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五十一章 回家
    今天的天气不错,明媚的阳光照射下,也使得人身上感觉暖暖的,李休与马爷站在草地上,两人中间放着一架大红色的轮椅,颜色是马爷选的,本来轮椅造好后,李休主张只刷几层清漆,保留木头的纹理,因为木匠用的全都是上好的木头,纹理十分漂亮,如果用油漆遮盖住就有些太可惜了。?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不过马爷却觉得这东西既然是给公主养伤用的,自然要刷上喜庆一点的颜色,这样看着也让人高兴,所以他决定刷成红色,更糟糕的是,那些工匠也都认为应该刷油漆,只是颜色上与马爷有些出入,结果一帮人为这件事吵了半天,最后马爷气得把佩刀拍在桌子上,于是大家很愉快的决定还是用红色好一些。

    “这……这个是送给我的?”平阳公主看着面前这架结构精巧的轮椅,神色激动的道,虽然她也是第一次见,但是光是从它的两个大轮子上也能猜到它是做什么用的。

    “公主猜的不错,此物名为轮椅,可以让公主坐在上面让人推着行动,也可以自己推动轮子前行,十分适合公主现在的情况。”李休笑呵呵的介绍道,不过说到最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当下再次开口道,“另外颜色是马叔特意帮您挑选的!”

    “如此巧思,恐怕也只有李校尉才想得出来。”平阳公主这时也再次高兴的夸赞道,随后就让身边的侍女扶自己坐到轮椅上,椅子上铺着厚厚的坐垫,感觉十分的舒服。

    当下侍女推着轮椅在花园里转了一圈,结果平阳公主感觉十分的平稳,更难得的是转弯也十分方便,而且车子外围还有两个固定的小圈,李休上前指点她可以转动小圈带动轮椅,于是平阳公主自己推动轮椅前行,刚开始还有些小心翼翼,但是后来却胆大起来,将轮椅推得飞快,“咯咯咯”的清脆笑声撒满整个花园。

    “小子,多谢你了,很久没见到公主笑得这么开心了!”马爷看着开心的像个小孩子似的平阳公主,当下颇为感慨的拍了拍李休的肩膀道。

    “马叔客气了,这也是我应该做的。”李休笑着开口道,今天公主穿着一身白色皮裘,更显得肌肤如玉,连身下那个艳俗的大红色轮椅看起来都顺眼多了,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人漂亮,什么东西到了人家手里都显得有品味。

    这就好比后世淘宝上的那些图片,人家模特穿什么都漂亮,结果引得一些女孩子纷纷购买,买回来后却说实物与图片不符,虽然不排除有些奸商以次充好,但大部分其实都是一样的东西,关键是穿的人不一样,只是绝大部分女孩打死都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罢了。

    天天被人抬着的滋味并不好受,就好像鸟儿被束缚了翅膀,鱼儿剪断了尾巴,现在忽然再次得到了自由,对于平阳公主来说简直就是世上最大的惊喜,只见她在干枯的草地上转了好几圈,这才有些气喘的回来,毕竟她的身体还有些虚弱,不宜太激烈的运动。

    看到平阳公主兴奋的样子,李休这时却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递过去笑道:“公主,轮椅很容易把手给磨破,所以最好戴着这个东西保护手上的皮肤!”

    李休递过去的自然是一双手套,这是他让月婵帮忙做的,样式十分的精美。平阳公主接过来手套看了一下,现竟然五个手指分开,当下也不由得笑道:“李校尉真是心思绝巧之人,连手暖子都能做的如此精巧!”

    大唐这个时代并不是没有手套,事实上手套这东西早在汉朝就有了,后世著名的马王堆就出土过手套,样式与后世的几乎没什么区别,只是古代的服饰也是有流行趋势的,到了大唐时,手套变成了直筒形,称为手暖子,只做为冬天的保暖之用,并不像后世还有装饰的效果,所以平阳公主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五指分开的手套。

    “区区小事,不足挂齿!”李休再次有些谦虚的道。

    不过就在这时,却只见马爷上前打量了一下手套,然后大笑着向李休道:“小子,你还真当公主是那些娇滴滴的贵女吗?告诉你,公主可是能够上阵杀敌的人,手上长年拿着武器,根本用不着这种东西,不信的话你看看公主的手掌就知道了。”

