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五十八章 水车作坊
    两队农夫呈“人”字形排开,喊着整齐的号子一起用力,将河中的的一个三角形木架子拉了起来,河中已经被人为堆起一个堤坝,使得河岸边露出一段河床,木架子就立在这段满是淤泥的河床上。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等到架子立起来后,岸上的工匠立刻跳进淤泥里忙碌起来,另外刚才那些拉架子的农夫们也都纷纷跳下来帮忙,拎锤子、砸木桩忙得热火朝天。

    李休站在岸上看着下面忙碌的景象,脸上也露出满意的笑容,刘老大等佃户全都在下面那些忙碌的农夫之中,其它的则是平阳公主名下的佃户,这些人听说要建造水车,根本不用人组织,自的就跑到河边帮忙,因为他们都知道,等到水车立起来后,他们可就省大力气了,至于田地里的活,则暂时都交给家里的女人和孩子,反正现在也没什么重活。

    水力水力也终于建造完成,第一个就立在李休与平阳公主两家田地的交界处,这样都方便双方的使用,甚至心急的佃户们连引水沟都已经挖好了,就等着水车安装完成投入实用了。

    “李校尉,你家田地少,等到水力建好了,就由你家中的佃户先用吧,不过剩下的几架水车还需要你多多帮忙监督才是!”这时只见旁边坐在轮椅上的平阳公主忽然开口道,她名下的田地有几千亩,光靠一架水车根本不够,所以她计划在黄渠边上多建一些水车。

    “没问题,等到水车建好了,我想办法利用水车建造一些磨坊,这样不用灌溉的时候,也可以将水力利用起来!”李休这时也是笑道,灌溉也是要看天时的,当不用灌溉时,水车提供的水力也不能浪费了,这也是他早就想好的计划。

    “如此就有劳李校尉了!”平阳公主听到这里再次微笑道,对于李休脑子中的奇思妙想,她可以说是心服口服,这样的人放在朝廷中肯定是一员难得的干臣,可惜他却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进入朝堂为官!

    “公主不必和这小子客气,如果真的想感谢他,不如等他爹回来去帮他们说和一下就行了。”这时马爷笑着开口道。

    不过马爷的话却让李休一下子苦了脸,对于李靖就要回来的事,他却不怎么高兴,一方面是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便宜老爹,另一方面他又担心被对方一眼看穿他已经不是原来的李休。

    “呵呵,李将军这次安抚岭南,使得岭南各地悉数平定,再加上他之前灭掉南梁的功劳,回来后肯定会被朝廷大加封赏,到时他心情愉悦,李校尉再主动认个错,父子间哪有什么深仇大恨,所以到时李将军肯定会原谅李校尉的!”平阳公主也看出李休的兴致有些低落,当下笑着开解道。

    当初李休因一个女子反出家门,无论这件事他有多大的委屈,但按照中国的传统观念来看,李休以下犯上就是大不敬,所以平阳公主才劝他去向父亲认错,她的这种观点也代表了绝大部分古人的看法。

    “这个……到时再说吧!”李休听到这里却是有些含糊的道,对于如何处理与李靖之间的关系,他脑子里是一片浆糊,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所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暂时先看看李靖回来后有什么动作,到时他再见招拆招就是了。

    水力水车与脚踏的水车一样,都是在工坊里做好各个部件之后,再送到河边组装起来就行了,这样日后万一哪个部件坏了,也可以拆下来用其它的部件替换,不会因为坏了一个部件就要把整个水车拆掉重做。

    因为有周围佃户们的帮忙,所以组装水车的工程进度也大大加快,等到天色微黑之时,水车也终于组装完毕,随后平阳公主亲自下令,一群佃户们像疯了似的扒开河中的堤坝,使得水车的扇叶也终于接触到激流的河水。

    刚开始的时候,水车在河水的冲击下纹丝不动,这让李休也不禁焦急起来,不过随着挡水的堤坝被完全拆除,河水冲击扇叶的力度也变大了许多,最后整个水车忽然出一声吱呀的声响,随后就开始缓缓的转动起来。

    “哈哈,成功了!”李休看到这里也终于心中一松,当下大叫一声道,河边的工匠与佃户们同样激动的欢呼起来,不少看热闹的孩子也都高叫着“转起来了”,在水车边跑来跑去。

    随着水车的转动,河水也被取到高处,随后倒进特定的水槽里流到岸边,并且开始在田间的水沟里奔跑起来,一些精力过剩的孩子们也跟着水流跑了起来,似乎是在与水流赛跑,看谁先到达终点?

