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三十三章 马爷的过去
    “李校尉,关于薛延陀不满突厥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李世民深思了片刻忽然郑重的问道。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之前因为李休是他大哥李建成举荐的人,而且李世民认为李休只是运气好想到了伤口缝合的办法,再加上李休之前为了一个女人叛出家门的事,使得他对李休的印象并不怎么好,甚至还有些轻,不过现在听完李休的这些分析,他忽然现自己有些小瞧了这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

    “这个……”李休还真没办法解释这个问题,不过他也有应对的办法,当下沉吟了片刻这才回答道,“消息的来源我不能说,不过我可以保证所有消息绝对没有半点虚假,如果不信秦王殿下可以派人去查!”

    “我会去查的,不过如果真的像李校尉所说的那样,那么今晚目标恐怕就要变成颉利可汗了。”李世民先是看了李休一眼,最后又转向平阳公主道。

    “二弟,等下我会吩咐娘子军完全听你调遣,虽然颉利的大军比较难啃一些,但这几天我们一直处于守势,难免会让突厥军心骄纵,所以今晚的突袭还是有很大的希望的!”平阳公主这时直接表示了对李世民的支持,同时也是对李休的信任。

    “不仅仅要出兵,殿下最好派一名使者,在打败颉利的大军后前去会见突利可汗,表明与对方结盟的想法,而且这件事最好让颉利可汗知道,到时无论突利是否同意,都会让颉利可汗心中怀疑,另外还有薛延陀,同样也要派出使者,但却要暗中派人联络,他们日后将成为我大唐对突厥的一记杀招!”李休这时再次建议道。

    既然已经插手这件事,那就把它做到最好,免得突厥没事南下给自己添麻烦,说起来如果不是这帮子突厥人,说不定现在自己正呆在家里数着卖菜的钱,顺便逗一下小三,而且算算日子,自己也该准备年货了,可是现在自己却要呆在这该死的军营里,吃着猪食一样的饭菜,几天没洗澡身上都臭了,甚至过年时可能连顿饺子都吃不上,一想到这些,他就对突厥人更加的痛恨。

    李休的话音刚落,李世民和平阳公主全都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李世民这才有些感慨的道:“本以为李校尉医术惊人,却没想到对军国大事也有如此不凡的见解,看来日后本王也要向李校尉多多请教一下了!”

    “不敢不敢,下官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李休还是第一次见到李世民对自己这么客气,当下有些警惕的道,说实话,他对李建成和李世民这对兄弟全都抱着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如非必要,他绝对不想和他们任何一人牵扯上。

    “李校尉太客气了,军情紧急,本王先去处理了,三姐你的身体要紧,就有劳李校尉照顾了!”李世民说着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毕竟今天晚上就要对突厥人用兵了,他还有一堆的事情要处理,而且还要派人去查李休话中那些消息的真假,时间也更加的紧迫。

    李休也巴不得李世民快走,等到目送着对方离开后,他这才松了口气,不过这时忽然听背后的平阳公主轻声道:“李校尉,看你刚才的样子,似乎并不喜欢和我二弟相处?”

    “怎么会?公主您肯定看错了!”李休这时才想起来房间里还有个平阳公主,不过他决定死不认帐,反正他心中的想法又没有写在脸上。

    看到李休耍无赖的样子,平阳公主却是抿嘴一笑,心想马叔说的果然没错,这个李休不但满脑子古怪的点子,而且性格也异于常人,比如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就不是一般人可比,这也是她第一次接触这样的人,倒也觉得十分有趣。

    “公主,有件事我很好奇,一直也想不明白,不知能不能问您?”李休这时忽然转移话题道。

    “什么事让李校尉如此疑惑?”平阳公主微笑道。

    “是这样的,公主您也知道我和马叔的关系不错,不过马叔也真是奇怪了,放着一个大将军不做,却偏偏喜欢自称公主您的家奴,这件事我曾经问过马叔,但他就是不说,所以想请公主为我解惑!”李休道,这件事不但他感到奇怪,其它人同样也都感到奇怪,这也是别人说马爷性格古怪的主要原因,但其实相处久了,李休却觉得马爷是个很不错的朋友。

