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二十六章 纸牌的影响(求推荐收藏)
    “一对十!”

    “一对二,压死!”

    “四个七,炸弹!”

    “哈哈~,王炸、顺子,我赢了!”李休把最后的顺子甩出去,一脸兴奋的拍着被子大叫道,刚刚他已经连输了七局,好不容易才来拿到一副好牌,这下终于可以翻身了。{[ 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昨天晚上李休和月婵两人聊天,不过慢慢的也感觉有些无聊,于是他就想到了一个打时间的神器,那就是打纸牌,于是自己用厚纸制了副牌,并教会了她们,结果两个女孩学会后也是兴致勃勃,后来感到有些冷,于是干脆坐到床上抱着被子玩。

    不过就在李休好不容易赢了一局,正在高兴之时,却现月婵和柳儿忽然定定的看向他身后,这让他也一扭头,却现马爷目光呆滞的正盯着自己。

    “呃?马叔您怎么来了?”李休看了看窗外依然黑乎乎的天色,当下有些奇怪的问道,这大冷天的马爷不在家睡觉,竟然跑到自己这里,而且事先还不敲门,未免有些太没礼貌了。

    “你小子就是这么让人暖床的?”马爷看着李休和两个侍女抵足以坐的样子,一脸无语的问道,虽然不知道他们在玩什么,但绝对不是自己希望看到的那种景象。

    “呵呵,我们在玩一种新游戏,十分的有趣,马叔您要不要一起来玩?”听到马爷直接说出‘暖床’一词,李休也有些尴尬,当下也有些口不择言的道,毕竟在这种时候请马爷玩纸牌,怎么看都有些不着调。

    不过李休不着调,马爷更不着调,他估计也是被气糊涂了,当下竟然点了点头道:“好,我倒要看看你们在玩什么,竟然让你小子连大被同眠的机会都舍弃了!”

    马爷的话除了让李休感到尴尬外,月婵也是脸红红的,柳儿对方面则是一张白纸,所以倒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面对马爷这位大将军有些紧张,当下李休三人下床,与马爷坐在桌边,李休负责教马爷识牌,然后又教了一些简单的规则,因为是四个人,所以李休决定玩打升级,也叫打百分,可能各地叫法不同,但规则大同小异,也十分的简单。

    以马爷的智慧,自然很快就学会了其中的规则,随后在李休的指点下玩了一局,等到第二局就可以独立玩牌,而且他也很快现了纸牌的魅力,从刚开始的不屑开始沉迷其中,最后完全忘了来找李休的原因,大呼小叫的与李休他们玩得不亦乐乎,四人中就数他叫得最响。

    老七是马爷的贴身护卫,平时无论马爷做什么,他都会的跟在他身边,不过马爷平时不喜欢身边有人,所以除非马爷遇到危险或其它一些特殊情况,否则他一般是不会主动出现的。

    今天天还没亮,马爷就起床离开房间,老七也得到值夜守卫的禀报,于是跟着马爷来到李休的院子外,不过他并没有进去,因为他知道马爷很看重李休,而且可能因为马爷一直没有孩子的原因,现在简直把李休当成儿子来看待,所以只要没有危险,他一般都不会打扰马爷和李休。

    不过今天的情况有些不一样,天还没亮时,马爷就进去了,可是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多时辰了,东方的日头已经升起老高,马爷还是没有出来,反而隐约听到里面有些吵闹声,这让老七也感到奇怪,不过因为可以听到马爷的声音,所以他也没的贸然闯进去。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了,眼看着上午已经过去一半了,可是马爷还是没有出来,这让老七终于有些坐不住了,哪怕站在院子外面可以清晰的听到马爷的声音,他还是有些担心起来,毕竟今天的事情实在有些不同寻常。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老七最后决定偷偷的翻墙进去,然后来到李休的卧室门前,透过门缝向里面看去,结果现马爷和李休,另外还有两个侍女坐在桌子旁边,四人手中拿着一些小纸片玩得不亦乐乎,而且四人脸上或多或少的还贴着一些长纸条,看起来有些滑稽,不过看马爷满脸笑容的样子,好像玩得十分开心。

    看到马爷没事,老七也就放心了,当下再次悄悄的退出去,直到快中午时,马爷这才一脸不悦的出了院子,因为他还没有玩够,但却被李休给赶了出来,不过这也不能怪李休,他们三个昨晚玩了通宵,今天连早饭都没吃,快中午时也是又困又饿,所以李休决定不玩了,让柳儿和月婵去做饭,他也要去刘老大家,让他帮忙去买张床和被褥。

    马爷气呼呼的离开李休家,走的时候顺手把纸牌也带走了,刚一回到住处立刻叫来自己的两个姬妾来自己卧室,结果两个姬妾刚一进来,马爷立刻吩咐道:“脱鞋!上床!”

