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四章 赚钱的办法
    钱生钱永远是最容易的,想要白手起家实在太困难了,李休想了半天终于还是暂时放弃了建温室的想法,决定先想个投入少见效快的赚钱办法,等到有了一定的积蓄再建温室也不迟。〈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不过李休虽然比唐朝人多出一千多年的见识,但想要在短时间内想出一个几乎没有投入的赚钱办法也并不容易,所以他在床上躺了半天,办法想出不少,但都不适合现在的他,最后他也有些烦躁,干脆从床上起来,打算到外面转一转换换心情,说不定可以想出什么好办法来。

    黄昏时分,院子背后山峦起伏,在夕阳下如同一条蜿蜒的黄金巨龙,面前是一条缓缓流淌的小河,粼粼的河面上有几只不用迁徙的候鸟在嬉戏,当李休走近时,水鸟受惊,翅膀快的拍打着水面,最后迎着夕阳飞上天空,真应了那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李休欣赏着这在后世难得一见的美景,脚步也不由得轻快起来,不知不觉中他来到河边,踩着几根原木搭成的小桥来到对岸,河岸旁边就是属于李休的几十亩田地,全都是最上等的田地,每年的出产也不少,可惜这几年的光景不好,天灾**不断,所以才让李休和佃户们的生活都不太好过。

    过了小桥就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田间小路,小路的尽头就是刘老大他们这些佃户居住的李家庄子,现在正值晚饭时分,庄子里不多的几户人家都冒起了炊烟。看到这里李休忽然涌出一个想法,他想亲眼看一看刘老大、这些处于大唐社会最底层的佃户们平时都吃些什么?

    上面这个想法刚一出现在李休的脑海中,立刻如同野草一般疯长起来。不过空手拜访实在有些不合适,所以李休转身回家把今天钓的那条草鱼提在手里,这才回到村子里找到记忆中刘老大的家。

    这是座占地不大的院子,周围用一圈篱笆围起来充当院墙,大门也只是个木架子,一个可以活动的篱笆充当大门,院子里只有三间茅草屋,左边有间草棚子充当厨房,站在院子外可以看到刘老大和他婆娘正在厨房里做饭,三个孩子正在院子里玩,最大十一二岁,小的才三四岁,据李休所知,刘老大本来还有两个儿子,年纪比李休还大,但是在几年前全都死在了战场上,这种情况在初唐时期十分常见,几乎家家都有人死在战乱之中。

    “刘叔!”李休在门外开口叫道。

    “呦,主家您怎么来了?”刘老大看到门外的李休,急忙放下手中的柴火迎出来道,并且还十分热情的请李休进院子,相比之下,刘老大的婆娘和几个孩子看到李休时,一个个都显得有些局促,特别是那个最大的十一二岁的女孩,更是抱着弟弟飞快的跑进屋里。

    “刘叔,今天多谢你给我送去粮食,刚好今天我钓了条鱼,就给你们送来了!”李休笑着将手中的鱼递过去道。

    “主家您太客气了,来我这里还带什么鱼啊。”刘老大虽然嘴上推辞,但却笑得十分灿烂,因为李休能够带着礼物上门,说明对他的重视,所以他说完也没有推辞,接过草鱼顺手递给自己的婆娘道,“去,把鱼煮了,再让素娘去打点酒来,我和主家喝上……”

    “刘叔,酒就不必了,咱们就这么聊几句就行!”没等刘老大把话说完,李休就急忙制止道,前世时他就十分厌恶酒的味道,不过有时为了应酬根本推脱不掉,结果每次喝完酒都会大吐特吐,现在穿越到大唐,他已经下定决心再也不喝酒了,更何况现在是灾荒年,酒的价格肯定更贵,刘老大家连过冬的粮食都不够,所以更不能让他破费了。

    刘老大本来坚持要买酒,但是李休却执意不让,这才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然后两人就在厨房旁边的小桌子边坐下闲聊,不一会的功夫,刘家婆娘把鱼煮好端上来,不过李休却是心中苦笑,大唐这个时代的烹饪技术还很原始,除了煮就是烤,像炒菜之类的烹饪手法还没有出现,比如眼前这条鱼,其实就是白水加盐煮熟就成,葱姜蒜也没有,鱼腥味直冲鼻子,李休挟了一筷子就不想再吃第二口。

    相比之下,刘老大却连吃了几大口鱼肉,脸上也露出享受的表情,似乎是在品尝难得的美味一般。这时刘家婆娘也招呼孩子们在厨房里吃饭,这些孩子看到李休面前那条煮鱼时,一个个也都露出眼馋的神色,不过很快他们就被刘家婆娘训斥了几句,之后只敢偷偷的向李休这边看一眼,随后就像是做贼似的低下头。

