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十一章 老狐狸
    “马叔误会了,您的酒自然是好酒,只是小子滴酒不沾,所以才感到有些遗憾。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李休面不改色的撒谎道,这也是前世带来的坏毛病,说谎几乎都快成他的本能了。

    “你这小子满嘴没一句实话,亏你还是个读书人!”马爷白了李休一眼道,他这半辈子什么人都见过,李休的那点把戏自然瞒不过他,不过正所谓吃人嘴短,看在李休送来这些美味菜肴的份上,他也懒得和李休计较。

    “读书人怎么了?历史上撒下弥天大谎的哪个不是读书人?”李休听到这里却是暗自腹诽一声,当然他没敢真说出来,只是笑了笑开口道,“马叔,您觉得这几道菜还合胃口吗?”

    “味道不错,能把猪肉做的如此美味,也算是你有心了,另外还有这道豆芽,也不知道你家中的厨子是怎么做的,比我们公主府的厨子做的好吃多了。”马爷这时衷心称赞道,他并不知道这些菜全是出自李休之手,毕竟在这个年代,厨子和屠夫一样都是贱业,李休再怎么说也是贵族出身,在他看来根本不可能懂得做菜。

    “呵呵,马叔你可真是好眼力,这道炒豆芽的烹饪方法的确与众不同,做菜时先要倒入油,等到油热后加入调料,最后这才倒进豆芽并且大火爆炒,只有这样做出的豆芽才好吃,只是可惜……”李休刚开始兴致勃勃的向马爷介绍着炒豆芽的方法,不过最后却忽然语气一沉,话也故意只说了一半。

    “可惜什么?”果然,马叔虽然精明过人,但也落入李休的语言陷阱,不由自主的就问出李休想让他问出的话。

    “可惜以后再想吃炒豆芽,我就得花钱去买别人做的豆芽了。”李休这时长叹一声,脸上也露出一种萧索的表情道。

    “这倒是奇了,难道你现在吃的豆芽就不是买别人的?”马爷一时间也没明白李休话中的意思,估计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李休这样的书生竟然还懂得豆芽。

    “当然不是,不瞒马叔,事实上豆芽其实就是晚辈明的,然后传给我名下的那些佃户,这段时间市面上买卖的豆芽,几乎都是我的佃户生产的。”李休淡笑着开口道,终于把话题引到豆芽上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听到李休的话,马爷也不由得露出惊讶的表情,上下打量了他几眼,这才认真的道:“小子,刚才你说要带领着佃户们吃饱饭,我还以为你是在吹牛,现在看来我真是小看你了,不过你说以后要花钱买别人的豆芽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有人眼红,要抢你豆芽的生意?”

    “马叔真是料事如神,今天早上我庄子上的佃户去城中准备卖豆芽时,却在城外被一伙来历不明的人拦住,并且逼问他们豆芽的秘诀,佃户们自然不肯说,结果就遭到了一顿毒打,若不是后来我的佃户谎称自己是公主府的佃户,恐怕连腿都要被打折了。”李休这时实话实说道,同时对马爷的精明也更感佩服,自己只提了一句,他就能猜到有人眼红豆芽的生意,不过这样的老狐狸可不好对付。

    李休刚在心中称呼马爷为老狐狸,只见对方就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忽然停下开口道:“李家小子,这恐怕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吧,绕那么大的一个圈子你也不嫌累得慌?”

    果然被一眼看穿了,对此李休也早有准备,只见他面不改色的叹了口气道:“马叔果然慧眼如炬,既然如此,晚辈也就不绕圈子了,物华珍宝,有德者居之,晚辈也是个有骨气的人,那些人想要抢走我庄子上豆芽的秘诀,我是万万不会屈服的,不过对方来头不小,只凭我一人之力只能是以卵击石,所以晚辈愿意用豆芽的秘决与公主府合作,两家共同做这桩生意,不知马叔意下如何?”

