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三章 送粮食的佃户
    李休一脸纠结的看着面前满是口水的烧鸡,实在没勇气下嘴,这让中年人有些不耐烦的道:“又怎么了,我都已经把脏的地方吃掉了,难道还有什么问题?”

    “有……有口水。? 〔{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李休自认是个诚实的好孩子,所以决定实话实说。

    果然不出意料,中年人听到后脸色更黑了,隐隐然已经处于爆的边缘,这让李休不禁有些担心,眼睛四下里踅摸,想找块砖头之类的防身。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中年人虽然看起来像个不法分子,但涵养却不错,至少没有动手打他,而是忽然张开大嘴,“喀嚓喀嚓”的把整个烧鸡全都吞了进去,连骨头都嚼碎了咽下去,然后这才怒声大吼声道:“早就听说你是个书呆子,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的臭毛病,当年马某人和你爹在战场上一个锅里吃饭,也没见他嫌弃过马某的口水!”

    这个中年人吼完之后,这才气呼呼的回到位子上继续钓鱼,估计他这半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嫌弃。李休听到对方的话却是心中一惊,因为对方说话时完全是一副长辈训斥晚辈的语气,从对方的话中也能听出他已经认出了李休的身份,而且还和李靖是战友,但是李休想了半天,想出不少姓秦、姓程或姓李的,却唯独没有姓马的!

    白挨了一顿训斥,李休还不能还嘴,若是放在平时,他恐怕早就没脸再呆在这里了,不过现在肚子要紧,所以只能厚着脸皮盯着鱼浮,心中祈祷希望快点有鱼上钩,这样他也可以早点离开这里,不过可能是李休的运气不好,也可能是因为鱼饵太过简陋,他坐在那里好一会儿也没等到鱼儿上钩。

    旁边的中年人看着依然稳坐钓鱼台的李休,脸上却露出失望的表情,其实在刚开始时,他就已经认出李休的身份,他和李靖虽然只是泛泛之交,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儿子挨饿,虽然李靖说不认这个儿子,但毕竟血浓于水。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故意扔过去一只烧鸡试探一下李休,刚开始李休的表现出来的骨气让他感觉还不错,不愧是李靖的儿子,可是接下来李休的表现却让他十分失望,一个大男人竟然表现的像个女人一样计较,一点也没有男人的豪迈,这可不像是武将之后,估计也是读书太多,所以才读傻了,另外他还想到李休竟然把鱼线上挂那么多的鱼钩,更是显得幼稚可笑,估计也只有他这种书呆子才会想出这样的办法。

    不过就在中年人刚想到这里,忽然只见旁边的李休猛然提杆,鱼线一下子崩的笔直,随后一条肥大的草鱼被提出水面,看起来足有七八斤重,这让李休也是兴奋无比,终于可以吃顿饱饭了!

    当下李休把这条活蹦乱跳的草鱼提上来装进竹篓里,收起鱼杆准备回家做饭,不过在走之前,他还十分有礼貌的向中年人行了一礼,也没再说什么,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没想到这小子还有几分****运,这样都能钓到鱼?”看着离开的李休,中年人也不由得摸着下巴露出惊讶的表情道,不过这也只是让他小小的惊讶一下,并没有因此将李休放在心上。

    李休提着鱼兴冲冲的回家,不过眼看着就要到家时,却忽然看到家门前竟然有人站在那里等候,走近了才现对方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身穿着补丁摞补丁的粗布短袿,黝黑的脸上满是皱纹,手脚也格外的粗大,一看就是那种老实巴交的农户。

    当看清门前这个人的长相时,李休就在上一个李休的记忆中翻找了一下,很快就找到这个人的信息,对方姓刘,也没什么正式的名字,因在家中行大,年轻时被人称为刘大,年纪大一些就被称为刘老大,是李休仅有的五家佃户之一,他家就住在小河对面的小庄子里,庄子的名字也以李休的姓氏为名,就叫李家庄子。

    “刘叔你怎么在这?”李休看到刘老大十分客气的道,在李休的记忆里,刘老大好像和李休去世的母亲有些拐弯的亲戚,人也老实本分,以前也一直是他帮着李休打理李家庄子,所以李休对刘老大也十分尊敬。

    “主家,今年闹蝗灾,您心善免了大家伙的租子,连田税都自己扛下来,我们感激主家的恩德,但主家您也要吃饭,所以我们几家佃户各出了些粮食,磨了两袋子白面给您送来,毕竟您也要过这个冬天不是!”刘老大十分恭敬的向李休行了一礼,然后拍着身边车子上的袋子道。

    “粮食!”李休听到刘老大竟然是给自己送粮食的,当即也不由得激动起来,恨不得立刻就收下,不过他很快又想到之前那个和狗抢窝头的孩子,再看看面前满身补丁的刘老大,这让他一时间也感觉心中像是被什么堵住似的,过了好半天才开口道,“刘叔,今年冬天你们的粮食够吃吗?”

