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二十四章 脑子有病的李休
    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李休提着灯笼来到马爷住的院子外,敲门进去然后被刘小哥引到书房,禀报之后李休这才推门进去,这时他才现,这座书房有些名不副实,只见书房的两侧摆放着各种武器,墙上也挂着弓箭,几副残破的铠甲也立在墙边,这些东西使得整个房间多了几分杀气,再加上房间又大,所以整个书房看起来更像是演武场。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马爷这时正伏在案上好像研究着什么,看到李休进来这才放下手中的笔道:“你怎么这么晚来了,难道有什么要紧的事?”

    “呵呵,也没什么要紧的事,不过上次答应给马叔的胰子我已经做好了,刚好我也没什么事,所以就给您送来试试效果如何?”李休笑着开口道,说完就把那个装着香皂的盒子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这时他才现,桌子上铺着一张地圈,上面还画着一些线,也不知道他在研究什么?

    “这么快?你小子不会是拿什么东西蒙我吧?”马爷听到这里也不由得一愣道,昨天李休才答应要做胰子给他,今天就做好了,这度的确有些太快了,他可是听说胰子的制作过得复杂无比,需要的时间肯定也短不了。

    “嘿嘿,以您老的智慧,小子怎么可能骗得了您,是不是胰子马叔您一看便知!”李休说着伸手把盒子打开,露出里面叠在一起的两块香皂。因为油里的色素没有除干净,里面又加入了松香粉,所以香皂整体呈一种半透明的淡黄色,看起来更像是后世那种洗衣服的肥皂。

    马爷看着盒子里明显比胰子要漂亮的香皂,当下也好奇的伸手拿起一块仔细观察,结果现这东西摸起来还真和胰子很像,都有些滑腻的感觉,只是外观和味道都与胰子相差很大,这让他一时间也有些不敢确定。

    李休当即让门外的刘小哥打了一盆水进来,刚巧马爷桌上的砚台里还有些残墨,于是李休伸手把墨涂在手掌上,这才对马爷笑道:“马爷您看好了,我这种胰子的去污效果可比那种老胰子强多了!”

    说完李休就把手伸进盆里打湿,然后用香皂清洗了一遍,墨迹其实是很难清洗的,特别是溅在衣服上,如果等到墨干了之后,恐怕就连香皂也很难洗掉,不过李休手上的墨沾的时间很短,而且皮肤也不容易被墨浸透,所以很容易就清洗干净。

    当下李休举着自己修长的双手在马爷面前晃了晃道:“马叔您看,这可比您原来的胰子要洗的干净吧!”

    “还真是,你小子真是神了,怎么好像什么事情都懂?”马爷瞪大了眼睛看着李休干净的手,最后终于有些感慨的道,越是与李休接触,他就越感觉眼前这个年轻人深不可测,似乎天下间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住他,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他竟然对功名利禄不屑一顾,这让马爷也觉得李休身上像是笼罩着一层迷雾似的,让人看不清楚。

    “哈哈,区区胰子而已,根本不算什么!”李休看到马爷震惊的样子,当下也十分得意,嘴上虽然说的谦虚,但却已经得意的大笑起来,这种表里不一的样子被马爷看在眼里,立刻让他心中的那点敬佩消失的无影无踪,这小子就是个没心没肺没城府的家伙,实在没有一点世外高人的样子。

    接下来李休把香皂送给马爷,而且为了与胰子做区分,他直接把香皂的名字拿到大唐这个时代,对此马爷也没和他客气,当即收了下来。

    看到马爷收下香皂,李休这才露出阴谋得逞的微笑,当下再次笑嘻嘻的道:“马叔,今天来除了送香皂外,还有个小忙请您帮一下!”

    “我就知道你小子无事献殷勤,肯定没什么好事,上次请我吃顿饭,就让我出面教训了一下王君廓的家奴,这次大晚上的跑来送香皂,难道又想让我教训什么人?”马爷听到这里当即也不由得笑骂道,李休这小子就是属夜猫子的,登门拜访肯定没什么好事。

    “马叔您这次可误会了,这次真的只是小忙,今天宣读圣旨时您也在,那两个侍女还是由您转交给我的,可是今天晚上我才忽然现,家里就只有一张床,现在让人去做也来不及了,所以想请马叔您帮个小忙,匀张床和被褥给我,好让两个侍女有地方睡觉。”李休听到这里急忙解释道。

    不过让李休万万没想到的是,马爷听完他的话后,却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盯着他,过了好半天才忽然伸手掏了掏耳朵,一脸不可思议的道:“小子,我没听错吧,你大晚上的跑到我这里,就为了给两个侍女要一张床?”