    “你想与我们公主府合作?”马爷听到这里也是愣了一下,本来他还以为李休是想厚着脸皮请他帮忙震慑一下那个想抢豆芽生意的人,却没想到对方竟然直接开口提出合作的事,这让他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

    “不错,马叔您别小看豆芽,这东西成本小收益大,只靠我庄子上的那些佃户,每天就可以带来数贯的利润,如果扩大生产的话,虽然价格会有所下降,但利润依然十分可观,今天有人对豆芽起了贪心,就算我想办法赶走了对方,日后难免会有其它的人动心,所以还不如找个大靠山一起合作,而说起靠山,这大唐除了皇帝陛下,还有什么人能够与公主殿下相比?”李休说到最后时,还小小的拍了一下公主府的马屁。

    “哈哈哈哈~,小子你最后的话我爱听,整个大唐除了陛下外,也的确无人敢惹我家三娘子,就算是太子和秦王殿下,遇到事情也得让我们公主几分,不得不说你很有眼光!”马爷对李休的马屁十分受用,当下开怀大笑道。

    “那马叔您同意了?”李休听到这里也是面带喜色的道。

    “不好意思,我拒绝!”马爷却忽然摇头道。

    “为什么?”李休这时也大为意外的叫道,本来一切都按照他原来的计划进行,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却没想到对方竟然不按常理出牌,竟然拒绝了他的提议,要知道豆芽的利润可不小啊,难得他就一点也不动心?

    看到李休惊讶的样子,马爷却是淡定的一笑道:“小子,今天我就给你上一课,虽然还不知道想要抢你豆芽生意的人是谁,不过对方敢在城门附近动手,做事之前根本没有调查清楚你的身份,而且行事又如此的嚣张不知轻重,说明对方肯定有所依仗,这样的人在长安城并不多,不过无论哪一个,都不是好惹的。”

    说到这里时,只见马爷顿了一下接着又道:“另外还有你的豆芽生意,现在豆芽之所以能够为你带来不小的收益,关键就是你掌握着豆芽的秘决,不过你既然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让庄子里的佃户学会豆芽,并且挣到不少钱,这说明这个所谓的秘决并不复杂,甚至可能很简单,而且让豆子长成豆芽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现你所谓的秘决,到时别人也可以豆芽,那时你的豆芽生意还能挣钱吗?”

    啥叫心思缜密,李休今天终于见识到了,这个马爷外表粗豪,其实却是个心细如的人,仅仅从李休话中的一点线索就可以推断出事情的真相,这让李休也不禁目瞪口呆,对于这种人,他只能在心里写下一个大大的“服”字。

    “哈哈,看你的表情,我更加肯定自己的推断没有错了,为了一个随时都可能一文不值的秘决,让我们公主府去得罪一个不太好惹的人物,虽然我们公主府不怕得罪任何人,但这笔买卖也太亏了!”马爷这时再次大笑道,公主不在时,整个公主府就由他做主,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就更不能平白无故的给公主府树敌了。

    “你……你这也太没有道义了,哪怕是看在邻居的份上,马叔你也得帮晚辈一把吧?”李休这时也被对方的打了个措手不及,当下有些无奈的道。

    “咦,我本来是想和你讲道义的,明明是你直接就和我谈起了生意,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在商言商,你拿出来的商品没有诱惑力,我自然不愿意购买。”马爷笑呵呵的道,这时的他掌握着主动,而且他也有另外的打算,所以他一点也不着急。

    李休听到这里也为之气结,这位马爷之精明实在出乎他的意料,这也导致了他现在的被动地位,不过他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比如可以拿出一个更好的合作项目,只要对方能够动心,那么依然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小子,我看你也别再乱折腾了,以你的身份,只要表明自己是李靖的儿子,或者回李府找你爹认个错,毕竟父子间哪有化不开的仇恨,到时自然有你爹帮你出气!”这时马爷看到李休沉默不语,当下开口提议道,他也是一片好心,想要帮李靖和李休这对父子弥合关系。

    “不去,自从我离开李府的那一刻起,就再和李府没有任何关系了,更不会打着李府的旗号做任何事!”李休却是连想都没想就拒绝道,一来他和家里闹的那么僵,现在回去实在太没面子了,二来他也担心李府中有熟悉他的人,从他身上看出什么破绽,毕竟他可不是真正的李休。

    “真是头倔驴,和你爹的脾气一模一样!”马爷看到李休竟然这么固执,当下也是冷哼一声道,他做到这一步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以后也懒得再管李休和李靖父子的事。

    “马叔,刚才您不是嫌豆芽这桩生意不好吗,那咱们再来谈一桩更好的生意!”李休也不想再聊自己的私事,当下忽然转移话题道,这次他不信对方还不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