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十九章 散官和胰子
    “小子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让你做官还委屈你了?”马爷看到李休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当下禁不住开口问道。[(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马叔,与前线厮杀的将士相比,晚辈的那点微末之功根本不算什么,而且晚辈也太过年轻,根本没有任何为官的经验,若是真的做了官,岂不是给朝廷添麻烦吗?”李休一脸苦笑的向马三宝道,他是打心眼里不愿意做官。

    不过让李休没想到的是,马爷听到他的话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大笑起来道:“你小子想得也太美了,你以为凭着这个功劳就可以得到一个实封的官职吗,告诉你,朝廷顶多给你一个散官,告诉我,你今年才多大?”

    “十……十八!”李休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今年李休的确才十八岁,他和那个小尼姑相恋之时才十六多一点,所以说孩子太早熟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那就是了,十八虽然也算是成年了,但想要做官还是太小了点,我估计这次给你的封赏主要是田地和钱,然后再给个散官,算是在朝廷那里挂个号,等到你二十岁以后,才有可能被任命为官员,而且这还是看在你出身将门的份上,否则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马爷笑呵呵的帮李休分析道。

    “原来只是个无权无职的散官,刚才真是吓死我了!”李休听到这里终于长出了口气道,从上一个李休的记忆中他得知,唐朝的官职分为散位和职事位,职事位就是正经的官位,相应的官位有相应的权力,散位则相当于官籍,品级也有高低,拥有职事位和散位的官员,才算是真正的官员,而只拥有散位的,则只能称为散官,相当于你有了官籍,但要等着朝廷的任命才行。

    “瞧你的样子,难道你就这么不愿意当官?”马爷当下再次问道,虽然不愿意当官的人他见过不少,但那些人大都是有名望有德行之人,年纪也比较大,因为种种原因不愿意在大唐为官,可是李休却不符合上面的任何一点,像他这么年轻的人,不是应该最注重自己的前途吗?

    “当官有什么好的?不但天天要应时点卯,受上司的管辖,同时还要防备着下属给自己下套,这种生活光是想想都觉得累,哪里有我现在这么舒服?”李休很没有志气的道,解决了吃饭的问题后,他也慢慢的适应了大唐的生活,相比前世那种紧张忙碌的快节奏,他也越来越喜欢现在这种悠闲的慢节奏生活。

    “你……”马爷听到李休不想当官的理由竟然是感觉累,这让他一时间也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如果李休是他儿子的话,恐怕这时他早就大巴掌抽上去了。

    李休却不觉得自己说得有什么错,刚巧这时小三也从狗窝里跑出来,围着他的脚转圈,这让李休也感觉心中一喜,弯腰把它抱起来,用手指帮它梳毛,这条小黑狗的确十分机灵,现在李休已经教会它到指点的地方排泄,接下来他打算训练它握手、打滚等卖萌的技巧。

    看着李休逗狗微笑的样子,马爷忽然有些泄气,他可以感觉到李休说的是心理话,这让他也有些无奈,过了一会这才开口道:“算了,人各有志,你不想做官是你的事,也许过几年你就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听到马爷的这些话,李休也是淡然的一笑,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再停留,而是请马爷进屋坐下,说起来马爷还是第一次来他家里,然后只见李休露出一脸好奇的表情打听道:“马叔,上次我看您在河边脾气,把一伙送礼的人给赶走了,到底是因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一帮老子不喜欢的人偏偏上赶着来送礼,没打他们的腿打折已经算我脾气好了!”一提到那里送礼的人,马爷立刻变得气呼呼的道。

    “马叔,我怎么听老七说,那些送礼的人是驸马府的人,驸马不是公主的丈夫吗,怎么……”

    “你小子少打听那么多,明天我做寿,到时你也去,不过别带任何的礼物,只带着张嘴来就行了!”没等李休问完,马爷就把他打断道,同时说出了他来找李休的第二件事。

    “做寿?怪不得别人给你送礼!”李休听到这里再次自语道,随即又笑着对马爷道,“马叔,您过大寿,我身为晚辈空手去的话,恐怕不太好吧!”