    “这……”刘老大听到李休的问题先是一愣,随即脸上也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道,“哪能哩,每年冬天的粮食都不够吃,更别说今年还遭了灾,不过我们有手有脚的,冬天就出去找点活干,不但管饭有时还有工钱,熬一熬也就过去了。”

    刘老大说的轻松,但是李休却听得心中沉重,冬天哪有那么多的活干?同时这也让他十分的感动,刘老大家中有老有小,家里的粮食本来就不够吃,却还能想着给自己送来一些,两袋面粉看似不多,但是省一省也能够他熬过一个冬天,如果他想不到赚钱的办法,这两袋面粉恐怕就是他的命根子了。

    “主家,我帮你面粉送到厨房吧!”看到李休沉默不语,刘老大再次憨厚的一笑道,他知道李休是读书人,面皮比较薄,生怕他不收,所以才主动开口。

    李休不是死要面子的人,而且他也的确急需粮食救命,所以他也没有再矫情,当下道谢并且打开门让刘老大把独轮车推进去,然后刘老大帮李休把面粉扛到厨房放到面缸里,面缸上有盖子,不用的时候用石头压住,这样就不怕老鼠偷吃了。

    扛完面粉后,刘老大又从独轮车上拿出一块豆腐放在厨房的案板上笑道:“主家,回来时路过集市,我知道您喜欢吃青菜,但现在青菜已经涨到十文钱一斤,简直可以换半斗粮食了,而且还有价无市,所以我只能给您买了块豆腐下饭。”

    “刘叔有心了!”李休心中再次涌起一股暖流,不过随即他又有些好奇的问道,“刘叔,现在青菜的价格很贵吗?”

    “当然贵了,两个月前秋菜刚下来时,一文钱就可以买一大堆,可是现在天气渐冷,眼看就要入冬下雪了,青菜也越来越少,价格是翻着跟斗往上涨,而且现在还不是最贵的时候,等到再过一个月,那可就有钱也买不到了。”刘老大开口解释道。

    李休听到这里点了点头,其实据他所知,唐朝时冬天并不是没有青菜,比如已经有人利用温泉在冬天培养蔬菜,只是出产量极小,全部都由皇室把持,不过皇室成员众多,有时还要赏赐大臣,估计连现在的皇帝李渊,在冬天时也不是每顿都能吃上新鲜的蔬菜,也许这倒是个赚钱的办法?

    接下来李休又和刘老大聊了几句,然后这才送他出去,等到刘老大离开后,他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度冲进厨房,准备升火做饭,唐朝人升火还是用的火镰,李休好不容易才把火升起来,然后在锅里加水,并且抓了几把面粉撒进去做了一锅最简单的面汤,顺便还切下一小块豆腐用筷子打碎,撒上盐做了一道没有小葱也没有香油的小葱拌豆腐,至于那条草鱼则被他扔在一边,因为处理起来实在太花时间了。

    面汤刚一做好,李休立刻急不可耐的给自己盛了一大碗,一边喝一边被烫的“嗷嗷”直叫,好不容易等到一碗面汤下肚,李休这才感觉整个人充实了许多,没有经历过饥饿的人,恐怕很难体会到那种肚里有食的幸福感。

    最后李休一连喝了三大碗面汤,拌豆腐也被吃的干干净净,这时他才打了个长长的饱嗝,一脸幸福回到卧室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人吃饱了就容易犯困,李休也不例外,最后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等到李休一觉醒来,西边的窗子已经黄,看样子已经到了黄昏时分,吃饱睡够的李休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脑子也变得十分灵活,摆脱了前世那种忙碌的生活,现在他感觉像是卸下了一个巨大的包袱似的,全身都轻松无比。

    “还是得想点办法赚点钱啊,至少让自己,以及刘叔那些佃户们在今年冬天不必挨饿。”李休这时忽然开口自语道,想要享受悠闲的生活,钱肯定是必不可少的,否则吃什么穿什么,连吃穿都无法保证,那他还享受个屁啊?

    想到这里,李休立刻开始考虑起赚钱的问题,先他想到的就是之前从刘老大那得到的信息,如果自己能够在冬天把青菜种植出来,肯定可以大赚特赚,不过想要种青菜,就必须建一座温室大棚,这肯定需要不少的投入,可是以他现在的情况,到哪去找钱来建温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