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六十三章 七娘醒了
    “药师,我看这个月的二十七就是个难得的好日子,不如就在那天把亲事定下来吧?”裴矩坐在李府的客厅里,手抚着颌下的三缕白须笑道。〔<〔 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自从李靖同意了两家的婚事后,裴矩就一直笑得合不拢嘴,这桩婚事对他来说可谓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李靖在军中的风头正劲,十分得陛下的器重,而李休又是刚刚崛起的年轻俊杰,太子和秦王都争相拉拢,如此人才放在哪里都是个宝,现在只需要付出一个几乎被他忽略的女儿,就能把李休父子拉拢过来,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桩生意更合算的吗?

    “现在都已经月中了,二十七就订亲是不是仓促了些?”李靖听到这里却有些迟疑的道,定亲并不比娶亲要简单,彩礼、聘书等都需要专门去准备,半个月的时间去准备的确有些仓促。

    “不仓促,本来这桩婚事早在一年多以前就该定下来的,如果不是药师你南征的话,说不定两人连孩子都有了,所以也不用太计较什么,早点定亲成婚才是最重要的!”裴矩却是笑着开口道,早点把这桩婚事定下来,他也能早点安心。

    看到裴矩如此着急,李靖与红拂女对视一眼,当下点了点头道:“裴公说的也有道理,既然如此,那就定在这月的二十七……”

    就在李靖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听到客厅外一阵大乱,这让他也不禁眉头一皱,毕竟家中有客人,外面却乱糟糟的,简直太失礼了,旁边的红拂女这时也站了起来,准备到外面看看是什么情况?

    不过还没等红拂女动身,却只见客厅外竟然滚进来一个“球”,确切说应该是个球形的人,只见对方腰围和身高几乎一样,圆滚滚的脑袋上却满是鲜血,一身的肥肉在跑动时像是波浪似的抖个不停,边跑还边大叫道:“老爷、夫人,大事不好了,五郎他抢走了七娘,而且还把奴婢打成这个模样,求老爷夫人为奴婢做主啊!”

    “什么?”听到这个肥婆的禀报,李靖也不禁震惊的站了起来,旁边的邢夫人更是急切的问道,“乳娘你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奴婢也不知道,刚才在内宅刚一遇到五郎,他就动手殴打了奴婢一顿,随后就要强行带走七娘,奴婢自然要上前阻止,结果再次被他殴打了一顿,而且还说出要杀了奴婢,顶多是去官府罚点钱了事的话……”

    这个肥婆别的本事没有,颠倒黑白、偷换概念的本事却是一等一的,明明是她奴大欺主,却被她把责任全都推到李休身上,至于七娘被囚禁的事也被她隐瞒起来,再配合她鲜血淋漓的脑袋,倒也十分的有说服力。

    “混帐东西,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李靖本来就对李休这个儿子有些偏见,刚才要不是红拂女强压着,恐怕父子二人早就再次闹翻了,现在听到李休竟然敢殴打下人,简直不把他这个老子放在眼里,这也他的怒火也一下子涌了上来。

    “老爷息怒,我看休儿不是那么莽撞的人,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红拂女这时却有些不相信的道,虽然这次回来后她现李休的变化很大,但她却觉得以李休的性格,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做出这种事!

    “还有什么隐情,这小子一向无法无天惯了,上次的事情我已经原谅了他一次,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他这么胡闹下去,现在他人在哪里?”李靖这时也在气头上,对红拂女的话也不听了,脑子里也只想找到李休然后狠狠的教训他一顿!

    旁边还有裴矩这个客人,红拂女也要给李靖面子,所以也不好再说什么。而这时只见下面的那个肥婆再次禀报道:“启禀老爷,刚才五郎把奴婢打倒后就离开了,听下人说他已经闯出府去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还不快去给我找!”李靖气的再次大吼一声道,外面的下人看到李靖生这么大的气,当下也一个个面带惊慌的跑出去寻找。

    事实上李休并没有走太远,就在李府斜对面的一家医馆里,只见他面带焦急的看着对面的那个长胡子大夫正在给七娘诊脉,旁边还有马爷陪着,说来也是巧了,刚才他出了李府,却遇到马爷也赶来准备帮他们父子说和,当看到李休抱着一个小女孩闯出来时,马爷也是吓了一跳,随后问明情况后立刻带他来到医馆为七娘诊治。

    只见对面的大夫一手号脉,一手抚着长须,看起来颇为镇静,这也让李休对他多了几分信心,最后只见这位大夫收回手笑道:“无妨,只是饥寒之下又受了些惊吓,这才导致邪气入体有些热,等下我给她开服药喝下去,汗也就没事了!”

