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二十二章 赏官赏女人
    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李休还是被麻油的价格吓了一跳,不过最后还是忍痛买了一坛,一来他答应了马爷,二来他也受够了没有香皂的日子,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做出一些自己用。<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买齐了东西后,李休雇了辆马车把东西抬上去,然后准备去城南的菜市场找刘老大,不过马车还没走出西市,前方的路却被堵住了,无数人挤在一起好像是在观看着什么,这让李休很是好奇的问车老板道:“大叔,前面干什么呢,怎么围这么多的人?”

    赶车的车夫是个五六十岁的老汉,听到李休的问话当下笑道:“还能干什么,朝廷又在处决犯人呢,而且今天被杀的人来头不小,公子您应该听说过!”

    “哦,被杀的是什么人?”李休听到这里也十分好奇的问道,连车夫都说自己应该听说过,看来被杀之人应该很有名啊。

    “南梁萧铣,这可是称帝的反贼,听说在南方一带拥兵百万,不过还是被咱们大唐给灭了。”车夫大叔说到最后时,脸上也露出几分自豪的神色,大唐立国虽然不久,但对外连战连胜,对内实行休养生息,治下的百姓也对大唐早已归心,天下大势已经无可阻挡。

    “原来是他!”李休听到这里也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过随即他又有些奇怪的问道,“不对啊,我听说南梁去年就被灭了,怎么萧铣今年才被处死?”

    “这就不是咱们这些小民能知道的事了!”车夫大叔再次一笑道,他能够叫出萧铣的名字已经算是消息灵通了,比如前面围观的人中,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要杀的人是谁,他们只是单纯的想要看热闹而已。

    李休之所以知道萧铣,其实还是来自上一个李休的记忆,因为灭掉萧铣的主将虽然是李孝恭,但真正指挥军队的其实是他这辈子的便宜老爹李靖,当初李休反出家门后不久,李靖就率军出征南梁,去年南梁被灭,萧铣投降被送到长安,却没想到竟然直到现在才处死。

    因为人太多,李休的马车根本过不去,而且行刑的法场离他也太远,哪怕是站在马车上,他也根本看不到什么,最后他和车夫商量了一下决定绕路,结果最后七拐八拐的,也不知道绕了多远才出了西市,也幸亏大唐的马车不用打表,否则李休非亏死不可。

    到了乐安坊找到刚刚卖完菜的刘老大他们,李休忽然又想到一件事,当下对刘老大问道:“刘叔,我家里缺几个仆人干活,你知道哪里可以买仆人吗?”

    一听李休要买仆人,没等刘老大开口,那个车夫却抢先道:“公子您想买人还不容易,就在隔壁大安坊里,那里有个骡马市,骡马市里即卖牛马又卖人,无论是仆人还是侍女,只要愿意花钱,都可以买到。”

    “骡马市?卖人?”李休听到这里也不禁愣了一下,他知道长安城里有专门卖人的人市,却没想到卖骡马的地方也卖人,不过这也够讽刺的,人和骡马一起当成商品,标上价格来卖,这在后世恐怕是不敢想像的事。

    “主家,我也听说对面骡马市里卖人,要不咱们去看看?”刘老大这时也开口建议道,他倒是觉得李休早就该买几个人伺候了,特别是侍女,毕竟家里没有女人,洗衣服做饭这种事都得李休亲自干,这也有些太**份了。

    李休的确有些犯懒,而且既然来到这个时代了,就要学着适应这个时代的规则,买几个仆人侍女也是很正常的事,不过当他听到车夫的描述,脑子中想像着人与牛马一起被卖的场景,忽然间他感到有些索然无味,最后摇了摇头道:“算了,这件事改天再说吧!”

    赶着马车回到家中,刘老大他们帮着把东西抬下来,然后李休又付了车钱,正要把车夫送走时,忽然只见公主别院那边有一群人骑马而来,等到走近了李休才现,来的人中有马爷和他的随从,而在马爷的旁边,还有一个身穿绯红朝服的中年人,颌下三缕长须,看起来十分的潇洒。

    马爷与中年人说说笑笑的来到李休家门前,然后冲着李休大叫一声道:“小子,赶快迎接圣旨,对你的封赏下来了!”

