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四十八章 逼上绝路
    柴绍气呼呼的离开了,不过他没走出去多远,就被一个内侍拦住,随后这个内侍低声说了几句,柴绍脸上立刻转怒为喜,当下跟着内侍来到广场旁边的大殿之中。[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只见大殿里也挂满了花灯,平阳公主坐在榻上,李渊则坐在旁边陪着爱女聊天,很温馨的一幅画面。只不过当平阳公主看到进来的柴绍时,立刻脸色一变,她最不愿意见的就是这个人,不过想到父亲的良苦用心,她也不由得暗叹一声,并没有说什么。

    “儿臣拜见父皇!”柴绍进来后立刻向李渊行礼道,随后又一脸关切的向平阳公主问道:“三娘,你的身体如何了,伤势还要紧吗?”

    平阳公主本来不想搭理柴绍,但是看到父亲有些殷切的眼神,这也让她心中一软,最后冷冰冰的道:“我很好!”

    看到女儿终于和柴绍说话了,李渊也不禁高兴的大笑一声,当下招呼柴绍坐在自己身边道:“嗣昌你来坐到我身边,咱们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趁这个机会好好的聊聊,以前有什么误会和委屈也都说出来,免得憋在心里伤了身体!”

    李渊这是摆明了要帮女儿和女婿说和,柴绍听到这里也是喜形于色,当下刚想说什么,不过这时平阳公主却忽然打断他道:“父皇,儿臣有些累了,想回去休息一下!”

    听到平阳公主如此说,李渊也知道自己有些太心急了,当下示意柴绍不要说话,然后这才笑着劝道:“三娘,天色还早,外面的宾客正谈的热闹,你身为主人如果先回去,岂不是扫了客人的兴,刚巧朕也有点饿了,不如让人准备点吃的,咱们一家边吃边聊如何?”

    对于父亲的要求,平阳公主实在不忍心拒绝,最后只好点了点头,然后吩咐下人去准备吃食,不过接下来她却没有再和柴绍说一句话,这让李渊也颇为无奈,说起来他这个女儿最像他的那位亡妻窦皇后,虽然外表柔弱,但其实却是外柔内刚,只要她认定的事情,哪怕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不一会的功夫,公主别院的下人就把准备的吃食端上来,不过当李渊看到碗里的东西时,却不由得有些惊讶的问道:“这是何物,怎么朕从来没有见过?”

    平阳公主看到碗里的东西也是一愣,只见碗里的清汤里浮着几个圆滚滚的白团,看起来很是可爱,但她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当下不由得看向旁边的侍女。

    “启禀陛下、公主,厨房的人说这个名叫元宵,马爷说很合公主的口味,所以吩咐厨房如果公主要吃东西,就让他们煮这个元宵!”侍女急忙回答道。

    “元宵?这个名字还真应景,而且还是马三宝带回来的,咱们就一起尝尝吧!”李渊听到这里也不由得笑道。

    平阳公主听到是马爷特意叮嘱给她做的,也不由得心中感动,当下将一个元宵放在嘴边轻咬了一口,结果里面香滑甜美的汁液流出,再配上又软又黏的糯米皮,吃起来的确别有一番风味。

    “味道不错,马三宝也算是有心了!”李渊尝过之后也不禁点头赞叹道,随即他又向平阳公主侍女吩咐道,“让人去多做一些,给外面的众位爱卿也尝一尝!”

    听到李渊的吩咐,平阳公主的侍女却是面露难色,过了一会这才开口道:“启禀陛下,奴婢听厨房的人说,元宵是马爷从李校尉家中带来的,原本只是想让公主尝个鲜,所以数量很少,恐怕……”

    侍女没把话说,李渊也明白她的意思,不过他这时却有些好奇的向平阳公主问道:“三娘,侍女口中所说的那个李校尉,可是之前在庆州治好你的伤势的那个李休?”

    “启禀父皇,正是李休,他家本来就住在别院的旁边,马叔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才认识他,也多亏如此才让他救了女儿一命!”平阳公主提到李休时,也显得颇为高兴的道。

    之前在回来的路上,一直是李休负责她的饮食,结果短短几天就把她的胃口养刁了,回来后本以为再也吃不到李休做的饭菜了,却没想到他竟然还送来一些元宵,难怪这么合自己的胃口。

    不过相比平阳公主的高兴,旁边的柴绍却是暗骂一声:怎么又是李休,这小子就像是阴魂不散似的,自己走到哪都能听到他的事情。更让柴绍生气的是,本来冷冰冰的平阳公主在提到李休时,竟然难得露出了微笑,虽然这不能说明什么,但依然让他妒火中烧,毕竟自己才是平阳的丈夫!

