,警长约翰径直说道。

    “好的!”

    秦然自然不会拒绝。

    警长办公室,在二楼,一个不大,但是足够明亮的房间,有着一张办公桌,几把椅子,和一个装满文件的柜子。

    “楼下是怎么回事?”

    秦然缓缓的开口了。

    在马车上,他就在思考着该如何顺利的接下支线任务,而刚刚进入警局时的所见所闻做为切入点,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一周前,这个区的地.下.老.大‘黑手’吉米遭到了暗杀!”

    “虽然没有找到那家伙的尸体,但是整个区却都乱成了一锅粥!”

    “那些要寻找凶手的,要上位的,还有其他区的势力纷纷的活动起来!”

    “每天,至少有十几起斗殴生——你也看到外面关押的家伙了吧?用不了几天,我这里就该人满为患了!

    “最该死的是,现在又出现了凶杀案!我根本没有足够的人手去处理这件事情!”

    警长约翰满是恼怒的声音在秦然的耳边响起。

    “所以,这个时候就要体现有朋友的重要性了——我帮你搞定这个凶杀案!”

    秦然很干脆的说道。

    随着秦然的话语,他的视网膜上开始出现了提示。

    【现支线任务:警局的女尸!】

    【支线任务:你的朋友警长约翰正因为街头的混乱而焦头烂额,而你答应帮助他,你需要尽快的找到那个残忍的凶手,替那可怜的女士沉冤得雪,而这也将影响到你与警长约翰的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