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十三章 懒散的日子结束了(求推荐收藏)
    看到李休坚持,马爷也没有再劝,当下再次吩咐道:“老七,你带我的名帖去一趟彭国公府,让他们把犯事的人都交出来!”

    “喏!”老七再次答应一声,飞身上马狂奔而去,从他出现到现在连一句废话都没有,神情也永远是冷冰冰的,一副帅酷狂拽**炸天的模样,这让李休有些怀疑他是不是面瘫?

    “马叔,就这么简单对方就会交人?”李休这时再次惊讶的道,一张名帖就可以搞定的这未免有些太出乎他的意料了,本来他还以为这位马爷怎么着也要亲自跑去王君廓那里问罪呢。[[{ 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你还想怎么样?王君廓又不在长安,府里只有一些家眷,老子总不能打上门去,而且像这种小事,顶多也就是他府上的管事指使人干的,我的一张名帖足以让他们交人了。”马爷看了李休一眼道,有时李休精明的另人指,有时却又表现的对一些事情一窍不通,这让他对李休也越来越感兴趣。

    “王君廓不在长安,那这件事不是他指使的了?”李休听到这里也再次一愣自语道。

    “废话,王君廓再怎么混帐,那也是大将军,他吃饱了撑的才会看上你那点蝇头小利?而且从去年开始,王君廓就一直在外打仗,根本没回过长安,所以这件事只能是他府上的人干的。”马爷听到这里再次白了李休一眼道。

    “有道理,不过这样看来,刚才我还真是冤枉他了。”李休听到这里也是点了点头,豆芽的技术对于他和庄子上的佃户们来说,是他们在这个冬天的立身之本,但是对于王君廓这种级别的人来说,却根本不值一提,所以指使抢夺豆芽生意的应该是他府上的人。

    “冤枉个屁,小子你要记住,在长安城里,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家奴,你以为王君廓的家奴那么大胆的强取豪夺,背后就没有他的故意纵容吗?”马爷这时却是冷哼一声道,对于权贵家的事,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果然,一个时辰后,老七再次策马而回,这次他身后还跟着一匹马,马上骑着一个胖子,马后还有十几个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家奴,只见那个胖子看到河边的马爷后,立刻从马上滚了下来,然后抖着全身的肥肉小跑着来到马爷面前恭敬的道:“小人王福见过马爷!”

    马爷这时却连看都没看对方,过了片刻这才开口道:“犯事的人都带来了吗?”

    “带来了,马爷容禀,这件事全都是府中的刘管事看中了豆芽的生意,这才指使人强抢,小人身为国公府的管家,对此事竟然一无所知,实在是罪该万死,不过还请马爷看在我家老爷的面子上,饶过小人这一次!”这位王管家满头大汗的开口道,脸上的灰尘被汗水冲开,形成一道道的沟壑,看起来有些滑稽。

    “你们府里的事老子不想管,不过动了我们公主府的人,那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王管家你看着办吧!”马爷说着十分悠闲的提起鱼竿,把鱼钩上的鱼饵给换了下来,然后再次抛进水里,说话时也不带丝毫火气。这逼装得有水平,李休不得不在心中给马爷点一万个赞。

    听到马爷让自己看着办,王管家头上的汗冒的更快了,因为这说明对方是不打算轻易的饶过他们,而且这件事若是不让马爷满意的话,那他们彭国公府就要得罪眼前这位马爷了,说起来马爷和自家老爷平级,按理说不用怕他,但关键是对方背后还有一位平阳公主,谁都知道公主最信任马爷,得罪他就是得罪公主!

    想到这里,王管家终于把牙一咬,扭头身后对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结果其中有五六个人立刻抽出棍子对身边的人动手,眨眼间剩下的人全都被打倒在地,其中就有那位被他推出来的刘管事,剩下的全都是今天早上动手的人,这些人光挨打却不敢还手,因为他们全都是王君廓的家奴,如果敢反抗的话,一家子都别想活了。

    被打的人痛的哭爹喊娘,但马爷却是无动于衷,这让王管家再次心中狠,终于对那些动手人吩咐道:“全都给我把腿打折!”

    随着王管家的吩咐,那些动手的家奴答应一声,下手也更狠更黑,随着几声清脆的骨折声,挨打者的一条腿全都被打断了,这让他们一个个都是抱着腿惨叫,更有几个干脆疼晕过去了。这下马爷终于有了反应,依然头也不抬的开口道:“好了,把人抬走吧,免得打扰到老子钓鱼!”

