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十章 请马爷吃饭(求推荐收藏)
    将刘老大他们安顿好后,李休回到家中的第一件事不是想办法帮刘老大他们报仇,反而一头扎进厨房准备做菜。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没错,就是做菜,昨天送来的肉还没有吃完,猪头与猪脚也没有处理,各种调料他早在之前就让刘老大买回来了,就差做成菜了。

    猪头最不好处理,所以李休第一个先把猪头拿过来,整个猪头已经清洗干净,他用大刀把猪头劈成两半,然后用开水烫了一遍,这才下锅煮,煮到八分熟时再捞出来,并且放到冰冷的井水里泡着备用。

    本来猪头做成扒烧猪头最好吃,至少李休很喜欢这道菜,但是一来这道菜做起来太复杂,耗费的时间也太长,李休虽然喜欢吃,但也只知道大概的做法,他也没信心一次就做成,所以才改成另一种做法,那就是蒜泥猪头肉,辛辣爽口吃着香,而且还吃不腻。

    蒜泥猪头肉关键是煮熟后用冷水泡,而且还得换几次水,最后使得肉白质地硬,用刀切的薄如纸,这样拌上蒜泥才好吃。

    趁着泡猪头肉的时间,李休把猪脚也切成几块,焯水后加入各种调料炖煮,这次做的是卤猪脚,大火烧开后转为小火,足足煮上一个多时辰,直到汤汁浓稠晶亮,带着几分胶质感时,这才算成功。

    另外昨天包饺子还剩下一大块肉,肥瘦相间刚好做红烧肉,等到三道肉菜做后,李休又用大火爆炒了份绿豆芽,总算是把这三荤一素的四道菜全都做好了,然后拿出食盒把四道分别放进去,看了看外面,刚好临近中午,这才微微一笑提着食盒走出院子。

    立冬已过,今天的天气也不怎么好,头顶上是一层厚厚的乌云,看样子似乎是想下雪,黄渠中的河水倒是很清澈,只是河边已经结了一层薄冰,看样子用不了多久,整个河面就会被冻住,看来大唐的冬天比后世来的要早一些。

    依然是那棵枯死的大柳树下,被刘老大他们称为马爷的中年人手持着笔直的钓竿,端坐在竹榻上等候着鱼儿上钩,李休这时忽然有种错觉,现在自己的不就像是一条河中的小鱼,看似自由自在,但其实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掌握。

    想到上面这些,李休忽然叹了口气,看来之前自己想的有些太过简单了,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当下只见他走到马爷的旁边,也没打搅对方钓鱼,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里,表情也十分恭敬,毕竟有求于人,自然要拿出一副求人的样子,他可不认为自己身上有什么王霸之气,震一震就能让人哭着喊着跑上来主动帮忙。

    对于李休的到来,马爷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看样子他不但脾气怪,而且还是个小心眼,对于上次的事依然是耿耿于怀,这让李休也不由得苦笑一声,看来想要达成自己的目的,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也只能尽量努力,接下来就要看天意了。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李休站了小半个时辰,最后眼看着到了中午,马爷这才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道:“小子,在我旁边站半天也不说话,到底是何居心?”

    “呵呵,上次晚辈多有得罪,这几天一直感到十分惭愧,所以准备了几样小菜,以此来向马叔赔罪!”这位马爷和李靖算是战友,年纪又比李靖小,所以李休自然称对方为马叔,而且他对求助的事只字未提,因为怎么求助也是一门技巧,需要循序渐进,否则就可能欲则不达。

    “赔罪?”马爷这时却饶有兴趣的看了李休一眼,犀利的目光似乎能够看透人心,紧接着忽然一笑道,“你这个罪赔的是不是有点晚了,竟然等了大半个月才跑来赔罪,这可有些不合常理,该不会你有什么事情要求我吧?”

    妈蛋,能从家奴做到大将军的人,果然不是好糊弄的家伙!李休听到这里也是心中一惊,不过他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反而长叹一声露出委屈的表情道:“马叔,我们也算是邻居,今年庄子上的情况您也知道,说句不怕您笑话的话,那天我之所以来钓鱼,就是因为家中连一粒粮食也找不到,李家庄子里的佃户也天天吃猪食,小孩子都饿的和野狗抢吃的,所以晚辈这半个多月没干其它的事情,每天起早贪黑的想办法改善佃户们的生活,好不容易才有点起色,我家中也有了点存粮和铜钱,这才备下几样小菜来向马叔赔罪!”

    李休说话时一脸的真诚,因为他说的本来就是实情,只是隐瞒了一些细节而已。马爷也一直关注着李休脸上的表情变化,结果自然一无所获,不过他还是有些不相信的道:“半个多月你能做什么,竟然还大言不惭的改善佃户的生活,虽然你只有五家佃户,但也有几十张嘴,不是我小瞧你,今年冬天你家佃户不饿死几个已经算是老天保佑了!”

