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七章 渡轮
    带着腥味的海风吹起阵阵波涛,装载着食物、淡水和药品等物资的渡轮平稳的航行其中。?  八一 ??中文 网? ? w?w?w.81zw.com

    渡轮船长劳尔有些心不在焉的站在驾驶室内,任由他的大副驾驶着船只。

    他的目光时不时的看向驾驶室外的小间。

    那里,原本是他的船长室。

    但现在却被他让给了其他人。

    心甘情愿的。

    没有丝毫的强迫。

    因为,他很清楚这些人为什么登上他的船!

    一想到这些人是要上岛去解决那种特殊的麻烦,劳尔就忍不住的打了个颤。

    做为海上讨生活的人,劳尔见识了太多太多根本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

    所以,他对一些东西、事物,包含着敬畏之心。

    其中自然包括着解决这些东西和事物的人。

    ……

    “渡轮?好怀念的交通工具!”

    一个叼着雪茄,赤膊着上身,露出结实肌肉的壮汉靠在一个足有一人高的双肩战术背包上,咧着嘴大笑着。

    而这就是,秦然在失重感和强光消失后,看到的第一个人,听到的第一句话。

    秦然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四周。

    波涛声,窗外清晰可见的海浪,都在说明着他是在一艘船上。

    而眼前并不宽敞的房间内,挤着的人,则是他这次的队友了。

    除去最先开口的壮汉外,剩余的四人也是特征极为明显——虽然所有人的面容都有了一些改变和遮掩,但是一些特征却是无法掩饰的。

    站在秦然正对面的是一个衣着华丽,坐在那里也保持着所谓‘风度’的脸色略显苍白的年轻人。

    在年轻人的身旁,则站着两位全副武装、身体壮实的男性,笔直的站在那里,面容肃穆,表情警惕,尤其是两人手中都拎着的足有半人高的盾牌,更是吸引着秦然的注意。

    两人的站位,显然是在时刻保护衣着华丽的年轻人。

    由此三人的身份自然是显而易见。

    衣着华丽的年轻人应该就是这次的雇主:斯坦贝克。

    剩余的两人,则应该是之前充当对方言人的1号,剩余的一个则是2号。

    至于两人的身份?

    简洁昵称和时刻保护的姿态。

    除去保镖外,秦然想不出其它的可能。

    而在三人旁边,站着的却是一个精瘦有力、身材匀称,相貌普通的年轻人。

    这人显然现了秦然的打量,立刻露出了一个朴实的笑容,看起来很憨厚的模样,但秦然却注意到对方双眼中精光暗藏。

    绝对不是表现出来的那样人畜无害。

    “如果不是特殊的技能!”

    “那么……感知至少是d!”

    秦然已经尽量用眼角的余光去打量了,但还是被对方现了。

    足以证明对方的不凡。

    至少比对方身旁的三个人要强的多。

    即使其中一位经历副本的次数要比对方多,剩余的两人则是全副武装也是一样。

    那么,剩余的两人中……谁是无法无天?

    在排除了三人后,秦然的目光在叼着雪茄的赤膊壮汉与相貌普通的年轻人间扫视着。

    这一次,秦然没有在掩饰自己的目光。

    在场的人,都能够轻易的看到秦然目光的扫视。

    以秦然对无法无天的了解,那家伙一定会主动站出来的。

    而事实,就如同秦然猜测的那样。

    下一刻——

    “我是这次的队长,无法无天!”

    “这是我的第八次副本!”

    “2567?”

    叼着雪茄的赤膊壮汉上前一步,看着秦然,那粗狂的面容上浮现了一个豪爽的笑容。

    “嗯!2567,第二次副本!”

    秦然微笑着点了点头。

    赤膊壮汉是无法无天,并没有让秦然惊讶,事实上,在对方直接第一个开口后,秦然就倾向于对方会是无法无天,因为,这与秦然对对方‘话唠’的印象实在是太一致了。

    “2567,你比想象中的还要年轻!”

    “实力也比我想象中的强!”

    “工匠一直说你很有运气!”

    “希望这次也能够为我带来好运气啊!”

    “我最缺的就是运气了!”

    下一刻对方的话唠,更是让秦然确认无疑。

    对方就是无法无天,即使面容粗狂,身材高大,壮实无比。

    “我是张伟,这是我第四次副本!”

    看起来很憨厚的模样的年轻人紧跟在无法无天话语后,介绍着自己。

    “1号!第三次副本”

    “2号!第二次副本”

    “我是斯坦贝克,这是我的第五次副本,拜托诸位了!”

    接着,剩余的三人依次介绍着自己。

    轮到斯坦贝克时,这位衣着华丽的雇主站了起来,双腿站的笔直,上身微微弯曲,但角度却不过2o°,整个过程一丝不苟,却又不带刻意,显得风度翩翩。

    而这简单、看似随意的礼仪,则又一次表现出对方的出身不凡。

    “斯坦贝克,我们都是收钱办事!”

    “用不着这样客气!”