    看到这里,李休也不由得暗叹一声,对于初唐百姓生活之困苦也有了更加深刻的体会,这时刘家婆娘端着两碗饭送上来,而当李休看清碗里的东西时,心中更是一抽,因为碗里是一种黑中带黄的粥,散着一种让李休即熟悉又陌生的味道,前世时他也是农村出来的孩子,小时候他记得有人家喂猪,那种猪食就是这股味道,而猪食一般都是用磨面剩下的麸皮,加上一些野菜煮成的,和他眼前的这碗东西几乎没什么区别。

    “刘叔,你们平时就吃这些吗?”李休当下沉声问道,想到之前刘老大给自己送去的那两袋子白面粉,再看看眼前这碗猪食,让他的眼睛也不由得有些酸涩。

    “嘿嘿,今年光景不好,能有口吃得就已经要感谢老天爷了!”刘老大憨厚的笑着道,笑容中还带着几分不好意思,因为李休可是稀客,他本来不应该用这些简陋的吃食待客的,但是现在天色已晚,李休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做好饭了,所以只能暂时将就一下了。

    “今年虽然闹了蝗灾,但最后不是抢收一些粮食吗,刘叔你们也不要太苦了自己和家人。”李休以为刘老大不舍得吃粮食,所以才开口劝道。

    “主家您有心了,不过粮食虽然有些,但从现在到来年还有三个月,而且之后又要熬过一个春荒,加在一起足有半年时间,家里的那点粮食可不敢乱吃,是要留着救命用的!”刘老大说到最后时,脸上也露出凝重的神色,他这一生度过了无数次饥荒,早就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他的精打细算中,每一粒粮食都要用到刀刃上。

    “刘叔,我觉得咱们不能只靠苦熬过日子,得想个办法挣点钱改善一下庄子里的情况。”李休听到这里再次暗叹一声,最后终于说出了心中的想法,虽然他暂时还想不到什么挣钱的好办法,但办法迟早会有的,前提是他要把这些佃户们组织起来,否则光靠他一个人恐怕很难成事。

    听到李休的话,刘老大憨厚的脸上也露出兴奋的神色,当下一拍大腿道:“主家这句话说到我的心坎上了,只不过我们这些佃户没什么见识,也想不出挣钱的办法,主家您是读书人,肯定比我们这些人有见识,而且主家您对我们这些佃户又有大恩,所以只要您一句话,无论让我们做什么都行!”

    李休等的就是刘老大这句话,不过赚钱的办法他虽然有不少,但适合现在情况的却暂时没有想到,这让他也不由得有些头疼。

    “啪!呜呜~”正在这时,忽然旁边的厨房里先是一声清脆的巴掌响,紧接着又是一个孩子的哭声,以及之后刘家婆娘的怒骂声,这让李休也有些惊讶的扭头看去,结果只见刘家那个最小的孩子正在大哭,脸上还带着一个明显的巴掌印,而刘家婆娘一边骂一边趴在地上捡着什么?

    “瓜婆娘,吵什么吵,没看主家在这里!”刘老大这时也瞪眼对自己的婆娘骂道,毕竟家里有客人,这么吵是对客人的不尊重。

    “怎么了?”李休这时也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结果只见刘家婆娘趴在地上将一粒粒的黄豆捡起来,而那个哭喊的孩子嘴里也有几粒刚刚嚼烂的豆子,这让他一瞬间似乎猜到了什么?

    “弟弟偷吃黄豆!”这时那个最大的名叫素娘的女孩开口解释道,她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不过在李休的记忆里,素娘好像已经十三四了,按照大唐的习俗,马上就要出嫁了,只是因为常年的营养不良,看起来十分的瘦小,平板似的身材根本不像是要育的样子。

    “败家玩意,给我狠狠的打!”刘老大听到这里也气的指着儿子大骂。

    “刘叔,几粒黄豆而已,孩子吃了也就吃了,您也别生气了!”李休急忙劝解道,说完还把自己的那碗粥端起来,并且挟了几块鱼肉放在上面,这才送到正在嚎哭的孩子面前,结果这个小家伙立刻不哭了,两只脏兮兮的小手端起比他脸还大的碗就大吃起来。

    李休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刘老大当下瞪了小儿子几眼,然后这才无奈的对李休道:“主家您不知道,这些黄豆不是我一家的,而是我们五家佃户好不容易才攒下的,而且也不是给人吃,主要是给庄子里唯一的一头耕牛养膘用的,只有秋天让牛养好膘,来年它才有力气干活,其它佃户相信我,才把所有豆料交给我保管,如果让人知道我儿子偷吃豆料,说出去那可就丢大人了!”

    听到刘老大的话,李休才想起来庄子里还有一头牛,对于庄户人家来说,耕牛的命比人命还金贵,哪怕人挨饿,也不能让牛饿着,因为整个庄子的人都指着这头耕牛干活,所以耕牛的伙食标准比人还要高,平时除了吃草料外,还要吃豆类补充体力,干活时甚至还要吃鸡蛋等高蛋白食品。

    “咦?豆子?我有办法了!”李休这时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一条可行的财道路,这让他也不由得喜形于色,甚至高兴的差点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