    “嗯,这个李休的医术不错,只是性子冲动了些,日后好好打磨一下,倒也未尝不能一用!”李渊自然听出女儿话中对李休的推崇,虽然明知道李休殴打过柴绍,但也不好驳了女儿的面子,所以这才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

    “陛下,说起那个李校尉,刚才臣刚巧在外面的灯会上遇到他,他对三娘有救命之恩,不如陛下去见一见他如何?”这时柴绍忽然开口道,只是在说这些话时,他的眼睛中却闪过一道狠厉之色,有平阳公主保着,他的确不敢拿李休怎么样,但报复一个人的办法很多,而且有些办法比直接杀了一个人更加残忍。

    “哦?他也在这里?”李渊听到这里也有些惊讶的道,毕竟今天的客人都是他请来的,不过他随即就想到了其中的原因,当下笑道,“我明白了,马三宝既然和那个李休交情不错,而且他又是三娘的救命恩人,自然会请他过来。”

    说到这里时,只见李渊看了平阳公主一眼,然后又有些感慨的道:“说起来在朕的这些子女中,朕最感到亏欠的就是三娘你,别的女子在你这个年龄,正是在家相夫教子的时候,可是三娘你却为了朝廷东征西讨,甚至差点连命都丢在战场上,这个李休能够救你一命,朕这个做父亲的,的确应该亲自见他一见!”

    李渊说得情真意切,平阳公主也深受感动,不过柴绍却在心中冷笑,只要李渊肯见李休,那么他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也许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李渊并没有让人把李休叫进大殿,而是亲自出了大殿去见李休,这说明他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去感谢对方,平阳公主在感动之余,又担心李休说错话,所以就让人抬着锦榻,与父亲一同出了大殿。

    李休这时正和马爷聊着天,手中拿着一摞手帕,因为怀里实在塞不下了,只好拿在手上。不过也就在这时,忽然只见前面的人群中一阵喧哗,随即就看到人群纷纷向两侧退去,然后一个身穿圆领对襟长衫的中年男子大步走来,平阳公主的锦榻也只能跟在后面,而且看两旁文武纷纷行礼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这个中年男子肯定就是大唐的皇帝李渊。

    看到李渊向这边走来,马三宝立刻一拉李休,然后上前行礼道:“臣马三宝拜见陛下!”

    李休也跟在马三宝后面行礼,不过以他的身份,也根本没有资格自报身份,所以他也乐得没有开口,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李渊把马三宝扶起来后,忽然打量了他几眼道:“你就是那个治好了三娘伤势的李休?”

    听到李渊的问话李休也是一愣,不过他立刻就反应过来,当下不卑不亢的开口道:“启禀陛下,微臣正是李休!”

    看到李休区区一个庶子,在见到自己时竟然可以从容应对,显得极为沉稳,这也让李渊大为意外,随即对李休的印象也有些改观,看来这个年轻人能够得到马三宝的重视,也的确有几分过人之处。

    周围的不少人也同样暗自点头,认为这个年轻人不简单,特别是那些之前将定情之物给李休的少女,更是一个个满心的欢喜,期望过几天他能够登门提亲。

    “李校尉真是我大唐的年轻俊杰,一晚上竟然收到如此多的定情之物,看来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喝李校尉的喜酒了!”正在这时,忽然只见李渊身后的柴绍开口道,这也让李渊忽然现,李休手中竟然拿着一摞的手帕,看样子今天来的不少贵族少女也对李休青睐有加。

    “李校尉一表人材,又曾经为朝廷立下大功,得到女子的青睐倒也不奇怪。”李渊这时笑着开口道,听到他的夸奖,那些看中李休的女子与家人也更加高兴,感觉自己的确没看错人,但是马爷与平阳公主却是脸色大变,但这时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呵呵,李校尉本是永康县公李靖李将军之子,的确生得一表人材,只是柴某听说一年多以前,李休曾经恋上一个小尼姑,对方更是因他而死,结果他与李将军大吵一架反出家门,实在是个痴情之人,现在看到李校尉收下这么多的定情之物,想必已经从当初情伤之中走出来了吧?”柴绍忽然脸色一变神情阴冷的道。

    柴绍要的就是这个机会,能够在李渊与其它人面前揭穿李休的真实身份,如果是平时他这么做并没有什么效果,但之前李休至少还背负一个痴情之名,现在却拿着不少女子给他的定情之物,这种巨大的反差足以让人认定他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到时他的名声也就彻底毁了,无论他怎么解释都没有用,可以说这时的李休已经被逼上了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