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六十二章 大闹李府
    李府的占地面积颇大,幸好李休之前的记忆,所以他也用不着找人带路,直接就来到内宅之中,说起来李靖与红拂女虽然感情深厚,但也同样纳了几房妾室,而且大部分都是红拂女帮李靖纳的,这也是这个时代的风气,除了那位女中豪杰的房夫人外,恐怕还真没有哪个女子敢阻止丈夫纳妾。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女人多了,儿女自然也不少,事实上李靖有五子八女,其中红拂女生了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他们年纪都比较大,两个儿子都在外地为官,一年中很少回来,女儿也都已经出嫁,家里就只剩下李休这些庶出的子女了。

    红拂女为人很公正,对所有子女一视同仁,可惜她却常年不在家,家中一切都由邢夫人打理,而在五个兄弟中,李休是年纪最小的一个,而且因为母亲早逝,使得他和妹妹在李府中也没有什么靠山,住的地方在内宅的东北角,一个很不起眼的小院子,平时给的例钱也是经常遭到克扣,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在原来的李休心中,只要妹妹能够健康快乐就够了。

    李休迈着轻快的脚步向妹妹住的小院子走去,一路上遇到不少李府的下人,见他也都是纷纷闪避,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见礼,这让李休也不禁有些奇怪,不过他也没太在意,毕竟在以前他们兄妹在李府的存在感也是极低,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见到七娘这个可爱的妹妹。

    不一会的功夫,李休就来到院子门前,正准备要推门进去,却没想到旁边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来道:“住手,谁让你来的?”

    听到这个声音李休也是一愣,顺着声音扭头看去,结果只见一个胖成球的中年妇人双手叉腰缓缓的走来,当看清门前的是李休时,只见这个妇人撇嘴一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五郎啊,只是你不是已经被老爷赶出家门了吗,怎么又有脸回来了?”

    李休这人一向喜欢和别人讲道理,不过当道理讲不通,或者遇到一看就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李休也不介意用其它的办法解决问题,比如眼前这个肥婆,刚一见面就对他冷嘲热讽,同时也让他想起了一些不太好的回忆。

    只见李休忽然淡然一笑,大步走上前来到这个肥婆面前道:“肥婆,给你一个机会,收回刚才的话,并且为自己以前的所做所为向我们兄妹道歉,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

    “哟,五郎真是硬气了,出去了几天难道就不知道自己是老几了?”听到李休的话,这个肥婆非但没有道歉,反而还十分嚣张的大笑道,她是邢夫人两个儿子的乳母,平时深受邢夫人的信任,可以说在李府除了邢夫人和李靖夫妇外,谁都要给她几分面子,至于李休这些庶子庶女,平时也得巴结着她,否则就别想有好果子吃。

    “唉,我这个人活了两辈子都没打过女人,为什么非要逼着我破戒呢?”李休听到这里摇头自语道,说完只见忽然抬腿就是一脚,正中这个肥婆的心窝,结果对方惨叫一声摔倒在地,随后李休上去又是几巴掌,打得她是惨叫连连,最后更是连声讨饶,毕竟她本来就是个狗仗人势的东西,自然也没什么骨气。

    “肥婆,记住这里谁才是主人,区区一个奴婢也敢这么嚣张,信不信老子一刀砍死你,也不过是罚点钱了事?”李休再次狠踹了对方一脚,这才站起来道。

    打女人的确不光彩,但是这个肥婆以前仗着邢夫人的势,经常有事没事的找他们兄妹的麻烦,有次甚至还打了七娘一巴掌,当时李休气要找对方拼命,却被邢夫人命令家奴把他关了起来,类似这样的往事还有很多,李休一想起来就恨不得真的宰了对方。

    “是是~,奴婢知错,五郎饶过老奴吧!”肥婆躺在地上求饶道,她做梦都没想到李休竟然真的敢打她,甚至还说出杀了她的话,要知道李休毕竟是贵族,而她却是个家奴,哪怕李休杀了她,也只需要去官府罚点钱,一想到这些,她也更加害怕起来。

    李休才懒得有这个肥婆计较,说实话,和这种人动手本来就有些丢份,所以他冷哼一声也不再理会对方,当下推开院子进到里面,打算先见到七娘再说。不过让李休没想到的是,他把院子里的几个房间都找了一遍,却根本没见到七娘的踪影,叫了几声也没有人答应,这让他心中忽然涌出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当下李休快步出了院子,肥婆这时才刚刚从地上爬起来,李休当即上前又是一巴掌甩在她脸上大声质问道:“七娘呢,为什么不在这里?”

