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十七章 昌乐之战
    昌乐县本是河南道东北端一个不起眼的小县城,但是在今年刚刚入冬之后,这里却忽然变成整个大唐的焦点,因为反叛的刘黑闼在这里集结重兵,准备继续向西攻入大唐的腹心之地,但是却没想到遇到太子李建成率领的大军,双方就在小小的昌乐县城下列开大阵,展开了一场决定大唐国运的生死之战。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刘黑闼自称汉东王,所以他的大军又称为汉军,昌乐城南是一片宽阔的平原,这里也是治军与唐军的主要战场,双方在这里已经大战数日,却依然不分上下,而且这时双方都已经杀红了眼,战场上的阴谋诡计都已经失去了作用,只剩下纯实力的比拼,谁能够坚持到最后,那么谁就可以赢得这场战争。

    “杀杀杀~”唐军这时已经出动了最精锐的陌刀队,对面的汉军也动用了从突厥借来的精锐骑兵,这两支精锐之师终于在战场上生了碰撞,血肉与残肢四处飞舞,人命在这里真正的变成了草芥。

    唐军的后方,一个相貌英俊的青年男子骑在马上,一脸漠然的看着面前的交战景象,他正是大唐的太子殿下,李渊的长子李建成,本来他身为太子,根本不需要他亲自领兵,这几年他的那位好弟弟率兵东征西讨,立下不少汗马功劳,这让他也感受到强大的威胁,所以这次才主动要求领兵,只要能够平定刘黑闼,他的太子之位就无人可以动摇。

    “大哥,是时候了!”在这片铁与血的战场上,忽然一个清脆柔顺的女声响起,也惊醒了深思中的李建成。

    当下只见李建成扭过头,一脸微笑的看着旁边身穿铠甲的女子道:“三妹,你有把握吗?”

    能被李建成称为三妹,自然正是那位赫赫有名的平阳公主,只见平阳公主顶多二十出头的年纪,一张标准的鹅蛋脸,五官精致皮肤白皙,长相十分柔美,如果她这时换下铠甲穿上女装,立刻会变成一位倾城倾国的大美女,恐怕第一次见到她的人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位大美女竟然是位威风凛凛的女将军。

    “现在已经到了决战的关键时刻,无论有没有把握,我都要尽力一试,尽快的结束这场战争,已经有太多的将士死在这里了!”只见平阳公主秀气的长眉一挑,脸上也露出几分果决之色道,仅仅一个挑眉的动作,竟然让她本来柔美的五官变得英气勃勃,让人不敢直视。

    “三妹,你还是那么心软!”看着自己的这个妹妹,李建成本来冷漠的脸上也难得露出关切的神色,他母亲窦皇后一共有五个孩子,平阳公主是唯一的女儿,他身为大哥,对自己这个妹妹自然也十分的关心,而且凭心而论,李家对平阳公主的亏欠也太多了。

    “每个将士背后都有自己的父母妻儿,早一点结束战争,就能少死一些人,所以还请大哥下令,让我们娘子军出战!”平阳公主说完再次向李建成请求道。

    “去吧,不过你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哪怕输掉这场战争,我也不希望看到你受伤!”李建成说到最后时,脸上也露出关切的神色,他们的母亲早逝,父亲李渊又没时间顾家,所以在小的时候,一直都是李建成照顾着平阳公主这些弟弟妹妹们,兄妹间的感情自然很深。

    “多谢大哥!”平阳公主脸上也露出几分温馨的笑容,随后调转马头来到大军的后方,这里正有一支万人大军枕戈待旦,做好了随时出战的准备。

    “娘子军听令,杀!”随着平阳公主的一声令下,万余人的娘子军中立刻响起一阵奇特的鼓声,军中将士踩着鼓点绕到战场的左侧,随后突然杀出,如同一柄利刃般直插汉军的左翼。

    本来交战的双方杀的难解难分,战场上维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可是当一万余人的娘子军突然杀出时,立刻打破了战场上的平衡,而且娘子军令出必行,大军在平阳公主的指挥下如同一人,眨眼间就冲破汉军的外围,眼看着就要杀进汉军的中军。

    刘黑闼看到战场上的突变,当下也不由得大吃一惊,他本以为唐军和自己一样,已经用出了后备的军力,却没想到他们竟然还埋伏着一支生力军。不过刘黑闼也是久经沙场,面对这种不利的局面虽惊不乱,立刻指挥着身边的军队迎上去,希望可以把这支突然杀出的大军堵住。