    “是是~,小人这就走!”王管家听到马爷的话如蒙大赦,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立刻让人把受伤的人拖走,很快就消失在官道上。

    整个过程顶多十几分钟,李休却看得目瞪口呆,直到这时他才忽然现,原来大唐这个时代的争斗竟然如此的****血腥,一不小心就可能断手断脚,看来自己之前的确想的太简单了,想要在大唐自由自在的生活下去,至少也要有自保的本钱,这个本钱可以是官职、武力、关系、名望等等,比如现在自己和平阳公主府拉上关系,那么就要好好的经营下去,如果平阳公主没那么早去世的话,倒是个不错的靠山。

    下午李休向马爷告别,第一时间去了庄子那里,并且把自己请马爷出手教训那些打人者的事讲了一遍,这让庄子里的佃户也都是高兴无比,刘老大又询问是否可以继续卖豆芽,当得到李休肯定的回答后,这个庄家汉子竟然喜极而泣,第二天竟然不顾伤势,带着其它几家佃户推着豆芽进了城,毕竟他们都穷怕了,现在有这么一个赚钱的机会,他们自然要抓紧时间,耽误一天那就是好几贯的收入,而且等到开春之后,这桩生意就做不成了。

    看到佃户们如此勤劳,李休都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因为自从解决了温饱后,他每天的生活就是吃和睡,要么就是坐在那里呆,脑子里一会想一想前世,一会想一想在大唐日后的打算等等,相比前世时紧张而忙碌的生活,现在的日子简直懒散的让人指。

    不过李休懒散的日子很快就到头了,因为昨天答应马爷合作冬天种植绿菜的事,本来李休想过几天再去找马爷,但没想到马爷是个急性子,第二天一大早,他还没睡醒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当他打开门时,就看到老七那张面瘫脸,然后只听对方干巴巴的道:“马爷请你过去!”

    李休这时连早饭都没吃呢,但这件事是他答应过对方的,无奈之下只能跟着小七离开家,这次不是去黄渠边,而是来到平阳公主的庄园。说起来李休和对方是邻居,但却没见过公主的庄园是个什么样子,因为双方住的地方隔着一片树林,当李休沿着黄渠绕过一片树林后,终于看到前面有一认规模宏大的庄园,远处还有不少的村庄,这些都是平阳公主的佃户。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看着面前平阳公主的庄园,李休这才现自己住的地方与眼前这片规模宏大的建筑群相比,简直就是小土屋与摩天大楼的区别,而且看看人家的佃户,竟然组成好几个庄子,每个庄子都不下百户,可是自己那边却只有一个五户人家的小庄子,同样都是人,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公主的庄园建在黄渠北岸,前面就是奔流而下的黄渠,左侧同样有条小河,两条河上都修着坚固的石桥,这让李休也在心中暗自誓,等以后有钱了,他也要修座大点的庄园,面前的河上也要建坚固的石桥,这样才显得有气派。

    穿过桥进入庄园来到前院,立刻看到马爷正扎着马叔在院子里练石锁,一块上百斤的大石锁在他手中如同玩具一般被抛上抛下,对于这种新奇的晨练方式,李休也感到十分好奇,但却不敢上前,万一对方失手了砸到自己怎么办,所以他乖乖的躲在一边的石桌边,关键是桌子上放着点心,他也没和对方客气,塞到嘴里先垫一下肚子再说。

    半个小时后,马爷终于满身大汗的放下石锁,一边擦脸一边来到李休面前道:“贤侄,今天请你来不为别的,就是想请你尽快的建一座你所说的温室,好把公主养的花草都搬进去,自从天气冷了之后,这些花草都被搬进屋子,但时间长了还是有些无业打采的,有些甚至已经开始枯萎了,所以你要抓紧时间啊!”

    看到马爷走近,李休不禁连退了两步,实在是对方身上的汗味太冲了。而当李休听到马爷大清早的找自己来,就是为了给公主修一座花房时,也不禁有些无奈,甚至他怀疑昨天马爷之所以答应合作,很可能是看中了温室可以养花草的原因,至于赚钱只是附带的。

    “马叔,你希望什么时候建好温室?”李休想了想开口问道。

    “当然是越快越好,三天怎么样?”马爷试探的开口道,其实他自己都觉得三天的时间太紧,李休肯定不会答应。

    不过出乎马爷意料之外的是,李休听到这里却是点了点头道:“没问题,但你要答应我几个条件,只要你能做到,三天之后肯定给你建好一座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