    “五……五郎,七娘的事真的奴婢没关系啊!”肥婆这时已经被打服了,捂着脸哀求道。

    “废话少说,七娘在哪里?”李休这时急的眼珠子都红了。

    “七娘……七娘昨天不小心打碎了一个花瓶,被……被夫人关进佛堂里了!”肥婆缩着身子后退道,说这些话时目光也有些闪躲,生怕被李休看出来,昨天是她亲手把哭闹求饶的七娘关进佛堂的。

    “佛堂!”李休一听到这个名字更是气的睚眦具裂,所谓佛堂名义上是邢夫人拜佛的地方,但其实主要是用来惩罚他们这些犯错的庶子庶女,那座佛堂里满是凶恶的佛像,而且佛堂里十分的阴冷,简直像是一座监牢一般,哪怕是成年人呆在里面也会感觉受不了,更别说一个才刚刚七岁的小女孩了。

    一想到七娘被一个关在佛堂里受苦,李休更加感到怒不可遏,当下以最快的度赶到佛堂。佛堂就在内宅与前院的交界处,而且是一个独立的建筑,当他来到佛堂门前时,竟然还有两个仆人守在门前,而且还试图阻止他进入,这让李休不得不再次动手,一人给了一巴掌这才让他们老实下来。

    “轰~”佛堂门锁着,李休也等不及开锁,直接一脚就踹开了佛堂大门,只见整个佛堂只有一个小窗子,一束阳光透过窗子射进黑暗的佛堂里,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形。

    只见佛堂只有十几个平方,四面的墙上供奉着许多奇形怪状的佛像,在黑暗之中看起来十分的渗人,而在阳光刚好照射的位置上放着一个蒲团,一个小小的身影蜷缩着身子侧躺在蒲团上,似乎睡得很熟,连李休踹门的声音都没有惊醒她。

    当下李休快步走过去,蹲下身子把蒲团上的小女孩抱在怀里,却现她还没有醒,这让李休感到有些不对,当下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却现烫的厉害,更让他愤怒的是,在七娘白皙如玉的小脸上,竟然有一个明显的巴掌印,而且这个巴掌印又肥又大,立刻让李休联想到刚才那个肥婆的那双肥爪子!

    “死肥婆,别让我再看到你!”李休气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当下抱着昏睡不醒的七娘就出了佛堂,现在救人要紧,日后再找那个肥婆的麻烦也不迟。

    不过让李休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前脚刚跨出佛堂,就见那个肥婆竟然好死不死的带着几个下人跑过来,见到他竟然还大叫着阻止道:“五郎,你不能把七娘带走,否则夫人怪罪下来你可吃罪不起!”

    肥婆刚才被李休给打怕了,但是她想到邢夫人吩咐她看好七娘,如果让李休把七娘带走的话,她也要跟着受罚,所以这才硬着头皮跑过来,路上还叫了几个下人壮胆。不过李休这时正在气头上,看到她自己跑过来,当下气的腾出一支手来,抽出佛堂的门栓照着肥婆的脑袋上就砸了下去,七娘这么小的女孩,她竟然不止一次的下手打她,简直禽兽不如!

    “呯~”李休这一门栓正中肥婆的脑门,一下子就把她给开了瓢,鲜血也涌了出来,肥婆只感到脑门一热,用手一摸这才现满手的血,这让她立刻出杀猪似的惨叫道,“杀人啦,五郎杀人啦!”

    一棍子见血,但李休依然感到不解气,当下抡起门栓照着肥婆又是几棍子,打得她在地上直打滚,不过虽然满脑门的血,但离死还远得很。至于那几个跟着来的下人看到见血了,而且李休再怎么说也是李靖的儿子,所以一个个也吓的不敢上前。

    一直打得肥婆哭叫求饶,李休这才不解恨的踹了她几脚,然后这才大步出了佛堂。李休并没有去前厅找那个邢夫人的麻烦,而是直接出了李府去找医馆,毕竟七娘还在着高烧,无论如何也要先把病情给稳定下来,这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李休满肚子的怒火依然没有泄出来,这件事元凶正是前厅的那个邢夫人,如果李靖不给他一个满意的交待,那可就别怪他不顾父子之情了,大不了他带着七娘再次反出家门,大家一拍两散,从此之后他们兄妹再也没有这个无情无义的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