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一章 反出家门的庶子
    有人穿越后第一眼看到美女,有人穿越后第一眼看到神仙,更有人中了****运,穿越后的第一眼就看到美女神仙,李休也穿越了,可惜他的第一眼却看到一块半人高的墓碑,而且他还以一种十分暧昧的姿势把墓碑抱在怀里,如果这里有人看到他,肯定会怀疑他和墓碑有什么越物种的友谊。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清晨拂晓,光线依然有些昏暗,四周是一片被寒冷的秋风吹得“沙沙”做响的竹林,中间的空地上是一座孤坟,而李休则抱着墓碑坐在坟前,此情此景除了恐怖之外,实在让人想不起来有什么其它合适的形容词。

    不过李休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恐惧的表情,只见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冻僵的身体,整了整身上的长袍,这才向面前的墓碑长揖一礼道:“多谢两位成全,愿两位在地下能够喜结连理,永远不再受那相思之苦!”

    李休刚刚恢复意识时,他就已经知道自己穿越了,因为他的脑子中除了自己的记忆外,还多了另外一个人的记忆,这个人同样名叫李休,却是一千多年前的唐朝人,而且还是初唐名将,号称大唐军神的李靖之子,不过李休却不是李靖的嫡子,而是妾室所生,也就是庶子,在家中也并不怎么受重视。

    原来的李休性子木讷,平时只喜欢读书,可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书呆子,再加上又不是嫡子,在李府中十分不起眼,不过一年多前李休却做出一件惊动整个大唐的事情,有一次外出游玩时,他竟然遇到一个美貌的女子,结果两人一见钟情,互相生了情愫。

    本来大唐时期的风气比较开放,男女相恋也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可是李休喜欢的那个女子身份比较特殊,因为对方竟然是个美貌的小尼姑,如果是一般的人家也就算了,只要让对方还俗就可以成亲,但是李靖却是朝廷的大将军,李休就算再怎么不受宠,也不可能娶个女尼,否则李府的脸可就丢大了。

    所以李靖在知道李休和那个小尼姑的事情后,立刻大雷霆,不但把李休关在家里禁止外出,还以最快的度给李休订了门亲事,最后还派人到小尼姑所在的寺庙里训斥了对方一顿。结果小尼姑本来就体弱,又担心李休,委屈之下饱受相思之苦,几个月后竟然香消玉殒。

    李休一直被父亲囚禁在府中,直到小尼姑去世三天后,他才偶然得知这件事,当场吐血倒地昏迷,醒来后更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在家中一向不敢高声说话的他,竟然与父亲大吵一架闯出李府,此事引得整个大唐皆知,一时间街头巷尾都在议论纷纷,而盛怒之下的李靖也放言,此后再也不认李休这个儿子,算是与李休断绝了父子关系。

    李休离家之后,就一直住城南黄渠边的一座小庄园里,同时也把那个小尼姑的墓迁到庄园的旁边。这座庄园是他早逝的母亲用所有私房钱买下来,给李休做退路用的,因为这个有远见的女子深知豪门大宅中的争斗虽然比不上皇家,但也十分的残酷,而自己的儿子又是个老实人,从不喜欢与人争,日后难免吃亏,有了这么一座小庄园,李休再不济也有个退路,却没想到她才去世没几年,李休就真的要靠这座庄园生活了。

    想到上一个李休的遭遇,李休也不由得叹了口气,自从搬到这里后,李休就天天守着爱人的墓前,他本来就是个书呆子,性子也有些痴,又对小尼姑用情至深,如今阴阳两隔,饱受相思与愧疚之苦,结果一年下来身体也垮了,再加上正值深秋,夜晚也十分寒冷,昨天晚上李休终于死在爱人的墓前,这才有了现在的李休。

    “日后清明、上元等节,李某定当给两位多烧些纸钱!”李休说着再次向墓碑行了一礼,然后这才转身离开,原来的李休已经死了,现在的他却还要活下去,而且在经历了一场生死之后,他更加体会到生命的可贵,所以对于这次重生的机会,他也十分的珍惜。

    前世的李休只是个普通人,一个为了名与利四处奔波的普通男人,为了得到上司的赏识,也为了得到升职加薪的机会,他每天是早出晚归,真正做到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他还是很幸运的,至少他的努力得到相应的回报,也慢慢从公司底层混到公司的高层,成为周围人羡慕的对象。

    正当李休春风得意之时,可是这时他的妻子却向他提出了离婚,因为结婚近十年,李休却天天忙于工作,根本无心关心自己的妻子,甚至为了工作,两人连孩子都没要,而李休的妻子也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原本对李休深厚的感情也已经消磨殆尽,这才提出离婚。