    “老爷,现在还是白天啊!”两个姬妾听到马爷的话,全都羞红了脸道。

    “老子要的就是白天,晚上就看不清楚了!”马爷十分急切的道,刚玩牌的人瘾都比较大,特别是像马爷这种平时极度无聊,甚至每天需要用钓鱼消磨时间的人,纸牌的魅力更是显露无疑,导致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玩牌的想法,根本没注意到两个姬妾的反应。

    听到自家老爷竟然这么有“情趣”,两个姬妾在害羞的同时也有些心动,彼此对视一眼终于都脱鞋上了床,然后开始宽衣解带,那羞红的小脸再加上撩人的动作,是个男人都把持不住。

    马爷这时也终于现了两个姬妾的动作,当下也是一愣,随即大笑着制止她们道:“全都给老子老实一会,想要了晚上再收拾你们,不过今天叫你们来是陪我玩牌,快点坐下我教你们怎么玩,这东西简直太好玩了!”

    “玩牌?”两个姬妾听到这里全都愣住了,马爷这时一把拉着她们坐下,然后像李休和月婵他们那样抱着被子坐在床上,并且开始教两个姬妾玩牌,结果等到她们学会之后,也深深的被吸引住了,最后午饭都没顾得上吃,一直玩到晚上才草草的吃了点东西,然后接着开始玩。

    大唐这个时代不但物质十分匮乏,连娱乐方面也十分落后,哪怕是贵族,平时也就是看看歌舞喝喝小酒,文雅一点的还可以读书玩音乐,除此之外虽然也有一些娱乐活动,但要么是在特定的日子里,要么就是趣味性不强。

    相比之下,纸牌这东西的玩法多变,趣味性和娱乐性都十分出色,否则也不会在后世经久不衰,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所以马爷这些人接触过纸牌后,自然很容易就沉迷其中,而且很快就在公主别院流行开来,然后又通过公主别院的人向长安城传播,仅仅用了几个月的时间,纸牌就已经成为风靡长安城的娱乐利器,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到处都是一片打牌的喧哗之声。

    对于纸牌造成的影响,李休也是始料未及,不过这也并非是件坏事,人需要物质保证生存,同样也需要娱乐放松精神,而且随着纸牌的传播,上面的阿拉伯数字也开始为人所熟知,现在也许还没有人意识到阿拉伯数字的意义,但迟早会有聪明人应用到算学上,这也是一个意外之喜。

    转眼间到了腊月,温室大棚里的蔬菜也长势良好,眼看着就到了收获的时候了,李休这几天晚上老是做数钱的梦,而且一数就是一晚上,等到有钱了,他第一件事就是把院子重新修一下,不但要多建几座房子,而且还要增加一些生活设施,毕竟有些大唐落后的生活条件让他很不适应,需要改造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这天太阳很好,晒得人身上暖洋洋的,李休把一张竹榻搬到院子里,上面铺上毛毯,然后自己趴在上面,乖巧的柳儿骑在他背上,正在给他按摩,小三围着竹榻一直想要爬上去,无奈腿太短,试了无数次都失败了,但依然锲而不舍的往上蹦,月婵也坐在旁边,正给李休做过年穿的衣服,这个时代连成衣店都没有,男人身上穿的衣服全都是家里的女人一针一线缝出来的。

    感受着背上柳儿小手的按摩,李休也不禁惬意的长舒了口气,他现自己已经开始堕落了,这种封建小地主的生活简直太舒服了,现在的他脑子里什么都没想,身子飘忽忽的好像在云端一般。

    不过就在李休享受着这悠闲的时光之时,忽然大门外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紧接着大门被猛然推开,这让李休也是吓了一跳,急忙坐了起了起来,结果却看到一个满身闪烁的金光的家伙大步闯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