    水力水车只是一个统称,事实上它有两种形态,第一种就是李休他们现在看到的这种,直接以水车的扇叶取水,将水带到高处,这适合取水地较低,需要把水带到高处,比如李休他们所处的河段就地势较低,所以只能用这种水车,另外还有一种是以水车的带动原来的人力水车,这种水车虽然也能把水从低处带到高处,但落差不能太大,有了这两种水车,就可以因地制宜,不同的地势布置不同的水车。

    平阳公主看到水力水车也终于转动起来,当下也露出欣喜的表情,随后她当场对那些参与水车制造的工匠朝廷奖赏,另外还让人买来酒肉分给帮忙的佃户们,这也引得河边的百姓高呼“三娘子”之名,由此可知平阳公主在民间的声望之高。

    好事成双,就在第二天一早,李世民那边也传来好消息,朝廷也终于决定要推广水车,特别是不受限制的人力水车,更是受到朝廷的青睐,水车的图纸下给各州府,由官方组织人手建造。

    李休与平阳公主所住的地方都属于长安附近的新筑县管辖,当地的县令也接到了推广水车的命令,而且他也知道水车最早就是由公主府流出的,所以他亲自跑到公主别院中求见公主,当然公主没见到,马爷亲自接见了他,随后这位县令提出一个请求,那就是希望由公主府的工匠带领,县中再组织一批工匠,共同制造水车。

    对于新筑县令的请求,马爷考虑了一下就同意了,毕竟这也是为国为民的好事,他也没有理由拒绝,而且他还十分热心的在公主别院旁边划出一片空地,专门做为水车的建造作坊,主要就是生产脚踏水车,至于水力水车则需要根据不同的地形与水情定制,十分的麻烦,所以暂时只在黄渠边上建造了几座。

    “小子,水车是你的主意,你来看看这个水车作坊怎么样,有什么问题尽管提出来!”马爷答应了那个新筑县令,自然要把事情做到最好,于是就把李休也给拉了过来,让他帮自己把把关。

    “马叔,府里的水力风车还没有做完,你又抽调走一批工匠,现在又让我帮你看着作坊,你这是要把我给忙死啊?”李休这时却一脸不满的抗议道,他本想早点把水力风车建造完,然后就没他什么事了,可是没想到马爷还真会给他没事找事。

    “行了,就你小子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样子,也有脸说自己忙?”马爷却是白了李休一眼道,在他看来李休什么都好,唯独这个懒散的性子实在让人恼火。

    “那叫合理安排作息时间好不好?只有休息好了才有力气干活!”李休再次抗议道,可惜他的抗议无效,马爷不由分说就把他拉到了水车作坊里。

    乱!好乱!这是李休对水车作坊的第一个印象,只见作坊里的木材与工具胡乱的摆放在一起,地面上的木屑与刨花都能把人脚给埋住,忙碌的木匠们走路都只能趟着走,一不小心就可能踢到什么东西,机灵点的一个趔趄才能站稳,反应慢点的就会摔个大马趴,吃上一嘴的木屑和刨花。

    看到眼前这一幕,李休也不禁眉头一皱,不过并没有急着指责,而是跟着马爷进到作坊,开始参观起工匠们制造水车的过程,旁边的马爷也不停的在介绍,按照他所说,这些工匠一般十人为一组,每组负责一个水车的建造,等到建造完了就上交,有专门的人负责检查这些水车的质量,如果合格的话,就可以送到县衙那里,然后由县衙分配到村镇安装。

    “马叔,除了咱们公主府的工匠外,剩下的工匠都是哪来的,干活有没有报酬?”李休环视了一下作坊问道,他现这个作坊的问题不是一般的大。

    “还能是哪来的,自然是从整个县征召过来的,他们干活都是顶徭役,一天管两顿饭就足够了,粮食也是从县衙里调拨的。”马爷一脸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徭役就是官府强行征召百姓做的免费劳动,按照律法规定,所有百姓都背负着一定的徭役,据说在春秋战国时就已经有了,哪怕到了后世,李休小时候家里的大人在每年秋冬也要义务出人力去挖河渠,那也是徭役的一种。

    听到马爷的话,李休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道:“马叔,说句不客气的话,您的这个作坊问题太多了,一两句话我也说不清楚,等回去后我写个章程给你,到时你按照章程来管理,肯定会让整个作坊焕然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