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三十四章 突利之恨
    冬夜漫漫,突厥大军的帅帐之中,突利可汗抱着酒坛大口的牛饮起来,一口气喝下半坛子老酒,可是却猛然站起来,随手把酒坛甩了出去,结果“呯~”的一声摔碎在地面上,酒水与碎陶四处飞溅。〈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可汗,何必为这些小事生气,汉人有句话,叫做‘小不忍则乱大谋’,现在可汗势弱,所以对于一些小事实在没必要放在心上。”看到突利可汗生气,帐内的其它人都吓得大气不敢出,但坐在突利可汗右手边的一个老突厥人却开口劝解道,这个人名叫乞何力,曾经是突利可汗父亲身边的近卫,突利可汗从小就跟着他长大,两人的感情十分深厚,这时也只有他才敢出言劝解。

    “欺人太甚,区区几百头羊都不愿意给,自己的部落吃着羊肉,我们的战士却连口羊汤都喝不上,这样的人却还想着让我们的战士为他卖命,简直……”

    “可汗慎言!”没等突利可汗把话说完,下面的乞何力就出口打断他道,虽然大帐之中都是突利的心腹,但有些话只需要心里知道就好了,实在不宜说出来。

    突利也不傻,事实上今年才刚刚二十岁的他其实十分的精明,只是有时难免有些年轻人的冲动,比如今天他向叔叔颉利可汗讨要几百头羊充当军粮,因为他带来的部落大都是一些小部落,要么比较贫穷,富裕的一些的也不愿意出力,所以军粮应该由颉利可汗承担一部分,但是颉利却一口拒绝了他,理由是突厥人南下一向自己解决军粮问题,如果军粮不够,那就让突利他们带兵去抢好了。

    颉利的这个回答看似好像很合理,而且也很符合突厥人的传统,但是突利听后却恨不得一刀砍了自己这位亲叔叔,因为当初南下时,颉利的大军一直在前面,遇到的所有东西都被他们抢光了,而且汉人也不傻,看到突厥人来了他们也会逃,所以突利在后面跟着什么也没抢到,现在又被挡在庆州,庆州周围的百姓要么逃了,要么躲进庆州城里,所以他倒是想抢,可也得有人让他抢啊!

    其实上面只是突利对颉利不满的一个导火索,事实上两人的恩怨由来已久,突利的父亲是突厥可汗,本来可汗的位子应该是他的,但因为他父亲去世时,他还不到十岁,所以只能由另一个叔叔继续,结果这个叔叔也是个短命鬼,几年之后也死了,突利本以为这次应该轮到自己了,但没想到颉利却突然杀出,夺走了突厥可汗的位子。

    对于颉利夺走突厥可汗这件事,颉利一直耿耿于怀,而且更让他痛恨的是,颉利在得到汗位后,竟然还假惺惺的封他为小可汗,让他掌管突厥东部的一些部落,这个举动看似对他不薄,但其实突厥东部全都是一些刺头,要么对突厥的统治十分不满,要么就是穷得叮当响,整天要人要吃的。

    面对这种情况,突利也是头疼无比,更可气的是,颉利还经常找他的麻烦,比如这次南下,颉利就严令他必须带兵跟随,为此突利是跑遍了下属的部落,或威逼或利诱,好不容易才让这些部落出兵,可是现在便宜没占到,反而付出的伤亡不小,甚至连军粮也不足,再这么下去的话,恐怕他手下的部落就要造反了。

    “乞何力,各个部落都在向我要吃的,可是我那位好叔叔却不愿意给,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突利这时忽然抬头问道,乞何力虽然没有了年轻时的勇武,但却成为一位受人尊敬的智者,每当突利彷徨无助时,他都能给出正确的建议。

    只见乞何力听后沉吟了片刻,最后终于开口道:“可汗,想要解决这件事并不困难,只需要咱们用撤军要挟,到时颉利可汗肯定会给咱们提供食物,但是这样的一来,恐怕可汗与颉利可汗之间的关系就会更加恶劣了!”

