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三十二章 妄议军事
    “公主,刚开始可能有点疼,您忍耐一下!”

    “嗯,你轻点!”

    “放心吧,我的技术很好的!”

    别想歪了,李休正在帮平阳公主上药而已。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只见他拿起纱布蘸了点瓶子里的液体,然后开始清洗伤口,这段时间平阳公主的伤势好转,伤口也开始慢慢的愈合,所以酒精已经不再用了,而是改用盐水清理伤口,说起来盐水也有消毒的功能,但效果十分微弱,对公主之前的伤势根本没有什么用。

    清洗伤口时李休顺便检查了一下平阳公主的伤口,现伤口周围的皮肤已经恢复了正常,不再像之前那么灰甚至黑,而且伤口内部也已经长出肉芽和一层薄膜,这些都是伤口愈合的迹象,而且平阳公主的精神也很好,除了容易疲倦外,其它都和正常人差不多。

    “按照公主的恢复度,估计再过几天就彻底的没有复的危险了,接下来只需要安心的静养就可以了!”李休边清洗伤口边笑着对公主道,看到平阳公主终于没事了,他也终于松了口气,这次总算没有辜负马爷的信任,同时也不用担心治不好平阳公主而受牵连了。

    “多谢李校尉仗义相救,这次若不是校尉的话,恐怕我这条命就要丢在庆州了!”这时坐在床上的平阳公主也微微欠身向李休道谢道,声音也十分的温柔,事实上李休一直对平阳公主很是好奇,表面上看起来这么柔弱的她,到底是怎么统率千军万马的?

    “公主客气了,不过公主最应该感谢的还是马叔,如果不是他奔袭千里把我掳来的话,恐怕我也没有机会给公主治伤!”李休笑呵呵的道,话中顺带还开了马爷的玩笑。

    “呵呵,马叔的脾气一直是这样,记得当初我十岁时,有次高烧不退,他也是骑着马跑去大夫家,二话不说就把人提在马上带到家里,结果把人家大夫吓的直哆嗦,好半天才冷静下来给我诊治!”平阳公主听到李休的话也不由得笑道,她之前已经听马爷说过,也知道他和李休的关系很好,所以一提到马爷,立刻拉近了她和李休之间的距离。

    就在李休和平阳公主说话之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只见李世民一脸喜色的大步走进来道:“三姐,大喜事,段德与李子和的大军已经绕到了突厥人的背后,约定今天晚上对突厥人动突袭,到时咱们从正面进攻,肯定可以让突厥人尾难顾!”

    “太好了!呀!”平阳公主听到这个好消息也兴奋的坐直身子,但是她身子一动腿也动,结果李休一下子擦在她伤口上,自然痛得她惊呼一声。

    “公主请不要太过激动,否则可能会影响到你的伤势!”李休这时开口劝诫道,大喜大悲都不利于伤口的恢复。

    “多谢李校尉提醒!”平阳公主这时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然后再次坐好让李休帮她清洗伤口。

    李世民这时显得十分的兴奋,前段时间事事不顺,不但战局对大唐不利,而且连三姐平阳公主也受伤了,不过现在总算有了转机,三姐的伤不得有所恢复,而且战局也生了变化,如果把握好这个机会,说不定可以给突厥人一个狠狠的教训。

    想到这里,李世民再次开口道:“三姐,段德他们的军队不多,晚上的突袭也只能给突厥人制造混乱,最主要还是咱们正面出击的大军能否将这个混乱扩大,不过突厥人是咱们的几倍,相比之下咱们还是兵力单薄,不可能动全面进攻,只能集中兵力攻其一点,三姐你觉得我们从哪里进攻比较好?”

    听到李世民的话,平阳公主也露出深思的表情,过了片刻这才开口分析道:“这次突厥人南下,军队主要分为两部分,其中一部分是颉利可汗亲自统率的大军,另一部分则是他的侄子突利可汗率领,这两部大军看似合兵一处,但所扎的营盘却经纬分明,另外还有一些其它部落的军队,不过都不值得大军攻打,想要引起突厥的人大乱,只有攻打颉利或突利的主力大军!”