    还没等李休反应过来,只见那个中年官员就下了马,然后从袖子中抽出一道圣旨道:“李休接旨!”

    “呃?”李休这时终于反应过来,但却又有些手足无措,因为他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幸好马爷这时对他做了个跪下的手势,这才让李休知道要做什么,当下急忙跪下,他身后的刘老大等人也全都有样学样的跪了下来。

    “制曰:永康县公李靖之子李休,居于朝堂之外,心忧国家社稷,为国献上伤口缝合之法,救治万千将士性命……”

    圣旨上的内容刚开始李休还能听懂,无非也就是夸他尽忠为国,献上伤口缝合之法救人无数等等,不过接下来的内容就有些听不懂了,不过好像也是在夸他,最后李休听得头都晕了,也没听明白在夸他什么,于是他索性也就不听了,专注的做出一副恭敬的样子就行了。

    好不容易等到对方把这份又臭又长的圣旨读完,然后中年官员双手一收,笑呵呵的把圣旨放到李休的手里道:“李校尉年纪轻轻就受到朝廷的如此重视,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呃?”李休再次傻眼,这才一会的功夫,自己咋成校尉了,难道这就是朝廷对自己的封赏,可是刚才他没仔细听,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校尉?

    看到李休愣,马爷却是笑着帮他向中年人道:“这次多谢周舍人前来宣旨,他日有空的话,一定请周舍人喝上几杯!”

    “马将军言重了,下官也是奉旨行事,现在圣旨已宣,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下官就回宫复命了!”这个周舍人也十分客气的道。马爷与这位周舍人也不是很熟,所以这时也闲聊了几句,然后就送对方离开了。

    等到周舍人离开后,李休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向马爷询问道:“马叔,圣旨上说得什么啊,刚才我只顾着惊讶了,根本没听明白圣旨上说些什么?”

    “还能说什么,当然是对你的赏赐了,这次朝廷还真大方,不但赏了你一个致果校尉的武散官,而且还有田地、铜钱和侍女赏赐,这么丰厚的赏赐估计也是看在你爹的面子上。”马爷笑呵呵的回答道,刚才他也接到了赏赐的圣旨,同样得到一些赏赐,因为李休这件事他也有举荐之功,所以朝廷自然不会忘记他的功劳。

    “真的?太好了,田地和钱在哪呢?”李休听到这里也十分高兴的道,白送的东西不要白不要,更何况这些也是自己应得的。

    “看你那财迷样,东西都在我身后呢,包括你的官服和侍女,不过田地要等到明天,县里的人来给你丈量才行!”马爷白了李休一眼道,说完随手一指身后,这时李休才现,马爷身后还跟着两个年轻的侍女,手中托着托盘,其中一个托盘上放着官服,另一个托盘上放着铜钱。

    “陛下还真大方,连人带钱都送给了,接下来没我什么事了,你自己看着处置吧!”马爷再次开口道,说完就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门前只剩下李休和两个赏赐给他的侍女,另外还有刘老大等人。

    “主家,大喜啊,如今您也是官身了,以后前途无量,而且今天才说要买侍女,结果陛下就赏赐了两个,说明主家您的运气真是太好了!”这时刘老大等人也全都围上来祝贺道。

    李休这时也很高兴,不仅仅是因为赏赐的这些东西,而是果然像马爷猜测的那样,朝廷只给他封了个武散官,这下他终于不用担心被拉去做官了。

    送走了刘老大等人,李休这才有时间招呼两个侍女进家,并让她们把东西放下,然后自己坐在客厅,两个女孩并排站在他面前,李休现自己现在的确很有那种地主老财的感觉。不过同时他又对李渊有些腹诽,赏赐侍女竟然只赏了两个,也太小气了,而且以他挑剔的目光来看,这两个侍女也不怎么漂亮,一个太胖,一个年纪太小,不过也不奇怪,毕竟他只是个小小的致果校尉,估计赏赐给他的也是别人挑剩下的。

    “咳,好了,从今天起,你们就是我李家的下人了,现在你们说一下自己的名字,今年多大了,先从右边的开始!”李休当下干咳一声道,长相不重要,反正他又不是找老婆,重要的是这两个侍女得能够帮自己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