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十八章 要做官了?
    伤兵营中,冯旷抽空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然后对面前这个大腿被铁枪刺穿的唐军笑道:“兄弟,忍一忍啊!”

    冯旷话音未落,手上就猛然用力将枪头拔了出来,痛的这个唐军直骂娘,一股鲜血也随之喷了出来,冯旷却是面不改色的让人按住伤口,经过简单的清洗后就开始缝合,而在伤兵营的其它地方,也有不少医官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几天前冯旷来到军营后,就把伤口缝合的技术传授给其它的医官,本来有些医官还不太相信,但是当看到实际的效果后,所有人都对这种新型的医治手段产生了深厚的兴趣,而且军营里的医官本来很少,他们担心大战后人手不够,特地又从一些军士中挑选出一批机灵点的,让他们也掌握了伤口缝合的技术,这也使得在大战过后,被抬进来的伤员得到了及时的救治。

    就在冯旷给伤口缝合伤口时,平阳公主也终于带着人来到伤兵营,刚巧见到冯旷在忙,本来平阳公主身边的女侍卫想要开口,但却被平阳公主制止,随后她开始认真的观看起冯旷的动作,当看到对方竟然像是缝衣服似的把伤口缝起来,精致的脸蛋上也露出几分惊讶之色。

    冯旷是个敬业的大夫,全身心的都扑在伤口的缝合上,并没有现平阳公主的到来,等到他终于把两侧的伤口处理好,然后剪断丝线,这才现站在背后的平阳公主,这让他也是大吃一惊,急忙向她行了一礼道:“下官拜见殿下!”

    “不必多礼,这就是冯大夫您研究出来的救治手段?”平阳公主这时走上前,看了看鲜血已经被止住的伤口问道,伤兵的大腿被大枪刺穿,这样的伤口最容易流血不止,她曾经亲眼看到很多兄弟因为这样的伤势而死在战场上,却没想到还有这样简单的处理办法。

    “公主误会了,这种救治手段并不是我研究出来的,而是别人传授给我的!”冯旷是个老实人,并不愿意将别人的功劳占为己有。

    “哦?天下间竟然还有这样的名医,这个人是谁,我一定要禀报父皇重重的赏赐于他!”平阳公主这时也十分高兴的道,这个伤口缝合的办法虽然看似简单,但却可以挽救无数将士的性命,这样的大功自然不能不赏。

    “启禀殿下,此人名叫李休,他父亲正是永康县公李靖。”冯旷再次回答道,这时的李靖还没有被封为卫国公,事实上现在李靖的名气还没有那么大,只有等到多年后他率兵灭掉突厥时,李靖才会越众将成为大唐军中的第一人。

    “李靖的儿子?李休?”平阳公主听到这里却露出深思的表情,因为她总感觉李休这个名字很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一般。

    看到平阳公主的样子,冯旷也立刻再次开口道:“殿下,说来也是巧了,李休还是咱们公主别院的邻居,他的庄子就在别院的旁边,马爷也是偶然间与对方相识,前段时间咱们庄子上的一个工匠受伤,也是流血不止,下官当时束手无策,最后李休出手用了这种缝合的办法,才终于救了那个工匠一命!”

    听到冯旷的提醒,平阳公主也终于想起来了,当初李休为了一个小尼姑而反出家门的事闹得整个长安皆知,而且李休又住在自己的别院附近,所以平阳也听身边的侍女讲过,只是当时她当做是趣闻听后就忘了,根本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有这样的本领。

    “原来是他,不过既然是将门之后,就更不能有功不赏了,等下我与大哥商议一下,一起向父皇禀明此事!”平阳公主倒是对李休反出家门的事没什么看法,而且在她看来,年轻人为情所困,做出一些冲动的事也很正常。

    李建成指挥着大军追杀刘黑闼,可惜却让对方逃掉了,等到他率军回来时,平阳公主立刻第一时间找到他,并且将伤兵营和李休的事讲了一遍,不过李建成听后却是眉头一皱道:“这个李休我倒是也听说过,为了区区一个女子,竟然忤逆长辈,这样的人恐怕德行有亏,如果向父皇举荐的话,日后万一出事恐怕会牵连到你我。”

    “大哥,有功必赏,有错必罚,这不但是军中的规矩,同时也是朝中的规矩,李休有功于国,所以自然要受到应有的赏赐,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我自己来向父皇禀报好了!”平阳公主却坚持自己的看法道,赏罚分明一向都是她治军之本。