    “不错,我也是这样想的,颉利可汗身为突厥可汗,手下的骑兵十分精锐,兵力也十分雄厚,一向是战场上的主力,相比之下,突利可汗只是小可汗,而且他手下的军队大都是由薛延陀、奚人、霫人等组成的军队,这些部落的军队混在一起不但杂乱,而且他们也不喜欢突厥人,在战场上一向出工不出力,最关键的是突利可汗太年轻,年轻人比较冲动,冲动了就容易犯错误,所以我觉得可以从突利身上打开缺口。”李也接着分析道。

    “突利倒是个很好的突破口,如果他的大军乱了,颉利手下的军队不明真相,再加上天黑,到时咱们再四处放火,定然可以让突厥人大乱!”平阳公主这时也补充了一些细节道,她对李世民的分析也十分赞同。

    不过李休听到这里却有些着急,因为李世民他们选择攻打突利可汗,现在看来好像没什么问题,而且也是个十分高明的决定,但其实以长远的目光来看,这一招简直臭的不能再臭了,而且就算这次能够打退突厥人,恐怕日后突厥人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的入侵。

    “好!我这就下去部署,争取一战而定突厥!”李世民说着转身就要离开,毕竟军情紧急,容不得他有任何的耽误。

    看到这里,李休终于忍不住,当下忽然轻叹一声道:“秦王且慢,下官有话要说。”

    “嗯?”听到李休的话,不但李世民停下脚步,平阳公主也用一种惊讶的目光看向李休,不明白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叫住李世民?

    “李校尉有何事?”也许是因为李休治好了平阳公主的伤,李世民这时对他的态度也和蔼一些,并没有因为他擅自出言而恼火。

    “秦王殿下、公主,下官对出兵攻打突厥一事有些看法……”

    “大胆!你一个小小的校尉,可知妄议军事是何大罪?”没等李休把话说完,李世民就忽然大怒道,刚才他以为李休叫住他是要禀报关于平阳公主伤势的事,却没想他竟然敢在军务大事上表意见,这可是军中大忌,所以李世民才会怒。

    李休也被李世民怒的样子吓了一跳,随即也反应过来,知道自己犯了军中的忌讳,不过这时也容不得他后悔,只得硬着头皮道:“殿下,下官知道有些唐突,不过事关我大唐国运,所以不得不便宜行事,还请殿下听我一言!”

    “你……”

    不过这次没等李世民再怒,平阳公主却面色温和的道:“二弟不要急着生气,李校尉本就是将门之后,而且马叔曾经三番五次的向我举荐,说李校尉乃是当世异人,所以他对战局肯定有自己的看法,咱们听听也无妨!”

    别人的话李世民可以不听,但自己亲姐姐的话却不能不听,所以他这时也只好道:“好吧,那就听听李校尉有何高见,不过军国大事关系重大,希望李校尉说话要知道轻重!”

    听到李世民这些带刺的话,也把李休的驴脾气给激了起来,你不让我说,我偏说给你看,当下只见他向平阳公主行了一礼道:“两位殿下,刚才在下听到你们的话,准备趁着后方大军偷袭之时,正面强攻突利可汗的大军,这样做虽然容易引起突厥人的大乱,但却未免有些短视了!”

    李休最后的一句话可谓十分不给面子,这让李世民再次有些恼火,刚想训斥几句,却没想到平阳公主抢先道:“哦?那不知李校尉有何高见?”

    “高见谈不上,只不过我从马叔那里知道,自从我大唐立国以来,突厥几乎年年南下,颉利可汗去年继承突厥可汗之位,更是急于证明自己的实力,不遗余力的攻打我大唐,哪怕今年我们把他打退了,但明年、后年他肯定还会再来!”

    李休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这才继续道:“现在突厥势大,我大唐刚刚立国,实在无力与之抗衡,但也不是没有办法,比如最简单的就是让突厥人自己乱起来,而据我所知,突利是上代突厥可汗之子,也是颉利的侄子,以前突利年纪太小,这才无法继承可汗之位,但现在突利年纪渐长,对颉利的可汗之位也形成强力的挑战,另外还有突利手下的薛延陀部,这个部落的实力增长极快,对突厥人的统治也十分不满,只是突厥势大,他们暂时不敢反抗,但只有一有机会,他们肯定会背叛突厥人,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果秦王今天主要攻打突利和薛延陀,那最高兴的人恐怕是颉利可汗!”

    李休的这些话全都是他按照后世的历史推演出来的,后来颉利兵败,就与突利的背叛有着密切的关系,另外还有薛延陀,同样也帮了大唐的大忙,虽然后来薛延陀也成为大唐的敌人,但那已经是后来的事,现在最重要的对付突厥。

    听完李休的这些话,李世民与平阳公主也都震惊的对视一眼,颉利与突利的关系他们倒是知道一些,但是关于薛延陀不满突厥的事却从来不知道,事实上大唐初立,很多方面都是百废待兴,比如对北方草原上的消息就所知不多,如果李休说的是真的,那他们恐怕真的要慎重考虑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