    “就你废话多,不过你还真别准备礼物,否则我和你翻脸,说起来平时我大寿之时,都是公主帮我过的,而且我也从来不愿意请什么人,但今年公主不在,刚巧我又看你小子顺眼,所以就请了你一个,到时咱们爷俩坐一块吃吃饭聊聊天就行了!”马爷再次开口道,他也算位居高位,但却甘心做公主的家奴,而且平时也不与城中的权贵交往,这也是别人说他脾气怪的主要原因之一。

    “明白了,马叔您高风亮节,不屑与那些权贵们为伍,反而看出晚辈是个志向高洁之人,这才请晚辈前去为您拜寿,不得不说您的眼光真好!”李休笑嘻嘻的开口道。

    “就你小子这没脸没皮的样子,让你当官我还真有些担心丢了朝廷的脸面!”马爷听到李休的这些明显自夸的话,当下也不禁笑骂道。说来也奇怪,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越看李休就越感觉顺眼,估计这就是他们爷俩的缘分吧!

    接下来李休和马爷又聊了一会,马爷有事要去长安一趟,所以最后李休亲自送他离开,回到家后他又有些无所事事,幸好还有小三在,于是他一手拿着点心,一手指挥着小三在地上打滚,做对了就给一块点心,结果这小家伙学得很快,下午的时候,它就已经懂得顺着李休的手势在地上打滚了,然后摇着小尾巴吐着舌头向他讨要点心。

    看到自己的训练有了成果,李休也十分的高兴,当下带着小三到外面撒欢,狗这种动物你不能一直圈着它,必须要让它有足够的运动,这样才能吃得多长得也健壮,也不容易生病。

    不过小三聪明归聪明,唯一让李休不满意的就是它的名字,想他现在连个老婆都没有,却已经养了个小三,这让他情何以堪,本来他不止一次的想帮小狗改个名字,但想来想去却都不满意,现在叫顺口了之后,他也懒得再改了。

    带着小三在河边跑了一会,然后李休继续检测自己的训练成果,只见他伸手对小三画了个圈,对方圆滚滚的身子立刻打了个滚,这让李休哈哈大笑,然后再画了个圈,小三再打了个滚,再画个圈,又打了个滚,再再画个圈,小三滚河里了!

    幸好冬天河里水浅,而且河岸也不陡,小三一路翻滚最后陷到河边的淤泥里,吓的李休急忙下去把它抱上来,这时小三也是吓的全身抖,嘴里一直“呜呜呜~”的直叫,胖乎乎的身子缩在李休怀里再也不敢出来。

    看着满是污泥的小三,李休也不由得叹了口气,回家开始烧水给它洗澡,小三身上的污泥倒是很容易洗掉,但脖子下面有一块皮毛也不知道沾的什么东西,油乎乎的怎么也洗不掉,这让李休十分怀念前世的香皂,其实别说小三了,这段时间他洗澡都是随便泡一下,没有香皂也没有澡液,这让他总感觉身上洗不干净。

    “唐朝人都是用什么洗澡啊?我记得好像有种叫什么胰子之类的东西?”李休这时自语道,上一个李休的记忆不全,很多东西都是一片空白,比如洗澡这方面的事情,胰子这东西还是他在前世时偶然间看到的。

    “算了,去公主府问问,如果有就先借点。”一想到洗澡,李休也感觉身上痒,当下把小三擦了一下,然后径直来到公主别院。

    马爷去长安城了,但别院里还有不少管事仆人,李休早就和他们混熟了,只见他来到别院左侧的一个院子,这里是马爷平时住的地方,然后找到一个年轻的小厮,对方姓刘,是照顾马爷生活起居的仆人,李休也和他很熟,见到对方立刻开门见山道:“刘小哥,你们平时洗澡有什么清洗身体的东西吗,比如胰子之类的?”

    “有啊,马爷用的就是胰子!”刘小哥立刻回答道,他是马爷的贴身仆人,自然知道李休在马爷眼中的地位,而且马爷也交待过,见到李休就像见到他一样,所以他也表现的十分恭敬。

    “那太好了,能不能先借我点胰子,我家里没有了!”李休笑着开口道,后世一块香皂也就几块钱,所以李休也根本没把胰子当回事。

    “啊?这个……”刘小哥听到李休的要求却是一愣,随即露出为难的表情,不过想到马爷的交待,最后他还是一咬牙道,“好,公子您稍等!”

    刘小哥说完转身去了马爷的房间,过了一会才拿出一个小木盒,看起来倒是很精致,打开后里面是一块黑不溜秋的圆球,看起来比香皂难看多了,不过闻起来倒是有点香味,这点倒是和香皂很像。

    “多谢了,等我有空了去长安买块还你!”李休接过胰子向刘小哥道谢一声,然后转身就离开了,他急着回家给自己和小三都好好的洗一洗。不过他却没现背后的刘小哥数次想要说什么,但也许是看到李休毫不在乎的样子,最后只是张嘴却没能出声音,不过看他的口型,说的好像是“省着点用”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