    “好了好了,三妹你生什么气嘛,我只是说出自己的担心而已,既然你坚持,那我们就一起为那个李休请功!”李建成一向最宠爱这个妹妹,看到她生气急忙认错,并且亲自拿出纸笔,写了一道为李休请功的折子,这才让平阳公主转怒为喜。

    奏折写好后,李建成让人与战报一起送到长安,这时有人送来晚饭,于是李建成就请平阳公主坐下陪自己吃饭,顺便闲聊一些事情,说起来他们兄妹也很长时间没有像现在这样单独的聊天了。

    不过李建成聊了几句与刘黑闼之间的战局,忽然话题一转开口道:“三妹,刘黑闼已经败了,但咱们的兵力损失也很大,接下来要收复失地,需要大量的军队驻守,所以父皇已经组织了一批军队,即日就可以赶到这里,到时咱们就轻松多了。”

    “嗯,的确需要后方兵力的支援,这次带兵前来的人是谁?”平阳公主听到这里也点了点头,随后也开口道。

    “咳~,这个……”李建成这时却忽然变得有些吞吞吐吐起来,片刻之后这才开口道,“这次带兵的人是嗣昌,三妹你不如……”

    “大哥!”没等李建成把话说完,平阳公主却忽然冷冰冰的打断,随后又露出了一脸疲惫的表情道,“大哥,我知道你是一片好意,不过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刘黑闼大军已败,日后再也难成气候,我担心突厥会出兵突袭关中,过两天就率兵去平凉一带驻守!”

    “三妹,你……你这又是何苦……”李建成听到这里本来还想再劝,但是平阳公主这时却站起来转身就离开了,这让他也不由得叹了口气,过了好一会儿这才自语道,“嗣昌啊嗣昌,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些了!”

    如何李休看到上面这一幕的话,肯定又会十分八卦的胡思乱想,因为嗣昌正是驸马柴绍的字,平阳公主竟然连自己丈夫的面都不愿意见,这种八卦足够他消化一阵子的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李建成率领着大军紧追着刘黑闼不放,一路上攻城拔寨,几乎如同风卷残云一般收复了失地,而刘黑闼虽然组织了数次反攻,拼命的想要保住自己好不容易才打下的地盘,可惜在唐军的兵锋之下,他的汉军却是连战连败,最后只能一路北逃。

    李建成大破刘黑闼的消息很快的传回长安,一时间所有人都对这位大唐太子的战功称颂不已,李渊也对儿子十分的满意,数度在朝堂上对李建成满口称赞,太子一党也是趁机推波助澜,使得李建成的太子之位更加稳固。

    “哈哈,李渊真是生了几个好儿子,现在估计李世民的脸色肯定不怎么好看!”李休躺在床上有些幸灾乐祸的自语道,李建成大破刘黑闼的消息都传到城外了,连刘老大这些佃户都在议论这件事,而他听到这件事的第一反应就是李世民会怎么想?以他的猜测,估计李世民现在正蹲在角落里划圈圈,诅咒他大哥最好能死在战场上,这样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不过就在李休幸灾乐祸之时,忽然听到大门被人推开,随后一个大嗓子叫道:“小子出来,喜事来了!”

    一听这个大嗓门,李休就知道来的人肯定是马爷,说起来他也是最近才知道,马爷的本名叫马三宝,李休听到这个名字第一反应就是太监,因为他记得郑和本来的名字就叫马三宝,三宝太监这个名字就是这么来的,却没想到初唐时期竟然还有一位大名鼎鼎的马三宝。

    “马叔,什么喜事值得您亲自跑一趟,难道那些刚种下的种子一夜之间长成绿菜了?”李休走出房间调笑道,温室大棚已经建造完第一批,种子也种下去了,接下来就要等着绿菜长出来上市了。

    “臭小子说话也没个正经,今天我带来一件关于你的大喜事!”马爷笑骂了一句,随后就有些眉飞色舞的再次道,看样子似乎真有什么样的喜事。

    “什么喜事?”李休这时也终于露出几分正经的表情道,关系到自己的喜事,这个他还真猜不到?

    “太子和公主见到你的伤口缝合术后十分高兴,联名向陛下为你请功,估计对你的封赏很快就下来了,到时混个一官半职肯定没问题!”马爷十分高兴的道,虽然与李休初识时生些误会,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对李休这个晚辈还是十分看重的,现在李休受到朝廷的重视,他也感到十分高兴。

    “我去!这算什么喜事?”李休听到这里却是大惊失色脱口而出道,他来大唐的理想就是不工作,如果做了官,那和前世有什么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