    对于妻子离婚的要求,李休经历了愤怒、不解、迷茫等等,最终还是十分痛苦的选择了放手,而在离婚后他为了麻醉自己,选择了更加疯狂的工作,结果某一天晚上加班时,终于猝死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当时李休以为自己这一生就这么完了,却没想到再次醒来时,竟然来到了一千多年前的初唐时期。

    “呼~,现在是武德五年,大唐才刚刚立国,隋末的各路诸侯平定了大半,剩下的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李渊正在做皇帝,李世民正在帮着他老爹攘外安内,李建成还在做他的太子,玄武门之变还要再等几年,接下来就是著名的贞观之治,武媚娘也不知道出生了没有?”李休边走边自语道。

    对于历史的走向,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不过他却不打算介入其中,上辈子他实在太忙了,而且一辈子都活在别人的目光里,从内心到身体都感觉很累。这次好不容易有次重生的机会,所以他决定为自己活一次,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养养花、钓钓鱼,累了就躺下,困了就睡觉,把上辈子欠下的都补回来,这才是他想要的人生。

    “决定了,老子穿越到一千多年前就是来享福的,让工作神马的都去死吧!”李休最后一脸轻松的自语道。

    说话间他走出竹林,只见一条大河从面前流过,这条河就是从终南山引出的黄渠,再向下游走十几里,就是大唐的都城长安城,最后黄渠流入到长安最有名的景点之一,也就是大名鼎鼎的曲江池之中,那里有许多文人骚客喜欢把酒杯放进水中,玩一种名叫“曲水流觞”的游戏,换句话说,李休如果在河里撒泡尿,那么下游的人在喝酒之时,可能就会喝进掺杂了他尿液的河水。

    沿着黄渠向下游再走几十米,就会出现一条从黄渠引出来的小河,河这边是李休的住的院子,河对岸则是一个只有五户人的小村庄,这五户人家全都是李休家中的佃户,依靠租种李休名下的几十亩田地为生,这也是李休生前唯一的收入来源。

    太阳才刚刚露出一线,已经有佃农在田地里劳作,一帮衣着破烂的孩子正在河边玩耍,哪怕已经是深秋时节,但这些孩子却大部分都只穿着又大又破的单衣,一看就知道是用大人的衣服改的,甚至还有不少孩子直接光着脚踩在满是白霜的地面上,一双双小脚冻的乌黑青,脏兮兮的小脸上拖着两筒鼻涕,但这些孩子却丝毫不在乎,和同伴们跑得满头大汗。

    甚至李休亲眼看到一个大概六七岁的孩子,手中拿着一块黑乎乎,类似窝头的东西一边跑一边啃,结果一不小心摔倒在地,手中的窝头掉在地上,旁边的一条土狗飞也似的扑上去叼在嘴里,结果还没等它吞下去,那个孩子竟然如同饿狼一般扑到狗身上,硬是从狗嘴里把窝头掏出来,然后一脚把身上这只皮包骨头的土狗踢开,如同胜利者般开始享用自己的战利品。

    看到对岸的那一幕,李休忽然感觉心中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似的,那个吃着窝头的孩子头大身小,看起来如同后世非洲难民一般,明明手中只是个从狗嘴里抢回来的窝头,但是看他吃东西的样子,却像是在品尝着天下最美味的食物一般,甚至周围其它的孩子看着他手中的窝头时,竟然还露出眼馋的神色。

    李休也没想到号称盛世的大唐竟然会是这幅景象,不过想想也不奇怪,现在才武德五年,大唐刚刚立国不久,隋末的乱世还没有完全结束,关中的百姓们也才刚刚安定下来,能够有口饱饭吃已经十分不易,至于其它也就顾不得许多了。

    带着几分沉重与复杂的心情回到住处,其实就是一个简单的小院子,三间正房加上左右厢房,院子周围是半人高的围墙,本来院子里还种着一些花草,可惜现在是深秋,花草都已经凋谢枯萎,只剩下一些枯枝败叶耸立在院子里。

    李休进到院子第一时间就冲进厨房,刚才他刚醒来时只感到全身很冷,现在走动了片刻感觉身上有了几分暖气,但随即又感到腹中饥渴难耐,所以这才冲进厨房想找点吃的。

    锅,是空的,米缸,也是空的,李休翻遍了整个厨房,结果除了盐巴等一些调料外,根本没有任何可吃的东西,这让他不由得有些泄气,同时也有些疑惑,他好歹也是个小地主,不至于混得这么惨吧,家中怎么会连一粒粮食都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