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四十六章 相亲大会
    赏花灯有两个必不可少的因素,一是灯多,二是人多,如果光有灯而没有人,那就未免太冷清了,李渊深知这一点,所以他在平阳公主的别院准备开小灯会,不但准备了大量的花灯,而且还邀请了不少官员带着家眷参加。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李休刚开始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事实上他就算知道了也不打算凑这个热闹,却没想到马爷竟然提前回来,并且还邀请他一定要去,以马爷的脾气,如果他不去的话,恐怕当天晚上就会跑来兴师问罪。

    等到下午晚些时候,李家庄子门前的大道上忽然变得热闹起来,长安城中的权贵们或乘车或骑马,一个个呼朋引伴的从路上呼啸而过,特别是那些年少的贵族,一个个更是神采飞扬,每当有年轻的贵族女子乘车经过时,他们更是一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坐在马背上的小身板挺的笔直,甚至还有人大声吹嘘着自己上前打到了多少猎物等等。

    李休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衣服是月婵帮他做的,本来是要他过年时穿的,却没想到现在才穿上,宝蓝色的襕衫裁剪得十分合身,真没想到她还有这样的手艺。

    穿着新衣服的李休出了院门,来到前面的小桥上,看着不远处车马奔流不息的大路,却忽然停下脚步有些踌躇起来,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自从穿越到大唐之后,他一直有意无意的拒绝与外界的交往,甚至连长安城也没去过几次,上次若不是马爷,他也不可能赶往庆州。

    这并不是李休性格内向,事实上这正是他对自己的一种本能保护,对于大唐这个时代来说,他就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外来者,无论是生活习惯还是说话方式上,都与这个时代的人有着巨大的区别,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李休这才有意无意的减少与外界的接触,同时学习着如何做一个真正的唐人。

    不过今天在公主别院举行的小灯会,却是一个真正的社交场所,在那里他将真正的接触唐朝上层贵族的生活方式,也许还会认识一些人,这些人可能会成为他日后的朋友,也可能会成为他日后的敌人,不管是朋友还是敌人,都标志着李休将要完全融入到这个时代之中。

    “这一天迟早都要来,想那么多干嘛,走一步看一步吧!”李休站在桥边许久,忽然自语道,说完露出一个潇洒的笑容,大步走过木桥来到大路之上。

    大路上全都是参加公主别院小灯会的贵族,要么乘车要么骑马,而且每人身后都跟着随从奴仆,看起来气势非凡,可唯独李休竟然缓步而行,在一片车马之中竟然显得卓尔不群,甚至还有不少贵族女子打开车窗,对李休指指点点的评头论足。

    对于外界的反应,李休却是坦然处之,反正看两眼又不会死,而且对自己好奇的人中,很多都是年轻的女子,这也让他心生自得,早知道自己这么受欢迎,当初饿肚子时还搞什么豆芽啊,直接去傍个富婆岂不是更轻松?可惜当时平阳公主不在,否则她倒是很好的人选。

    来到公主别院的大门前,远远的就看到马爷正在门前迎接宾客,当看到李休到来时,马爷立刻亲自上前把他接到府里,这让刚才在路上见过李休的宾客更感惊讶,他们可都知道这位马大将军的臭脾气,平时除了公主谁的面子也不给,却没想到竟然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这么礼遇,简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马叔怎么单独招呼我一个,外面还有那么多的客人呢?”李休看到马爷拉着自己进到府里后,竟然找了个地方一屁股坐下来,这让他也不禁奇怪的问道。

    “招呼个屁,你也知道我今天在京城跑了一天,下午回来还是在你那里蹭的饭,回来后换身衣裳就站在门口当摆设,简直要把老子给累死了!”马爷说到这里示意下人端来一碗水,一口饮尽这才喘了口气道,“现在重要的人也来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人自然有陛下的人去招呼,刚好你也来了,我趁着这个机会也歇会!”

