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五十章 有家不能回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此句当为全诗之眼,即点明男女相约月下的甜蜜与幸福,又以黄昏暗示这对男女日后的的悲剧,绝之、妙之!”长安城中某个文人汇聚的诗会上,一个散而坐的年轻人拍腿赞叹道。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不然,我以为全诗最妙之处,却是后面‘月与灯依旧’与‘不见去年人’的强烈对比,整诗中就属这两句最让人黯然神伤,至于最后一句的‘泪满春衫袖’,则是全诗的点题句,使得诗中的情绪完全宣泄出来,让人闻之落泪!”这时另一个书生却表了自己不同的看法。

    “两位兄台只谈诗句未免有些落于下乘,对于在下来说,此诗与李休公子的感情遭遇结合在一起,才是最打动人的地方!”又一个读书人开口表自己的意见道,他的话也得到不少人的支持,话题开始由诗转向作诗的李休身上,场面上也开始热闹起来。

    “各位,咱们一向自认文采风流,不过今日一见李休公子此诗,在下是甘拜下风,不如咱们去拜访一下如何,也好与李公子谈诗论道?”这时也不知道谁开口提议道,结果一下子引爆了所有人的热情,当下诗会也不开了,所有人都站起来呼朋引伴的向城外走去。

    与此同时,长安城某个贵族内宅的一座绣楼之上,一个身穿齐腰曳地长裙的少女趴在窗台上,目光迷离的看着窗外的,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忽然叹息一声道:“母亲,您说李休公子喜欢的那个女子是什么样子,是不是比女儿还漂亮?”

    “傻丫头,你怎么还在想这件事?”少女的话音刚落,就见她背后那个中年贵妇走过来抚着她的头爱怜的道,早知道女儿会这样,昨天就不该带她去平阳公主那里,更不该让也把手帕丢给那个才华横溢的李休。

    “我想她应该很漂亮,虽然听说对方是个比丘尼,但既然能让李休公子这样才华横溢的男子喜欢,定然是个倾城倾国的美人儿,就像……”少女并没有理会母亲的话,而是依然自言自语道,说到最后似乎是想找个可以参照的人,结果想了好一会儿才忽然眼睛一亮道,“就像那位换上女装的平阳公主一样,也只有这样女子,才能配上得李休公子的才华与痴情。”

    看到女儿提到李休时满脸幸福的样子,贵妇也不由得叹了口气,她是过来人,自然知道女儿对那个李休情根深种,只是这种事她这个做母亲的也没办法,最后思来想去,终于一咬牙下了楼,然后吩咐下人道:“派人去李休公子那里打听一下情况,另外备车,本夫人要去永康县公府上拜访一下!”

    距离怀春少女绣楼数里外的另一座贵族府邸内,一个中年男子也在听朋友讲述着昨夜的事,等到听完了李休那诗后,当下也禁不住拍案叫绝道:“没想到长安城中竟然还藏着如此年轻俊杰,永康县公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可惜他们父子却闹翻了。”

    “王爷说的不错,昨天您是没去,否则倒是可以一睹李休的风采,当时连我都以为他再无翻身之望,却没想到仅凭一诗,就完全扭转了局面,实在让人感到赞叹啊!”坐在下的那个中年官员当下也是击掌赞叹道。

    “如此年轻俊彦,自然不能错过,来人,带本王的名帖,请李公子过府饮宴!”中年男子当下大声吩咐道,他一向喜欢结交年轻士子,像李休这样才华横溢之人更应该成为他的座上之宾!

    连李休自己都没有想到,仅仅一《生查子》能够引起这么大的轰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前来送请帖,这还算是好的,毕竟送完请帖后这些人就回去了,可怕的是那些慕名而来的读书人,竟然要和李休切磋诗文,而且李休不开门他们就赖在门外不走了,另外附近还出现不少奇奇怪怪的人,上个厕所都有人在外面窥探。

    宴会李休不想去,至于切磋诗文更是扯蛋,他连论语都背不出十句,最讨厌的就是那些鬼鬼祟祟的家伙,搞得他一点**都没有了,最后他实在受不了了,干脆打个包袱带着月婵和柳儿,翻过围墙钻进后面的竹林里,然后绕个圈躲进了公主别院,他不信那些人狗胆包天敢闯平阳公主的别院。

