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五十九章 嫡母红拂女
    还是原来的那个水车作坊,李休再次来到这里时,见到情景却是大不相同,只见各种木材与工具都按照不同用的类别与用途整齐的堆放在一起,地面上的刨花与木屑也已经打扫干净,每天产生的垃圾也全都有专门的人打扫,整个水车作坊看起来十分的整洁。[? 八<一小[[说
    工匠们依然十分的忙碌,而且也同样分成数个组,但是每个组不再独立的制造水车,而是按照技艺的不同,每个小组承担着制造某个部件的任务,而且每个部件都有统一的标准,生产出来的部件都有专门的人负责检查,并且每天计算合格率,当合格率太低时,组中的成员就会受到责罚,同样,如此合格率提高,那么就会得到相应的赏赐。

    有了惩罚与奖励的制度,再加上流水线作业的引进,使得整个作坊一下子充满了活力,干净整洁的环境也使得人心情舒畅,如果不知底细的人来到这里,恐怕谁也无法将眼前的这个作坊与十天前那个肮脏杂乱、效率低下的作坊联想起来。

    “小子,你还真有两小子啊,你那个章程我看了一下,这哪里是管理一个作坊啊,简直就是以管理军队的办法在管理作坊,难怪当初你小子敢放言说要让作坊焕然一新?”马爷与李休并肩走在作坊里,看着周围的景象也不由得十分震惊的道。

    本来李休只想写个章程给他,但是马叔却觉得太麻烦,另外也可能是不想让李休太懒散了,所以就把作坊硬塞给他代为打理,结果这才十天没来,简直就像是换了个地方似的。

    “也不全是我的功劳,马叔你安排的几个管事也很得力,我吩咐的所有事情他们都会尽全力办到,否则光靠我一个人,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让作坊变个样子。”李休这时也颇为无奈的谦虚道,如果不是马爷的话,他才不会接手这个烂摊子子,不过马爷即是他的长辈,又是他来到大唐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朋友,所以有时候李休真的拿他没有办法。

    “那倒是,府里的管事要么是以前太原的老人,要么是我亲自挑选的,自然都十分得力!”马爷听到李休的话却是得意的自夸道,他这个人有时精明过人,但是对公主府却有种盲目的自信,最喜欢别人夸平阳公主,容不得别人说公主府,主要是平阳公主本人半句坏话。

    就在李休带着马爷参观水车作坊之时,忽然只见大门外跑来一个气喘吁吁的少女,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而李休看到对方时也不禁奇怪的问道:“柳儿你怎么跑来了,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吗?”

    跑来的正是李休的侍女柳儿,只见这个小丫头跑到他面前紧喘几声,小脸也累的通红,额头上全是晶莹的汗水,随后这才磕磕巴巴的道:“老……老爷,家里……家里来了位女将军,说是……说是要见老爷!”

    “女将军?”李休听到这里也不禁惊讶的看了旁边的马爷一眼问道,“咱们大唐除了公主外,还有其它的女将军吗?”

    “这个……我也没听说过还有其它的女将军,不过别管这么多了,咱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马爷说完拉着李休就往他家里赶,这里离李休家不过一里多,片刻之间就到了,而就在他们离着李休的家门还有一段距离时,就已经看到门前有一员将领骑在马上。

    当下李休与马爷紧走几步,最后终于看清了马上之人的相貌,结果这也让他们一愣,只见这员将领竟然真的是个女子,这个女子全身上下披挂着纯黑的铁甲,瓜子脸柳叶眉,容貌十分的秀丽,唯独让人感到可惜的是,这个女子的年龄已经不小了,看起来得有三四十岁,哪怕穿着铠甲,全身上下也依然透着几分熟女的风情。

    “不知道公主穿上盔甲后,是不是也这么英气逼人?”李休看到自家门前的中年女将后,第一个反应不是猜测对方的身份,反而有些感慨的想道,他第一次见到平阳公主时,对方就重伤在床,之后也一直没办法上战场,所以李休也一直没能一睹这位传奇公主在战场上的风采,今天见到对面的女将军,一下子把他的这个遗憾给勾了出来。

    不过遗憾归遗憾,李休看到对面的女将军时,整个人的心也一下子悬了起来,因为他通过原来李休的记忆,已经认出这个中年女将军的身份了,而且这时对方也看到了他,这让李休想躲都来不及,无奈之下只得上前行礼道:“孩儿拜见母亲!”

