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二十三章 来自南梁的侍女
    两个侍女一胖一瘦,右边的是那个胖侍女,其实她长得还不错,皮肤很白五官也很秀气,但就是身材太胖,估计得有一百五十斤往上,正所谓“一胖毁所有”,初唐时期的审美观还不像后来那么喜欢丰满,估计这也是她被送给李休的原因。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只见这个胖侍女犹豫了一下,这才用清脆的声音开口道:“启禀老爷,奴……奴婢名叫月婵,正值及笄之年!”

    李休没想到这个胖女孩的声音还挺好听,说话也很文雅,及笄之年也就是十五岁,不过她的体型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大一些。随后李休又看向另一个女孩,这个女孩看起来顶多十二三岁,看起来又瘦又小,倒是和刘老大家的素娘有点像。

    “奴婢名叫柳儿,今年十四,给老爷您行礼了!”这个瘦小的女孩虽然年纪小一些,但却十分的机灵,说话的语又快又清脆,同时又向李休行了一礼,浑身下下都透着股聪明劲。

    “很好,月婵、柳儿,现在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以后家中的各种家务都需要你们两个齐心协力来打理,另外你们两个就住在西厢房,现在给你们一个任务,那就是一起把房间打扫一遍!”李休尽量做出一副和蔼的样子道,两个侍女放在后世都未成年,使唤起来总让他感觉有点别扭,好像是在非法使用童工似的。

    “是!”月婵和柳儿答应一声,向李休行了一礼这才转身去了厢房,她们都是在入了贱籍的官奴,说句不好听的,她们的生死都掌握在李休手中,而且若是逃跑的话,被抓住也是死路一条,所以除非主人太苛刻,否则一般官奴很少敢逃跑。

    西厢房一直空着,里面堆放着一些乱七八糟的杂物,以前李休是懒得收拾,上面落满了灰尘,不过这两个女孩倒一点也不嫌脏,用手帕包着头就进去打扫起来,其中有用的东西被她们擦干净放好,没用的东西则堆在院子里,打算一会扔出去。

    天色将晚,李休这时忽然现自己疏忽了一件事,他光顾着让月婵两人打扫房间了,却忘了家里只有一张床,而且也没有多余的被褥,这让她们晚上睡哪啊,难道要三人大被同眠?我去,这个想法实在太邪恶了!

    “刘叔他们家里孩子多,肯定没有多余的床和被褥,总不能再去马叔那里借吧?”李休这时自语道,如果是之前他肯定毫不犹豫的就去借了,但是上次借了块胰子已经把马爷给惹火了,这次实在没脸再去借东西了。

    这时不但李休注意到床铺的问题,两个侍女也现了这个问题,当下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小声的商量了几句,然后就跑去厨房开始往房间里抱麦秸,也就是麦子脱粒后留下的麦杆,这东西十分易燃,所以一般都用做燃料。

    “你们做什么?”李休看到这里急忙制止住她们问道,好不容易才打扫干净房间,再把麦秸抱进去岂不是又脏了?

    “老爷,我看家里没有多余的床,所以我和月婵姐商量了一个,准备抱点麦秸取暖,以前我们就这么睡过。”柳儿看到李休制止她们,当下有些怯生生的道,她虽然机灵,但对李休这位主人还是抱着几分恐惧。

    “你们……”李休听到柳儿的话有些心酸,没想到这个乖巧的小姑娘竟然还有这样的过去,当下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于是开口问道,“柳儿,刚才我忘了问了,你们以前都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会被充做官奴?”

    听到李休问起自己的过去,柳儿和月婵彼此对视一眼,然后只见月婵轻声道:“老爷,我们以前都是南梁皇宫的宫女,后来南梁被灭,我们也随同押到长安,然后就被充做官奴,有些姐妹被赐给朝中的大臣,我和柳儿则被送进掖庭宫中洗衣服,昨天才被挑选出来送给老爷!”

    “你们竟然是南梁的宫女?”李休听到这里也不禁十分的惊讶,随即又自语道,“这还真是巧了,今天白天刚刚见到南梁的皇帝萧铣被杀,随后就见到你们,看来我还这个南梁还真是有缘啊!”

    李休的话音刚落,却只见对面的月婵忽然脸色惨白,怀中抱的麦秸也落了下来,似乎受了极大的惊吓,这让他也奇怪的开口道:“月婵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没……没有!”月婵这时忽然显得有些惊慌,而这时柳儿忽然有些急切的问道,“老爷,皇帝陛下真的被杀了吗?”