    听到马爷的这些话,李休也不生气,甚至连辩解都没有,直接把食盒打开,然后把里面的菜拿出来,食盒分为几层,每层一盘菜,最上层的是蒜泥猪头肉,结果马爷看到后哑然失笑道:“你这赔罪也不怎么诚心啊,竟然请我吃猪头,怎么就没点好肉啊?”

    李休现这个姓马的不但脾气怪、心眼小,而且嘴巴还很贱,不过他有求于人,所以决定当做没听到,继续拿出第二盘菜,这次是卤猪脚,虽然红彤彤的看起来十分诱人,但是马爷依然一眼看出这是猪脚,当下再次笑道:“猪头猪脚,下盘菜不会是猪尾巴或猪下水吧?”

    听到这里,李休真恨不得把昨天的猪大肠拿出来塞到对方的嘴里,而且还是没洗的,不过小不忍则乱大谋,所以他决定一忍再忍,继续拿出第三盘红烧肉,这下终于让马爷有些改观的自语道:“这才有点诚意,不过这肉闻着倒是挺香,就是不知道吃起来怎么样?”

    最后李休拿出炒豆芽,这下马爷才终于眼睛一亮道:“这个好,豆芽这东西在长安城可抢手的很,平时很难买得到,今天府中的管事就没有买到,没想到你竟然送来一盘!”

    马爷说着也不和李休客气,抄起筷子先吃了几口豆芽,结果豆芽刚一入嘴,立刻引得他大声称赞,连说“好吃”,豆芽本身又嫩又脆,爆炒才好吃,可是大唐这个时代的厨师还没有明炒菜,哪怕是公主府中的厨子也只是把豆芽煮熟后凉拌,自然没有李休做的好吃。

    一连吃了几大口豆芽,马爷这才将目光转向旁边的肉菜,本来对于权贵来说,猪肉是贱肉,一般有品味的权贵都不屑于吃猪肉,不过马爷本来就是家奴出身,而且又是武将,所以他可没那么多的臭讲究,当下挟起一块红烧肉扔到嘴里,只感觉到这块猪肉肥而不腻、软糯香甜,使得他再次瞪大眼睛,他没想到猪肉也能做的这么好吃?

    接下来他又品尝了一下卤猪脚和蒜泥猪头肉,现也是各有特色,四道菜虽然味道不同,但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十分美味,而且这四道菜的做法也十分新奇,至少他从来没吃过类似的菜,这让他也感觉胃口大开,连吃了几大口菜后,忽然向李休一伸手道:“拿来!”

    “什么?”李休却愣在那里不明白马爷要什么,而且看对方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好像要的是一件他本来就应该准备的东西,结果一时间两人大眼对小眼,谁也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酒啊!”过了好半天,马爷这才大声道,既然是赔罪,连菜都准备好了,怎么可能没有酒,而且几样菜都是如此的美味,那么与之相配的美酒肯定也不同寻常了。

    李休听到这里才终于反应过来,倒不是他故意没准备酒,而是他早就打定主意不再喝酒,所以脑子里根本没有酒的概念,这时反应过来也已经晚了,不过这也难不****休,当下只见故意摇头叹息道:“酒是穿肠毒药,马叔还是少饮为宜,而且如此美味的菜肴,小侄实在找不到可以与之相配的美酒,所以索性就没有准备!”

    “屁!我看你是忘了准备,要么就是你没钱买酒!”这位马爷太不好糊弄了,一下子就猜到了事情的真相,不过他也没怎么生气,扭头从自己的食盒里拿出一个小酒坛和一个酒碗,拍开酒封倒了一碗酒,然后放到李休面前,自己直接拿起酒坛灌了几口大叫道,“好酒!痛快!”

    被马爷一下子拆穿了,李休也感觉有些尴尬,不过他这张脸皮也早就历练出来了,很快就恢复了冷静,当下看了看面前的这碗酒,然后低下头闻了闻,随即就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

    碗中的酒色如琥珀,正是中国最古老的黄酒,李休之所以露出嫌弃的表情并不是说眼前的黄酒不好,而是嫌弃马爷的表现,因为黄酒一般不会过二十度,可是看对方喝酒时豪迈的动作与言语,却像是喝六十度以上的二锅头似的。在后世时,黄酒被人与儒家文化结合起来,所以又被称为文人之酒,当然女人也可以喝,像眼前马爷这种八尺大汉,一脸豪迈的喝着黄酒,怎么都让人感觉有些滑稽。

    “小子,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嫌弃我的酒不好?”马爷不但嘴贱,眼睛也很尖,一下子就看到李休脸上嫌弃的表情,当下把酒坛重重的一顿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