    “小子,你自己来就行了,怎么把丫鬟也给带来了,难道真打算在这里长住啊?”马爷笑呵呵的看着李休问道。

    “马叔您是没见我家门口的阵势,一堆读书人堵在大门前不走,外面又有可疑的人窥视,把两个漂亮的小丫头放在家里我可不放心,而且您还真说对了,我打算在这里多住两天再回去,免得看见那些人心烦。”李休虽然早就料到自己的生活会因昨天的事而改变,却没想到会落到有家不能回的地步。

    “哈哈,多住两天也好,这样即方便照顾公主的伤势,二来咱们爷俩也能多聊聊。”马爷说到这里忽然认真的上下打量了李休几眼,最后再次开口道:“小子,认识你这么长时间,我却从来不知道你竟然有那么出色的文才,当时我可是亲眼看到你三步成诗,简直可以传说中的曹子建相比了。”

    马爷说这些话时,脸上的表情十分认真,越是与李休相处,他现越是看不透这个年轻人,似乎对方身上有着无尽的谜团似的。

    不过李休听到这里却是得意的一笑道:“马叔,才华也是需要时机才能显露的,借用别人的一句话,怀才就像是怀孕一样,时间久了才能看出来,咱们相识的时间也不算久,我还有更多的才华没有施展呢!”

    “你……我……”马爷被李休那个怀才像怀孕的比喻给气的不轻,过了好一会儿这才终于缓过来道,“小子,你竟然把怀才比做怀孕,这种有辱斯文的话你也能说得出口?你信不信我把这句话传出去,第二天你就会被人给砍死,而且还没人敢收尸的那种?”

    “信!”李休十分坚定的点了点头,之前他已经见识了这个年代读书人的疯狂,不过随即就笑道,“不过马爷您如果说出去,恐怕被砍死的人是您而不是我,一个是刚刚名动长安的大才子,一个却是只知道拿刀子砍人的粗鲁武将,您说大家更愿意相信上面有辱斯文的话是谁说的?”

    “你……”马爷听到这里也不禁为之气结,盯着李休看了好半晌,最后忽然大笑起来,过了好一会儿这才拍着李休的肩膀开口道,“好~好啊,你这个小子文采如何倒是其次,难得的是还有这份七窍玲珑的心思,像你这样的人,恐怕无论如何也不会吃亏的。”

    “呵呵,多谢马叔夸奖,不过如非必要,我真的不想费这种心思,简简单单的生活岂不是更好?”李休刚开始时语气轻松,但是说到最后却变得有些沉重,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已’,现在他对这句话也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应该李休与马爷说话之时,忽然只见有人从外面进来,当看到马爷时急忙向他行礼,然后又向李休开口道:“李公子,上次您让我们做的那个车子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所以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去看看?”

    进来的人正是上次李休找的两个木匠之一,听到他的话李休也是眼睛一亮道:“太好了,刚好我现在就没事,咱们一起去看看你们做的效果如何?”

    “你让木匠做什么车子,难道你想给自己配辆马车?”马爷根本不知道李休要给平阳公主做轮椅的事,所以这时也有些奇怪的问道。

    “不是马车,马叔您一起陪我去看看就知道了。”李休当下拉着马爷一起跟着木匠出了院子,来到前院左侧一处专门的木匠房里,古代的房子家具大都最早木制的,所以豪门贵族家中一般都有专门的木匠,有些手艺精湛的木匠在府中的地位并不比管事低。

    木匠房其实是个独立的院子,院子四周全都搭着棚子,棚子下面有不少木匠都在做着木匠活,地面上全都是木屑与刨花,而当李休跟着木匠来到最里面的一个区域时,立刻看到上次被他叫去的另一个木匠,正带着另外几个木匠对一个木制的轮椅进行一些修改。

    “公子您看,这个小车子已经按照您的要求做得差不多了,不知您是否满意?”这时前面带路的木匠一指轮椅向李休问道。

    “小子,这不就是个带轮子的胡椅吗,干什么用的?”没等李休开口,马爷就好奇的上前打量着轮椅问道,大唐这个时代刚刚出现椅子,而且还是从胡人那里传来的,所以被称为胡椅,不过胡椅还没有完全传播开来,在贵族中也不流行。

    “这个叫轮椅。”李休上前推着轮椅走动了一下,现轮子转动的十分轻松,也不知道这些木匠是怎么做到的,而且转向轮他们也做好了,使得轮椅可以很方便的转向,这两个最基本的功能实现了,轮椅就已经成功了大半,其它的只剩下一些小细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