    “是啊,怎么了?”李休这时现柳儿脸上也露出几分悲伤的神色,她们竟然不知道今天萧铣被杀的消息,而且柳儿称萧铣为陛下,这若是让别人听到,恐怕足够杀头的。

    “唉,我们江南百姓都说陛下是个好皇帝,而且陛下又是主动投降,本以为陛下可以保住一命,却没想到他还是死了。”这时月婵也眼角含泪的道。

    看到月婵和柳儿悲伤的样子,李休也就是有些惊讶,看来萧铣在南方的统治十分得人心,连两个小小的宫女都对他感恩戴德,不过越是这样,越是说明李渊这次实在有些失策了,因为对于大唐来说,留下萧铣的性命更容易安抚江南的百姓,现在萧铣一死,恐怕南方就会有些不平静了。

    不过上面这些都不关李休的事,他现在最要紧的是给两个女孩找张床睡,眼看着天都快黑了,再进城买也来不及了,但这也难不倒他,抬头看了看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于是李休开口问道:“你们两个谁会做饭?”

    “我!”柳儿立刻第一个跳出来道。

    “很好,柳儿你去厨房做饭,月婵你留下帮我做样东西,做好这东西自然也就有床了!”李休当即吩咐道,他准备把香皂做出来,然后借着送香皂的名义去马爷那里借东西。

    柳儿答应一声,欢快的跑去厨房做饭了,月婵则有此手足无措的留下来,不知道要李休要让她帮什么忙?不过李休很快就吩咐她升一堆火,然后又打了半桶干净的水,这时李休才把买来的油倒进去让油中的色素与杂质都进入水中,这也是对油朝廷简单的提纯。

    趁着这个机会,李休又把买来的面碱倒进一个大锅里,然后加水溶解,最后又把生石灰放进去,生石灰遇水溶解得到氢氧化钙,再与碳酸钠反应生成碳酸钙沉淀,剩下的就是氢氧化钠的水溶液。接下来李休把油倒进水溶液中,并且加热搅拌。

    碱与油脂生反应,很快就出现白中带黄的皂基,而且全是一团一团的,看起来有点恶心。对于面前这一连串神奇的变化,月婵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全靠着李休的指挥做事,而且期间还差点被氢氧化钠溶液烧到手,这让李休也有些无奈,看来月婵除了胖之外,为人还有点笨,以后只能安排一些简单的活给她干了。

    把生成的皂基捞出来放到一个干净的小瓷盆里,接下来就是给皂基加热,使之变成液体,加入香料后再冷却成型,这样一块简单的香皂就制成了,后世的网上称之为手工皂。

    不过皂基不能直接放在火上加热,而是要把瓷盆放到热水里,因为皂基的熔点很低,在热水里就可以化为液体,至于香料李休没敢乱买,只买了点松香加进去,另外又放了些豆粉进去,这样做据说可以保护皮肤不粗糙,最后李休又找了个方盒子,把液态的皂基倒进去凝固,这样一块最原始的香皂就完工了。

    “老爷,您这做的是什么呀?”这时柳儿早已经做好了饭,正双手端着小脑袋看着李休的动作问道。

    “这个也算是胰子吧,可以洗手洗澡用,当然也可以洗衣服,不过这东西的制作成本实在太高了!”李休这时也有些心疼的道,就这么一大块的香皂,光是成本就花去将近六贯钱,这还不算人工费,这么一算下来的话,香皂这东西还真不是一般人能用的。

    “这就是胰子啊,我以前只听说过,还没有亲眼见过呢!”柳儿听到这里十分高兴的道,她在南梁时就是个干杂活的小宫女,也没机会接触什么贵人,来到大唐后就更不用说了,所以自然没见过胰子是什么样。

    相比柳儿,月婵好像有些见识,听到李休说香皂是胰子,她脸上也露出疑惑的表情,似乎是想说什么,不过最后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香皂做好了,李休用刀把香皂切成四小块,也不用考虑什么美观的问题,反正他上次借的胰子也不怎么好看,所以他直接把两块香皂用上次装胰子的盒子装好,剩下的两块自己用,然后让月婵和柳儿在家吃饭,他则大摇大摆的去了马爷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