    显然不是第一次被斯坦贝克雇佣的无法无天很直接的说道。。

    “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礼仪!”

    “估计……这辈子是改不了了!”

    斯坦贝克苦笑着摇了摇头。

    面对着雇主的苦笑,无法无天耸了耸肩。

    每个人的性格都是不同的。

    所谓的坚持,也是不同。

    无法无天可没有去改变斯坦贝克的想法。

    先不说两人就是单纯的雇主、雇佣兵的关系。

    就算是朋友,无法无天也会赞成朋友的选择。

    “咳!”

    无法无天轻咳了一声,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后,以队长的身份开始问道:“诸位对这次任务怎么看?”

    顿时,所有人都面带肃然。

    ‘极为异常的现象’这一形容词,不仅给秦然带来了不好的联想。

    其他人也是一样的。

    “我、1号、2号完全没有能力对付‘极为异常的现象’!”

    斯坦贝克坦先诚着自己一方的不足。

    “如果是有着实体的怪物,我可以挥出全部的实力!”

    “可如果是幽灵之类的,一般的幽魂我能够对付,厉鬼我就没有办法了!”

    张伟也没有隐瞒自己的能力倾向。

    不过,具体数据自然是不会说出口的。

    “2567呢?”

    无法无天看向了秦然。

    “我的战斗能力比较均衡,有实体的,没有实体的,我都可以对付!但对付不了太强大的!”

    秦然半真半假的说出了自己的能力倾向。

    毕竟,在场的人,除去无法无天以外,都是秦然无法信任的。

    更何况,秦然不相信其他人也都说出了实话。

    至少,斯坦贝克没有!

    以对方的‘财力’,在进入到这样副本的时候,必然会考虑到各种极端情况,不可能没有准备。

    不过,就算是这样半真半假的话语,也引得在场除去无法无天之外所有玩家的瞩目。

    “不愧是‘掮客’介绍来的,即使是第二次副本的程度,也让人无法小觑!”

    斯坦贝克感叹着。

    一旁的张伟也是面带惊色。

    不过,却没有丝毫的怀疑。

    因为,在进入这个队伍前,他就知道,这个队伍是由‘掮客’组织起来的。

    ‘掮客’的金字招牌,足以让人信服。

    更何况,一旁还有着看起来和秦然熟悉不已的无法无天。

    对于后者在资深玩家中的名声,张伟更加的信任。

    他相信无法无天不会和一个在任务关键时刻撒谎的人建立友谊。

    在所有人都介绍完各自后,无法无天再次开口了。

    “在第四副本的前提下,只要不是触了特别的支线任务,不论是有实体的怪物,还是没有实体的幽灵之类,我都可以轻松对付!”

    无法无天的话语带着大包大揽的意思。

    不过,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反对。

    能够度过七次副本的对方有着这样的底气。

    而秦然敏锐的感知则现在无法无天的保证后,斯坦贝克松了口气,那略显苍白的脸色也出现了一抹血色。

    “之前斯坦贝克的面色苍白是因为害怕?”

    秦然不由一怔。

    他有些惊讶于自己的猜测。

    不过,在没有更多的证据前,秦然不会妄下定论。

    而相较于斯坦贝克的松了口气,张伟则表现的跃跃欲试。

    显然,张伟绝对不会满足于一个主线任务。

    同样的,秦然也是如此。

    甚至,比张伟更加的彻底。

    他期望的是:至少要遇到如同上一个副本内宛如巨鳄普鲁斯一般的怪物!

    只有这样级别的怪物,才能够拿到可观的战利品!

    无法无天看着秦然、张伟两人的神情,咧嘴一笑。

    “按照临时组队的规则,你们不要指望我会给你们擦屁股!”

    “除去主线任务外,我只会完成我的支线任务,获得属于我的那份!”

    “你们也都一样——谁付出谁收获!”

    他很认真的提醒着两人。

    “理应如此!”

    秦然很干脆的回答着。

    秦然从没有指望对方帮助的想法。

    因为秦然不愿意欠任何人人情。

    人情债有多么的难还,秦然可是早就清楚的。

    “我没意见!”

    张伟一耸肩。

    “很好,那么我们现在最先要做的就是,判断‘极为异常的现象’是什么程度!”

    无法无天满意的点了点头,指了指房间外。

    虽然无法看到,但几人的听力都能够清晰的分辨出外面的人声。

    “我的说话艺术,原住民完全理解不了!”

    “这个任务得交给你们了!”

    无法无天表现的很懊恼,然后目光看着剩余的人。

    “我待在这里就很好!”

    斯坦贝克这样的说道。

    两个保镖自然不会说出反对的话。

    而再除去三人后,在场的玩家中,只剩下了秦然与张伟。

    秦然看向了张伟,后者的目光也同时看向了秦然。

    双方都从对方眼中的不肯退让。

    毕竟,与原住民的交流,除去了解信息外,更多的则是触支线任务。

    对于能够提高自己评价的支线任务。

    谁也不会放弃!

    哪怕只有一丝可能!

    立刻,狭窄的船长室内,就出现了一丝火药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