    听到大夫如此说,李休这才放下心来,随后就请大夫开药,医馆里本来就有煎药的地方,所以李休打算在这里让七娘喝下药,等到烧退了再回去也不迟,毕竟他住在城外,找大夫也有些不太方便。

    “好了,大夫都说没事了,你小子也别太担心了,不过你这么一闹,恐怕就不好收场了!”这时马爷拍着李休的肩膀道,他本想着帮李休父子说和一下,却没想到竟然遇到这种事。

    “不好收场就把场子掀了,大家一拍两散!”李休这时依然气呼呼的道,无论今天的结果如何,他都要把七娘带走,而且这还是自己今天遇上了,之前一年多的时间里自己不在,七娘还不知道受过多少委屈呢,想想都叫人心疼。

    听到李休这么说,马爷也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时李休也在气头上,估计自己的话他也听不进去,更何况这件事也的确是那个邢夫人的错,如果李靖能够公正的处罚那个邢夫人的话,李休还有可能原谅他,但如果他无法给李休一个满意的交待,以李休这小子的脾气,恐怕真的会闹到一拍两散的地步。

    药很快熬好了,李休端过来准备亲自喂七娘服下,刚把她扶起来,只见七娘长长的睫毛抖动了几下,随后一双大眼睛缓缓的睁开来,当看到李休时却是愣了一下,随后这才无力又有些惊喜的道:“哥哥,我是不是又做梦了?”

    “七娘,你没有做梦,乖,快把药喝了!”李休看到七娘醒来,当下也十分高兴的道,并且亲自把药送到她的嘴边。

    七娘还有些分不表梦境还是现实,当下张嘴喝了口药,结果一张小脸立刻皱成一团道:“好苦!”

    在苦药的刺激下,七娘总算是完全清醒了过来,当下惊喜的一把抱着李休叫道:“哥,真的是你,呜呜~”

    七娘毕竟只是个七岁的小女孩,又被关在佛堂里一天一夜,受到很大的惊吓,这时猛然间看到李休这个世上最亲的人,立刻抱着他委屈的痛哭起来,李休也爱怜的轻抚她的后背,嘴里也不停的安慰,好半天才让七娘安静下来。

    “哥,我不要再呆府里了,府里的人老是欺负我,我要和你一起住!”七娘这时抽泣着抱着李休的手臂道,似乎一放手李休就会离开似的。

    “好,咱们再也不回去住了,以后七娘就跟着哥哥,到时我给你做很多好吃的!”李休声音温和的安慰道,到现在七娘白皙的小脸上依然带着那个红肿的巴掌印,这让李休在心疼之余又感到无比的愤怒,自己的儿女竟然任由下人欺凌,李靖这样的父亲简直太不合格了!

    “哥哥骗人,你连生火都不会,怎么给我做好吃的?”七娘毕竟是个小孩子,这时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这时撅着小嘴对李休不满的抗议道。

    “哥哥可没骗人,这段时间我学了很多本事,不但会做很多好吃的,而且还会做很多好玩的,到时你就知道了!”李休笑呵呵的道。

    “真的?”七娘还是有些半信半疑的道。

    “当然,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李休笑着反问道。

    “骗过很多,上次你答应给我讲故事,结果讲到一半自己就睡着了,还有你说要给我买纸鸢,可是后来也没买,还有……”

    七娘掰着手指头一件件的数落着李休答应她却没做到的事,旁边的马爷也不禁有些莞尔,李休则是满脸的尴尬,这些事情他脑子里根本没有记忆,估计原来的李休也早就忘了。

    好不容易等到七娘数落完,李休急忙赔不是,然后哄着她把药喝下去,而且这家医馆的大夫还好心的让人给七娘熬了碗粥,结果七娘也是饿坏了,几口就把粥给喝完了,因为大夫开的药有安神的作用,吃饱了又容易困,所以七娘很快就有些困倦的缩进李休怀里,看样子还想睡。

    不过也就在这时,李府的下人也终于打听到李休在这里的消息,飞快的回府禀报,接到消息的李靖也立刻气呼呼的出了府门,直奔医馆杀来!