    “顾不得那么多了,明天我再去找他一次,如果他真的不给,那我们就退兵,老子千里迢迢跑到这里,却什么好处也没捞到,现在手下的那些部落早就已经不满了,回去后肯定又是一堆的麻烦!”突利可汗十分烦躁的挥了挥手道,如果不是实力不济的话,恐怕他早就起兵反抗了,可惜现实却让他只能把这种念头藏在心里。

    突利心情不好,商议完事情后就让乞何力等人离开了,随后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喝闷酒,最后终于醉的不醒人世,不过当夜他却做了个美梦,梦中他终于坐上了突厥大汗的宝座,随后把颉利配到西北的沙漠里,永世不能归来,而颉利后帐中的那些美女也全都成为他的女人,整天胡天黑地的好不快活。

    不过就在突利做着美梦之时,忽然被外面的一阵阵的喊杀声吵醒,当他揉着眼睛坐起来时,却只见乞何力忽然冲进来焦急的大喊道:“可汗不好了,唐军从前后两个方向夹击,现在不但后军乱了,前军也同样乱成一团,情况十分的危急!”

    突利听到唐军杀来,也一下子跳了起来,当下大步出了营帐,当初他扎营时就特意选择了一处高地,这样方便他观察全局,结果他刚一出营帐,就只见前后两军火光冲天,似乎到处都是唐军的喊杀声。

    “传我命令,所有大军向我这边集合!”突利虽然年轻,但却久经沙场,立刻做出最正确的判断,现在天黑看不表情况,唐军的动向不明,所以最正确的办法就是把所有兵力都聚集起来,进可攻退可守,只要等到天亮,判断出形式再做打算也不迟。

    乞何力也是沙场上的老将,当即让人传达命令,不一会的功夫,属于突利的数万大军就开始集结起来,直到这时突利才现有些不对劲,当下疑惑的对旁边的乞何力道:“唐军派到咱们这里的部队好像只是在骚扰,并没有攻打咱们的意图,反倒是对面的颉利大营才是他们的主攻方向?”

    “的确如此,唐军的兵力不足,不可能对咱们动全面进攻,所以他们只能集中兵力攻击一点,这样才能取得更大的战果,现在看来唐军把主攻的方向选择在了颉利可汗那边。”乞何力这时也露出一种庆幸的表情道,如果唐军主攻他们,以他们现在的情况,恐怕早就全军崩溃了,到时肯定又会引起整个突厥大军的崩溃,就算突利能够逃出去,日后肯定也会面临颉利的诘难。

    “呵呵,很好,传我的命令,全军后撤,如此敌我不明的情况下,保存实力才是第一要务!”突利忽然冷冷一笑命令道,汉人有句话叫做‘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既然颉利千方百计的为难自己,那就不要怪自己给他下绊子,反正自己这边也出现了唐军,而且敌情不明,自己退兵自保谁也不能说什么。

    “可汗,这样做恐怕会引起颉利可汗的不满啊!”这时乞何力听到突利的命令,当下有些担心道,他还是比较理智的,毕竟颉利现在是突厥的可汗,突利的实力又不足,如此惹怒颉利的举动实在有些不妥。

    “乞何力,在颉利心里早就容不下我了,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要像条狗似的跑去巴结他,而且他想要找我问罪,至少也要想办法从唐军的前后夹击中逃出命来才行!”突利却是年轻气盛,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报复颉利的好机会,他自然不可能放过。

    看到突利不听,乞何力也没有办法,只能帮着他指挥军队后撤,那些骚扰的唐军果然没有阻拦,任由他们退到战场之外。

    相比之下,颉利的大军却受到唐军的猛烈进攻,这段时间一直都是他们攻城,唐军处于守势,所以颉利根本没想到唐军会主动进攻,大营中的防御也十分松懈。

    再加上李世民的天策军,以及平阳公主的娘子军,全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两军合力之下很快杀进颉利的中军大营,随后开始四处放火,这下更引得突厥大军乱成一团。颉利刚开始时还努力集结军队,想要挡住唐军的冲锋,最后却只集结起几千人的骑兵,剩下的人却只顾着逃命,这让他无奈的长叹一声,最后也只能命令全军后撤。

    这一夜,庆州城外的突厥大营中火光冲天,无数突厥人死于唐军的冲锋之下,李休就站在城头观看着城外的战事,胸中的热血也似乎被城外的战火所点燃,恨不得自己也骑马出城杀敌,不过他也有自知之明,对于他这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书生来说,如果真的骑马冲出城外,恐怕只能给别人送菜,随便一个突厥人都可能宰了他,所以他还是不去给李世民添乱了。

    经此一战,突厥大军损失惨重,颉利可汗指挥着残兵一连后退数十里,这才稳住了阵脚,李休本以为颉利吃了这么大的亏总该退兵了,可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颉利在后方休整了几天后,竟然再次指挥大军杀到庆州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