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二十章 多喝水
    烧水、烧水、烧水,一连烧了三次水,李休这才凑够了一桶洗澡水,这让他忽然想起来,自己现在也不差钱,豆芽的收益他占了一半,日后还有温室蔬菜的收益,这些可都是暴利,所以他是不是也该买几个侍女**一下,暖床就不必了,至少洗澡时有人烧水啊!

    “嗯~,舒坦!”李休跳进洗澡桶里,感受着被热水包围的感觉,当下禁不住呻吟一声道,这大冷天的,还有什么比泡个热水澡更舒服的事?

    “呜呜呜~”这时小三跳着脚也想往桶里跳,不过它那四只小短腿哪怕是站起来,也比洗澡桶要矮得多,急得它一直在叫,不过李休可没打算和它一起洗,这小家伙在家里一刻不停,哪怕今天刚洗过,现在又脏的厉害,一会还是给它单独洗吧。?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泡过澡后,李休这才把借来的胰子拿出来,然后在身上四处的涂,不过他现这东西的效果不怎么样,涂在身上不起沫,去污能力也很一般,也不知道长安城有没有更好的胰子?

    洗完澡后,李休又给小三用胰子好好的洗了一遍,特别是他脖子下面的脏东西,在他洗了三遍后终于洗干净了,胰子也用了一半,不过这块胰子本来也只有婴儿拳头大,再加上去污效果不好,所以用得有点多,估计还够用一次。

    第二天,李休换上新衣服出门,按照昨天的约定去给马爷祝寿,如果是别人说不让带礼物,那可能是客套的话,如果你真不带那可就有些失礼了,不过马爷说不让带礼物,那就千万不要带,对此李休早就摸透了马爷的脾气了。

    当下李休走出家门,因为是祝寿,所以他本想让小三呆在家里,却没想到这个小家伙这段时间跟着他外出习惯了,无论他走到哪里,小三都要跟着,所以怎么赶都赶不走,好不容易把它哄进门,等到李休把门关上,可是这小家伙竟然从墙缝里钻了出来,话说李休的家也的确比较破了,也是时候建个新宅子了。

    赶不走小三,李休也十分无奈,这时小三蹲在地上,两只乌黑的大眼睛萌萌的盯着他,小尾巴还一直的摇,这让李休也有些招架不住,最后只能把它也带上。

    一人一狗轻车熟路的来到公主别院,老七已经在别院门口等着他了,不过刚一见面,一向惜字如金的老七忽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多喝水!”

    “什么……什么喝水?”李休也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道,认识老七的时间也不短了,但这还是对方第一次主动和他说话。

    不过老七说完上面的话后,立刻就恢复了酷男本色,也没有回答李休的话,转身就带他去了马爷那里。当李休进到客厅时,现马爷正坐在那里煮茶,这个时代想要喝茶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不但茶饼的价格奇贵,而且煮茶的程序也十分繁琐,所以一般只有在特别正式的场合,而且主客双方都有时间有心情时,主人才会亲自煮茶以示尊重。

    “坐!”马爷向李休点头示意他坐下,然后继续一脸严肃的煮茶,现在茶饼已经被磨好了,并且被他放进开水里煮,不过接下来却让李休看得目瞪口呆,因为只见马爷把葱、姜、蒜、桔子皮、薄荷、枣之类的东西,一样样全都丢进茶汤里,最后甚至还加了一小勺盐和一块羊油,这让李休看得头皮麻,难怪古代有茶汤的说法,还真就是用煮汤的办法煮茶。

    随着水开之后,汤里的葱姜等东西不停在里面翻滚,并且散出一种怪味,这种味道不能用香臭来形容,就好像是中药似的,闻起来让人十分的不舒服,至于味道虽然还没有品尝,但打死李休都不会相信,这东西的味道能好到哪去?

    茶汤煮好了,最让李休担心的事情终于生了,只见马爷拿出两只茶碗,盛好茶汤放在李休面前道:“小子你的运气真好,这还是我第一次煮茶给别人喝,快尝尝味道如何?”

    长者赐,不敢辞。在马爷殷勤的目光中,李休只好端起茶碗,不过还没到嘴边,光是那种味道就让他感觉有些冲鼻子,实在是不敢下嘴,当下灵机一动忽然举起茶碗对马爷道:“马叔,今天是你的大寿之日,侄儿在此以茶代酒,敬您老一杯!”

    好东西要学会分享,倒霉的时候也要拉个垫背的,更何况这东西还是出自马爷之手,自然不能只让李休自己喝。

    马爷并没有看出李休的险恶用心,毕竟茶汤他也不是第一次喝,一直都认为茶汤本来就是这个味道,而且他也知道李休不喝酒,所以听到他要以茶代酒,也没有多想,端起茶碗就一饮而尽,这让李休也看得目瞪口呆,难道他就没有味觉吗?