    听到李休问起这件事,平阳公主秀美的面孔上也露出回忆的神色,过了许久这才开口道:“李校尉你也知道,马叔是个一言九鼎的男子,自从当初我救下马叔的命后,他就誓终生跟随我为奴,哪怕他后来立下天大的功劳,我也帮他脱离了奴籍,但他依然遵守着当初的诺言,更遗憾的是马叔也一直没有孩子,就更不愿意离开了。”

    “公主还救过马叔的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李休这时更感兴趣的道,后世对平阳公主和马三宝这对主仆的记载不多,他现在也算是挖掘历史真相了。

    “其实也没什么,那年我才七岁,母亲也还在世,有次母亲带我外出时,遇到一个倒在路边快要冻饿而死的人,身上也受了重伤,当时我不忍心看他死在路边,于是就说服母亲把他救上车,并且亲自照顾他,这个人就是马叔,后来马叔醒来,感恩之下誓做我的仆人,哪怕是在最危险的时候,马叔也坚定的跟在我身边,成为我最坚强的后盾!”

    平阳公主说到最后时,眼中再次露出回忆的神色,似乎再次想起了当初父亲造反,而她却独自一人呆在长安孤立无援的事,当时她身边的个人几乎都逃跑了,唯独剩下马爷一人保着她离开了长安。

    其实有些话平阳公主没好意思说,自从她母亲窦皇后去世后,父亲李渊又常年不在家,所以在她心中,对她忠心耿耿而又细心照料的马爷更像是一个父亲,而且她行军打仗的本事也从马爷那里学来的,否则她一个柔弱的少女,怎么可能在短短几个月内,就拉起一起数万人的大军,而且又能接连数次的打退隋国大将的进攻?

    “那马叔以前是做什么的,怎么会受伤倒在路边?”李休这时再次好奇的问道。

    “这个你就要问马叔自己了,我以前也曾经问过他,不过他好像十分的伤心,对以前的事也不愿意多提,不过马叔精通兵法,而且对战场上的经验也十分丰富,所以我猜测他以前可能参过军,甚至可能是将门出身。”平阳公主说到这里时,也不禁叹了口气,她和马爷虽然情同父女,但可能因为她是个女子的原因,所以马爷有些事并不愿意和她多说。

    “原来是这样,看来马叔身上也有许多的秘密,有机会一定把他灌酒了,到时我不信他不说!”李休这时摸着下巴自语道,说完也不禁露出几分得意的笑容,平阳公主却有些无语的看着他,打听事情也能想到这些歪门邪道,看来马叔对他的评价果然没错。

    城北靠近城墙的一间小院里,李世民正在焦躁的走来走去,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一个白面无须的年轻人快步走了进来,这让李世民也是脸上一喜,当下迎上来急切的问道:“无忌怎么样,有没有从那些薛延陀的俘虏中问出些什么?”

    这个面白无须的年轻人正是李世民的大舅哥,同时也是他最重要的助手长孙无忌,只见对方十分沉稳的回答道:“殿下放心,事情我已经问清楚了,据那些战俘的交待,薛延陀本是铁勒的一支,几年前突厥处罗可汗在位时,对他们横征暴敛,这引起铁勒诸部的反抗,结果一百多个铁勒酋长被处死,这也使得铁勒上下对突厥十分痛恨,薛延陀这些年的实力增长很快,但却处处受到突厥的压榨,这让薛延陀也对突厥十分不满,如果有机会,他们绝对会第一个背叛突厥!”

    “哈哈!太好了,天助我大唐啊!”李世民听到这里也立刻兴奋的大叫一声道。刚才他从李休那里听说了薛延陀的事,立刻回来让长孙无忌去找一些薛延陀的战俘询问,结果很容易就证实这件事是真的。

    “殿下,那个李休不但精通医术,而且对军政大事也有如此深刻的见解,更难得的是他还那么年轻,另外他虽然和他父亲李靖的关系不好,但毕竟是父子,所以我觉得此人是个值得拉拢的人才!”这时长孙无忌向李世民建议道,人才难得,虽然李休是太子举荐的人,但也并非不能争取过来。

    “我也是这么想的,之前我对他有些轻视,也有些怠慢了,不过只要本王表现出足够的诚意,我相信李休肯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李世民这时露出一种志在必得的表情道,他们两兄弟之间的争斗虽然还没有完全公开,但是对于人才的争夺却早已经展开,甚至连朝堂上的大臣也开始站队,而等到他们争无可争时,恐怕就是矛盾完全激化的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