    李休的亲娘虽然早逝,但李休还有一个嫡母,也就是李靖的正妻,而这位正妻在历史上也是大名鼎鼎,就是传说中那位慧眼识珠,一眼就看出李靖非池中之物的红拂女,他们夫妻二人再加上一个虬髯客,被后人称为“风尘三侠”。

    红拂女本姓张,名出尘,她本是杨素家中的歌伎,虽然出身低微,但却见识不凡,不但一眼看出李靖的不凡,而且对文韬武略也颇有研究,再加上受到李靖的熏陶,在兵法上的造诣并不比李靖低,否则也不会被列入风尘三侠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李靖出征之时,往往会把妻子带在身边,帮他出谋划策,所以她和李靖一样,也是常年不在家中。李休自然认识这位嫡母,说起来红拂女对他还不错,当初他母亲在世时,也曾经很受对方的照顾,所以李休面对红拂女也表现的十分有礼貌,只是红拂女都来了,李靖恐怕也应该回来了吧?

    红拂女看到李休与马三宝一同前来,当下也有些惊讶,她以前在军中曾经见过马三宝,所以双方并不陌生,当下只见她翻身下马,先是对李休道:“不必多礼!”随后又扭头对马三宝行了一礼道,“马将军怎么会与小儿一同前来?”

    “呵呵,李夫人有所不知,附近就是公主的封地,刚巧我与李休投缘,刚才也在一起谈事情,听到他家中有位女将军前来,这才好奇跟来,却没想到竟然是李夫人!”马爷看着红拂女一身盔甲的样子,当下笑着还礼道,红拂女虽然经常随同李靖一起出征,但并没有接受朝廷的正式封赏,所以他刚才听到女将军时,也没想到她身上。

    “马将军太客气了,妾身可当不起将军二字!”红拂女听到马爷的话急忙谦虚道。

    马爷和红拂女说了几句客套话,李休也一直插不上嘴,其实他很好奇自己这位嫡母跑来找自己干什么,而且看她顶盔掼甲的模样,难不成是要砍了自己?不过看起来也不像啊?

    马爷也看出红拂女找李休有事,而且这也是人家母子团聚,他这个外人实在不方便再呆着,无奈之下只得先告辞。等到马爷离开后,红拂女忽然换上一种严肃的表情对李休道:“跟我进来,我有重要的事要问一下你!”

    李休无奈之下只得跟着红拂女进到院子,刚一进院门,月婵就从旁边跟上来低声对李休道:“老爷,刚才我请老夫人进来,但是她却执意要在门外等你,而且神情焦急,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嗯,我知道了,马上快中午了,你去准备几样拿手的小菜,一会我陪老夫人边吃边聊!”李休听完点头吩咐道,月婵这小丫头还挺机灵,竟然提前就打听出了红拂女的身份。

    红拂女带着李休进到随后坐下来,也没和他客气,直接拿过桌上的水壶大口的喝了起来,以她身上的尘土来看,估计她这一路也赶得很急。

    “休儿,你老实告诉我,这段时间你都做了什么事?”红拂女喝过水后,猛然转身盯着李休质问道,她脱离大部队连夜赶路,终于提前一天到达长安,为的就是搞清楚一些事情。

    “啊?什么都做了什么事?”李休听到这里却是一愣道。

    “还装糊涂,如果你不是做了什么事情,为何我和你爹才走到半路,就遇到太子与秦王派去的人,话里话外都在帮你说话,裴矩还特意跑到金州去拦截我们,非要把你和他女儿的婚事定下来,别告诉我这些都和你没关系?”红拂女目光炯炯的盯着李休问道。

    事出反常即为妖,而且这些事还与李休有关,以他们夫妇的智慧,自然能猜出一些什么,为了搞清楚这些事情的原因,所以她才提前一步回到长安,连家都没回就跑来找李休了。

    “他们的动作也太快了吧,还有裴矩这个老头,那么大的年纪跑那么远,也不怕死在半路上?”李休听到这里也不由得震惊的自语道,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连太子也开始注意他了。

    “别没大没小的,裴矩说不定还是你的岳父呢,另外你快点告诉我,你到底做了什么事,为什么太子与秦王都争着要招揽你?”红拂女先是训斥了一下李休,随后又焦急的道,其实这次见到李休后,她现李休变了很多,不过现在不是关心这些事的时候。

    “唉,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献上了点东西,顺便救了公主一命,另外还作了诗,被一帮人撵得无家可归,其它的真没什么事了。”李休这时叹了口气道,怀才真的像是怀孕,他现在就像是八个月的孕妇一样,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肚子里的才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