    “哈哈,能者多劳吗,公主这一受伤,府里的事情自然就只能让马叔费心了。”李休却是笑道,今天来的人的确多了点,也难怪马爷会报怨。

    “小子,提前和你打个招呼,柴绍也被陛下请来了,不过有公主在,他应该不敢找你的麻烦,不过你自己也要小心着点。”马爷这时忽然开口提醒道,今天来的宾客除了李休外,其它全都是李渊请来的,而且李渊一直想让平阳公主原谅柴绍,所以经常给他们制造相见的机会。

    “马叔放心吧,你不是说过柴绍不敢让人知道他被我殴打的事吗,所以只要他不傻,应该就不会找我的麻烦。”李休笑着开口道,只要平阳公主还在,柴绍就根本不算什么。

    李休为的时候就已经不早了,等到他陪马爷聊了会天,天色也完全黑了下来,灯会也正式开始,在公主别院前殿的空地面积广阔,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座小广场上,现在小广场上挂起各色的花灯,灯下的桌子上摆放着从长安城买来的各色吃食,客人可以任意取食,看起来竟然和后世的西式聚会有点像。

    能被请到这里的几乎全都是朝廷重臣,以及他们的家眷,所以灯会刚一开始,男人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聊着国事,女人们则呼儿唤女的走走停停,遇到合意的就上前攀谈一番,如果女方满意,甚至还十分大方的将手帕给男方,日后如果男方对女方也满意的话,就可以拿着手帕上门提亲。

    李休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上元节本来就是古代的情人节,这一天女子也不用再受束缚,可以自由的上街行走,遇到心仪的男子就用这种办法定情,而且今天参加小灯会的人全都是大唐的权贵,可以说是门当户对,所以这些贵妇们硬是把小灯会搞成了相亲大会。

    不过就在李休看的有趣之时,忽然只见一个很富态的贵妇,带着一个同样相貌秀丽的少女走向李休,这让他暗叫不好,想躲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位富态的贵妇走到面前向他笑道:“你是哪家的晚辈,怎么没见你的长辈?”

    “呃?我……”李休心中满是苦笑,看贵妇背后那个少女偷看自己的娇悄模样,好像还真看上了自己,不过他现在可没成亲的打算,更何况以他庶出的身份,以及恋上尼姑反出家门的臭名声,恐怕人家也看不上自己。

    “启禀夫人,家母早逝,家父不在长安,所以只有晚辈一人独自前来。”李休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的借口拒绝,只能实话实说,打算走一步看一步。

    “原来如此,不知你是哪家的公子?”贵妇听到这里也不以为意的道,大唐四方初定,很多文臣武将都在外安定四方,而且李休父亲不在家,却依然被请到这里,更说明他父亲很受皇帝陛下的重视。

    “这个……”李休这时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如果他说自己父亲是李靖,可是之前他反出家门时,李靖就已经放言不认他这个儿子,这时候他再公开宣称自己是李靖的儿子,未免有些太厚脸皮了,可如果不说,未免又有些太不礼貌了。

    就在李休左右为难之时,忽然只见一个身穿便服的老者大步走过来,看到他时却是满脸不悦的皱着眉头道:“你怎么在这里?”

    “呃?”李休看到这个半路杀出来的陌生老者也是一愣,因为他根本不认识对方,不过那个贵妇却好像认得此人,当看到他时微微一笑,带着背后那个有些恋恋不舍的少女离开了。

    “不知这位……这位老先生怎么称呼?”李休实在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但听他刚才话中的意思,好像应该认识自己,但是在李休的记忆里却没有这个人印象。

    “嗯?”老者听到李休的话同样也是一愣,他虽然只见过对方一次,但以他们之间特殊的关系,李休不可能不认识他,难道……

    想到其中一个可能,老者立刻一脸的怒容的道:“还在给老夫装傻?当初老夫受你父亲的蒙骗,才一时糊涂答应了那件事,现在你父亲不在,等到你父亲回来,你们父子一定要给老夫一个交待!”

    老者说完一甩袖子,转身就离开了,这也让李休也是满头的雾水,搞不明白这个老头在说些什么,不过听他话中的意思,他好像和李靖有什么约定,而且这个约定还关系到自己,可这位大爷您到底是哪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