    “当然了,这大冷天里,我总不能让她们睡地下吧,而且我那里连多余的被褥都没有,这可怎么睡?”李休一脸理所当然的道,虽然月婵和柳儿是家奴,但他也不能真不把她们当人看,这与他从小受到的教育与后世的生活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

    “你没病吧?”马爷听完李休的话再次不可思议的道,看向他的目光简直就像是看着一个外星人似的,并且还伸手摸了一下李休的额头,想要确认一下他是不是在烧,否则怎么会说这么多的胡话?

    李休也被马爷这种莫名其妙的反应搞得有些生气,当下打掉他的手道:“我没病,不就是借张床和被褥吗,这有什么可惊讶的?”

    “当然惊讶,你要是没病的话,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混账事?”马爷却更加理直气壮的道,他现在越加肯定李休的脑子有问题。

    “马叔您把话说清楚,我怎么就混账了?”李休自问也是个聪明人,而且还两世为人,可是却实在想不明白马爷说这些话的意思?

    “还不明白?你是不是男人啊,陛下把两个侍女赐给你,那她们就是你的人了,而且这么冷的天,刚好可以让她们暖床,一男两女大被同眠,这种好事你竟然不要,却傻乎乎的跑来我这里借床,你自己说这不是有病是什么?”马爷一脸痛心疾的道。

    “这个……”李休竟然被马爷说的无力反驳,因为人家说得有理有据,单纯的从男人和女人的角度来看,李休来借床的决定的确有些禽兽不如。

    “怎么样,没话说了吧,现在赶紧给我回家去做个男人,宫里送来的侍女,肯定还是个雏,你小子千万可别浪费了!”马爷说到最后时,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十分****,那种神情是个男人都懂。

    不过李休却实在提不起兴趣,一来他还没到饥不择食的地步,二来月婵和柳儿的年纪也太小了,特别是柳儿虽说已经十四岁了,但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模样,他又不是萝莉控,其实恰恰相反,他更喜欢腿长胸大的成熟女人,所以他实在无法像马爷说的那样去做。

    想到这里,李休只得固执的坚持自己的意见道:“马叔,暖床的事以后再说,而且我这个人睡觉比较轻,身边多个人实在睡不着,所以您还是帮帮忙,借张床让我把她们安顿下来才是!”

    “你……你是不是有病?”马爷愣了一下再次问道,不过这次他问的有病不是脑子有病,而是李休的身体是不是有病,毕竟在他看来,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应该会按照他说的去做。

    “我真没病!”李休这时哭笑不得的道,做个好人怎么这么难啊?

    “噢~,我明白了!”马爷这时好像想了什么,当下一拍大腿道,“你肯定还是忘不掉你那个小尼姑对不对,哪怕她已经去世了,你还要为她守节,所以才不对其它的女人动心对不对?”

    不得不说马爷的想像力十分丰富,竟然连李休难忘旧情的事都想到了,不过这倒是给李休提了个醒,当下故意做出一副伤感的样子,目光忧郁的道:“马叔,既然你已经猜到了,那我也不隐瞒了,现在我实在没心思去想女人的事,所以还请你帮个忙!”

    “那就更不行了!”让李休万万没想到的是,马爷这时却是再次一拍大腿拒绝道,然后只见他一把搂住李休的肩膀,一副安慰人的样子道,“小子,你听马叔我的一句话,男子汉大丈夫,不能把所有心思都花在女人身上,而且做为一个过来人,我给你一个忠告,想要忘掉一个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换一个更好的女人,想当年我最宠爱的一个小妾难产而死,当时我也十分伤心,不过后来别人送给我一个更漂亮的小妾,一晚之后我就想不起来原来那个小妾的样子了,所以你就听马叔的一句劝……”

    听到马爷的这些话,李休也有些无语,这样的男人如果放在后世,肯定会被骂成渣男,不过大唐就是这样的世道,女人几乎是男人的附属,马爷的想法也是大唐男人的代表,甚至连大部分女人也是这样的想法。

    也正是在这一刻,使得李休这才忽然现,自己与大唐这个时代的主流思想根本格格不入,一不小心就可能引思想上的冲突,现在只是个小冲突,但万一日后引更大的冲突,到时自己又该如何处理,是坚持自己的想法,还是改变自己顺应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