    听到马爷的话,李休也不由得看向平阳公主的双手,只见公主这时手背向上,光从手背上来看,这双手洁白如玉、十指纤纤,简直如同白玉雕刻的一般。

    平阳公主听到马爷的话却有些不好意思,又注意到李休在打量她的双手,当下也不禁脸色一红,不过最后还是翻开手掌,结果让李休感到震惊的是,这双如玉的小手在翻过来时,却是另一番光景,只见手掌和手指上有几处黄亮,一看就知道是磨出来的厚茧,而且几乎连在一起,覆盖了小半个手掌。

    看到公主反差巨大的手掌,李休也不由得有些尴尬,这样的手的确用不着手套保护。平阳公主这时好像也看出了李休的尴尬,当下微笑着把手套戴在手上道:“不错,很合适也很漂亮,我大唐四方日渐安定,日后恐怕再也用不着我披甲上阵了,即如此,那我也要好好的养一养自己的手!”

    平阳公主说完再次向李休感谢的一笑,接着又忽然想到了什么,当下开口道:“李校尉,听说你家门前到处是慕名前去拜访你的人,这可是个扬名的好机会,为何你偏偏要躲起来?”

    “名气大了有什么好?古往今来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因声名所累,而且我之前早就对公主说过,我这个人懒散惯了,最大的心愿就是与世无争的小地主,安安心心的过自己的小日子,至于出仕为官什么的,实在非我所愿啊!”李休这时也不禁摇头叹息道,这些话他已经不知说了多少次了,可是无论是马爷还是平阳公主,似乎都不太相信。

    “你真的不愿意为官?”平阳公主这时真的有些惊讶了,以前她本以为这些是李休的托辞,只是为了显示他的清高孤傲,可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当然!”李休坚定的点了点头,目光也直盯着平阳公主。

    平阳公主也一直盯着李休的眼睛,希望可以从他的眼中看出一丝破绽,可是李休的目光却十分坦然,实在不像是撒谎,这下平阳公主也有些相信了。

    “好吧,既然你喜欢平静的生活,那我就帮你一把!”平阳公主最后开口道。

    “呃?公主要怎么帮我?”李休听到这里也不由得一愣道。

    “呵呵,你送给我轮椅和手套,做为回报,我自然也要送给你一样礼物!”平阳公主这时却是神秘的一笑道,看来她也和李休一样学会卖关子了。

    平阳公主的礼物并没有让李休等太久,事实上就在第二天,一队骑兵忽然来到李休家附近驻扎,并且宣布方圆十里为军营禁地,闲杂人持一律不得擅闯,否则军法从事,而李休家刚好在这个范围之内,结果那些想见李休的人全都被这支骑兵驱赶一空,这下李休家门外也终于安静了。

    “哈哈~,终于可以回家了!”当马爷把上面这个消息告诉李休时,他也不禁大笑一声道,虽然公主府住着很舒服,但总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而且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无论在哪都不是自己家里舒服自在。

    当下李休立刻让月婵和柳儿收拾东西,他亲自跑去向公主道谢,然后迫不急待的赶回家中,说起来这段时间虽然有不少人前来拜访,但这些人的素质却相当好,李休不开门他们就守在门外,没有任何人擅自闯进别人家里,所以家中一切都保持着原样,只是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这也是办法的事,春天干燥风大,地面又没有硬化,风一起到处都是尘土。

    离开公主别院的时候,李休还多带了几样东西,那就是他让公主家的木匠帮助打造的一些家具,比如一套桌椅,以及一张舒服的摇椅等等。舒舒服服的在家吃了顿午饭,然后李休躺在铺了张毛毯的摇椅上,晒着暖暖的太阳,精神上又没有任何的压力和包袱,简直让他感觉身在云端似的。

    “月婵、柳儿,咱们家的院子有点小了,而且房子也有点破,老爷我想重新建座院子,你们觉得怎么样?”就在李休似睡非睡之时,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当下向旁边做着针线活的两个丫鬟征求意见道。

    “好啊好啊,大院子新房子,住着肯定更舒服!”柳儿第一个举手赞成道,她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当初刚来的时候,她说自己十四,李休还真相信了,不过后来混熟了,柳儿一时失言才说出她的真实年龄,原来才十二,她之所以报大两岁,主要是担心李休嫌她年纪太小不要她。

    不过月婵听到李休的话却是皱了一下眉头,随后就小声道:“老爷,您想盖院子是好事,不过现在恐怕不行。”

    “为什么?”李休这时也睁开眼奇怪的问道。

    “您去外面看看就知道了。”月婵这时也起身行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