    人家都喝了,李休再也找不到借口,无奈之下只好端起茶碗放在嘴边,屏住呼吸喝了一小口,结果李休一下子就呆住了,这东西虽然闻起来味道很怪,但是喝起来……,嗯,味道更怪!反正这一小口下去,李休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穿越到大唐是不是个错误?自己这两辈子的人生有什么意义?

    “贤侄,味道如何?”马爷十分没有自知之明的追问道。

    “此茶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尝?”李休昧着良心夸赞道,他感觉自己的舌头都已经没有知觉了,眼睛也有点酸。

    “咦,你怎么哭了?”

    “感激涕零!”

    从今以后,茶汤与酒一样,都被李休打上了禁食标签,除非以后他把后世的炒茶也搞出来。幸好品完茶后,马爷就开始让人上菜,被各种菜肴的味道一冲,茶汤的那股怪味终于淡了许多,这也让李休终于松了口气。

    因为只有李休一个客人,所以菜也不多,马爷一向是个实用至上的人,不过最后一道菜却让李休有些目瞪口呆,因为上来的竟然是煮鸡蛋,两个大盘子各有二十多个,加在一起足有四五十个,这可怎么吃?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当年我也是穷苦人家出身,不过每年过生日时,我娘总是想办法给我煮鸡蛋吃,几岁就吃几个鸡蛋,可惜我娘死得早,我都快记不清她的长相了,她也没留下什么遗物,只有这个习惯让我保留了下来!”这时马爷从盘子里拿起一个煮鸡蛋,颇为感慨的说道。

    母恩重于山,马爷在生日时想到自己的母亲,也是人之常情,不过随后他就化思念为食量,剥开鸡蛋一口一个大吃起来,而且还示意李休也帮他吃,毕竟他一个人肯定吃不完四五十个鸡蛋,今天叫李休来主要就是让他帮自己一起吃。

    看着面前堆成小山的鸡蛋,李休再次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他现昨天自己答应来马爷的寿宴就是个错误,先有茶汤在前,后有鸡蛋在后,这寿宴怎么感觉比鸿门宴也差不了多少。

    盛情难却,更何况这还是马爷母亲给他留下的唯一念想,李休无奈之下只得剥开鸡蛋开吃,不过刚吃了三个他就噎住了,这时他终于明白老七之前提醒他多喝水是什么意思了。

    好不容易把堵在嗓子眼的鸡蛋黄咽下去,不过这时他忽然想到一件事,当下抬头对马爷道:“马叔,以前您过生日怎么办,难道也要一个人吃这么多的鸡蛋?”

    “当然不是,以前公主和一帮老兄弟都在,我做寿时大家在一起十分热闹,有时候鸡蛋还不够吃呢。”马爷面不改色的连吞了七八个鸡蛋道。

    “咦?公主不在,那你为什么不把那些老兄弟请来?”李休这时奇怪的问道。

    “别提了,李仲文死了,向善志、邱师利、何潘仁等人全都跟着公主去打仗了,长安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否则我怎么会无聊到天天钓鱼。”马爷这时显得有些丧气的道,他说的几人全都是当初娘子军的将领,与他全都是过命的交情。

    “那马爷您为什么不去?”李休终于问出这个早就想问的问题,马爷是平阳公主最信任的人,按说他才最应该跟着公主去平叛才是。

    “你自己看,要不是老子受伤,早就跟着公主去杀敌了!”马爷这时却是一拉衣领道,只见他右胸的地方,有一个碗口的伤疤还没有长好,显然之前受过重伤。

    “怎么伤这么重?”李休看到马爷胸口的伤疤也是吓了一跳,这么重的伤还能活下来,也算马爷命大了。

    “去年突厥人来犯,被一个突厥蛮子桶了个窟窿,不过对方的脑袋也被我砍下来了。”马爷风轻云淡的道,似乎是在说一件十分平常的事,这也许就是别人说的将军本色。

    “对了,我听说昨天你从我这里拿走了一块胰子,怎么样,好用吗?”马爷似乎不愿和李休聊军伍上的事,毕竟李休不是军人,和他说这些没有共同语言,所以才转移话题道。

    “还行!”李休说着随手一指围着自己脚边舔鸡蛋壳的小三道,“马叔您看,小三身上洗的可干净了,看起来是不是可爱多了?”

    “噗~”听到李休的话,马爷嘴里的鸡蛋一下子喷了出来,随后右手颤抖着指着他,一脸悲愤的道,“你……你竟然用胰子给狗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