    刘黑闼的反应虽快,但他的大军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今年上半年时,他的大军几乎被李世民给打散了,现在手下的大军主力其实是向突厥人借来的,指挥起来不是那么的得心应手,平时倒还没什么,可是遇到现在这种关键时刻,这种差别就显示出来了。

    平阳公主虽然是个女子,但却是个天才的将领,很快就抓住汉军上的指挥漏洞,指挥着大军再次冲破敌军的阻拦,继续向中军杀来。看到这种情况,刘黑闼也不禁仰天长叹,当下悲愤的大叫一声:“后撤!”

    刘黑闼的中军向后撤,汉军的军心立刻变得不稳,后面的李建成也十分敏锐的抓住这个战机,指挥三路大军全线压上,这下汉军终于承受不住这种强度的进攻,整个战线开始一点点的崩溃,最后终于全线溃退,后面的唐军一路掩杀,战争胜负已分。

    傍晚时分,追击的唐军终于退了回来,刘黑闼虽然逃了,但他手下的大军损失惨重,接下来就是简单的追击战了,至于刘黑闼想要翻盘,基本不太可能,可以说这一战已经奠定了唐军大胜的基础。

    打赢了,几乎所有唐军都十分高兴,平阳公主更是立下了功,不过她顾不上高兴,反而娥眉紧锁的开始救治手下受伤的将士,其实她并不喜欢打仗,因为战争总免不了伤亡,而当看到手下的将士一个又一个的倒在战场上,平阳公主都会感到无比的痛心,这也许就是女人远离战场的原因,可惜她却被逼无奈的走上了这条路。

    刘黑闼败退了,平阳公主并没有像其它唐军将领那样去追击,而是指挥手下抢救伤员,无论是唐军还是汉军,只要还活着,就会被娘子军抬进伤兵营中,昌乐县城的百姓已经逃散一空,刚好可以用来安置这些伤兵,不过看着被救治的伤兵,平阳公主脸上并没有露出轻松之色,因为她知道这些伤兵之中,有大半都可能因为伤势恶化而死在伤兵营中。

    夜幕终于缓缓的降临,战场上的伤员也终于清理的差不多了,平阳公主面无表情的坐在营帐之中,倾听着属下报告的伤亡情况。

    “此战我大唐战死者三千七百六十一人,伤者七千三百七十二人,其中轻伤不足一半,剩下四千多人皆是重伤……”

    “不要说这些了,直接告诉我这些重伤员中,能够活下来的有几成?”平阳公主有些烦躁的打断了下属的话道,打仗就没有不受伤的,其中轻伤还好些,养上几天也就没事了,但关键就是那些重伤员,现在天气寒冷还好一些,至少伤口不容易溃烂,若是夏天之时,恐怕这些重伤员中有大半会痛苦的死去。

    听到平阳公主的问话,报告的属官明显的犹豫了一下,片刻之后这才回答道:“启禀殿下,按照往常的估计,这四千重伤员中有近半可以活下来,不过新来的冯医官却保证说,能够让大部分重伤员都活下来,据说他懂得一种新的疗伤之法,也不知是真是假?”

    “冯旷?”平阳公主听到这里也是一愣,她自然认得自己的老部下,事实上冯旷前几天忽然跑来军营,说是奉马三宝的命令,带来了一种新医术可以治疗伤员,不过当时平阳公主忙着与大哥李建成商量对付刘黑闼的大军,因此对这件事也没时间关心,只是出于对马三宝的信任,给了冯旷一个医官的身份。

    “冯旷真的是这么说的吗?”平阳公主这时终于反应过来,当下十分激动的开口道,她了解冯旷这个人,如果没有十分的把握,他绝对不敢说这样的大话。

    “冯医官的确是这么说的,而且其它医官好像也对冯医官的救治之法十分推崇……”

    “快带我去伤兵营!”平阳公主听到这里再也坐不住了,当下再次打断属官的话,站起来就往伤兵营走。说起来她和马三宝一样,在军中时最不愿意去的地方就是伤兵营,因为这里从上到下都弥漫着一种死亡与绝望的味道,不过今天忽然听到这么一个好消息,平阳公主却决定必须亲自看一看冯旷带来的救治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